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在这家自媒体人开的便利店,读懂中国消费晴雨表

在这家自媒体人开的便利店,读懂中国消费晴雨表

“真不是因为京东去年年初在全国做便利店加盟,我作为媒体有后门走,顺便开了两个超市。我是真想开超市,赶上推广,就加盟了。授权费一分没少交,也压根没什么资源倾斜。他们纯公事公办,要我说还挺抠的。”李燕说。


李燕是四川人,2013年趁着自媒体的风口,做了科技自媒体“天方燕谈”,不算最头部,但航空公司金卡,出入国内外的五星酒店这些自媒体标配待遇是落不下的,日子很滋润。


当然,媒体人转型的也多,有的把资源无缝对接,转型做了PR;有的和大佬混得好,拉到投资自己创业——大致都维持了一个至少表面上很光鲜的职业轨迹。而李燕在2018年的2月28日和8月28日,先后在成都开了两家社区便利店。


“这是个苦活儿。”李燕说。做自媒体,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管两家便利店,“把工资发好,就挺难的。”以前,少不了参加企业的答谢晚宴,现在,要自己下厨给团队的兄弟们做三菜一汤。



“但这很有趣。”李燕又说。他觉得能给兄弟们提供一些就业岗位,这让自己很充实;更酷的是,在便利店里,能看到好多过去采访看不到的东西。他在朋友圈感叹:“中国社会消费的洞察窗口,就是大街小巷的便利店。


小店与经济寒冬


“开店之后,经常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要去做便利店啊?大家都觉得太辛苦、犯不上,但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做这种‘苦’事了”李燕说。


李燕以前在四川乐山的老家开了一个农场,包了大约有 200亩地,种了些茉莉花和猕猴桃去卖。猕猴桃的三分之一产量,李燕在朋友圈就“消化掉了”,后来还他和朋友做餐饮,开了家牛肉汤锅。


做实业比写字苦多了。李燕每个月都会回去巡店,亲自值班,卖货。但这对他来说又很有意思。“往大了说,实体经济最大的好处就是它不会一夜之间变成泡沫,它在经济寒冬的时候还是能抗过去。我们有些同行去年融到一大笔钱,做区块链媒体,开始挺风光的,不到一年就开始裁员。”李燕说。


李燕认为,苦的生意如果真的能做好,它一定是能比高毛利或虚拟经济带来更多收获的。“比如我身边的一些亲朋好友是不具备高门槛工作能力的,想要照顾他们,与其直接给予生活补助,不如为他们找一些门槛相对低一点的工作,那便利店就挺适合的。”他说。


“我两家店员工的工资,可以说是开到了全成都便利店工资最高的。别家的工资是16/小时,我的店晚班给到20/小时,中班16/小时,早班18/小时。在成都,一个中专中职文化的人,在我这里平均一个月拿大约4000块左右的工资,应该也觉得不错。”李燕说。



对家乡的情怀,让李燕选择在成都开店,但这里同样充满着挑战。“现在便利店都要具备餐饮功能,挑战还蛮大的,因为成都好吃的小馆子太多,便利店的餐饮做得再好,也不如小馆子吃得好,那我们怎么办呢,增加早餐和晚上多数饭馆关门后那段时间的供给,你看,这一点就和北京不一样,北京711们的餐饮,在正餐时间段卖的最好。”李燕说。


当然,北京的便利店也会赢来巨大的发展,去年十月的最新政策里,北京计划在三年内让便利店的数量达到6000家。同时北京还有好多利好的政策,比如便利店可以售卖一些OTC类的药品;如果一家公司能在北京开10家以上的便利店,就给予补贴,算下来可以减轻运营成本的 20%-30%。所以,邻家一夜间倒闭了,但马上就被便利蜂接手,而便利蜂在2019年还会继续推进。


新零售未必靠谱 老办法依旧管用


李燕虽然在自媒体的时候也写过一些大数据的文章,但是到了自己开店的时候,还是遵循一些基本的老办法,比如最核心的找地段。“要测车流、人流量,看周围辐射几个小区,是不是在小区出入口的旁边等等。如果旁边没有其他便利店的竞争,经营上就会好一点。”李燕说。


