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青告别尔晴
2018-11-13 11:04

苏青告别尔晴

一年之前,28岁的苏青不得不面对这样一道选择题——接下来的演艺生涯,是甘于当一个花瓶,还是努力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员


这个“花瓶”泛指一切只需要展示女性美丽、善良、单纯,而不太需要演技和变化的角色。但苏青心里明白,即便选择做一只花瓶也是不稳妥的。“年龄在那里摆着,也不可能永远演少女。”


苏青今年29岁。19岁艺考失败之后,毅然放弃民歌专业。揣着2000块钱,只身从老家湖南来到北京,做自己心心念念的影视演员。在意外和“尔晴”相遇之前的10年,她主要在拍一些古装剧,豆瓣评分在3.2分到7.6分不等。尽管出演女主角的比例占到40%,但观众对她的认知还是仅限于看着脸熟。


出道10年后,无心插柳,苏青却因为一个反派配角意外走红。


菲茨杰拉德在《崩溃》里说——


年少得志的人相信,他的愿望之所以能实现是拜头上的幸运星所赐。年届三十才显山露水的人,对于意志与命运之间的比例,会有一套均衡的概念


苏青是后者的典型代表。


她不是天赋型的选手,更不相信命运,只信任努力和个人选择。她依然没有停止充实自己,没有停止为成功找寻新的抓手和凭借。在她身上,甚至看不到一朝成名的快乐。“一开始你当然希望快速被很多人看到,但入行10年,那种感觉早就淡了”。


尔晴很“善良”


尔晴几乎成为苏青演员生涯的里程碑。


毫无疑问,《延禧攻略》成为了今年影视寒冬中最大的爆款。除了150亿的视频网站播放量,还有稳居第一的收视率。根据《财经》报道显示,《延禧攻略》直接为爱奇艺带来了1200万的会员拉新量。


而这部戏“成了”对苏青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来找她的剧本比从前多了。


把开头“花瓶与演员”这个抽象的问题具象一些,就是在一年前要不要答应于正的邀约,接下《延禧攻略》里最大的反派喜塔腊·尔晴这个角色。


“尔晴和我太不一样了。我不会那么激烈,也不会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很怕自己驾驭不了这个角色。”


这是她第一次拒绝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于正。


但在于正随后打来长达3个多小时的电话里,她还是被说服了。最打动她的一句话是“真演员应该爱角色胜过爱自己。”


之后,苏青尝试去靠近和理解尔晴。她去跟身边的女性朋友们打听,当听说有人为了爱情真去跳河,她被吓了一跳。至此,这个从没追求过男生的巨蟹座也渐渐产生一种信念感,现实生活中,“尔晴”是存在的。


她也开始心疼尔晴深陷在“求不得”里的黯然。她至今仍清楚地记得一场戏的台词是这样说的:


我让你难堪你根本无所谓,福康安的存在也一样没让你心痛。如今一说到她(魏璎珞),你就变了脸色。


尔晴后期的戏份充满了挣扎和歇斯底里,苏青也久久不能从里面走出来。夜里失眠,靠吃药才能睡着,白天吃不下饭。拍完这部戏,苏青瘦了近10斤。“拍后面尔晴黑化的戏份,我瘦得颧骨突出来,回看的时候都觉得不像自己。”苏青说。


最难的一场戏是拍尔晴下线。她至今也不能像普通观众一样客观地看待尔晴,在台词课上,当听到“我生平最讨厌就是笑,可为了讨主子欢心,我只能笑”这一句台词的时候,她还是没办法接下去。“我心疼她,感动了。”她说。


拍完这场戏,她一夜没有睡。最后,苏青静静的在房间里点了一炷香。这是她选择与尔晴告别的方式。之后,尔晴和褪黑素,都顺利离开了她。


死磕派


现在,苏青已经不太能随意走在街上。


最近一次被人认出来,是在街边买水果。旁边的人指着她喊:“你是尔晴?”她任凭对方怎么说也不出声,最后路人嘀咕着也许认错人,转身走了。


但在成名之前,苏青也真切地尝过失败的滋味。


在她老家湖南,女孩子学唱民歌是件很自然的事情,苏青也不例外。从14岁开始,她就和母亲每周坐绿皮火车,花36个小时,穿越大半个中国,往返于中国音乐学院和老家。6年风雨不改。苏青虽然也并不喜欢穿礼服、保持甜美笑容这样程式化的表演模式,但她从没怀疑过自己的专业能力。“我一直都是示范生,老师和我父母都说,我艺考一定没有问题。


所以,高考填志愿的时候,从第一志愿到第三志愿,她都充满自信地填了同一所学校——中国音乐学院。


但事与愿违。


复试结果公布,中国音乐学院的民歌专业当年招生名额是30人,苏青的专业成绩排名第36。


这么多年过去,她依然清晰记得自己被打败的那个下午。“我坐在楼梯台阶上,嚎啕大哭。我是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嚎啕大哭。”她对我用力地重复了一次“嚎啕大哭”。


这些眼泪除了代表挫折之外,还包括懊悔。


在来北京参加艺考的时候,苏青还偷偷报名了北京电影学院,也顺利通过了初试。但电影学院的二试时间和中国音乐学院定在了同一天下午——苏青只能选择其一。最终,苏青选择听从父母的意见,参加了声乐考试。于是,她就这样错过了也许是人生唯一一次正式学习表演的机会。


她仍然把北京电影学院的那张复试通知保存得好好的,就像对待她的演员梦一样慎重


在艺考失败之后,她就决定一个人来北京当演员。为此,父母大半年没有和她说话,也不给她寄钱。哪怕之后和好,也并不支持她的选择,直到在多年之后的一次探班。


“那是个冬天,我在沈阳的棋盘山上拍戏,休息的帐篷里每个人都冻得直哆嗦。我妈妈看到我工作这么苦当时就哭了。从此之后,她开始慢慢理解我的梦想。”


距离苏青来到北京,开始追寻自己的梦想,已经过去了10年。对许多女演员来说,30岁意味着中年、尴尬、不安。但苏青很淡然。


“《延禧攻略》实际上是剧本、团队、演员的成功,而不是别的。演员与其为年龄增长焦虑,不如为成为更好的自己努力。”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