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大疆反腐风波调查

大疆反腐风波调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今晚财讯(ID:jinwancaixun),文字:米娜,编辑:周维,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何林原本以为,与大疆的离职纠纷结束后,他将能顺利开始另一段新工作。


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1月17日,大疆突然流出了一封在公司内部群发的邮件,并且这封邮件很快对外曝光。其部分内容如下:


“近几个月来,公司处理了不少涉嫌严重贪腐的人员......今天,以公开信的方式跟全体同事做一次关于腐败情况的沟通与宣导。


“截止目前,公司处理了涉嫌腐败和渎职行为的员工有45人,其中涉及供应链决策腐败的研发、采购人员最多,共26人,销售、行政、售后、工厂共计19人,名单如下......”


当这封邮件被转到何林面前时,他变得出离愤怒——他在名单中发现了自己的名字。


尽管名单中的名字,有一个字被用“某”字代替,但因为列出了具体部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谁。


自2018年初加入大疆到离职,何林在大疆的采购部干了不到8个月时间。


“当初我离职时,大疆给我安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我开除。可那件事跟我完全没关系。我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只好起诉大疆。”何林对《今晚财讯》表示。


2018年11月,何林正式就劳动纠纷起诉大疆。12月底,是大疆向深圳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的最后期限,何林没有等到大疆的上诉申请。最终,这场官司以何林胜诉告终。大疆将执行法院判决,给予何林相应的赔偿。


“如今我都胜诉了,它又来这么一出恶心人。”何林说。


然而,这只是大疆正在轰轰烈烈展开的反腐运动中的一幕。


另一名刚刚被开除的大疆采购部员工告诉《今晚财讯》,他也正在找律师准备起诉大疆。“我没有干过的事,我不认。”


让人关注的是,名单中甚至还包括一名2018年上半年怀孕期间离职的女员工。据了解,该女员工离职时,公司还给予了她10个月的赔偿。


该名单一出,大疆的离职员工群炸了:“人基本都认识,很多人应该是莫须有的。”“17年初说是招人招多了,19年初说是有人贪污了。”“玩得一手好套路啊。”“我就想了解,可以去告公司么?”……


逼供与指控


2018年12月19日,对李羽泽来说此生难忘。


他像往常一样,9点到大疆打卡上班。上午11点,他突然被反腐小组负责人和助理叫到一个办公室。“谈话”一开始,该负责人就向他宣扬了公司“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然后说:“你直接交代吧。”


李羽泽直接懵了。


这天的审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让李羽泽感到气愤的是:这两人指控他和供应商有利益关系,却没有给出任何证据。但他们的态度和口气完全就跟警察审问犯人一样,甚至对他说:这不是在谈话,你必须交代清楚。


李羽泽再三跟他们强调,他没有做,请他们拿出证据。对方却说,证据不能给他看。甚至,对方对于他一些个人隐私如房、车等情况,都十分了解。


“搞笑!你指控我,调查我,却没有证据。我在材料组的成果有目共睹,我负责的项目可以说帮公司降了50%的成本。”李羽泽说。


今年不到30岁的李羽泽,在大疆工作了约4年。大疆内部有一个说法:待满3年,就是老员工。


李羽泽自2014年起在大疆从事硬件产品研发工作,2018年6月从研发组调到材料组,从事采购。到离职时,他仅在采购组工作了6个月。


与反腐工作组谈话3天后,李羽泽被HR叫到了办公室,大疆反腐工作组的人也在场。HR提出与他解除劳动合同,并向他表示:首先,他属于正常离职,公司会给予N+1赔偿;其次,他的离职与供应商及反腐事件无关。


对于李羽泽而言,由于在大疆工作时间长,他坦诚,自己对大疆有着复杂的感情。原本他也认为,这是一次好聚好散。


但反腐邮件曝光后,李羽泽在名单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时,气得发抖。有一个下家单位正准备给他发offer,但看到了这份反腐通知,对方犹豫了。


1月17日,李明羽在海伦星球的微信公众号上,疑似向大疆的董事长兼创始人汪滔“隔空喊话”,他写道:


“降成本是对的,我也全力参与降成本,但为什么执行下来,就变了味道?抓典型可以,但也得讲求实际证据吧。如果非要这么做,那就是瞎搞。公告贪腐名单上面的人,一半以上都是冤枉的,被扣帽子的。这是为了向你交差么?”


