请回答,中国1998
2018-10-29 19:34

请回答,中国1998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作者:朱宝国(酷望投资总经理),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贸易摩擦、去杠杆、股权质押问题、民企困境……今年以来的这些问题让不少人觉得深陷在黑暗中找不到方向,对未来充满忧虑。


但回望20年前的1998:亚洲金融危机、国企下岗失业潮、民企批量倒闭、商业银行不良率高达30%、人民币有效汇率一年升值20%、消费增速直接从之前的20%下降到6%……我们现在很难想象这些都是在一年内发生的事情,而这确实就是1998年的中国。


当年那些难捱的时光,早已“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但我们希望通过回顾这段历史,能让我们更加坚定对未来的信心。


01


98年的开年,是以春节晚会的“相约98”开始,丸子头、脸上的腮红以及歌词中洋溢着对进入98年的期待。


但当时面临的经济环境却并非如此乐观:索罗斯宣称“中国经济撑不过1998年夏天”;《纽约时报》称中国的大银行从技术上讲破产了。


而反应在A股指数上,刚开年的1月13日上证指数就异常波动,盘中最大跌幅9.53%。


1998年春晚的王菲和那英


20年会再同台


进入1998年,中国经济其实是可以用“内忧外患”来形容。我们可以翻阅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在《九十年代中国经济》一书中对1997年的总结和展望:


1. 企业生产经营中仍面临着较多困难。产品积压、相互拖欠、亏损上升及职工下岗等多方面的困难仍将困扰企业,短期内难以有根本改观。这不仅将影响企业的投资能力和投资意愿,也将影响居民收入的增加,进而带来消费需求的低迷。


2. 尽管1997年全年经济增长速度基本适度,但前高后低,上半年增长9.5%,下半年增长8%左右,已经出现了持续减速的趋势。根据宏观监测预警系统,到1997年底,经济运行已处于“正常”与“偏冷”区间的交界处,客观上存在继续减缓的惯性。


3. 受亚洲金融危机和全球性股市波动的影响,1998年世界经济和全球贸易量的增幅均将比1997年有所放慢,特别是我国周边出现金融危机的一些国家和地区的货币大幅度贬值,经济衰退,加之人民币汇率相对坚挺,以及1997年出口高基数等的影响,1998年我国出口增长很可能明显放慢,来自亚洲的外商对华投资也将明显放缓。


4. 潜在的金融风险仍较大。银行不良资产比例偏高,证券、股票市场发展不规范,金融领域违规操作和金融犯罪活动明显增多,非法设立金融机构和非法从事金融业务的现象屡禁不止……这些都是引起金融危机的潜在因素。


现在的我们会非常感慨当年的不易。回头来看,经济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其中投资端面临过剩产能、国企民企的很大面积亏损;消费端,当年的消费增速从之前的20%下滑到6.8%,甚至比目前9%的社消零售增速还低;出口,外围经济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同时我国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向全世界宣布人民币不贬值,这使得人民币有效汇率一年升值20%,相应的出口大受影响,98年3季度出口下降2.1%、10月单月出口下滑17.3%。


而在当时,这艰难背景中,讲出“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悲壮誓言的朱镕基正式出任国务院总理。


02


上任后的铁腕总理做的首要事情就是全力推进国企改革。


参考当年的数据:


1997年,国有独立核算工业企业中亏损企业的亏损额达到831亿元,比1987年上升了12倍;盈亏相抵后实现的利润只有428亿元,比1987年下降了42%;


全国31个省(区、市)的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盈亏相抵之后,有12个省(区、市)为净亏损;


按行业看,很多行业部门亏损严重,其中纺织、煤炭、有色、军工、建材为全行业亏损。


以纺织工业为例,当时中国是最大的纺织生产国,产量占全球的1/5,纺织的行业的地位不亚于现在的钢铁。但由于产能过剩和设备落后,当时的中国纺织业亏损严重。


98年初,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关于纺织工业深化改革调整结构解困扭亏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具体提到了纺织工业深化改革、调整结构、解困扭亏工作的主要目标:从1998年起,用3年左右时间压缩淘汰落后棉纺锭1000万锭,分流安置下岗职工120万人,到2000年实现全行业扭亏为盈。执行中的具体措施,包括安排兼并破产和减员增效纺织企业537户,计划核销规模126亿元,这占全国总规模400亿元的31.5%。


