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镜头下,有对日本社会持续40年的“定点观测”
2019-01-25 12:41

他的镜头下,有对日本社会持续40年的“定点观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知日(ID: zhi_japan),采编:白云,视觉:mu xing。文章原标题为:《他的镜头下,有对日本社会持续40年的「定点观测」》。



广川泰士,活跃于商业摄影一线的他,横跨杂志、时装、广告众多领域,同时又在东京工艺大学教授摄影学。


不过,今天我们既不谈他的职业生涯,也不涉及他的教学经历,而是聚焦于他的毕生事业——拍摄表现人与自然关系的风景照。


1974 年开始摄影活动的广川泰士,其首部写真集《sonomama sonomama》发表于1987 年,这是一个充满趣味性、略带实验色彩的企划。


他和造型师Hata Kimie(对于著名摄影师植田正治晚年拍摄时装照而言不可或缺的一位女性造型师)合作,从三宅一生、川久保玲等日本大牌设计师那里借来时装秀时才使用的服装,让在山海间劳作与生活的普通人穿上它们并为其拍摄肖像照。



也许是归功于长时间与大自然朝夕相处而培养的不扭捏造作、光明又磊落的性格,这些突然被请求穿上夸张时装的百姓表现得落落大方,原本应在时装照中唱主角的服装也瞬间黯然失色,变成了模特的陪衬。


而使广川名声大噪同时颇受争议的作品应该是他于1994年发表的、拍摄当时日本全国53所核电站的《Still Crazy》


彼时日本正全力宣传核能发电的种种益处,广川受杂志《朝日相机》(アサヒカメラ)之托,开始前往核电站数量最多的福井县若狭湾进行拍摄。因需要海水的冷却,这些核电站多位于海边的茂林间,为了使工程车辆进入,往往都要铺设巨大的道路或是建设隧道。



在拍摄过程中,广川接触到了众多在核电站工作的人,大家异口同声地表示“核电站是安全的、安全的”,这反而让广川开始质疑这些花费大量物力财力而制造的庞然大物真正的安全性。


而2011 年发生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又恰恰证明了他的质疑。


写真集中有一张照片令人尤为印象深刻:近处是一派风光明媚的海滨景象,而远处的核电站悄然伫立,好似一只异世界的怪物, 但是在海边和爱人、家人享受美好时光的人们却对此浑然不知。


无机质的黑白影像整体充满了违和感,宛如死寂的可怕气息飘荡其间。


此部写真集的题目取自美国音乐家保罗· 西蒙(Pual Simon)的情歌《still crazy after all these years》,歌曲既有“仍在做着愚蠢的事”这种含义,同时也表达了“仍对你忘乎所以”的痴心。


仔细想来,用来概括人们对核能的情感似乎很是贴切。


在写真集《Oiled Coast》中自然与人类的关联性表现得更为透彻。这部作品是1997年俄罗斯“纳霍德卡号”油轮在日本海发生重油泄漏事件的追踪记录。广川花费长达8年的时间拍摄被重油污染的日本海岸。受到海浪的冲刷与清洗以及海洋微生物的帮助,原本被重油覆盖的海岸焕然一新,自然在展现它无与伦比的治愈能力。


但是随后随洋流漂流而至的垃圾再次侵袭了这刚刚被净化的美丽海岸,不禁令人唏嘘。





大自然的伟大其实无须赘言, 但想要证明它多少有些无从下手。


广川泰士决定利用“时间”这一主题将这种能量具象化。


广川历经十余年前往世界各地的沙漠,使用双重曝光的手段拍摄白昼的岩石与夜晚的繁星。


花费数十亿年形成的岩石,经过十亿光年而到达地球的星光,重叠在同一张底片上所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可想而知。


