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艺人耳垂上的马赛克
2019-01-19 17:12

男艺人耳垂上的马赛克

来源 | 枪稿(微信ID:QiangGaooooo)

作者 | 杨时旸


老司机们都众所周知,按照日本的法律规定,一些成人题材作品,如果由本土公司出品,那么下身的重点部位必须打码,为了绕开这个管控,一些公司转到海外注册,出口转内销,就彻底无须打码,由此,产生了“步兵片”和“骑兵片”的分野。


而万万没想到,我们三生有幸在自己的电视和视频网站上也看到了打码的“骑兵片”,但与众不同的是,这打码的位置是耳垂——男艺人的耳垂,而女艺人的耳垂目前尚可外露。


几周前,我偶然在一档没记住名字的综艺节目中看见了几位男艺人耳垂上晃动着一团白花花的焦糊,而这几天,越来越多的节目被网友翻出来,其中很多男艺人的耳垂上,都被补上了马赛克,比如爱奇艺的一档《小姐姐的花店》就被广为截图。


耳朵上糊的一团很扎眼


公共平台上的节目,和性有关的敏感部位打码可以理解,血腥图片打码可以理解,脏话哔掉可以理解,但是男艺人的耳垂到底属于性敏感部位还是血腥,就很难理解了。


当然了,每个人认为的性感部位不一样,除了常说的三点之外,有人认为脚踝性感,有人认为胳膊肘性感,所以,难道是有人觉得男艺人的耳垂会让人们普遍产生性联想,而搅扰了道德良俗?怀揣着巨大的疑惑,查了一下,发现浆糊般浓稠的马赛克遮挡的不是耳垂,而是耳钉和耳环。


这件事完美定义了什么叫做欲盖弥彰。原来根本没人在意和讨论的小小细节,经由马赛克这么一遮,突然就成为了讨论的话题,各个社交网站都出现了这些画风清奇,码位奇特的截图,男艺人一张白嫩精致的脸孔在镜头上呈现特写,一侧耳垂却莫名遁入虚空,颇有科幻感。


图片来自网络


有网友开始爆料称,这是上峰的新规,继文身不许外露,整治娘炮之后的又一款重拳,要求男性艺人禁止佩戴耳钉,已拍摄节目如果有艺人已经佩戴耳钉,要厚码遮盖,且网台一致,没有差异化对待。这一切并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回应,我们绝不能言之凿凿地将锅扣上去。


但是按照常识和逻辑推演,这种奇怪的处理方式显然不是节目制作单位和播出平台的意愿,因为从他们的角度出发,没有任何道理为这些无效的内容增加成本,破坏合作艺人的整体形象设计,更何况还会徒增笑料、引来嘲讽,所以,最大的概率就是源于执行某种政策、命令或者是无奈的、前置的、表态式的求生欲使然。


亚洲杯穿长袖遮挡纹身的张琳芃


对于身体发肤的管理,近年来日渐窄紧,有时让人觉得有恍若隔世的穿越之感,当然,这穿越不是驶向未来,而是回到过去。此前关于文身艺人的禁令开始从电视节目波及到摇滚乐现场演出,然后过渡到不争气的国足,几天前,国足在亚洲杯的比赛中,有文身的球员都穿上了长袖紧身衣。


而央视购买的一档国外荒野探险类的纪录片中,那位走遍世界探查猛兽的外国男人的两只花臂也被打上了敷衍的马赛克,如今,男艺人的耳钉也似乎开始被视作异端,想一想,除了轻声慨叹,都不想再说什么,因为一切过于荒诞。


来自中东乐队的装扮即将被我们借鉴


曾经有网友把某些中东国家转播奥运会的画面搬运过来供大家嘲讽,涉及女子运动员的场景,无论跑步、游泳还是沙滩排球,所有裸露的身体部位都被打上了黑色的马赛克,很多时候,场面变成了一团团黑雾在彼此竞逐。


当时,人们肆无忌惮的嘲笑,在心里感念自己没有出生在那里,不需要为了展露身体的权利付出血肉代价,也不需要从电视上看到那么荒谬的转播,但如今呢?那些用遮瑕膏掩盖的文身,用马赛克遮挡的耳钉,和那些被虚拟黑袍覆盖的大腿到底有什么区别?