下岗职工面临补偿和再就业的问题。国资委原副主任邵宁对当时的状况用“这项工作真是非常难,太难了”来形容:


“企业破产后职工会下岗,虽然能拿到一笔补偿金,但当年财政比较困难,所以补偿金非常少,全国平均不到2万元,而且还是用破产剩余资产和土地使用权转让收入优先安置职工,实际用银行的钱补了社会保障”;


“企业破产普通职工是没有责任的,但损失最大的是职工,因而很难接受,诱发的群体性事件很多”;


“1998年上半年,我们曾经面对过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当时国企改革攻坚已经开始,大量职工开始下岗,但社会上并没有一个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作为安全网。当时全国各地都在出事,原因都是职工下岗后既没有人管理,也没有人保障其基本生活。


在这样的局面下,党中央、国务院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建立社会保障体系需要一个过程,来不及,我们就先建一个替代物,就是再就业中心。这是上海纺织控股创造出的经验。再就业中心为下岗职工做4件事:发基本生活费、缴基本保险、进行再就业培训、介绍工作。再就业中心作为一个特殊时期社会保障的替代物,稳定了下岗职工和社会,支持了这一时期的改革和结构调整。”


当年的国企改革,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关系到稳定。下岗也已形成了一个非常需要重视的社会问题,而在1999年的春晚,黄宏在他的小品《打气》中讲出了经典台词“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被大家狠批为奇葩台词、伤口撒盐。



但正是这雷霆手段,使得国企改革能够推进,挽救了更多的企业。


据统计数据,全国国有企业盈利面从1998年的31%上升至2000年的49.3%;利润总额从1998年的214亿上升至2000年的2834亿,包括纺织行业在内的五个重点行业整体扭亏。


2000年12月11日,全国经贸工作会议透露,6599户大中型亏损企业已减少4098户,占总数的62.1%。列入520户国家重点企业的514户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中,作为国有大中型骨干企业,有430户进行了公司制改革,占83.7%。


2001年1月9日,时任国家经贸委主任盛华仁在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宣布:国有企业改革与脱困三年目标已经基本实现。


回顾这段历史,我们能更深的体会什么叫“倒逼改革”以及“改革进入深水区”,也能更加加深对改革的理解。


对于改革,邵宁对当年国企改革有段比较经典的评论: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是在改革并不配套、条件并不完全具备的情况下推进的。需要支付改革成本的时候发现财政并没有准备足够的资金,职工大批下岗时发现社会保障制度还没建好,出现国有资产流失时发现国资管理的责任并不明确。


这可以理解为当时改革的顶层设计没有做好,也可以理解为借助一项最重要的改革来倒逼推动其他方面的改革。


03


民营企业生存环境艰难、“国进民退”等等也是现在大家一直谈论比较多的话题。但其实,目前的民营部门已逐步发展壮大。


从数据上看, 1997年,国有企业户数注册资金3.6万亿,而私营企业仅5000亿,而目前私营企业注册资金已占全部企业的60%,从企业数量上看,私营企业数量占比达90%。


时间倒退到1998年。1998年,其实是很多当年明星民营企业的一部衰败史,三株集团、广州太阳神、央视标王秦池纷纷陷入困境、巨人集团更是名存实亡……


现在大家还对脑白金广告记忆犹新,但其实脑白金并不是史玉柱的第一个产品,甚至不是他做的第一个保健品品牌。


当时史玉柱创办巨人集团,主要是以计算机产品为主,开发了包括巨人汉卡、中文手写电脑、巨人防病毒软件等多种产品。


当时国内市场流行保健品热,包括三株、太阳神等,在这第一桶金的基础上,史玉柱转投到保健品市场生产脑黄金,也就是后来被人们所说的脑白金的前身。


同时,史玉柱也投资房地产,也就是后来导致崩盘的巨人大厦。


1994年初,巨人大厦动工,计划3年完工,初始设计18层,最后加码到78层,计划建成当时中国第一高楼,地基大坑一再加深,当时销售良好的脑黄金每月几千万的回款利润全部填进去也无济于事。


96年下半年开始,全国保健品市场普遍下滑,巨人保健品也急剧下滑;97年,巨人大厦未按期完工,各方债主纷纷上门,巨人现金流彻底断裂,媒体“地毯式”报道巨人财务危机。最后,史玉柱只能黯然离开广东。


