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你想被BAT中的哪一家收购?

你想被BAT中的哪一家收购?

虎嗅注:11月24日至11月25日的虎嗅年度大型抚摸节余温犹在,在24日上午的人工智能圆桌上,我们邀请了几位将人工智能与传统行业比如金融、医疗等领域相结合的公司的创始人或联合创始人来与我们探讨到底是人工智能改造传统行业,还是传统行业给了人工智能续命的机会。作为创业公司,在资本寒冬下,你是选择强行支持苦苦熬过去熬到上市,还是被愉快地收购?如果被收购,你会选择BAT中的哪一家?围绕这些问题,我们的圆桌碰撞除了不少有趣、凶猛的观点。


圆桌嘉宾:

刘聪 科大讯飞人工智能研究院执行院长

曲丁 网信智投创始人、CEO

杨贤兵 深泉科技联合创始人、总裁

主持人:

李雨嘉 GAS基金会联合创始人


以下是人工智能圆桌的主要内容,虎嗅进行了删节: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虎嗅的F&M抚摸节,去年的抚摸节,我问过嘉宾这么一个问题:你会爱上人工智能吗,你会和人工智能结婚吗?


我其实看到现在三位嘉宾的表情,我就可以理解到这些问题其实蛮难回答的,但是今天我们不谈这些风花雪月,今天我们聊一聊比较扎实比较落地的事情。今天我们讨论的问题是AI正在如何的改变传统行业?它是新的增长动能,是赋能传统企业,是新常态,还是传统行业在给人工智能强行续命?能不能请你们三位跟我们分享一下,你们还记得第一次去给传统行业的人介绍人工智能是怎么回事时发生过什么有意思的误会或者好玩的事情吗?请杨总开始。


杨贤兵:
我本人也算是从传统行业里面出来的,在这几年,因为我们在做一些跟医疗落地的项目,就不可避免的要去跟很多医疗的管理者、医生去讲智慧医疗这件事情。当时我的总体感觉是,他们听完了都觉得这东西很好,但很懵逼,然后没有然后了。


主持人:您有没有碰到一些有意思的误会,比如说传统的医院医疗行业,他们知道人工智能是什么吗?


杨贤兵:碰到一些有意思的误会,其实可能也不叫误会,可能叫“误解”更准确一些,经常你碰到说我们产品讲完以后,医生统一的回答是我们以后我们做什么?你是不是要取代我们?这是他们最常见的一种第一反应。


主持人:曲总,您碰到过什么问题?


曲丁:我们碰到的跟杨总的比较类似,我们在给用户做智能投顾服务的时候,我们跟很多传统基金公司、券商的的基金经理去交流,他们特别担心说,你们通过机器去分析市场、筛选基金,帮助用户用算法构建投资组合,提供资产配置服务,你们是不是要取代我们这些基金经理、让我们失业了?和杨总遇到的问题一样,传统行业的从业人员会有这样的担心。

 

我们进入的这个领域是比较特殊的,所以我也跟到他们说,他和金融领域尤其是在交易端,它和很多领域不太一样,比如说AlphaGo,因为它是一个相对比较确定性的事情,然后他通过不断的穷举计算,它是能够把结果计算出来,然后最终去战胜人类。但是在交易领域是不一样的,二级市场尤其中国的二级市场非常复杂和充满不确定性,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在交易这个领域,AI的话只能够去做一些辅助提升效率的工作,它并不能够取代我们这些基金经理,更别说超越巴菲特了。 


曲丁,网信智投创始人、CEO


主持人:接下来想请刘总跟我们聊一聊,因为科大讯飞其实是一个大家都蛮熟悉的企业,作为已经非常有知名度的一家人工智能企业,您在跟传统行业打交道的时候会碰到什么样的困难、挫折?