反腐与翻沃土


李羽泽从研发部调任至采购组,原本也是源于反腐。


一名不愿署名的大疆离职员工向《今晚财讯》透露,自2018年年初开始,大疆就开始了降成本运动,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人力成本,二是物料成本。而且,降成本运动逐渐成为全公司高优先级的项目。


但由于采购部门降成本的进度比较慢,让领导不满。于是,到了2018年3月,原来采购部门的人就逐渐被开除。大疆决定,由一帮以前完全没有接触过物料采购的人——即研发部做硬件研发和结构的人来做采购,以降低物料成本。


由于公司觉得之前的物料采购价格太贵,所以要求新的采购组必须把原因查出来。提出的要求包括:必须要给名额出来,不仅采购组,研发组等也要查。


“这个名额,是指贪污的名额。”一位采购部离职员工表示。


尽管新采购组也动用一些渠道去调查,但很显然,调查结果也没有让领导满意。


很快,大疆又成立了一个新的反腐小组来调查。于是,从研发部门调过来的这批新的采购组成员,很快都“被”离职了。


这次的反腐运动,在大疆内部被称为“翻沃土”——把值钱的东西翻出来,把不行的给干掉。


大疆公关部工作人员也承认:降成本,是供应链体系一直以来的工作。


另一位采购部的离职员工告诉《今晚财讯》,大疆的采购部门从今年5月份开始到7月份,离职了近20人,大部分都是公司赔钱走人。


据了解,大疆的采购部门分为两块:一块是生产采购,一方是非生产采购。生产采购就是负责产品的电子零件等采购;非生产采购是采购一些行政方面的设备、办公用品等。


“整个生产采购这边,除了执行的文员之外,从5月份到现在,大概90%都被开除掉了,大概有40多个人。这40多人里面,我不能说全都是清白的,但至少有一半是清白的。”上述采购部离职员工表示。


在他看来,反腐小组也背负着很大的压力。这是因为之前领导给每个项目组去做反腐宣讲时,要求每个项目必须给出(贪污)名额来。


有一位不愿署名的知情人士称,“刚开始都是N+1赔偿,后来可能觉得赔了太多钱,就开始使各种手段去诱导恐吓员工,让员工自己离职。”


于是,雷厉风行的反腐小组在几个月内很快给出了“反腐成果”:一份45人的“涉贪”名单。


这份名单不仅对内发布了,还“不幸”泄露了出去,事情就此闹大。


举报和告密


在大疆的官方网站上,有一个供应商网页,上面贴着投诉采购部门、投诉内审部门的邮箱地址。


据《今晚财讯》了解,大疆非常鼓励供应商举报相关线索给公司,并对提供线索的供应商给予奖励。


“最好供应商能跳出来互相指责。”一位在供应链领域工作十多年的知情人士告诉《今晚财讯》,“两个大疆的供应商之间是互相竞争关系,一家供应商为了争取多的订单,就去举报大疆的采购以获取大疆的奖励,说谁哪天跟我吃过饭。这种事并不少。”


在大疆,采购员是不允许接受供应商的吃饭邀请的。


“每个月为了多挣两三万块钱的毛利,这样互相举报,有意思么?”一位大疆的供应商说。


上述离职员工则透露,大疆在几月前还在推行了全民大PK政策,鼓励每个员工都可以去找自己熟悉的供应商。只要找来的供应商价格比公司的价格便宜,就可以拿到奖励。


大疆推行的是扁平化管理,提倡跨界。这种跨界体现在,身为研发工程师,你有可能会被调去做销售或采购;作为下属,你可以去举报上级。


“我以前所在的组,新来了一个90后,然后突然把组里原来的70后上司给干掉了,这种情况并不罕见。”上述不愿署名的离职员工表示。他认为,鼓励互相举报、互相告密,对企业文化伤害其实很大。里面每一个员工都不会有安全感,同事之间互不信任。看似人人有权,但实际上人人头上都悬着一把刀。


据了解,汪滔此前在信任上曾受过伤害。在2015年5月接受《福布斯》专访时,他表示,当年做得更多的是管理工作,比如抓间谍。


“我们发现有人在偷我们的代码。我们还有一个员工离职前收集了设计图,后来卖给了别人。公司的第二个员工,那个因为没有得到足够股份而离职的员工,卖过山寨我们的飞行控制器。”他说。


