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担保愈演愈烈,上市公司频陷担保黑洞
2019-01-28 21:08

疯狂担保愈演愈烈,上市公司频陷担保黑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张斌。


近期,因资金周转需求增加,上市公司频频发布对旗下子公司担保公告,如华谊兄弟 (300027.SZ)、泰达股份(000652.SZ)、萃华珠宝(002731.SZ)、神州数码、维信诺(002387.SZ)等诸多上市公司就相继发布了对旗下子公司进行对外担保的公告。其中,高额担保屡见不鲜,而部分上市公司的担保总额已超过净资产。


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沪深A股上市公司担保余额合计高达4.65万亿元,涉及1984家上市公司,平均担保余额为23.45亿元。担保总额为1486.51亿元,担保总额占净资产的比例超过50%的上市公司有296家,超过100%的上市公司有122家。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是为了防范风险设计的担保模式,如今却成为新的风险点,沪深两市诸多上市公司的对外担保正成为悬在其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担保频频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1月1日至1月23日,全部沪深A股中,有约360家上市公司发布了约510份关于对公司或旗下子公司提供担保的公告。


影视行业“寒冬”中,影视公司急需资金来蓄力。华谊兄弟1月23日晚公告称,为公司实际经营的需要,阿里影业拟向公司提供7亿元借款,借款期限为五年。公司拟以持有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70%的股权以及公司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享有的上海云锋新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伙份额收益权提供质押担保;公司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关联自然人王忠军、刘晓梅、王忠磊、王晓蓉拟对上述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9年1月以来,华谊兄弟相继向华宝信托、招商银行、民生银行、中信银行、平安银行和浙商银行等金融机构申请综合授信提供担保。截至1月23日,华谊兄弟及控股子公司的对外担保累计担保总额约为71.43亿元(均为对公司或子公司提供的担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7.69%。


此外,泰达股份于1月23日晚公告称,根据经营发展需要,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天津泰达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泰达能源”)向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行申请授信5000万元,期限12个月,由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公司为泰达能源提供担保的额度为18.50亿元。本次担保前公司为泰达能源提供担保的余额为17.70万元,本次担保后的余额为18.20亿元,泰达能源可用担保额度为3040万元。


泰达股份的对外担保总额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早已超过50%的红线。公司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累计担保总额为99.90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总额的264.08%。


高比例担保的上市公司还有更多。翠华珠宝、神州数码、维信诺日前均发布公告显示,公司的担保总额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超过100%。其中,截至1月23日,翠华珠宝对外担保总额14.20亿元,公司对外担保总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22.31%;截至1月22日,神州数码及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总金额为459.45亿元,其中担保实际占用额为198.22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91.69%;截至1月19日,维信诺及子公司对外担保的总额为103.49亿元,占上市公司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346.14%,其中对子公司担保为36.55亿元。


此外,上市公司对旗下持续亏损的公司提供担保的现象也屡见不鲜。以维信诺为例,公司于1月19日公告称,公司控股孙公司昆山国显光电有限公司(简称“国显光电”)因生产经营的需要,拟向农业银行昆山分行申请总额度不超过1.2亿元的综合授信,授信期限不超过3年。公司拟为上述综合授信业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保证金额不超1.62亿元。不过,国显光电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的亏损额分别达 6.74亿元和5288.08万元。


对于向持续亏损公司提供担保一事,经济观察报记者多次致电了维信诺证券事务部,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担保余额达历史高位


A股上市公司目前的担保余额处于历史高位。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沪深A股上市公司担保余额合计高达4.65万亿元,涉及1984家上市公司,平均担保余额为23.45亿元。


而沪深A股上市公司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担保余额合计分别为1.74万亿元,2.62万亿元、3.33万亿元和4.27万亿元,同比分别增 长 33.85%、50.57%、27.10%和28.23%;涉及的上市公司分别为1262家、1445家、1624家和1866家,同比分别增长 16.85%、14.50%、12.39%和14.90%;平均担保余额分别为13.81亿元、18.14亿元、20.53亿元和22.8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4.80%、31.35%、13.18%和11.40%。


尽管现正处于银行信贷收紧的背景之下,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还是以惊人的速度剧增。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数据显示,沪深A股上市公司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的对外担保发生额合计分别为1430.71亿元、1431.09亿元、2207.28亿元、2495.82亿元和1486.5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 13.20%、0.03%、54.23%、13.07%和-1.23%。


从具体行业来看,房地产、机械设备、交通运输等行业对外担保金额最多。对外担保发生额最多的前十大上市公司中,2018年上半年,房地产行业占了一半,机械设备行业占了三席;2017年和2016年,房地产行业均占了三席,机械设备行业均占了两席;2015年,房地产行业同样占了三席,建筑装饰行业占了两席。


