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亚福:中国城市“抢人大战”的深层背景,大城市在担心什么?
2019-02-25 21:40

何亚福:中国城市“抢人大战”的深层背景,大城市在担心什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ID:AtomThinkTank),作者: 何亚福


编者按:过去两年间,二线城市率先发起的城市“抢人大战”如火如荼。不只二三四线城市“抢人”,一线城市也放下姿态,出台吸引人才政策。2019年以来,全国多个城市再次出台或者升级人才政策,落门户槛不断降低,甚至出台购房补贴、生活补贴等激励,吸引人才流入。中国城市“抢人大战”的深层逻辑是什么,背后有什么样的背景?只有理解中国人口的长期走势,才能对这个话题有很好的回答。



1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预测,中国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峰值14.42亿,从2030年开始进入持续的负增长;但如果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的水平,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左右出现。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抽样调查数据,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在2010年~2016年分别为1.18,1.04,1.26,1.24,1.28,1.05,1.25,平均为1.2左右。然而,根据国家统计局每年公布的出生人口数据来推算,2010年~2016年的总和生育率在1.45~1.75之间,平均为1.6左右。


我认为,中国真实的生育率,既没有1.2这么低,也没有1.6这么高,应该在这两者之间,比如1.3或1.4。如果确实如此,那么中国人口负增长的时间将早于2027年。


根据官方数据,虽然目前中国人口总量尚未进入负增长,但至少在以下四个方面下降了:


1)出生人口下降。全面二孩政策从2016年元旦开始实施至今已经三年了,除了第一年以外,第二、第三年的出生人口持续下降。为何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效果远远不及预期呢?原因是育龄夫妇的生育意愿普遍低迷。由于住房、教育、医疗价格上涨等原因,人们抚养孩子的成本大大提高了,严重压抑了年轻一代的生育意愿。


那么,未来几年中国出生人口是继续下降还是会回升呢?我认为,如果未来几年不出台鼓励生育的政策,或者虽然出台鼓励生育的政策,但没能有效提升育龄夫妇的生育意愿,那么,出生人口持续下降的趋势不会改变。原因有两个:


第一,2016~2018年的出生人口,二孩比例较高,这是由于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生育堆积效应,但未来几年,这种生育堆积效应越来越弱,二孩出生人数也随之下降。


第二,未来几年育龄妇女数量持续减少。在生育意愿不变的情况下,育龄妇女数量越多,出生人口越多;育龄妇女数量越少,出生人口越少。


2)育龄妇女数量下降。联合国的人口统计把育龄妇女的年龄段规定为15~49岁。但在中国,15~19岁和40岁以上妇女生育孩子的数量都很少,而20~39岁育龄妇女生育孩子的数量占了新生儿的90%以上,所以本文主要关注20~39岁育龄妇女的数量。


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得到的全国分年龄、性别人口数据,可以计算得出,在2018年~2028年这十年间,20~39岁育龄妇女数量减少约3900万人。


育龄妇女数量减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1990年以后全国出生人口不断减少。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80后、90后、00后的数量分别是2.19亿、1.88亿、1.47亿。可见,90后比80后少了3100万人,00后又比90后少了4100万人。


3)劳动年龄人口下降。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从2012年以来,中国劳动年龄人口以每年平均三四百万的速度逐年递减。《人口与劳动绿皮书》的数据显示,2017年,劳动年龄人口总共减少了578万。随着1950年代出生高峰队列陆续超出劳动年龄,劳动年龄人口还将会加速减少。联合国预测结果也显示,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在未来很长一个时期内持续加速减少,预计到2050年将减少2亿人。


4)流动人口下降。2015年是中国人口流动的拐点。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数据显示, 2015年全国流动人口总量为2.47亿人,比2014年下降了约600万人;2016年全国流动人口规模比2015年减少了171万人;2017年继续减少了82万人,流动人口总量为2.44亿人。


2017年流动人口中,新生代流动人口(指1980年以后出生)所占比重为65.1%,其中80后占35.5%;其次是90后,占24.3%。


中国人口除了上述“四降”,还有“一升”,即老年人口上升。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末,中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超过2.4亿,占总人口的17.3%,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接近1.6亿,占总人口的11.4%。