刘聪: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当然第一次是什么情况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是举一些过程当中相关的例子。我记得我们因为做包括医疗医学影像、医学认知,我们跟一些医院的一些专家去做过一些交流,这些里面也包含像一些中国最好的医院——比如协和——的一些非常资深的专家。我们就发现有一个情况,就是对AI能力的预估,假设我们有两条线,上面一条线,下面一条线,我们是技术人员对吧?我们非常理性,所以我们大概的位置是在指导线靠上的部分的某一块,但我们发现这些传统行业的专家,他们对AI的期许可能是比较极端,或者是在最下面或者是在最上面。当然这一两年可能会稍微好一点。其实不讲传统行业,我觉得包括在公司内部,不管是讯飞还是其他公司其实也会存在,就是说到底技术和我们前端的产品大家在不在一个频道上,还是说我们做技术的是在那里自己嗨自己的。


主持人:其实有一种破次元壁的感觉。我假装代表台下的观众问各位嘉宾这么一个问题:你们觉得介绍AI产品难,还是卖保险难?必须回答。


杨贤兵:
应该是介绍AI产品更难。第一,你要对AI本身有非常深刻的理解,第二,你对你面临的行业了不了解。你比如说我是做医疗行业,其实你跟一个医生就进入医疗的事情交流,你不要说有AI没有AI了,你和医生在谈一个病情或者谈什么的时候,可能有一半的概率你可以肯定会懵逼的,然后再把AI给加进去。所以我们的商务BD、产品,基本上全部都是有医学背景的。


主持人:曲总,您怎么看?


曲丁:我觉得它们(AI和保险)有共性的地方,就是因为无论你去介绍AI产品,你还是卖保险,最终都是要把这个产品的价值给用户传递清楚。只不过,AI产品背后有很复杂的技术,那么你在给用户讲的时候,怎么能把很高深的技术能够翻译成用户能理解的语言,能够让他理解,这很关键。其实保险产品也比较类似,产品设计非常复杂,解释成本非常高,所以本质上他们是相通的,只是大家解释的点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对于曲总的回答,您满意吗,刘总?


刘聪:我还是说一下自己的想法吧。从我的角度,我觉得可能还是AI难一点。因为AI的范围其实非常广。或者再换句话说,我们觉得卖保险这件事还是有章可循的,它有些话术,甚至现在包括我们的一些像外呼系统,已经能帮助大家提高卖保险的能力。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其实想把讨论再向前推一步,因为我们今天是聊AI正在如何改变传统行业,其实这个问题是把人工智能跟传统行业放在了比较对立或者是一个平行的关系上。我特别想向三位请教,如果传统行业有了人工智能,那么传统行业还是传统行业吗?请刘总先来跟大家聊一聊。


刘聪:我觉得其实名字不是最重要的,我们经常有的时候讲有两个角度,做人工智能的叫AI+行业,做传统行业,它有一个行业+AI的模式,所以名字其实不是最重要的。第二个观点,其实刚才我也提到了,我们的一个判断是在未来,尤其是在现在这样一个AI生态或者说IoT的时代,对传统行业来说,如果他想更好的去触达用户,或者说原来我的传统方式辐射面可能是这样子,我怎么样能更深入的挖掘到用户,包括一些更深入的价值、更个性化的价值。可能对他来说,他去做这样一个AI平台,把自己的知识、内容传递出去,其实非常关键的。所以说相对名字,我觉得能在他传统行业把它的价值发挥出来,然后跟AI更好的结合,这点其实更重要。


刘聪,科大讯飞人工智能研究院执行院长


曲丁:我觉得第一个是怎么去定义传统行业,可能现在我们普遍上的传统行业指的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比如富士康这样的代工集团,我觉得如果说它能够和AI有效的结合,最终提高了它的效率,能够像互联网行业一样拥有它的网络效应、边际成本不断降低,我认为它就不是传统行业,它逐渐会变成明星的行业,变成高科技的行业。

 

举个例子,比如说富士康现在这些流水线的工人,富士康很早就开始在研发机器人,过去可能有数百万人的流水线工人在做这事情,接下来他用机器来去做的时候,然后机器人去取代人的时候,它的效率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然后它的人力成本降低了,它拥有互联网一样的网络效应。我认为它已经不再是传统行业,它已经变成互联网公司,甚至是科技公司、AI公司。


杨贤兵:
医疗其实是一个很古老,但是又貌似比较永恒的这么一个行业。一开始医疗,可能医生只有一个听诊器、一个血压计,后来随着技术的进步,到今天我们有了基因测序、有了CT、有了磁共振、有了各种的体液检查,但它依然还是个医疗行业。我相信在未来可能有了大数据、有了智慧医疗,可能医疗行业还是医疗行业。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人工智能是医疗行业的未来吗?