除了记录自然界的漫长时间,如何利用自然景象来表现流逝的时间,广川同样不在话下。他将镜头对准潮汐反射的波光、微风拂过的树林,而时间就流逝在这光里、这风中。



2015 年广川泰士的集大成之作《BABEL Ordinary landscapes》发表。写真集中选取了作为社会动脉而不断修建的道路与桥梁等基础设施、因老朽而面临淘汰从而遭到毁坏的建筑物、因地震等自然灾害被破坏的住宅……




通过这些看似习以为常实则引人深思的社会日常风景,来展现重复着创造与破坏的人类营生行为和自然间的关系。


广川泰士以照片为入口,展现了他眼中人与自然的种种关联性


他向世人展现着自然的无限广袤与无穷能量,又宛如一位哲学家,启发世人思索人类各种营生行为的存在意义与可能带来的后果。


这其中有一点可以确定,广川泰士的镜头从未带过任何滤镜,他力求以最客观的视角还原他的眼前所见,其中的内涵则留给观者自行思考,去捕捉那飘荡在时间长河中的答案。


interview 广川泰士


“用照片来表现‘时间’真的是非常美妙的手段。”



广川泰士


1950 年出生于日本神奈川县。


1974 年开始从事摄影师工作,活跃在平面广告、电视广告的同时,在巴黎、纽约、米兰等地举办过多次个展,获得过日本写真协会奖、讲谈社出版文化奖、文部科学大臣奖等多个奖项。


2011 年至2015 年 任东京工艺大学艺术学部摄影学科教授,


2015 年开始任研究生院教授。


知日:你为何会选择「摄影师」这项职业?


广川:我最初使用八毫米胶片摄像机拍摄动画。1970 年前后被称作映像作家的人们制作并发表了大量实验电影。


我开始拍摄动画就是受此影响。而当我在编辑动画时,我被胶片上单个画面的魅力所倾倒,迸发了拍摄照片的冲动。


最初摄影于我来说是完全未知的世界,从拍摄到暗室作业,开始后便深深沉溺于其中直到现在。和摄影仿佛是命运般的相遇。




知日:你最初的写真集《sonomama sonomama》,让在乡下生活的朴素百姓身着充满设计感的时装,随后对他们进行拍摄,由此产生的化学反应着实有趣。想请问这个企划的灵感来自何处?


广川:这个作品拍摄于1982 年至1985年间。当时时装在日本风靡一时,众多著名的时装设计师和时装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当然不只日本,在巴黎、纽约等地的众多设计师也异常活跃。


当时我拍摄的时装模特百分之百都是身材修长并且比例匀称的欧美人,衣服穿在他们身上自然被衬得万分出挑。但对于普通的日本人而言,这些时装则离他们的日常生活相距甚远。


于是我不禁产生疑问:如果让那些从事和时装正相反工作的人,也就是那些对时装品牌全然不知、在田间劳作的农民或是在海边捕捞的渔夫,让这些与自然朝夕相处的人穿上设计师的时装会是怎样的一种效果?


在完全没有经过事前场所调查以及拍摄约定的情况下,我们从设计师那里借到了时装秀时才使用的服装,将它们装载到小面包车上开始了田间之旅。遇到充满魅力的人就当场请他们更换服装。作为拍摄对象的人们或是在工作,或是处于轻松自在的状态。将镜头对准与他们相遇时原有的姿态,这种不带修饰、略带实验的拍摄手法,排除了平日工作时模特的极力演出成分。而纵观这项实验的结果,这些个性鲜明的人完全不把华丽的奇装异服当一回事,我最终拍摄出他们堂堂正正、尽情享受这场实验的模样。


知日:对于《Still Crazy》,「安静且令人毛骨悚然」这样的观后感据说有很多。当然这和拍摄对象是核电站有一定关系,但它的拍摄手法又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广川:这部作品确实收获了诸如此类的评价。但其实我并没有抱着此种意图而进行拍摄。最初是在1991 年,我仅仅是想拍摄作为当时「现代日本风景」一般存在、遍布全国的核电站。当时逐一建造的核电站据说只有40 年左右的寿命,在我完成拍摄后的半个世纪至一个世纪间,希望有人能在同一场所以同一角度进行拍摄。而我认为自己只是完成了这项定点观测的前半部分。这部作品集的每一张照片都附上了拍摄日期。恰恰也是为此,等这部定点观测作品完成后,想必后世的人们会通过它了解我们人类选择的结果。



