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宁夏“互联网医院”出新规:所有企业需换新牌照

宁夏“互联网医院”出新规:所有企业需换新牌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作者:卜艳,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月24日,“同仁堂国际”拿到了期盼已久的互联网医院牌照,其依托的线下医疗机构是银川市中医院。同仁堂国际由北京同仁堂国药投资建立,是一家做“互联网+中医药”的企业,核心业务为跨境中医药电商以及互联网医疗。


这是宁夏互联网医院新规出台后,第一家在当地获批的互联网医院,也是在银川市落地的第一家涉足中医的互联网医院。迄今,在银川市落地的互联网医院已达27家。


△银川同仁堂国际互联网医院牌照


此前,宁夏卫健委于1月14日发布《宁夏回族自治区互联网医院管理实施办法(试行)》,在国家卫健委去年7月发布的《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基础上作了进一步细化,明确要求“互联网医院依托的线下实体医疗机构级别必须是二级及以上的医疗机构”。银川市中医院就是一家中西医结合的三级甲等综合性中医院。


在国家版《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中,仅明确提出互联网医院必须依托线下实体医疗机构,而对具体的实体医疗机构类别并无硬性规定。


目前,宁夏是全国首个对互联网医院所依托线下实体医疗机构的级别做出明确规定的省份。不过,目前宁夏所有的互联网医院只落地在银川市。


据银川市卫计委“互联网+医疗健康”办公室主任吕晓燕介绍,二级以下的医疗机构更侧重于全科服务,而二级以上医疗机构的科室比较齐全,“从监管的角度考虑,线下医院科室齐全也便于互联网医院行为的监管。”


按照国家版《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开设的科室要与所依托的实体医疗机构临床科室保持一致。也即,线上的科室设置只能少于或等于线下的科室设置。


在互联网医院领域,宁夏无论是政策还是具体实践,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此次当地的新规也可能成为互联网医疗政策的一个新风向。


对此,也有互联网企业负责人认为,宁夏在互联网医院的发展路上走了回头路。“国家层面的政策把互联网医院依托的实体医院等级规定取消了,目的就是让实体医疗和互联网医疗能够更加便利地融合,放大医疗资源的供给、促进医疗资源的流动,以此来解决医疗资源的不均衡。”


所有企业需重新申请拿新牌照


八点健闻获悉,宁夏版《办法》在国家版《办法》的基础上要求:线下实体医疗机构可与多家第三方合作共建互联网医院;对于慢性病、常见病处方,在掌握患者病例后,对相同诊断可提供复诊服务;多点执业医师需5年独立临床工作经验;不得给6岁以下儿童开具处方;合作的线下实体医疗机构必须为二级以上医疗机构。


而在国家版《办法》中,对多点执业医生的临床工作经验要求是3年以上。


相较而言,宁夏版《办法》的规定更严格。“我们是根据实践两年后的管理经验定的规则,应该说是更符合银川实际。”吕晓燕告诉八点健闻。


这意味着,所有此前在当地获得互联网医院牌照的医院都要重新申请牌照。吕晓燕介绍,这一工作本周已经开始,此次审批实行“缺项审批”,也即已经审批注册过的互联网医院无需注销,只需补充提交此次新政策要求的材料即可。期间互联网医院的业务不受影响,可以继续运营。按照规定,材料齐全者,可在5个工作日内拿到新证。



针对部分企业目前无法实现与二级医院合作的情况,银川卫健委将根据实际情况,向其推荐合适的二级及以上医院。目前,银川市所拥有的二级及以上医院为15家。


银川市副市长陈艳菊在近日“银川互联网+医疗健康”协会座谈会上表示,“卫生行政部门一定要服务好企业,只要是国家政策法律允许的,银川市有关部门将尽全力为大家解决有关问题。”


针对一家线下医疗机构可与多个企业合作共建互联网医院,企业之间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吕晓燕表示,当地政府部门在选择企业的时候就在引导差异化定位和发展。


“比如依托同一家线下医疗机构,有的企业擅长做肿瘤,有的企业擅长做骨科,有的擅长做心电,有的则是全科覆盖。”吕晓燕介绍。


实际上,此前就已有多家企业纷纷入驻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比如“唯医”(骨科)、“好大夫”线下依托的医院都是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


但是,吕晓燕也表示,“即便企业之间有竞争,那也是好事,这样能推着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而且就算多家企业获批的诊疗科目是相同的,他们其实更多服务的是全国的患者,所以彼此之间也不存在太多竞争。”


吕晓燕透露,宁夏互联网医院目前累计服务患者达980万人,当地患者约100万人。宁夏人口总计600余万,银川人口约200万,从该比例来看,当地患者对互联网医院已有较高的接受度。


现阶段,宁夏使用互联网医院服务的更多是慢病患者。吕晓燕告诉八点健闻,2018年,宁夏尝试通过线上家庭医生签约,来做高血压O2O慢病管理,由此建立慢病分级诊疗的规范化管理。2019年计划探索的是慢阻肺这种慢病,以后会逐步扩展到肿瘤类疾病。


互联网医院政策一波三折


三年前,银川是全国第一个尝试做纯线上互联网医院的城市。


2016年,银川市发布《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等三个政策,系列创新性实践接连展开:


