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创二代总裁养成记
2019-02-22 09:46

融创二代总裁养成记

作者 | 郭亦非 编辑 | 张庆宁

来源 | 棱镜(公号ID:lengjing_qqfinance)


融创这家中国第四大房地产开发商,欲在主业之外,开辟“新文化战场”。老孙把这项任务交给了小孙。


2月15日,孙喆一出现在青岛东方影都。他梳着精干短发,没打领带,身穿黑色西服衬衣,以融创文化集团总裁的新身份首次公开亮相。


孙喆一现年29岁,是融创中国(01918.HK)董事长孙宏斌的长子。


刚刚过去的春节档,两部爆款电影《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均在青岛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取景拍摄,该基地位于青岛市西海岸新区,整体资产隶属于融创。


此次父子造访青岛,办了两件事,其一是借助电影走红,向外推介东方影都的影视产业基地,另外是出席青岛海洋活力区项目开工仪式。


2018年12月,融创文化集团成立,现有资产包括从王健林处收购的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以及从贾跃亭处收购的乐创文娱(原乐视影业)。文化板块与地产、物业服务、文旅并举,被孙宏斌视为融创四大战略板块之一。


随着房地产黄金时代逐渐落幕,如何突破地产开发主业天花板,已经是主流地产商集体思索的问题。他们开始放权,并将转型重任逐渐交棒下一代。


孙喆一正式登场。


老孙培植小孙


此次孙喆一与父亲再次造访青岛,是应当地政府建议,推广融创影视产业园。


“《流浪地球》的大热对融创影视产业园来说是一个机会,随着越来越多的剧组进入园区,通过一部部影片拍摄的积累,中国工业化电影的产业链才能逐渐完善起来。”2月15日这天,孙喆一首次公开亮相,以融创文化集团总裁身份接受媒体采访。


融创官网显示,他的职务近期一并更新为融创中国执行董事、副总裁兼文化集团总裁。


孙宏斌对儿女隐私严格保护,外人鲜为所知。不过,融创中国2017年5月一则公告曝光了长子孙喆一被委任为执行董事,为期三年,年薪约120万元。


孙喆一1990年1月出生,2011年毕业于波士顿学院,取得工商管理及历史双学士学位,毕业后相继在雪湖资本和昌荣传播任职。


2014年5月,他加入融创中国,开始在资本市场、土地获取、项目运营等部门轮岗。2015年他进入融创上海大区随后担任区域副总裁,主要负责位于唐镇的重点地产项目,向上海大区总裁田强汇报。2017年成为执行董事后,孙喆一回到融创集团总部,向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高曦汇报,负责战略投资工作。


2018年融创中期业绩会,被问及孙喆一近况的孙宏斌,对包括腾讯《棱镜》在内的媒体说:“孙喆一的工作是让高曦管的,高曦来评价一下,我不知道他在干嘛。”


被点名的高曦略显紧张地表示:“Kevin(孙喆一英文名)年初正式加入我们这边,负责一些战略投资的工作。(他)工作还是非常投入的,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田强2003年开始追随孙宏斌,是融创最早一批创业元老。高曦2007年研究生尚未毕业时即加入融创,是融创内部培养出的高管。孙喆一先后在田强和高曦两位老臣手下任职,被认为是孙宏斌有意为之。


“孙(孙宏斌)的确是在培养Kevin(孙喆一),现在觉得他在商业上比较成熟一些了,才把文化集团这摊子事儿交给他。”一位熟悉融创的行业人士对腾讯《棱镜》透露,与孙喆一搭班子的高管还有乐创文娱CEO张昭,“张昭在影视行业经验丰富,Kevin(孙喆一)在内容方面很有创意,两人可以说是互补。”


孙喆一不是孤例,地产二代接棒上位的潮流渐起,2018年更是密集。


年初,年逾90岁的李嘉诚宣布退休,长子李泽钜接棒。8月,新城控股(601155.SH)董事长王振华之子王晓松出任公司总裁。12月,碧桂园(02007.HK)主席杨国强女儿杨惠妍升任联席主席。随后,中原地产主席施永青开始交棒,其子施俊嵘任职中原集团副主席,其女施慧勤担任子公司主席。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二代们基本都在探索地产主业之外的新业务。


其中,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独子王思聪,成立普思资本投资文娱产业。雅居乐(03383.HK)主席陈卓林之子陈思烺创业方向则是共享办公。富力地产(02777.HK)联席董事长张力之子张量则创办了小狗机器人等科技公司。


扶上马,送一程


融创文化集团的核心资产,悉数由孙宏斌并购而来,且在捋顺产权等各种复杂关系之后,交给孙喆一。


作为最复杂的商业交易之一,并购涉及对资产质量的调查、融资与对价磋商、签署和交割间的合同保证、股权或控制权的实质性交割,以及接管标的公司后的治理等诸多问题。


这些“坑”,孙宏斌全都踩过一遍,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乐创文娱(原乐视影业)等融创文化集团资产莫不如此。


此前,孙宏斌总计耗资501.25亿元,通过两次交易,并购万达集团旗下12座文旅城的91%股权,以及文旅项目运营团队。其中一座文旅城,即青岛东方影都。


2017年7月19日,融创与万达签署交易协议,但因东方影都在交易期间尚未建成,直至2018年6月12日全面开业后,才在当地政府配合下完成股权过户,资产交割耗时近一年。


