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婴儿?
2018-11-26 20:35

定制婴儿?

原文标题为“基因编辑婴儿诞生了,这是科学的悲哀”,编辑:洪漫倩。


历史上,丹麦生物学家约翰逊(Wilhelm Ludwig Johannsen,1857~1927)在1909年根据希腊文“给予生命”之义,创造了“基因(Gene)”一词。从那时起,人类便开始了一场对基因的不断探索之旅,只为解开生命的密码。


早在2017年2月,美国国家科学院曾发布一份长达261页的研究报告,题为《人类基因编辑:科学、伦理和治理》,它认为在条件高度受限的情况下,美国应该允许科学家从事编辑人类活胚胎的研究,特别是,在有很大可能可以防止婴儿罹患严重遗传疾病而且不存在“合理替代方案”时,编辑人类精子、卵子和胚胎的临床试验应该得到允许。该报告引发了极大的争议。


11月26日,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


就此话题,造就联系了相关领域的专家,希望以多元角度来展现各方对于该事件的观点,还原基因编辑的真实状况。


吴立刚(中科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为了个人目的贸然使用,这是科学的悲哀


我之前在造就的演讲中就提到,对基因组进行编辑在技术上已经没有难度,但基因编辑技术本身的安全性,带来的伦理和对人类社会长远利益的考量都没有解决。


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上并不领先,全世界的顶级科学家都不敢去做这件事情,为什么?不是没有这个能力,而是因为是对科学力量的敬畏,和对生命的尊重。


如果该研究真是通过了伦理审查,这个伦理审查委员会的名单需要公布。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是不是某公司的领导讨论决定为了节省电费要造核反应堆,就可以去造?如果造出的是原子弹,后果如何?


简单谈论预防HIV是否必要做CCR5的编辑没有意义,问题的核心是当社会和法律都不知道怎样面对一项强大而危险的技术的情况下,为了某些个人目的就贸然使用。


这不是科学的胜利,而是科学的悲哀。


李大力(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主导这一研究的科学家和单位是极不负责的


看到经受精卵基因编辑后的婴儿出生的消息,我感到非常震惊和不可思议,第一反应是不是假新闻。然而大量的报道告诉我,很不幸,这是真的,太令人震惊和意外了。


我个人觉得主导这一研究的科学家和单位是极不负责的,既是对出生婴儿以及她们家人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基因编辑与基因治疗领域的不负责任,更是对中国科研和中国科学家群体的不负责任。


我很难理解他们开展这样的研究(姑且称之为研究)的目的是什么。CRISPR/Cas9技术能编辑人类胚胎?这个我国科学家早已在符合伦理和各项规定的条件下证明。


证明CCR5这个基因敲除能抵抗HIV的感染?这在Timothy Brown的骨髓移植实验以及理由ZFN在病人T细胞中敲除CCR5的实验中就证明了,不需要人类受精卵的注射(该方法也无法直接证明)


本次实验是提高了基因编辑效率,对技术本身有所改进么?显然不是,连是否使用了最新改进的高保真Cas9都没有交待,更看不出更新的技术体系。更何况技术创新是可以用动物来证明的,绝不应该通过受精卵生出婴儿。


从CCR5基因本身对人类来说也并不一定是可有可无的,有文章报道可能增加病毒感染等风险,而且在中国人群中形成CCR5突变后是否会产生更严重的后果也是很难预见的。


这一项研究使用的是健康的胚胎,根本谈不上基因治疗,也不是给感染HIV的患者提供唯一的生育后代的希望。因为HIV感染者,不论男女都有方法使其生于没有病毒感染的健康宝宝。所以,作为基因编辑研究者,我完全不明白这项置伦理红线于不顾,置受试者本人健康与家庭稳定于不顾,置中国科学家群体的共同意识和声誉于不顾的所谓研究的目的是什么?不管怎样,应该受到强烈的谴责,如果有违法律法规还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


张林琦(清华大学长江特聘教授,清华大学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博士生导师)CCR5编辑不能保证100%不出错之前,是不可以用于人的


CCR5编辑不能保证100%不出错之前,是不可以用于人的。CCR5对人体免疫细胞的功能是重要的,由于艾滋病毒的高变性,还有其它的受体可以使用,CCR5基因敲除,也无法完全阻断艾滋病毒感染。现在母婴阻断技术非常有效,高达98%以上,可以防止新生儿被艾滋感染。