《人口与劳动绿皮书》的数据显示,从2011年开始,中国老年人口进入了一个快速增长时期。2010~2040年老年人口将总共增加2.24亿人,年平均增长率为3.62%,平均每年净增746万。


一方面,劳动年龄人口逐年下降,另一方面,老年人口逐年上升,这意味着缴纳养老保险费的适龄劳动者越来越少,而领养老金的退休者越来越多,导致养老金支付压力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延迟退休年龄已成为不可避免的选择。


劳动年龄人口和流动人口双双下降,也是近几年中国经济增速下降的原因之一。因为劳动力是三大生产要素之一,流动人口的主体是农民工。劳动力供给的减少,不可避免会带来经济增速的下降。


延迟退休年龄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更充分地开发中国的人力资源,缓解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带来的负面效应。然而,延迟退休年龄会导致劳动力相对高龄化快速发展,从而影响到中国经济的活力。


所谓劳动力的相对高龄化,是指在劳动力群体中,50岁以上人口所占的比例偏高。该比例越高,说明劳动力高龄化越严重。无论是体力还是脑力劳动,年轻劳动力均优胜于老年劳动力,在知识经济时代尤为如此。而且,企业中老人的比例过高,会导致年轻人的上升空间缩小,其创新活力会大幅下降。


近年来中国年轻农民工比重逐年下降,农民工的高龄化趋势加快。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农民工平均年龄为39.7岁,比上年提高0.7岁。其中50岁以上农民工所占比重为21.3%,而在2010年50岁以上农民工所占比重仅为12.9%。


在中国人口“四降一升”的背景下,2017年初以来,武汉、西安、长沙、成都、郑州、济南等二线城市先后掀起“抢人”大战,通过放宽落户条件、提供购房补贴等方式吸引人才和年轻人口迁入,而“抢人”的主要对象,则是年轻的大学生。


2018年,“抢人”大战蔓延至全国各地,除了上述二线城市以外,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以及不少三四线城市也加入“抢人”大战。这表明,许多城市已经认识到,人口净增长是衡量一个城市是否有吸引力的重要指标。人口净流入对城市的好处不仅仅是财政收入、养老金缴纳,更是一个城市未来的希望。随着年轻人口越来越稀缺,“抢人”大战有望愈演愈烈。


在抢人大战中,抢人力度最大、抢人效果最显著的城市是西安。在过去,二线城市基本上都是侧重于争夺人才而不是争夺人口,并且大都只将目光放在年轻大学生身上。而西安则明确提出要打赢人才、人口争夺攻坚战,也就是不但要争夺人才,同时也要争夺人口的绝对数量。


为了争夺人口,西安市的落户门槛大幅降低了,并且大幅简化落户流程,进一步升级窗口服务标准。西安市自2017年3月1日推出户籍新政以来,截至2018年12月11日,新落户人数已超过100万人,其中2018年度新落户人数已达75万人。


北京、上海虽然在2018年3月也加入抢人大战,但仅针对高技术、高学历的顶尖人才,落户门槛非常高。原因是,北京、上海近年来陆续出台了严格控制人口规模的政策:


北京城市规划要求,全市常住人口规模到2020年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2020年以后长期稳定在这一水平;上海城市规划要求,到2035年全市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万人左右。数据显示,2017年,京沪的常住人口同时下降,这在1978年以来还是首次。


相比之下,深圳虽然也是一线城市,但落户门槛远低于京沪,例如,根据 2016 年新的入户政策,深圳将纯学历型人才落户门槛放宽至大专以上,对人才入户量不设指标数量上限。所以,近年来深圳的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都有显著增长。以2017年为例,深圳市常住人口增长61.99万人,户籍人口增长50.2万人。


2017年,全国城市GDP前四名依次是:上海GDP3.01万亿元,北京GDP2.80万亿元,深圳GDP2.24万亿元,广州GDP2.15万亿元。如果京沪不放弃严控人口的政策,并且深圳常住人口以每年50万以上的速度增长,可以预测,未来十年,深圳的GDP与京沪的差距将会不断缩小,甚至有可能赶上京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ID:AtomThinkTank),作者: 何亚福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
点赞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