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贝托鲁奇的电影,让我们看到人的自我与不幸

贝托鲁奇的电影,让我们看到人的自我与不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文章来源:八分,作者:梁文道。


50年前,曾有一群欧美青年,用强烈的态度表达着自己对现实的不满。


他们让一场“五月风暴”席卷而来,甚至彻底改写了战后法国的历史,重塑了法国的社会和文化。


上周离世的意大利著名导演,也是电影《末代皇帝》的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曾经有过一部以“五月风暴”为时代背景的电影《戏梦巴黎》。


在他的电影里,他试图让我们看到的并不是一场声势浩大的青年运动,而是在这些轰轰烈烈的运动之中,每一个个体的独特诠释。


社会与时代的浪潮总是将每一个人不由自主地卷入其中,一同成为了洪流的“同流者”。


而每个人其实又都有各自的幸与不幸,这些却很轻易被忽略了。



法国总统马克龙这几天想必焦头烂额。


近期在法国发生的这场声势浩大的“黄背心运动”,已经由最初以抗议政府提高燃油税和物价攀升为口号的运动,演变成了一场大规模的骚乱。



早期参与这场运动的基本是一些汽车车主,他们抗议法国政府要加征环保税,在经济不景气、购买力不足的前提情况下,这无疑让普通公众的生活加重了负担。


就在刚刚过去的12月1日,这场运动继续升级,巴黎几处比较富裕的区域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数十辆汽车被烧毁、多个地铁站停运、凯旋门被涂鸦覆盖,骚乱者们甚至走上了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打砸。



这场运动发展到今天,已经很难明确说是一场什么样的运动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运动的口号从极左到极右都有,各种诉求都存在,已经不只是关于抗议加税,甚至连“要求有更美好生活”这样的口号也都出现了。


这样的情景,加上街头的混乱,由卡车组成的街垒,让很多人联想起了1968年的“五月风暴”。


今年正好是这场在当时震撼全球,也为后来西方思想界投下一枚“深水炸弹”的运动爆发50周年纪念。



一、“五月风暴”中的个体化诠释 


谈起这两次相隔50年、由法国人发起的运动,我就想起了11月26日已经永远离开我们的意大利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Bernardo Bertolucci)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 (1941.3.16-2018.11)


在贝托鲁奇执导生涯的后期,曾有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戏梦巴黎》,英文名为《The Dreamers》,因此也可译作《追梦人》。


这部电影讲述的,正好是发生在1968年“五月风暴”期间的故事,但是它所聚焦的并不是街头上那些让人异常激昂又热血沸腾,充满了崇高理念的政治运动,反而是在一间斗室之中,一对孪生姐弟与一位来自美国的留学生马休,三人所展开的一段复杂的情欲关系。


《戏梦巴黎》剧照


电影的结尾部分,有一个镜头让我觉得特别有趣——


这三个年轻人虽然热心革命,想要改变世界,但其实连他们自己的家也都已经一塌糊涂,几乎没有生活自理的能力。


女主角也实在无法忍受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给她带来的种种负担,最后精神崩溃一度打算自杀,就开起了煤气炉,没想到这时候,街头上正好有年轻人在示威游行,一个砖头砸来就把房间的玻璃砸碎了。



于是,女孩和两个男孩义无反顾地冲上街头,参与了街头运动。


上一分钟,这三个人还沉浸在绝境之中,女孩甚至预备自杀;下一分钟,他们就立刻变身为街头战士,要为改变世界、改变人类未来的理想而献身。


《戏梦巴黎》剧照


这个片段非常有意思,也很能够说明贝托鲁奇导演的一个特色。


首先,在这部电影里,他把我们平常以为的很多极其崇高的政治运动里,那些参与者的状态和目的,作了一段非常个人化的诠释。


实际上,每一个人、每一个个体在参与运动的过程中,可能都夹杂了许多私利和私心。


但这里面其实丝毫没有谴责这些人的意思,而是试图说明,这些人本身的背景,他/她预设的价值观,个人的人生经历,以及自身的某种情绪,包括个人目的,到最后都可能和这些政治运动中冠冕堂皇的理由夹杂不清。


