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城乡倒置,农村养老问题何去何从?
2018-12-10 21:10

老龄化城乡倒置,农村养老问题何去何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夏时报(ID:chinatimes),作者:王晓慧,原文标题:《2030年空巢老人家庭比例或达90% 老龄化城乡倒置 农村养老问题何去何从?》。


“出门一孤影,进门一盏灯”,这是大部分农村老人日常生活的写照。


有数据表明,我国有超过5000万的农村留守老人,随着大量农村青壮年劳动力转移进城,农村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农村养老特别是留守老人的养老矛盾比较突出。


“养老难,农村养老最难。农村养老,既是难点重点,也是最大短板。一方面,软硬件不够:政策支持、设施设备、社会关注不够。另一方面,伴随着城市化,家庭功能弱化,市场化社会化养老服务欠缺。根本原因还是二元结构,这是最具特色的中国国情。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中国老龄协会副会长吴玉韶在2018(第二届)中国农村养老高峰论坛上表示,农村养老是系统工程,要在大局中谋划。解决农村养老问题,不能就养老谈养老,必须在中央乡村振兴战略的大局中统筹谋划,把养老问题纳入到乡村振兴战略中。


老龄化城乡倒置显著


全国老龄办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2017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2.41亿人,预计到2050年前后,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峰值4.87亿。


其中,和城镇相比,农村社会事业发展严重滞后,农村居民的养老、医疗保障制度尚不健全,保障水平比较低。


“农村人口老龄化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同时,与城镇的差距呈扩大态势,且城乡导致状态将持续到2040年。”中国人民大学老年研究所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菊华表示,中国老龄化发展不均衡,一方面表现在人口老龄化水平城乡倒置,即农村老龄化水平目前且长期高于城镇老龄化水平;另一方面表现在区域发展不平衡。


比如,除了西藏外,各省农村老龄化程度均已突破10%,辽宁省、重庆市等地甚至均已超过20%。


据记者了解,城乡差异体现出的“城乡倒置”特征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导致的生育率差异和城镇化的加速推进密切相关,大量年轻人口离开中西部农村地区向东部和城市地区迁移,是该阶段农村人口老龄化的主导因素,而这种人口转移又有效地降低了城市常住老年人口的比重,毫无疑问,人口老龄化的区域差异增加了应对的复杂度。


“养老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时代性难题,农村养老更是如此,从目前社会的现实情况我们看到,城市养老正在成为创业的蓝海,各种现代化、人性化的养老模式层出不穷,受到社会资本、公益力量及媒体大众的广泛青睐和关注,然而我们无法忽视的是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村人口尤其是老年人占有很大的比重,随着青少年劳动力大量涌入城市,农村空巢化程度越来越严重,农村养老的体制短版和资源短缺也更为突出,在某种程度上农村养老问题也更需要引起我们的足够关注。”


论坛上,河北省荷花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师进辉表示,谁来为农村老人发声?谁来关注农村人的晚年生活?国家、社会、公民这三者应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这是一个亟待研究解决的重大课题。


有专家预计,到2030年,中国老龄人口接近3亿,空巢老人家庭比例或将达到90%,这也就意味着,届时,将有超过2亿空巢老人,而相当比例分布在农村,农村空巢老人日益成为重点。


将农村养老纳入乡村振兴战略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构建老年人关爱服务体系,健全乡村治理体系,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目前国家的政策正在向农村和养老两个方向倾斜,解决农村养老问题,除了国家和政府的推动,也需要全社会的多元力量参与。要参与,也就涉及到一个方法、途径的问题,采用什么形式、何种机制才能充分地动员社会力量,科学地配置养老资源,使农村养老模式日益成熟完善。


近年来,全国各地农村以及民间组织在农村养老问题上做了大量的实践探索。比如河北的农村互助幸福院模式已经在全国各地普遍推广,还有很多政界、学界人士进行大量的探讨,为农村养老贡献出重要的理论指导和政策支持。


“今年,我国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突出讲到这个农村互助式的养老,也是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里面对这样一种形式正式的认可,农村缺财力、缺人力,这是推出互助养老的基础,为了缓解农村养老的供给不足,村里通过互助的形式为村里面的老人提供养老服务。”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河北省荷花公益基金会理事杜鹏表示,互助养老的形式在城市和农村可能都有,但是在中国一讲到互助养老,它就是一个典型的从农村基层养老发展起来的这样一个乡土的经验,是现阶段政府和村民、社会以村民自治手段治理农村养老问题的重要方式。


据记者了解,这种自治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干部引导自治,这里面有政府的一些资源,典型的形式就是互助幸福院、互助养老合作社、互助照料中心,资金来源来自政府的资金补贴,来自于村集体的公有投入,或者来自社会慈善的募捐。这种形式在场地的建设、资金的来源和运营管理方面是有优势的,但缺点就是造血功能不足,一旦政府或者基金会的支持资金断裂,就会导致它的养老服务发生中断。


第二类是能人带动型的互助养老,这个所谓的能人也可以是一个人,或者是几个人,这种互助养老服务是由村里面的能人发起并组织,它有着广泛的代表性和较强的自治能力,由村两委会拨款以及社会捐助。但是具体的组织和服务过程当中是存在局限性的。


第三类是最具有典型意义的互助,就是大家常说的搭伴养老,其中包括亲友互助、邻里互助、结对子互助,这种互助形式更为灵活,但是它的养老服务有效供给范围负责窄,只能覆盖小部分的群体。


互助的养老是一个方向,不过,吴玉韶表示,农村的养老问题其实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就养老谈养老,就养老谈养老不是一个正确的解决之道,应该从全局和战略的考虑来解决考虑农村养老的问题,系统工程应该放在全局和战略的考虑,而目前,我国最大的全局就是乡村振兴战略,所以把农村养老问题纳入到乡村振兴战略全局来考虑、来谋划。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夏时报(ID:chinatimes),作者:王晓慧。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
点赞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