杨贤兵:我觉得人工智能应该是医疗的未来。从两个角度去分析,第一是看目前这个行业是不是有足够的痛点,我相信医疗之所以经常会成为热门话题,肯定有大家非常不满意的地方;第二点,智慧医疗或者人工智能技术是不是本身能为行业带来撬动性的价值。


主持人:曲总,人工智能在财富管理方式方面有没有一些帮助,或者说得再大白话一点,到了人工智能时代,是不是可以帮助我们赚更多的钱?


曲丁:因为我们一直在致力于用AI来帮助用户去做智能财富管理,我们认为技术是解决用户问题的工具,所以首先我们得看一下中国的中产阶级在财富管理的过程中遇到哪些问题,我们总结下来最核心的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专业财富管理的服务门槛特别高,如果从私人银行来看的话,基本上你得有500万资产你才能享受到非常专业的投资顾问的服务。那么意味着对于中国资产到不了这个规模的接近1亿中产阶级来说,他是享受不到这样的财富管理服务的。

 

第二个问题是,在投资这件事情上,大部分普通人是很难战胜自己情绪的,所以会出现追涨杀跌,然后最终导致是亏钱的。拿股票举例子,我相信在座的朋友赚钱的应该不太多。

 

那么我们是如何利用AI等技术解决这两个问题的呢,第一,我们用AI将私人银行的这种很专业的财富管理服务去在线化和普惠化,去服务我们中国的一亿中产阶级,我们把门槛降低,然后让大家能够享受到这种服务。这些服务包括什么呢?包括我们的投资者的用户画像,因为坦率讲,在座的各位朋友应该很少有人明确地知道自己的风险偏好,所以我们利用大数据技术,然后去帮助每一个用户去刻画自己的风险偏好,具体来说我们去量化一个人能够承受的收益底线,比如你的收益底线是超过余额宝还是10%?然后你的亏损底线是亏损5%还是10%?我们引入的数据不只包括用户静态的问卷,还包括用户真实的一些交易行为。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一个用户在我们的APP上,他问卷上写的是它能承受10%的风险,实际上在整个大盘跌5%的时候,大家就开始频繁地查看客户端,实际上他的心理能够承受的风险一定比10%更低。

 

第二,我们使用机器学习技术结合现代投资理论,帮助用户构建投资组合,做资产配置,动态控制投资风险。刚才我也讲到,因为用户追涨杀跌,很难克服自己的情绪,我们用AI技术帮助用户去解决这个问题,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用户追涨杀跌最本质的原因是中国的市场波动太大,我们通过跨市场、跨类别的大类资产配置帮助用户分散风险,烫平波动,具体来讲在市场上我们将资产配置到中国、美国、香港等全球市场,在种类上我们资产配置到股票、债券、黄金、另类等涵盖所有大类资产。 


主持人:接下来会有一轮非常严酷的讨论,因为参加过虎嗅F&M节的朋友可能都比较了解我主持论坛的风格向来是万箭穿心的风格。有人说2018年是中国创业的黄金时代的结束,所以我现在要问你们一个非常严酷的问题,您想过有一天您的企业是被收购还是想上市还是怎么样吗?我们先请杨总开始,你想被收购吗?


杨贤兵:我觉得不是一个二选一的答案。


主持人:如果BAT的话,您会选哪一家?你敢说吗?


杨贤兵:BAT的话,可能每家都有每家各自的优势,我只能说都好。


杨贤兵,深泉科技联合创始人、总裁


主持人:我对杨总的回答不是特别满意,我想听听曲总的回答。


曲丁:首先我觉得主持人说的被并购和上市,都是一个阶段性的里程碑,对于团队来说都是比较一个正向的结局。在硅谷,科技公司被谷歌等巨头收购是很正常的事件。 

 

关键在于创始团队尤其创始人对当下什么是你们最好的一个选择有合理的判断,如果产品增长曲线和用户粘性特别好,然后也财务上也能够盈利或者能够持续的获得资本的支持,独立上市是比较好的选择。如果觉得存在能力上的一些短板,再做下去可能到了一定的上限,选择和 BAT合作会让你们的事业做得更大,我认为从更大的格局上来说的话,接受并购也是一个理性的选择。


主持人:您真的不能再讲了,再讲下去就拉仇恨了。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