巨人集团是当时很多明星民营企业的缩影,由于意识超前,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赢得了市场,但粗放式管理、盲目冒进再加上经济环境变差,使得现金流跟不上,企业陷入危机。


而对于一些小的民营企业,生存环境更是恶劣。其实,现在的我们也能猜想,在国有企业都纷纷倒闭、银行不良率高达30~40%、外围经济环境萧条的情况下,银行对中小型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会有多大,惜贷、抽贷,肯定是会发生的现象。


04


国企、民企都纷纷倒闭、经济陷入困境,银行的日子也步履维艰。


1998年6月21日,海南发展银行宣布倒闭,这是第一家倒闭的银行、也是截止目前的唯一一家。


海南发展银行是海南省唯一一家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也是当时海南省存款最多的银行,关闭前有员工2800余人,资产规模达160多亿元。


其破产主要原因在于挤兑:海南当时房地产出现泡沫,大量信用社高息揽储,部分信用社吸储的利率竟然高达25%,很多信用社只能借新还旧,后来由于地产泡沫的崩盘,导致不少信用社资不抵债,海南省政府让海发行兼并信用社,背起信用社的资产和负债,在兼并信用社后,海发行公开宣布,对于所有储户,只能保证支付储户本金以及合法利息,但是那些原来在信用社获取高收益的储户却不愿意,为了寻求更高的收益,纷纷从海发行转出资金,从而发生挤兑事件。央行先急调34亿元救火、后给海发行再提供40亿元的再贷款,但还是无济于事,最后被迫宣布破产。


资料来源 网络图片


其实不止是海南发展银行,当时银行全行业的不良率严重到已经“技术性破产”的地步。


我们找到2005年发表在《金融研究》的一篇文章:《国有商业银行账面不良贷款、调整因素和严重程度:1994—2004》,作者为施华强,作者单位是中国银监会。


从文章的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1998年、1999年的不良率(按照五级标准调整后)为40%、44%,具体余额在2.5万亿和2.8万亿,占当年GDP的29%、31%。


现在的宇宙第一行工商银行在1999年的时候不良率也高达39%,而对比当时国外银行的情况,2001年时世界前100的不良率均值仅2.88%(剔除中国数据后),而且即使在亚洲,亚洲前100的不良均值也就6.21%。




资料来源:施华强《国有商业银行账面不良贷款、调整因素和严重程度:1994—2004》


05


“内忧外患”是一个很形象的词可以用来形容1998年的中国。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1998年国际炒家对香港发动大决战,索罗斯同时也造势“中国经济撑不过1998年夏天”。


在亚洲大部分地区已经沦陷后,1998年8月,国际炒家在香港挑起了一场更加惨烈的港元狙击战,在货币、外汇、股票和金融衍生品市场同时发动立体式进攻,冲击汇率制度使其崩溃,从中牟取暴利。


8月5日在短短半天就抛出约300亿港元的沽盘,随后两日,再分别出现150亿港元和78亿港元抛盘;


8月13日,恒指急挫报收6660.41点,创下5年来新低。从1997年8月7日,恒生指数16673点高峰到1998年8月13日,短短一年时间恒指跌幅高达60%,损失惨重。 


8月14日,港府出击。香港金融管理局动用外汇基金进入股市,大力吸纳汇丰控股、香港电讯、长江实业、和记黄埔、中国电信等超级蓝筹,当天恒指涨幅8%,一场决战拉开。


8月24日恒生指数由入市前的6610点涨至7820点,随后的几天国际炒家和港府的交战进入白热化。


8月28日,股指期货交割日的最终决战。8月28日上午10点,开市后仅5分钟,股市的成交额就超过了39亿港元。半小时后,成交金额就突破了100亿港元,到上午收市时,成交额已经达到400亿港元,接近1997年8月29日创下的460亿港元日成交量历史最高纪录。随着下午4点整的钟声响起,显示屏上不断跳动的恒指、期指、成交金额最终分别锁定在7829点、7851点、790亿港元上。国际炒家在做空恒指8月合约上遭遇巨亏。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其激烈程度令所有亲历其中的港人心有余悸。这一天,香港股票的交易额高达790亿港元,是平日的20倍,而港府则动用了200亿港元。


在香港抵御金融风暴的整个过程中,中央政府给予了大力的支持,首先是中央坚持人民币不贬值。在与国际炒家决战的关键时刻,中央政府派出了两名央行副行长到香港,要求香港的全部中资机构,全力以赴支持香港政府的护盘行动,成为香港战胜金融风暴袭击的坚强后盾。