但在进货上,与电商的合作给李燕的便利店带来了新的元素。除了加盟方式简单的优点外,李燕还可以从电商进货,供货速度也很快。不足的地方是,电商容易受购物活动的影响。“以前,下一个单,当晚下,第二天中午,最晚下午就送货上门了,但现在需要2-3天,有一次足足等了三天。我猜测可能确实‘双十一’导致分发能力出了问题。必须保障C端,所以B端就拖了一下。”


幸运的是,线下供货也在不断进步。“现在厂家直送的物流非常快,只要找到供应商,打一个电话立马就送过来。”李燕说,“传统厂家也都在变革,过去都是发送给各个街道的经销商。现在利润没那么高了,就把经销商数量减少,在城市里建立一个集中的仓库,谁要货就发出去,效率还很高。”


至于根据大数据智能补货,李燕觉得短期内不太现实。他还是用“土”办法。“比如日用百货的标配商品就那些,别的店有的我们也要有,还有一些新品,比如711新进了一种瓶盖饮料, 我们就要跟进,找货;再者,就是因地制宜,增加一些高毛利的商品,专门加一个货架,放四川特产,一些出差旅游要走的,都会带一些特产回去。我们开辟的这个专区现在做得还蛮好的。”李燕说。


两个挑战:外卖和拼购


以前,便利店最重要的元素有两个:供应链、现场管理,现在便利店还要加上线上的营销推广。“说白了,就是要做外卖,至少能把店面的空间延伸到周边的三五公里,我们刚好做了一年,目前可以占到一天总销售额的15-20%,再者从品牌和知名度的考虑,尤其是新店,还是必须要上的。”李燕说。


“但同时我们也很纠结,因为外卖平台要有提成,我们可能要拿出15-20个点给到外卖平台和小哥。一般来说所有人的做法都是提高外卖的价格,比如说一瓶农夫山泉的水,线下卖2块钱,可能线上卖2.2块钱,但实际上这个涨的钱我们也拿不到。”


便利店最近又遭遇了一个新的挑战:社区团购。居民在社区发展团长,通过社群拼购货物,团长不用压货,直接由供应链配送。


“其中一些做拼购的创业者们有个说法,就是要‘干掉便利店’,我觉得这是忽略了鸡和蛋的逻辑关系,因为是先有便利店,才有拼购存在的基础。不然我们看,不论苏宁这种传统零售商,还是京东这种电商,为什么都要做便利店呢?”李燕说。


“第一点,每一个店SKU (库存量单位)都可能达到一千个。别看店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所以,每一个便利店不管店多大,都是一个天然的前置仓,而且还是个能自我造血的前置仓。当这个小区里的人需要某商品的时候,零售平台就可以做到直接通过便利店配货,而拼购的形式是消费者自取,对零售平台而言,把最后一百米的物流配送问题也解决了。”


“第二点,便利店是给拼购的基础。为什么人们不相信很多社区拼购?甚至觉得有传销嫌疑,就是因为没有实体,看不到实体就谈不上信任。”李燕说。


消费降级


做便利店这一年,最有趣的体验就是发现便利店就是小区或者商圈消费的一个晴雨表。


“比如我们会发现原来来买2个卤鸡蛋的人,现在只买一个了;以前居民来买20块钱一袋的纸巾,现在改买18块钱一袋了,最近,方便面的销量明显提升,但火腿肠的销量没有相应提升,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消费降级吧;最近要过年了,我们店内就多了很多高额度的消费,好烟好酒的销售量就多了许多。”



“关于消费降级,再说个有趣的事儿,我们便利店附近有家健身房,健身房的教练时常来买吃的,顺便给店员推销健身卡,最近,不但他们自己在吃的方面‘降级’了,推销的健身卡也从开始自信满满的年卡,季度卡,变成月卡,甚至次卡了,可见近来生意是不好做,当然,可能也有冬天人们懒得出门的原因。”李燕说。


“其实,自己做了实业后,真的发现,消费降级不怕,经济不景气不怕,怕的是年轻人太佛系了,没有上进心。我们这一代人来工作,领导说你好好干,给升职,当个领班或者店长什么的,大家都会干劲儿满满。”李燕感叹道,“但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呢,真的不是这么想,可能就是欠了花呗的钱,出来工作一段时间,把钱攒够了,感觉够花了,哪天一个不开心,可能就直接跑了,你和他谈职业规划,谈发展,他不在意,最后发现我们的思维和他们的思维不在一个轨道上,这才是我挺发愁的地方。”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商业街探案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0543.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