知日: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Still Crazy》这部作品重新受到世人的关注。很想听听您对这场事故最真实的想法。


广川:我从很早之前就对持续产生的核废物感到忧虑。人类对于这些拥有超长半衰期的有害物质无能为力,只能作为负遗产留给后世子孙。


在福岛事故中这些本该非常牢固可靠的设施,瞬间变得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着实令我受到很大打击。同时从目前事故后的状况来看,我深切感受到人类对于核的无能为力。


知日:为了完成《TIMESCAPES》,你花费了多长的时间?在沙漠进行岩石和星星的双重曝光是一项很艰苦的工作吧?


广川:从1989 年至2001 年我花费了12年进行拍摄。途中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与摸索尝试,确定摄影方法是从1991 年开始,而特别制作8 × 10 的相机、进行3次更改最终确立体系则是在1995 年。


摄影工作的确艰辛。进入没有任何住宿设施和人工之物的场所,平均一次的停留是两周左右,这种停留甚至可以称为野外求生。




知日 很好奇无数个昼夜置身于寂静广袤的沙漠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广川:刚开始我几乎都是在深夜也就是一片漆黑的状态下置身沙漠,这对纤弱的文明人来讲是一种很恐怖的体验。然而在渐渐适应后,我开始享受这种寂静,甚至感到和自然、宇宙融为一体。每次完成拍摄后都会元气满满地回来。




知日:《BABEL Ordinary landscapes》堪称你的集大成之作,长期关注自然之伟大与人类营生行为的你,如何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呢?


广川:从很久以前人类开始干预自然、接受自然的种种恩惠,同时其成果又遭受各种自然现象的破坏,我认为这堪称人与自然的相互斗争。当然,我们也创造了像里山(深山的对称,指山岳地带靠近村庄的部分)那样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风景。自大爆炸以来,宇宙已存在138 亿年之久,而原始地球诞生则是在46亿年前,想比之下,猿人、直立人的出现是在50 万年前。


和宇宙、大自然的强大相比,人类是如此渺小、纤弱。人类应该向过去学习、向自然学习,开动智慧努力与自然共生,我认为这是从现在开始应该思考并行动的。这也是为了使人类不自寻死路,继续存活。



知日:写真集的题目中,包含“time”这一单词的有很多。你对“时间”这一主题很有兴趣吗?


广川:于我来说,“时间”是永恒的主题。说到“时间”,它有很多不同的计算方法,同时对于生物来讲,即使同样是人类,根据人和条件的不同,感受“时间”的方法也有很多不同。特别是拍摄《TIMESCAPES》时,我前往沙漠感受到了不同于我们人类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时间”。比如一天24 小时、一年长久以来,我将只能用照片才能表现的“时间”具体化。当然,其实无须刻意,照片与时间之间本身就有着割不断的联系,但用照片来表现365 天、人的一生100 岁,我们日常感受到的通常都是这种概念的时间。然而看着眼前岿然不动的岩石,其实以某种时间间隔来计算它是移动的,海拔五千米以上的安第斯山脉最初位于海底,挖掘岩盐甚至可以看到贝壳的化石。如此想来,地球上的众多景色都是“时间”的创造物。


长久以来,我将只能用照片才能表现的“时间”具体化。当然,其实无须刻意,照片与时间之间本身就有着割不断的联系,但用照片来表现“时间” 真的是非常美妙的手段。



《知日·向日本人学礼仪》特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知日(ID: zhi_japan),采编:白云,视觉:mu xing。文章原标题为:《他的镜头下,有对日本社会持续40年的「定点观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