因此,在大疆,有着非常严厉的保密措施。位于深圳的大疆总部,有严密的监控系统。几乎每一层楼都有保安和摄像头,如果你没有这一层的权限,就算是本公司的员工也无法进去。每个员工有两部手机,一部是大疆发给员工的工作手机,一部是私人手机。在公司工作的员工,无论电脑、手机还是聊天工具,都是受监控的。


一名大疆离职员工告诉《今晚财讯》,大疆离职,基本都是上午通知,下午走人。如果一名员工被叫进HR办公室并同意签署离职协议,就意味着自他离开HR办公室开始,已彻底与大疆切割。回到自己办公桌时,他会发现:自己的电脑已无法打开,所有密码全部被重置,邮箱、内部聊天工具均无法登陆,工牌被收缴,工作手机被收回公司。离开办公室,他再也无法进门了。


“那一瞬间,真的感觉特别残酷。”


多灾多难的采购部


大疆的反腐运动,已不是第一次开展。这一次的反腐,覆盖了全公司各部门,采购、销售、行政、售后、工厂等都有人被查,但采购部门成了众矢之的。


这也不是采购部门第一次全体被开除。2015年接受《福布斯》的采访中,汪滔就曾透露:“几乎所有采购部门的员工都在去年(2014年)被开除了,这是一个10人以上规模的部门。”


汪滔认为,供应链中最严重的问题是回扣。“每个月我们的采购量高达数千万元人民币,所以就算采购人员只拿1%的回扣,仍然是很大的一个数目。我们现在在采购部门引入了竞争机制。”


但采购部的一位离职员工告诉《今晚财讯》,大疆的采购部门地位并不高,在此之前,采购还是主要围绕日常订单转。研发部门需要哪些产品,采购部门进行配合。


“懂行的人都明白,采购绝对不是贪腐里面的大头。因为大疆里面,研发才是真正掌实权的部门,真正的‘大老鼠’一定在研发。”上述离职员工表示。然而,此次反腐,研发部门被查的人并不多。


这位离职员工向《今晚财讯》表示,在他入职大疆采购部约两个月时,对公司有了一定的了解,发现整个大疆采购系统的效率非常低。“大家花了大量的时间在做一些无效的事情,因为这种文化导致每一个人都不敢做决定,不敢做任何事情。你做决策就要背锅。


这是因为,很多人担心,做决策之后,当场可能没人说你什么,但半年后就会有人来找你算账了,说你当时为什么不这么做,而要那样做,以此为由将你干掉。甚至几年后,还有人翻旧账出来,认为你是不是当时有利益勾结。


“大疆这么乱的采购部,说实话我真的没见过。”一位在供应链领域工作十多年的知情人士感叹。


就何林的官司而言,大疆认为,他跟同事与供应商串通,用一些虚假数据来影响了公司的决策。何林的同事在发送邮件时,将邮件也抄送了一份给了他,公司就认定,他也应该对此负有责任。


“因为过去几年,制度就一直是这样执行的,我来后也没去管过这事。”何林称,“我对公司说,我不了解这个事情,这件事跟我完全没关系。但公司说反正你负责这一块,你脱不了干系。你必须自证清白,证明不了,你就走人。”


尽管之后,何林也找供应商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并提供了证据给公司,但公司没有采纳这些证据。


离职时,HR对何林说,由于你未能自证清白,所以公司要辞退你。你违反了公司规定,所以辞退你是没有赔偿的。


“首先我是冤枉的,所以我必须要拿回我的公道和清白。另外,你要辞退员工,就应该承担应有的责任。”何林表示,最终,法院的仲裁判决书认定,他并未违反公司的任何规定。


汪滔的黑白世界


大疆的现任CEO汪滔还很年轻,出生于1980年的他,年仅39岁。


他曾承认,采购部是公司最难管的部门之一。据《今晚财讯》了解,他曾希望与董明珠交流供应链管理的经验。


在汪滔身上,有很多显而易见的标签。他既是大疆的CEO,也是CTO(首席技术官)。技术研发出身的汪滔,是个完美主义者,也是个技术狂人。内部员工称,汪滔工作很拼,他管得最多的就是研发。除了亲自抓研发,还会参与一些产品的设计。