对于上市公司担保总额的持续增长,博瑞达鑫投资总经理汪杰对记者表示“目前上市公司信用融资难度较大,在上市公司普遍存在资金链紧张的大背景下,企业寻求担保融资的需求持续上升。此外,为了不大幅抬高资产负债率,还存在着很多暗保的融资方式。上市公司真实的担保总额绝非实际披露的额度。


从担保总额占净资产的比例来看,近年来,担保总额超过净资产的上市公司不断增加,目前已超过百余家。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担保总额占净资产的比例平均分别为 33.18%、33.42%、31.03%、41.39%和33.65%;超过50%的上市公司分别有328家、239家、237家、274家和296家;超过100%的上市公司分别有80家、88家、98家、117家和122家。


对于企业担保模式的贷款,银监会于2014年下发的《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企业担保圈贷款风险防范和化解工作的通知》(银监办发【2014】214号)警示,严格限制盲目担保和过度担保的行为,防止担保链条过长。对联保贷款方式,企业对外担保的限额原则上不得超过其净资产;除农户担保贷款外,每家企业担保客户不超过5户,并严格控制联保体内单户贷款额度。


高额担保危机频现


原本是为了防范风险设计的担保模式,由于上市公司对外担保总额不断攀升,如今却成为新的风险点。


A股上市公司为大股东提供巨额担保而深受牵连者早已不乏其例。比如浙江女首富周晓光控制的新光集团自2018年9月发生多起债务违约,导致为控股股东新光集团提供担保的新光圆成(现“ST新光”,002147.SZ)陷入困境。


资料显示,新光集团由“饰品女王”周晓光及丈夫虞云新创办于1995年,目前成为涉足地产、银行、保险、基金等行业的大型民营集团,旗下拥有近百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逾400家参股公司,总资产近800亿元。


2018年初,新光圆成为新光集团提供了累计不超过30亿元融资总额的担保,担保方式包括连带责任的保证担保、资产抵押担保等。随着债务违约的爆发,导致新光集团资产被债权人查封冻结,面临多起起诉。新光圆成公告显示,控股股东新光集团到期未兑付的的债券、短期融资券等本息合计约为99.25亿元。


对新光圆成而言,对控股股东提供的30亿元的担保使其深受牵连。新光圆成2019年1月4日公告显示,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因资金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的情形,违约金额合计约20.47亿元。对于此次担保事项的风险,新光圆成在2018年12月1日回复交易所问询函中表示,当前,新光集团融资与偿债压力大,拟通过资产处置解决债务问题,但进展缓慢。若上述公司为新光集团担保债务到期前,其资产处置未能完成,或资产处置后不能足额偿还债务,公司可能存在该债务项下担保抵押资产被债权人处置的风险。


除了对大股东提供高额担保而深受牵连之外,上市公司为旗下子公司提供担保而被坑的现象也屡见不鲜。


以齿轮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宁波东力(002164.SZ)为例。2017年,宁波东力完成对年富供应链100%股权的收购,标的资产作价约22亿元。跨界并购后,公司形成了装备制造业和供应链管理服务两大业务板块。财报显示,年富供应链并表后,2017年为上市公司贡献净利润2.26亿元,使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长了约13倍。


为了支持年富供应链的发展,宁波东力2017年为年富供应链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最高额度不超过39亿元,2018年4月,最高担保额度又被提升为45亿元。截至2018年半年报出具日,宁波东力为年富供应链实际担保余额为14.75亿元。此外,截至2018年9月10日,宁波东力为年富供应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的5家银行中,其中出现逾期情形有4家,逾期金额合计为4.78亿元。


此次担保逾期的原因来自于年富供应链造假一事。2018年下半年,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李文国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批准逮捕,年富供应链财务造假资不抵债,相关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年富供应链破产清算,目前已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截至2018年9月7日,年富供应链实际发生的债务逾期合计为13.18亿元。


宁波东力表示,因银行冻结年富供应链银行账户,其采取账户内冻结资金偿还存量债务行为,会导致实际担保金额发生变化。“年富供应链的具体债务额尚不清楚。公司目前正在对李文国及其旗下的资产进行追偿,具体能追偿多少尚不清楚。如果能全部追偿的话,将会覆盖公司目前所有的对年富供应链提供的担保额。“宁波东力证券事务部相关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由于此次跨界并购的失利,宁波东力对年富供应链商誉全额减值计提17.17亿元。由于高额商誉减值,宁波东力2018年12月28日修正2018年业绩预告,上市公司2018年全年净利润亏损24.5亿元至26.5亿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张斌。头图来自: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
点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