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陪伴的日子
2018-11-02 07:45

金庸小说陪伴的日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小马宋(ID:xiaomasong999)


我出生在山东潍坊地区青州乡下的一个小村子,由于联产承包责任制施行得晚,我记忆中还吃过几年的大锅饭。由于承包制度的推迟,导致我们村子的经济发展水平也随之推迟了。


80年代初期,我大概刚刚读小学,那时村里一百多户人家,只有几家拥有电视机这种高档家电,而这些有电视机的人家,大多也不是自己挣钱买的,而是因为家里有人出去闯荡,赚了钱给家里添置的。


当时的电视机只能收到山东电视台一台节目,要想收到县电视台的节目,就要另外接一根5米高以上的电视天线,早期配备这个硬件设备的,我们村里只有一家。


那时县城的电视台也没什么制作能力,除了本县新闻联播和付费点歌,就是播放港台的电视连续剧。我印象中最深的,就是全村的青壮年男人都聚到一家房子里看《射雕英雄传》。


因为我太小,通常占不到最好的位置,所以小时候的射雕也仅仅记得有黄蓉的几个画面,那时候觉得翁美玲真是个大美女,又聪明又漂亮又可爱,可惜红颜薄命,比金庸先生都早去了30多年。


后来还是在同一间屋子,我看了刘德华和陈玉莲演的《神雕侠侣》,但也只是断断续续没看完。最后的记忆,也就只有天仙般的小龙女了。


因为家中藏书的匮乏,我一直没读过什么课外书,小学时代只有在同学间传阅的几本《故事会》和《少年文艺》,以及一些诸如《地雷战》之类的连环画。


初一的时候,我从我父亲那里偷偷拿到一套梁羽生的《云海玉弓缘》,看得我如痴如醉,后来被我们校长发现,我以为这套小说只能被学校没收了,没想到校长是个武侠迷,他只是客气地跟我借阅了这一套武侠小说。


升级到初二,我忘记从哪里得到一套《神雕侠侣》,如获至宝,我每晚趁父母睡觉后偷偷点蜡烛读完了这一套书,书中情节并没有记住太多,只是觉得跟当时看电视的情节有很多不同之处,于是渐渐觉得看武侠小说比看电视剧要过瘾。


山东的高中生活如同炼狱,再也没有接触武侠小说的机会。等到我再读武侠,已经是读大学了。


90年代大学里最流行的三种娱乐方式无非是借小说(学校里有好多专门借小说的生意),看录像(学校周边全是录像厅,深夜的时候还常常播一些三级片),还有打升级。


可以这么说,金庸小说我是人生中大量阅读的开始。我在大学期间把金庸十五部著作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后来每每遇到一些事,遇上一些人,看到一些东西,就常常想起金庸小说中的情节。


2010年,姜文导演的电影《让子弹飞》中,老六被人冤枉说多吃黄四郎的粉,为了证明自己清白,当场自己捅破了肚子。这个情节,其实《飞狐外传》中也有,就是恶霸凤天南的故事。


金庸先生写的这个故事,其实来自佛山血印石的民间传说,故事所记“吃螺误为吃鹅,祖庙破儿腹明冤”。凤天南诬赖钟四的儿子偷吃了他家的鹅,钟四老婆为证明儿子清白,在众人面前把儿子一刀杀了, 发现孩子肚腹之中也没有鹅肉,全是一颗颗的螺肉。胡斐得知此事,决意追杀凤天南,这就是飞狐外传的一条重要故事线索。


《飞狐外传》是《雪山飞狐》的前传,但大部分电视剧都把这两部小说合并起来拍了,如果你只看过电视剧的话,大概会觉得女主角程灵素是个很漂亮的女子。其实《飞狐外传》中描写的程灵素应该很难算上漂亮,也正是因为程灵素不够漂亮,才导致她的自卑,只能默默暗恋胡斐。


《飞狐外传》中还有一个让人念念难忘的女配角,就是胡斐的母亲,大侠胡一刀的夫人,书中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没说,只是称她为胡夫人。从一个男性的角度看,胡夫人可能是“妻子”的最佳人选吧。


脱不花曾跟我讲过她这个名字的来历,是梁羽生的一部武侠小说《萍踪侠影录》,这个姑娘在小说里也没什么存在感,但脱不花很喜欢这个角色。其实金庸小说中有许多配角特别厉害,比如《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的光明左使向问天。


向问天算是日月神教的副职,也是任我行的助手,他武功极高,智计谋略甚至强过任我行,但他一直忠心耿耿,东方不败阴谋篡权之前他就提醒任我行提防,可惜任我行并没有在意。


后来任我行被关在西湖湖底,整个监狱由一块铸铁铸造完成,西湖边上还有四个武功高强的梅庄四友看守。按说这个时候,向问天完全可以不管任我行,毕竟营救他是一件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是向问天没有,他搜集了四件宝物,正迎合了梅庄四友的个人所好。获得这四件宝物的难度之高常人无法想象,比如嵇康的《广陵散》琴谱,那时大家都认为广陵散已经绝迹江湖,却被向问天找到了,比如张旭的《率意贴》和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大概相当于今天达芬奇的名画。