大疆的离职与在职员工都对在采访中《今晚财讯》表示,大疆的研发技术水平很牛,至少领先行业很多年。而大疆技术研发文档,也被一些人称为如教科书般经典。


如今的大疆,约有一万二千名员工,整个公司平均年龄约27岁,其中研发人员占比达四分之一。员工的更迭速度也非常快,几乎每天都有人入职,也有人离职。


迅速前进壮大的大疆,也给汪滔带来了巨大的挑战。除了当一名优秀的工程师,他还需要兼具商人和统帅之职。


大疆是以工程师为主导的工作文化,在大疆内部,研发属于强势部门。如今,这种研发为主的文化,也给大疆带来了一些新的困境。


如消费级无人机市场遇到瓶颈后,大疆也在发力行业级无人机市场。但行业级无人机一般要求与行业客户合作进行深度定制化。大疆从to C转到to B的过程中,如何让强势的研发部门与行业客户进行沟通合作,搭建起售前方案支持、专职售后技术等团队,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而汪滔经常对内部员工经常说的两句话是:真知灼见,求真品诚。


一些部门的底层员工对此感到困惑:“真知灼见的标准是什么?我们到底怎样来评价真知灼见?”


据了解,在大疆内部,根据上级指示而不是自己的思考来进行工作,会被批评为“不思即做”。但在采购部,如果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了,同样有风险。


一位创业者对《今晚财讯》表示,技术出身的人,容易有一个特性就是非黑即白,是非分明。这对于企业管理者来说未必是好事,很多事情是需要去做一定的让步和妥协的。


他认为,在企业管理上,要把一件事做到完美,所需要花费的成本是非常可怕的。一个部门要达到90分跟要达到100分,所要花费的代价是呈几何形增长。从95分反复折腾希望达到100分时,会无限地扩大企业的各种运营成本。


“毕竟,这个世界不是写编程代码,不是0就是1。”上述创业者说。


“公开审判”


1月23日,大疆开始发放2018年的年终奖。


《今晚财讯》从一位大疆在职员工处获知,2018年的年终奖普遍约为1~3个月工资,2017年年终奖则为6~7个月工资。


年终奖缩水的背后,是大疆遇到的转型困境。


成立于2006年的大疆,用了不到10年,就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民用无人机制造商,占据全球70%的份额。据公开资料,2017年,大疆营收为175.7亿元,净利润为43亿元。


但实际上,自2017年开始,大疆感觉摸到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天花板,内部警钟就已敲响。


“2018年上半年可能还好一点,下半年订单量下跌明显,大疆也感到危机,开始各种转型,试图寻找新的突破口。”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进入2018年,大疆的主基调是降成本。但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大疆以部门改革的名义去降成本,实际上我所看到的情况是,相关部门的人比改革之前还要多、要乱。管理成本和内部损耗成本,我估算一下,肯定是比之前更高。”


根据大疆的公开信,内部的腐败比想象中严重。2018年由于供应链贪腐造成的损失,保守估计超过10亿元,为2017年公司所有年终福利的2倍以上。“这损失的10亿,每一分钱都是纯利,我们原本可以用来做公司发展投入和员工福利,却由于腐败白白损失掉了。”


也有一些离职员工认为,临近发年终奖时,大疆大规模反腐裁人,既是为了进一步降低公司成本,也是为公司业绩降低找理由。


对此,大疆公关部工作人员对《今晚财讯》表示:“反腐与年终奖比,哪个更重要?年终奖那点钱在反腐面前不值一提。列在反腐名单上的,是有确切证据的。其中,有16人是移交司法机关,剩下的29人是直接开除,名单上所有人都已解除了劳动合同。如果有人认为自己名誉受损去起诉,我个人是支持的。”


然而,问题在于,直接开除的29人,从法律上还无法判定其是否真的有过失,大疆直接将反腐名单群发给了全体1万多名员工,这一举措是否妥当?而且,名单又外泄出去,弄得世人皆知。


大疆公关部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内部通告属于保密文件,其中名单均已进行脱敏处理,未暴露姓名。匿名者声称自己在名单上,或有多少人‘被冤枉’,实属臆测,不足取信。”其中,他所称的脱敏处理,是指名字中有一个字被用“某”字代替。


但被开除的离职员工却不这样认为:“以我的了解,在大疆,只要有证据的,早就被送进去了。”“法院还给人申诉的权利呢!没证据,未经法院审判,就直接发公告定调。那年前辞职的这一拨人,都可以被外界列为怀疑对象。别人还怎么去找工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今晚财讯(ID:jinwancaixun),文字:米娜,编辑:周维(文中何林、李羽泽为化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今晚财讯©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3301.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46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