说起来,这部《戏梦巴黎》与1968年的“五月风暴”本身也很有关系。


1968年2月,法国罢免了他们的电影资料馆馆长,这惹起了特吕弗、戈达尔等一批著名导演的强烈抗议,整个电影界都起来反对法国政府。这场因为电影而发生的事件,也被认为是后来导致整个法国几乎瘫痪的“五月风暴”的先声。



据说当时贝托鲁奇本人就在巴黎,他虽然是位意大利导演,可是他精神上的故乡却是法国,而他精神上的电影教父则恰好是戈达尔。


他与戈达尔一样都是左派,都是马克思主义者,贝托鲁奇还是意大利共产党员,听说这个身份是使得他当年能够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来中国拍摄《末代皇帝》的原因之一。



二、做爱,不作战 


贝托鲁奇身为一个左派,他的电影里有一个很大的特色,这个特色却是今天很多人可能不太容易理解的,那就是——


他一方面是个共产主义者,是个很坚定的左派,但另一方面,他却常常在电影里进行一些非常大胆的性方面的探索,常常会出现激进、乱伦的性爱场面,甚至还在《巴黎最后的探戈》里直接出现了真实拍摄的强暴场面,这是即便在今天也几乎不可能被接受的一件事。


也就是说,在政治上对于压迫的反抗,以及在性爱上对于边界的突破,对他而言似乎是密不可分的。


1968年的“五月风暴”,其中一个非常有名的口号就是“要做爱,不要战争”  ( Make love, not war)



因为当时那些学生、那些青年都在反越战,认为为什么要去打仗,我们要性自由、性解放。此外,还有一些口号更是喊出了“越革命越要性爱”,“越性爱就越革命”,好似性爱与革命就是完全可以同构组合的一件事。


事实上,这是那个年代思想上的一种潮流,即把马克思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结合在一起。


马克思提供给我们的,是一套非常宏观的、关于整个社会经济政治结构的全套理论,而弗洛伊德给出的,却是关于个体潜意识里,尤其是围绕性所展开的种种压抑现象的一个非常微观的、个人化的分析。


但是在那个时候,大家都认为这样一套结合了共产主义学说以及精神分析学说的主张是站得住脚的,而贝托鲁奇则用他的电影一次又一次地完成这种探索。


在这种探索之中,我们总是能够看到一个几乎可以把贝托鲁奇所有作品串起来的东西,那就是探讨人的自由,或者人的自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个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叫做忠于自我,一个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叫做真正的自由。


三、一切为了“正常”的社会身份认同 


在他所有的电影巨著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则是1970年的《同流者》,这部了不起的杰作。


《同流者》电影海报之一


后来斯皮尔伯格、科波拉等人都一致公认,这是对他们影响最大的一部意大利电影,因为它的叙事手法、它的风格都太强烈了。


电影主要围绕一个叫作马塞洛的年轻人展开。故事发生在上世纪30、40年代的意大利,彼时墨索里尼掌权,法西斯运动全面掌控了整个意大利,将意大利变成了一个集权国家,而马塞洛正是当时意大利法西斯组织的成员之一。


马赛洛年轻的时候曾经有过非常可怕的性遭遇,他还为此杀人,于是他一直都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正常人。加之小时候因为家庭背景的关系,他常被人欺辱,所以他一辈子都意识到自己同这个社会是有距离的,于是马塞洛一直在寻求获得一种被视为“正常”的社会身份的认同。


当一个人总觉得自己不够“正常”而想要伪装成“正常人”的时候,他难免会与自己的内在产生距离。



他总在有距离地观察着自己,看着自己的状态,对周边那些需要投入真情实感的事情,他都异常冷漠,包括自己的婚姻——他之所以结婚,也只不过是为了像一个正常人那样活着,因为一个正常人就应该结婚生子,所以他也如此。