而即使有这四件宝物,计划也还不能实施,因为还需要一位剑法极高的人作为工具来实施这个越狱计划,后来向问天遇上令狐冲,这个计划才得以实施。


向问天就像《致加西亚的信》中的主人公罗文一样,你只要告诉他要完成的任务,而完全不要考虑怎么完成这个任务,他自会找到办法去完成。所以,我觉得向问天是一个完美的副手和忠诚的下属。


金庸的小说不像古龙那样,进入主题特别慢,主人公出场往往特别晚,最过分的是《倚天屠龙记》,刚开始出场的是昆仑三圣何足道和女侠郭襄,然后是小和尚张三丰,你以为张三丰可能是主角吧,结果一下子出来个张翠山,一派少侠气象,也带着主角光环,可他还不是,主角其实是张翠山的儿子张无忌。


等张无忌长大成人,已经有十万字读过去了。


比起古龙,我还是更喜欢金庸的小说多一点,古龙的况味读几部也就够了,金庸的小说每部有每部的味道。尤其是对爱情的描写,极其细腻,我猜金庸先生在感情上也是一个极其细腻的人,当年他暗恋影星夏梦,为了能接近心中的女神,屈尊到夏梦的公司做个小编剧,而夏梦那个时候已经嫁给了一位商人。


这个情节让我想起《鹿鼎记》中暗恋陈圆圆的大侠胡逸之,当年在成都无意中见到陈圆圆,从此神昏颠倒不能自拔。后来进入平西王府做园丁,再跟随陈圆圆去三圣庵做伙夫,却从未给跟她讲过一句话。


记忆中最打动我的一个恋爱情节,是在《神雕侠侣》中。


程瑛喜欢杨过,却难以启齿,救了受伤的杨过,只能戴着面具示人。杨过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看程瑛在桌子上写字,却不知道她在写什么。


亏得杨过聪明,程瑛问他想吃什么,杨过说想吃粽子。程瑛心中暗叹,自己身份可能已被杨过识破,因为自己家乡的粽子最是出名,其实杨过是别有心思。


杨过吃完粽子,等程瑛离去,就将包粽子的细线粘上一粒糯米,扔到桌子上,把程瑛写的一副字粘了过来。原来程瑛写的是《诗经》中的一句: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反反复复,写了好多遍。


前天看朋友圈有人晒到:金庸小说里我最难过的感情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我有同感。


当年我看到这一段,也是个中滋味上心头。古代传统婚姻大部分是父母做主,即使是江湖之中,自由恋爱也并不多见,女孩子主动表白的更是少见。这一段情节,金庸先生将那些欲说还休的少女心事描摹得淋漓尽致。只叹金庸小说中适合做有情郎的男人太少,大多是江湖草莽,只知道打打杀杀,喝酒吃肉,儿女情长真的少之又少,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主角便成为稀缺动物,所以才有了“一见杨过误终身”之说。


大学毕业后读过几部网络小说,其中记忆尤深的是江南写的《此间的少年》,干脆就是一个射雕英雄传现代版。《毕业那年我们一起失恋》中,有一段《越女剑》的小插曲也写得煞是精彩。


虽然毕业后再也没拿起过一部金庸小说,许多工作灵感却都来自当年读过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而中国甚至世界范围内,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生活工作曾经与金庸的武侠发生过交集,阿里巴巴早期的花名几乎全是武侠人物,马云自称风清扬,张勇花名逍遥子。甚至有人因为看金庸的小说而痴迷中医,大学报考了中医专业。


同在今年去世的单田芳也说他非常喜欢金庸的武侠小说,但觉得写得太完美了,自己想说书就没法发挥,所以最终没有去讲金庸的武侠。


10月30日,金庸仙逝,微信创始人张小龙在朋友圈写到:


那时在写个软件,要取个名字。手头有笑傲江湖,于是取令狐冲之“狐”,叫foxmail。以此纪念金庸。


30日晚,我跟两位创业者交谈过后,在路上等车,同行的那个朋友说:“金庸去世了。”


但我没有一点震惊,那时的感觉就像彭蕾在微博中说到的那样:知道他已经很老了,老到随时可以离开这个世界。


我似乎觉得,先生并没有离去,心中的十五部小说随时可以调阅出来,就像有一位风采不减当年的武林前辈在跟你侃侃而谈过去的江湖轶事一样,音容笑貌,犹在眼前。


一段碎碎念,以此纪念,先生千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小马宋(ID:xiaomasong999)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