当我们还在嘲笑别人的封闭时,我们自己又在经历什么


很多时候,当这样的情形出现,人们就开始陷于一种浅薄的争论,关于文身和男人戴耳钉到底是美是丑,但这些问题的本质根本不关乎审美,而关乎权利,我们到底有没有权利决定如何装点自己的身体?我们是否对自己的身体拥有全权?我们又是否有展露自己身体的权利?谁能剥夺这些权利?


为什么权力系统始终对管控身体发肤如此孜孜不倦?那不过是因为一切权利的基础都始于对肉身权利的觉醒。个性化的装扮本身是一种自我启蒙,而展露个性化则是对旁人的启蒙。所以,牢牢掌控甚至剥夺个人对自己身体的操控权,则是从根源上进行管理的技法。


一个消息,未必真实,但是你懂的


自读书上学开始,权力系统就用男子寸头、女性齐耳短发以及校服和禁绝一切饰物对每个人进行最初的规训,继而配合广播体操,用一种大喇叭之下的口号和训词达成整齐划一的操练。这成为了一切身体发肤管理学的雏形。


伴随着社会的开放和松弛,人们开始抢夺回对自己身体的操控权,而每一次抢夺都要付出代价,都会产生争议,烫头、化妆、打孔、纹眉、文身、染发……这一切基本权益在发生的过程中都曾被剧烈的污名化。


我们的身体发肤似乎从一开始就处在公权的掌控之中


对于身体的装点,往往是从女性率先开始的,之后,男性也陆续参与进来,展开了装扮自己的合法性建构。数十年前,伴随着计划经济和集体主义,我们的文化与审美也被要求和塑造成一种清教徒的模式——收束,内敛,严肃,清洁——这是正当的。


而无论文身还是配饰,都是欲望的旗帜,那些旗帜昭彰,唤起私欲、肉欲和个人主义的觉醒,而这本身就是对清教徒文化的宣战和对抗。所以,无论是遮挡文身,还是屏蔽耳钉,都是对清规戒律被破除后的极度焦虑。


从根本意义上讲,马赛克和遮瑕膏所掩埋的不是具体的饰物而是广泛意义上的个体尊严。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传媒中展露自己希望展现的形象?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屈辱的被一些马赛克遮挡?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男性是否可以留长发?女性是否可以剪短发?女性是否不许穿裤子,必须穿裙子?


为什么耳钉是异端,而戒指、项链、胸针和袖扣可以被接受?是否有一天在手指和脖子上也要打上马赛克?这一切由谁,根据什么进行定夺?在本质上,这是公权与私域的关系问题,公权如果能无限度侵入私域,后果难以想象。


杭州某音乐节因为文身禁露的规定,全员cos,图片来自网络


在我小的时候,人们对于染黄发的人们多么义正辞严地抨击啊,现在,还有人觉得染发的人们是“坏人”吗? 还有人觉得化妆的女人不正经吗?那些曾经对此捶胸顿足的正人君子们,如今你们在哪里啊?你们可曾对自己发出的辱骂与激越言辞有过一点点悔意和反思呢?


我们太习惯于把个性与装扮与进行道德化解读,然后再以卫道之名摧毁个体自由。这循环往复让人无力又绝望。外部世界奔涌向前,势不可挡,可有人总觉得他们可以螳臂当车力挽狂澜。


我们希望能在大众传媒上看见真实的世界,看到多元的世界,看见一个个自由的、放松的人,看见他们不被外力篡改的形象,我愿意永远能看见英超德甲NBA的球员胳膊上涂满的文身,我愿意看见中国的球员明星以及任何一个普通人可以按照自由意愿戴上或者摘除耳钉,按照自由意愿把花纹文满全身或者始终保持原初的皮肤。


我们但愿这次遮挡耳垂的马赛克都是虚惊一场,但愿在此之后,马赛克只会出现在那些特殊的影片里,而不是像癌细胞般扩散直到占据所有屏幕。


作者简介:普通影迷,媒体编辑,纯粹写字,不混圈子 ,某种程度上相信娱乐新闻里潜藏着人们的潜意识以及一个时代的病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4
点赞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