回顾这次亚洲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其实不仅是数字上体现的出口的影响——98年3季度出口下降2.1%、10月单月出口下滑17.3%,更多的是在国际信用和信心上,金融即是信用,试想,如果回归后的香港在这次的大战中倒下会怎样?更何况当时国际舆论大都是看空中国、香港已死。


但就是这次亚洲金融危机,中国树立了大国形象,事后也被称为“亚洲金融危机的最大受益者”。


06


1998年的中国,除了“内忧外患”,还有“天灾人祸”。


98年的特大洪水让很多人都记忆深刻。7月开始,长江发生全流域大洪水,8月7日长江九江大堤发生决口作为标志性事件,此次洪水使得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据各省统计,农田受灾面积2229万公顷(3.34亿亩),成灾面积1378万公顷(2.07亿亩),死亡4150人,倒塌房屋685万间,直接经济损失2551亿元。


资料来源网络


洪水一方面直接造成经济损失,另一方面,也使得大家在当时通缩环境下开始担心CPI的上涨,在一定程度上也压缩货币政策空间。


暴雨和洪涝开始肆虐前的5月和6月,CPI当月同比和环比,以及食品、粮食等细分项目均处于负增长。自1998年7月,粮食价格开始出现明显上涨,粮食类CPI的同比数据结束了长达一年半的负值达到2%。


此后,粮食类CPI同比于9月达到4.1%的局部高点,由于粮食占CPI的比重较大,CPI环比数据在当年8月开始由负转正,并在9月录得近一年的最高值1.6%。所幸的是,9月份之后,随后灾害的影响逐步减弱,该指标也再度步入下行通道。


除了洪水,“千年虫”事件也在1998年展现在大家面前。事后看,大家都平稳度过了2000年,但就是因为当年铺天盖地的宣传使得各国政府和企业足够重视,并且花了大力气去修复,所以才能保证顺利运行。


当年证券、银行、军事、电力、通信、医疗等行业都已经大规模应用计算机,而计算机的程序中用两位数字表示年份,直到新世纪即将来临之际,大家才突然意识到用两位数字表示年份将无法正确辨识公元2000年及其以后的年份,这会使得届时很多程序发生紊乱。


针对千年虫,我国各个部门也出台了多项政策,以国办文件为例:


“要强制解决计算机2000年问题。对因玩忽职守,未及时解决计算机2000年问题而造成重大损失或不良后果的部门和单位,要追究其主要负责人的责任。”


“国家经贸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铁道部、交通部、人民银行、海关总署、税务总局、民航总局、统计局、冶金局、地震局、气象局、证监会、石油天然集团公司、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国家电力公司、中保集团等部门和单位及有关国有大中型企业,自本通知发布之日起,应按月向信息产业部报告有关工作进展情况。”


人民日报设有专题网站,及时报道全球各地进展、千年虫危害以及解决方案。


而由于投资者对“千年虫”的恐慌,同时受到亚州金融危机的影响,在1998年8月6日到8月18日的九个交易日内,上证指数从1312点直落到1043点,下跌20.5%。尤其是在8月17日,上证指数单日跌幅达到了8.36%。


图表:人民日报关于千年虫的专题网站,资料来源:人民日报网站。


尾声


站在1998年的开头,看到的是一段沧桑、困难重重的岁月;


但回望1998,也是涅槃重生的开始:大面积亏损的国企在制度改革后奠定了后续盈利的基础;技术性破产的国有银行现已都成长为一个个世界巨无霸;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中的负责任形象赢得了世界的信任。


其实,更令人欣喜的是,1998年是那些大企业萌芽的开始:



1998年的马化腾和同学张志东在广东省深圳市正式注册成立“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1998年的刘强东在中关村摆了个摊位“京东多媒体”,售卖刻录机。当时的他将京东定位为渠道商,代售光磁产品;


1998年的马云在两次创业梦碎后,带着自己的团队聚在北京一个小酒馆中喝酒,大家抱头痛哭,然后准备重新出发。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参考资料:

1、《金融研究》2005年第12期:国有商业银行账面不良贷款、调整因素和严重程度:1994—2004,作者:施华强

2、《九十年代中国经济》作者:邱晓华

3、《高渊问答邵宁:对于国企,我们经历过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

4、《199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作者:朱宝国(酷望投资总经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
点赞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