“在万达城资产的并购和交割过程中,孙喆一参与其中,孙宏斌希望儿子熟悉集团高级别的并购业务,也让他对后续产业运作有一定把握。”上述熟悉融创的行业人士透露。


2018年的冬天,孙宏斌多次造访青岛,与当地政府高层商讨东方影都发展规划,孙喆一陪同在侧。“作为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孙喆一需要与青岛政府官员保持沟通。”一位熟悉青岛东方影都项目的人士对腾讯《棱镜》分析,孙宏斌此举意在“扶着儿子上马后,再送上一程”。


青岛东方影都位于青岛市黄岛区滨海大道两侧,计划投资500亿元,总建筑面积816.3平方米。除却占地近4000亩的地产项目等业态之外,最大特色是拥有全球最大的影视产业园。


该产业园规划建有40个世界级摄影棚,其中包括1万平方米单体摄影棚、世界唯一的室内外合一水下影棚,以及影视道具加工厂和影视后期制作工厂等。


“拍摄于融创文化旗下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的《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让东方影都成为2019票房‘奇迹诞生地’,截止2月18日,累计票房59.7亿元。”融创官网最新一篇文章中写道,它们的背后都打上了“融创文化”的烙印。


融创文化集团的业务核心之一,即运营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融创未向外界披露影视产业园的运营情况,可知的是,除了上述两部电影,《长城》《环太平洋2》《一出好戏》等电影是在这里拍摄完成。


融创文化集团旗下另一块核心资产,即乐创文娱。


2017年1月,孙宏斌150亿元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现更名为“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现更名为“乐创文娱”)


随着贾跃亭出走美国,乐视系崩溃,孙宏斌此次并购导致融创中国计提乐视体投资损失165亿元。其后,孙宏斌通过一系列复杂手法止损,动作之一即乐创文娱“去贾跃亭化”。


首先是融创提供一笔借款给乐视控股,后者将乐创文娱21.81%的股权质押给融创。乐视控股无力还款,融创通过诉讼方式,要求法院强制拍卖这笔股票,最终又以5.32亿元的对价竞得。


在此次股权拍卖结束后,2018年10月,乐视控股退出股东行列,融创则以42.81%股份成为乐视影业新的实控人。


融创文化集团的资产版图初露峥嵘。


孙喆一道阻且长


孙喆一面临的挑战不算小。


除却影视产业园之外,融创文旅集团再三向外界强调的亮点,是乐创文娱2019年春节档年出品发行的电影《熊出没·原始时代》,首日上座率达73.7%,次日票房8274万,破国产动画电影单日票房纪录。


融创官方介绍,乐创文娱拥有全国最强大的地面发行系统,成立7年至今共出品、发行影片60余部,累计票房超123.8亿,稳居民营电影公司第一阵营。截至2014年底,已覆盖136座城市,1500家电影院,覆盖占92%以上市场份额。


乐视影业在整个乐视深陷危机的过程中,一直没有停摆,只是利润、估值、成果,都在缩水。该公司2014年、2015年、2016年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6445万元、1.36亿元、1.45亿元。


2016年利润增速不济,源于乐创文娱当年投资10亿元的《长城》和投资2亿的《爵迹》,票房分别只有11.73亿元和3.82亿元,远低于预期。


2017年,乐创文娱作为主出品方投资电影《奇门遁甲》,该片成本2.5亿元,最终票房不到3亿元;2018年,乐创文娱又作为主出品方投资了国庆档电影《影》,外界估计该片成本3亿元,票房6.28亿元同样不如人意。


乐创文娱的估值,已经从两年前最高98亿元,跌至融创控盘后的34.8亿元。


在孙喆一履新之后,融创文化集团提出通过“内容+平台+实景”战略,不断完善、深化产业布局——


一、依托乐创文娱,在影视内容研投制宣发领域,具有国际领先的电影内容制作、宣发体系;


二、依托影视产业园,在影视制作服务领域,拥有全球设施最先进、配套最齐全的影视产业园,为影视拍摄提供国际标准的一体化专业服务平台;


三,依托乐融致新,在内容分发领域,具有以智能电视为终端的家庭线上娱乐平台;


四,结合融创文旅资源,搭建完整的IP孵化、制作、运营和实景化落地产业链,聚焦内容生产与线下实景IP的长链运营。


融创官方表示,“对文化产业持续加大投入,投资及培养更多优质内容的制作力量”,但影视文化行业是个资金成本畸高的买卖。


诸如孙宏斌经常提起的全球流媒体标杆、美国奈飞(Netflix)公司,尽管已经在运用AI技术分析用户偏好数据,精准制作影视作品,抛开炫酷的互联网玩法和1500亿美元的估值,该公司仅2018年的原创内容支出就高达120亿美元,一年内剧增债务40亿美元。


奈飞还面临着互联网新贵亚马逊、Hulu、Facebook的围攻,以及老牌工厂迪士尼、华纳、环球的竞争。


暂不说AI化改造,中国的影视市场在尚未完成好莱坞式的工业化改造之际,便已遭遇行业和资本的双重寒冬,2018年全国电影票房增速15年来首次不足10%,暑期档和国庆档两个重要档期票房同比增长率仅6.3%和-20%。


孙喆一的“新文化战争”,道阻且长。


(《棱镜》作者李超亦有贡献)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