此外,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100%可以生个健康和可爱的孩子, 根本无需进行CCR5编辑。


生物医药投资界人士:这种操作方式,利用人活体胚胎做实验,在国外是禁止的


CRISPR 对基因组会产生什么影响现在都不知道,而且这种操作方式,利用人活体胚胎做实验,在国外是禁止的,伦理上肯定存在问题,是否违反我国相关的法规也需要进一步探讨。


我们现在看CRISPR技术的实际运用,即可以商业化的项目大部分是应用于制造模式动物,编辑人源化的动物模型方面,也有小部分团队正在利用CRISPR 与CART技术结合开发新的治疗方案,但离直接修改人类的基因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以下为造就三年来有关基因科技的五个精彩演讲,将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情况一网打尽。



《我们正在颠覆进化论,再造伊甸园》——沈玥,国家基因库合成与编辑平台负责人


有三个问题困扰了人类几千年——我是谁,我从哪来,我要去哪里? 


究竟我们的生命的本质是什么,我们从怎么样的一个形式,演化而来,我们未来可能会变成什么样子? 


四十亿年前,生命主要是依靠随机突变和自然选择的一个方式去生存的,而我们现在正在通过基因编辑、合成生物学等技术加速进化过程,使它成为一种可以是非自然选择、定向变异的过程。 


人类颠覆进化论后,有没有可能开始扮演上帝?那会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为了更美、更强、更聪明,你愿意冒死修改自己的基因吗?》——吴立刚,博士生导师


希望变得更聪明、更强壮、更美丽,是根植于人类心灵深处的渴望。


基因编辑技术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复那些有遗传缺陷的基因。


如果我们有90%的概率能用基因编辑治好你的疾病,但是有1%的风险可能让你产生一种新的疾病,甚至是癌症,你愿意被基因编辑吗?


而人类一旦踏上了基因治疗之路,我们就不可避免地面临基因改良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把我们的肌肉变得更强壮?


让我们的大脑变得更聪明?


又或者是两者结合,肌肉又强壮,大脑又聪明?



《为何高中生都能操作的基因编辑,会是诺贝尔级的神器?》——罗永伦,生物医学系基因组编辑和再生医学副教授


构成我们每个人遗传信息的最基本的单元,可以用四个字母来代替,就是A,T,C,G,它们构成了我们所有的遗传信息。


我们身体里面,大概有数万亿个细胞,每个细胞都带着一整套完整的基因组信息,把这些信息都提取出来,装在一个一个小小的U盘里面,它的数量是可以装满一艘泰坦尼克号。


而一个小小的碱基字符的错误,则有可能会导致疾病的发生。


任何的技术都是一把双刃剑,主要是我们怎么去掌握它,怎么去应用它,怎么去调控它,把它用在对我们好的一面,避免它用在对我们不好的一面。



《基因编码了你的一切,每个人都是条字符串》——陈钢,WEGENE联合创始人兼CTO


每个人的信息都被编码在了基因组里,我们有了基因组数据,可以推测出表型信息。换句话说就是,我有了你的基因组,我可以知道你是什么样子的。


大自然把两艘泰坦尼克的数据塞到几十亿个字符里,然后我们试图去把这几十亿个字符给还原出来。人类已经能够做到从基因组预测各种各样的表型,构建起了表型和基因组之间的关系。


当然这里面也涉及数据安全的问题。


如果我们能够构建这样的数据,我们就能够打开一把锁,开启一个全新的世界。我们可以用基因组数据加上其他数据,一起建立起我们对生命、对医疗、对健康的全新认识,推开一个新的世界。



《是什么让我们衰老?》——陈霖,再生医学中心副主任/浙江大学细胞生物研究所特聘副教授


再生医学并不是一个新的理念。


就像机器人一样,你坏了哪个零件,我给你修哪个零件或者换哪个零件。这只是科幻吗?不是,它正在逐步成为现实。这就是再生医学实现的范畴。


它将从组织工程、细胞层面的治疗和基因治疗三个层面来攻克疾病,延缓衰老。


我们将有可能在基因出问题之前,也就是在疾病爆发之前,及时治疗。但这中间有很大的伦理上的问题,所以这条路还很长,很远。


基因修复的未来不是梦。这是上帝的领域,我们已经插手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