互联网医院列入医保定点医院;电子处方与医保系统下的药店全面接入;医保个人账户支付网上诊费;有限试点以医保统筹账户支付网上诊费;互联网医院可作职称评定等等。这些实践自成体系,领先全国。


2016年12月,“好大夫智慧互联网医院”落地银川,成为银川首个互联网医院。与2015年12月在乌镇亮相的乌镇互联网医院不同,好大夫智慧互联网医院并不需要与线下的医疗机构签约或合作,就拿到了银川市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而乌镇互联网医院则是“微医”与线下的桐乡市第三人民医院合作。这是全国首个互联网医院。


继好大夫之后,一批互联网医疗企业蜂拥银川。互联网医院可以让一部分远程问诊合法化,还可以在线开处方,这于当时苦于寻找商业模式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带来了一丝新曙光。


2017年3月,微医也将互联网医院开到了银川,但其与好大夫的区别是有线下实体:微医与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共建了一个实体并挂牌宁夏互联网医院。


紧接着,“丁香园”、“北大医信”、“春雨医生”、“医联”等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一次性“组团”与银川市政府签约,正式获得互联网医院资质,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就在企业“组团”签约互联网医院三天后,一篇名为《劲爆!传好大夫“虚拟互联网医院”被国家卫计委叫停》的消息曝料,国家卫计委(现名国家卫健委)将叫停好大夫互联网医院。消息称:国家卫计委对于没有线下实体医院支撑的“虚拟互联网医院”有很大顾虑,担心这种模式引发企业跟风效仿引起市场错乱。


很快,相关企业纷纷发布声明辟谣。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回应“叫停风波”称:“目前没有接到国家卫计委叫停虚拟互联网医院的文件,也没有听到过叫停的说法。”


但这场风波对刚刚起步的互联网医院带来不小冲击。2017年4月,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宣布,已正式签约成为好大夫在线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的线下基地医院。


2017年5月,国家卫计委发布《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意见在网络上流出,在行业引起极大争议。


这份征求意见稿对互联网诊疗作了严格的准入管理,仅允许两种情况下方能开展互联网诊疗:第一,只能是医疗机构间的远程医疗服务;第二,只能是基层医疗机构的慢性病签约服务。除此以外,禁止所有其他的互联网诊疗活动。不过,官方最终未公开这份征求意见稿。


约一年后,2018年4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推动互联网医疗发展。《意见》中明确规定,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线上线下一致监管。


2018年4月底,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赴银川调研,对银川互联网+医疗的模式给予了肯定。随后,李克强总理赴银川调研,指出银川模式能解决西部当前优质医疗资源不充分的问题,并倡议宁夏要把互联网+健康做成一个试点,摸索一些经验,逐渐推向全国。


为什么是银川?


作为全国第二批医改试点城市的银川,一直重点发展大数据、“互联网+新技术”,因此也较早开始“互联网+医疗”的探索。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银川当地的医保资金外流,政府希望能够改变这一现状。


“2017年银川有8000人去北京住院,医保共计花费1亿元”,银川市卫计委主任马晓飞此前曾对媒体表示,他希望利用互联网医疗把这些病人留在银川。


马晓飞认为,一方面许多病人对本地医院不信任。另一方面,他也坦承银川的医疗水平确实与北上广存在差距。


这也成为银川积极尝试互联网医院的一大动力。


在一定程度上,银川的互联网医院模式实现了多方共赢。吕晓燕举例说,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心电图科室此前每天只能做50例左右的心电图,平均每名患者需花费20-30分钟。这是因为医生既要做诊断,还需独立完成一整套心电图的操作。如今,流程优化后,这家医院每天能做300例心电图,其中约一半是对基层医疗机构上传的心电图数据进行诊断。基层医疗机构对每名患者收费10元,再将其中3元分配给上级医生,作为后者远程诊断的报酬。


需要提及的是,无论对于互联网医院还是线下的实体医疗机构,医疗质量和安全都是最大的风险。降低风险,除了靠企业自律,还需政府的监管。


现在,吕晓燕坐在办公室里,通过一块屏幕,就能在后台准确掌握银川所有互联网医院的具体医疗行为是否规范。这就是银川市于2018年4月正式上线使用的互联网医疗监管平台。据吕晓燕介绍,这个监管平台已从银川市变成了宁夏卫健委的监管平台。


监管平台主要监管医疗行为,一方面对互联网医疗的整个流程从事前、事中、事后三个环节进行监管;另一方面还对医保、医疗、药品进行数据监管。银川还要求各家互联网医院把所有的数据接到一起,假如医生违规开处方,后台信息会有预警,这一处方就无法开出。“这些规则,是通过这两年多来互联网医院实际运行的一些数据来设置的。”吕晓燕表示。


如今,互联网医疗已逐步成为银川的一个新兴产业。马晓飞在近日“互联网+医疗健康”协会座谈会上,分享了宁夏“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新规划:下一步,希望“互联网+医疗健康”把过去的存量需求释放出来,解决老百姓的医疗乃至预防保健、康养结合等问题,让宁夏示范区真正拥有完整的“互联网+医疗健康”生态体系。“宁夏的互联网医疗,应当立足银川、服务西北、服务全国甚至是一带一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作者:卜艳,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八点健闻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3716.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12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