他之所以投入法西斯运动,成为法西斯组织的一员,也只不过是随众参加,因为那时的社会大众反正都在跟随集权国家的权威主流意识形态,那么马塞洛成为他们的一个同流者,应该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久后,他接到组织的任务要求他追杀一个叛逃的知识分子,而这个反法西斯的知识分子正是马塞洛以前的导师。到了最后,他果然参与了谋杀自己老师以及师母的执行中,这位师母甚至还和马塞洛发生了感情关系,但是他最终还是冷血地坐在汽车里看着他们遇害。



这个故事并不算太复杂,复杂的是贝托鲁奇的叙事手法。


整部电影非常大胆,以马塞洛坐在汽车里看着他的老师和师母的被害过程为起点,然后在这过程中不断地闪回倒叙,把马塞洛一生的经历都穿插进了倒叙场面之中。


更重要的是,贝托鲁奇和他的御用摄影大师维托里奥·斯托拉罗,在这部电影里就示范了他们最常用的电影手法,比如大量的推移镜头,以及很多的偷窥镜头,都是通过在各种角落或者鸟瞰的环境下,观看这些电影里的角色,如何身处在这样一个大时代的环境之中,就如同在囚牢当中不可自拔。


贝托鲁奇(右)与维托里奥·斯托拉罗


这部电影里也出现了很多像栅栏一样,又像监狱的栏杆一样的光影效果,会让观影者觉得,这些人物是不由自主地卷入了洪潮之中。


电影还展现出了一些非常强烈的意大利法西斯美学的传统,比如各种空洞的空间,各种鲜明的赤裸粗暴的原色,大尺度的房间。在这电影里我们还能够看到他们合作的很多作品中,常常出现的那种非常强烈的光暗对比、色彩对比,一些神秘的光线来源等等。


四、他们其实都是不幸的同流者 


通过这种种电影手法,最后让我们看到这个人是如何成为一个法西斯分子,他的那种冷静虚无,近乎犬儒的态度,也让我们怀疑他是否真的是一个真实信奉法西斯主义的信徒,他是否是那种为了满足自己的个人利益,又或者纯粹为了报复、泄私愤,由此加害其他无辜者的人呢?马塞洛都不是。


马塞洛为了什么?他似乎只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正常”,变得和社会上的大众一样,只好通过观察和模仿使自己变得和众人一致。


在这个过程中,他非常清醒,非常冷静,甚至是带着一种嘲讽的意味,看着自己和身边这些人的关系,仿佛只要自己清醒,就不算是一个法西斯主义里最可怕的凶手了。



但是这部电影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到了最后它让我们发现,即便你完全不信任法西斯这套制度,甚至可能和它有相当的距离,只是或被动或主动地跟着这套主义走,然而最终你也会同它一起犯罪。


这部电影的结尾即是墨索里尼倒台,整个意大利变天了,于是要重新清算当年马塞洛一样的这些与法西斯同流合污的“同流者”。这个时候马塞洛却又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检举者,检举其他的法西斯主义分子。


到最后,这个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就是一种典型的、在极权社会之下很常见的,那种道德上非常真空、非常虚无的人。



这类人,好像不存在什么对错,没有什么是非的观念。他也许会为自己干的事感到些许后悔,为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一丝难过,然而他还是追随主流,想让自己更“正常”一点,就随着大流去做了。


这就是贝托鲁奇这么多部电影里,让我今天回想起来都觉得心有戚戚焉的一部作品。


这部作品能够让我们了解,在一个社会之中,在一种政治风潮里,参与其中的人,其实如果将这每一个人仔细地单独分析,可能都并不像他们表面上那样,极其热衷于某种意识形态,或许也不像他们口中所呐喊的一样,真心相信自己口中喊出的口号以及它的价值。


他们很可能只是为了谋取私利,甚至更有可能是像《同流者》里的马塞洛一般,在道德上犬儒又虚无的人。



而他们,其实都是一些很不幸的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梁文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看理想©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5069.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2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