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原创

创始兄弟“裂痕”下的永辉,正从盒马转学海底捞?

创始兄弟“裂痕”下的永辉,正从盒马转学海底捞?

虎嗅华东报道

作者 | 范向东


今日(12月13日)晚间,永辉发布两份公告,直接坦露了公司缺钱以及创始兄弟关系裂痕:


一则,董事长张轩松将9000万股质押给华能贵诚信托,约占本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约 0.94%,而他本人已累计质押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5.31%;另一则,因张轩松先生和张轩宁两兄弟在公司发展方向、发展战略、组织架构、治理机制等方面存在较大分歧,对永辉云创的定位、发展方向和路径也有不同意见,而“解除一致行动”。


亲兄弟联手创业20年,其实内部分歧已经产生多年,如今不得不公开化。


上两则之前,永辉已密集发布了一系列公告进行架构和业务的调整,大体是发力传统超市业务,将亏损的云创业务(超级物种、永辉生活)以及B2B彩食鲜业务剥离出上市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彩食鲜拿到了高瓴、红杉及永辉自己的9.5亿投资,这块业务一块低调隐藏,如今一块高调融资,并进行供应链赋能开放。


从2C零售到2B供应链“业务逆行”之路上,海底捞旗下供应链公司已经跑通,有趣的是,2015年时,永辉曾参投过海底捞供应链公司。


当初,永辉超级物种曾被视为对标学习新零售网红店的盒马;如今,永辉彩食鲜重装上前,难道永辉要从学习盒马转向海底捞?


“寄养”新物种,止血


当初面对在电商的冲击,传统商超纷纷寻找出路,自营电商是普遍的选择,但大多数结局都如大润发飞牛、步步高云猴一样,亏损然后默默消失。


然后盒马鲜生横空出世,线上线下兼顾的模式让传统商超看到了新的路子,随后纷纷跟进自己的“盒马”。生鲜本就是永辉起家的优势品类,再加上腾讯的青睐,超级物种成为最受瞩目的一个。


超级物种让永辉受益良多,推出之后,其股价持续上涨,在去年年底腾讯加持之后,永辉的股价逐渐走向历史高峰。


但随着市场恢复理性,宏观环境遇冷,投资人发现超级物种并不能给永辉带来实质性的财务收益,反而越亏越多。今年前三季度,永辉云创亏损6.17亿元,累积总亏损10亿元。超级物种什么时候盈利很难说,大规模扩张更不现实。今年前三季度,永辉每发财报,股价都要下跌一截。


超级物种这类新零售业态似乎已经不再“性感”。今年还有半个月就要结束,超级物种100家开店计划并没有完成,事实上,不只是永辉,京东、苏宁、天虹等所有新零售项目都没有完成


又要说到领头羊盒马。今年9月盒马公布了其部分经营数据,7家运营1.5年以上的盒马鲜生成熟门店,单店日均销售额超过80万元,单店坪效(4000平)超过5万元,看起来非常震撼,在盈利方面,除了一些报道说盒马第一批门店实现盈利之外,并没有具体的指标


但在3年开出100家门店之后,还有多少人有足够的消费能力成为盒马的会员,接受盒马“国际最高标准”生活方式,支撑盒马继续扩大规模?根据盒马设计的规模化数据模型,当盒马门店到达1000家时,盒马会进入到又一个业务发展周期。问题是这需要多久?


超市行业的核心商业要素是规模、产品和效率,新零售门店要提升单店经营效率,但高额投入,持续亏损,更重要的是,中产消费市场规模或许被高估。


如果市场规模受限,那盒马就是长期看不到盈利希望。而盒马本就是阿里用资源砸出来的样板,要的是示范效应,靠家大业大的阿里输血。


在当下的经济环境,规模天花板或许来得更快。据零售老板内参报道,在100家门店之后,盒马开始投入集物流中心、加工中心(包含海鲜暂养)、中央厨房一体化的供应链中心,2019年盒马的开店节奏要缓一缓,践行大中台(供应链)和小前台(门店),回归零售本质。


盒马尚且如此,那其他玩家真没必要跟下去死磕。


通过股权转让,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张轩宁,永辉云创及其控股子公司将不再纳入永辉超市并表范围。


永辉超市董秘张经仪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之所以要剥离云创业务,是因为该部分业务的持续亏损严重影响到了永辉超市整体业绩,与此前公司董事会的设想不同,也不符合上市公司整体股东的利益。在宏观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永辉超市要聚焦主业,方便将该做大的业务做大,把该清理掉的业务清理掉。”


既是为了融资,永辉需要稳定盈利能力和股价。通过张氏兄弟二人互相转让股权,亏损的云创被剥离出上市公司的报表合并范围。据永辉测算,此次股权转让后,公司在合并报表层面能够确认2.84亿元的投资收益。


相比超级物种这类精品超市,平价超市有更宽阔的消费土壤,何况在当下的经济形势,大众基础消费和城镇、农村消费升级更具确定性。永辉主业云超一直发展比较稳定,是永辉超市最主要的利润来源,生鲜方面竞争力额此前在电商冲击之下也保持比较稳定的发展。


除了超级物种,云创另一块永辉生活是社区便利店业态,赛道热度高,而且好物业有限,约到后期越难发展,以及董事长增加股票质押融资,可见这块烧钱的业务估计也要告一段落。


彩食鲜,复制另一个“海底捞”?


永辉选择聚焦主业的同时,也把当下火热也早有涉足的B2B业务拆出来融资。


分拆出来的永辉彩食鲜,包含彩食鲜业务和企业购业务两块业务,永辉持股35%;高瓴持股30%;红杉持股15%;游达(云商彩食鲜联合创始人)持股20%。


彩食鲜是永辉的生鲜中央工厂,也曾是永辉的一个自有品牌,最早为永辉旗下各业态门店供应生鲜产品,在满足旗下门店需求之后,输出其生鲜供应链能力,逐渐发展为生鲜食材供应商及平台服务商,提供B2B和企业购等服务。


中央工厂模式可参考7-11便利店,零售渠道企业以生鲜、熟食为切入口不断向食品上游供应链延伸,发展成为“生产基地+中央厨房+连锁零售网点”的模式,进行规模化采购生产,把控品质,降低成本从而提升毛利。目前零售企业中以超市和便利店业态涉及中央厨房项目较为普遍,除永辉外,家家悦、中百也都早有布局,并更进一步涉足团餐生意。


而永辉的B2B业务,主要主要服务对象是学校,政府,军队,监狱等企事业食堂,这里可对照永辉曾投资过的蜀海供应链。蜀海供应链是是基于海底捞自身标准化的中央厨房系统,针对上游供应商集中采购,降低采购成本,将食材按照统一的标准加工,通过冷链物流配送门店。


通过海底捞门店需求跑通之后,蜀海供应链开始向其他餐饮企业开放供应食材,向其他企业的第三厨房发展。平台化之后有的第三方产品入驻,除了商品资源之外,蜀海切入食材定制研发、冷链物流、供应链金融等衍生服务获得利润。


为什么永辉未来会更看重彩食鲜?虎嗅·高街高参认为有以下几点:


  • 1.盈利。彩食鲜中央工厂可降低永辉采购成本从而提升毛利,开放B2B平台业务也能带来新的营收

  • 2.业务协同。永辉要回归主业,云超的规模越大,上游议价能力越强,彩食鲜效率也会变高,正向推动2B业务,产生更大的规模效应,反之亦如此,二者是有协同效应的。

  • 3.供应链是比门店业态更本源的竞争力,投入风险更低。

  • 4.B2B赛道火热。 


早在今年3月,永辉投资的红旗连锁就发布公告,拟与彩食鲜在2018年全年签署《商品经销合同》。在2017年年报中,永辉就计划“彩食鲜 2018 年计划新增拓展工厂 4~6 家(河南、河北、贵州、陕西、杭州、广东)。对照一下现有的6家,彩食鲜的开店目标一个都没有达到。看来地主家里的“余粮”都给了云创业务。


食品供应链不止是食材采购加工,还需要完备的冷链物流,是实打实的重资产生意。而现在单独拿出来融资,正赶上B2B概念重热的节奏。单独生鲜供应不会带来太多利润,但做B端客户有稳定的需求,或者说更强的计划性和确定性,符合当下“过冬”的需要。


商超B2B“暗战”汹涌


无独有偶,步步高正尝试将以鲜食演义为前台的“超市+餐饮”模块和以中央厨房为后台的生鲜模块组合起来,借助向社会开放来消化中央厨房过剩的产能,并且通过食材配送、鲜食加工、盒饭生产、菜品输出来实现盈利。不过这样,鲜食演义就会逐渐变成研发中心的角色。


如今,宏观环境不景气,人口红利渐失,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减缓,社零额增速创新低,C端消费领域增速都下滑的厉害,今年巨头已经开始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调整,消费企业向B端寻找业务增量。


B商超涉足B2B比较普遍,在满足C端消费者需求之后,服务B端消费者寻找业务增量。此前有阿里零售通、京东新通路、和大润发e路发这类标品B2B,如今,越来越多依托高频生鲜、餐饮市场的食品B2B出现,如美菜、链农等,不仅如此,美团旗下有快驴进货,饿了么也有饿了么有菜。


往远处看,海底捞、美团,以及美菜、链农、宋小菜等食品供应链企业,都在讲食品供应链巨头Sysco的故事。中国餐饮市场更加复杂,但规模非常大,中国烹饪协会表示2017年我国餐饮规模达到3.9万亿人民币。


像永辉这样的渠道零售商,要么用需求端的力量拉动赚供给端的钱,要么用自身优势资源赚同类或上下游B端客户的钱。而今年大火的社交电商或社区团购,其实也没有走出这一逻辑,例如唯品会的云品仓,每日优鲜的每日一淘。


由此观之,商超2B暗战涌动,下一个回合正在拉开。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高街高参(ID:gjgc168)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37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1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