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收集癖,成年人延长童年的卑微方式

收集癖,成年人延长童年的卑微方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看理想君


说到“断舍离”,可能许多人都不陌生:相关的书籍看过不少、收纳实用方法都在收藏夹里、主要的原理也大概清楚,但每到实际操作,总是困难重重。


原因无他,主要是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有一些没有用处又舍不得扔的“垃圾”。



之前@看理想vistopia 曾在微博上征集过大家奇怪的收藏癖好,获得的答案基本大同小异:


@Gypsophila33:空笔芯,小时候还收集笔芯包装袋


@素·直:和别人高中时传过的所有纸条


@瑞秋Rachel:车票 门票 电影票 口香糖锡纸 新衣服备用纽扣


@晚照lullaby:明信片树叶花瓣


@努力拼搏有毅力的大开心儿:小的时候 有一阵疯狂的手机各种异型打火机?


@theEvanescence:我喜欢看舞剧和音乐剧 每次看都舍不得丢掉演出当天的票和那本playbill 也不是为了拍照 也不一定会再翻开 但是就是舍不得丢掉


而BBC也做过一部很有意思的纪录片《无法停止·病态收藏癖》——里面所记录的那些“怪人”们不仅有着令人叹为观止的藏品,他们的藏品还非常奇怪:小矮人、芭比娃娃、吸尘器……


所以,一个成年人喜欢收集一些没用的东西,是一种病吗?


1725个小矮人



罗恩住在英国林肯郡的一处小镇里,他退休之前曾是一名玻璃幕墙清洁工,而现在则可以更加专注于他的私人爱好:和数以千计的小矮人们生活在一起。


罗恩目前拥有1725个小矮人,从花园、客厅,到卧室、厕所,小矮人们密密麻麻地装点了他房子的每一个角落。



收藏小矮人这个爱好始于罗恩二十几岁的时候,至今已经持续了五十多年。小矮人的价格从几镑到一百镑不等,每个小矮人的购入时间和价格都有详细的记录,只有记入了罗恩的“小矮人户口簿”,才能算是他家里的合法居民。



虽然罗恩已经是世界上收藏小矮人数量最多的人,但是他并不满足。罗恩每年大约添置120个小矮人,而他的近期目标是收藏总数超过两千个。


而这种奇怪的收藏癖好让他成为了一个离群索居的怪人了吗?事实似乎也并不如此。在生活中,罗恩很乐于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小矮人——他常常会带着尖顶帽子、穿着挂满了徽章的小马甲和带补丁的裤子出门逛集市。



“罗恩已经成为了这个镇上的一道风景线,大家都很喜欢他。”一位在集市上摆摊的摊主说。


没错,罗恩并不打算孤僻地和自己的一屋子小矮人过一辈子,他想要让更多人知道他的小矮人们的故事。



罗恩的小矮人博物馆开业后,已经接待了几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如果没有这些小矮人,我就是一个古怪、孤僻的单身老头子,没有人会愿意和那样一个人说话。而现在会有人愿意拜访我的家,会有小朋友们兴高采烈地听我讲关于小矮人们的故事。”罗恩如是说。



3000个芭比娃娃



在阳光明媚的弗罗里达州,芭比娃娃收藏者劳瑞在她家的书房里收藏了将近3000个芭比娃娃。


劳瑞对于芭比娃娃的痴迷开始于25年前,她的收藏品来自于世界各地,包括日本、法国、挪威等国家发售的限定款。



“我没觉得这些收藏有什么疯狂的。”劳瑞说,“我的客厅里除了能够用来坐的家具,还多了一些更有意思的部分,仅此而已。”


劳瑞对芭比的热爱,主要是为了弥补自己童年的遗憾。她在上高中之前上过十四所学校,整个童年被不间断的搬家个转学充斥着,以至于她在小的时候没办法拥有任何“收藏”的机会。


“拥有这些芭比让我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小女孩了。 ”劳瑞说。



而劳瑞的丈夫杰则对她的收藏爱好表示了充分的理解与支持:


“我们两个有着相似的童年经历。在结婚并落户佛罗里达之前,我们甚至都没有在同一个城市待过一年以上。她收藏的这些芭比能够像一个固定居所一样给她安全感,这没有什么坏处,不影响任何人,我为什么要阻止她呢?” 杰笑道,“我以后说不定还要长眠在一个芭比风格的棺材里呢。”



322台吸尘器



在英国的德比郡,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年轻收藏家詹姆斯——他的爱好是收藏吸尘器。


从四岁开始,詹姆斯就对各种吸尘器充满了兴趣。在他八岁的时候,小詹姆斯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吸尘器收藏品,至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在教会组织的互诫会上,正常人可能会忏悔自己是个酒鬼之类的,而我总是忏悔自己拥有了太多的吸尘器。”


在成年之后,詹姆斯选择了把自己的职业道路与吸尘器捆绑在一起:他不仅收藏了322台吸尘器、成为了拥有吸尘器数量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还开了一家店铺,提供修理和翻新吸尘器的服务。



他的吸尘器修理店也是一个,或者说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吸尘器博物馆,你能够在里面找到来自各个时代的各种款式的吸尘器。



他收集的最贵的一台吸尘器售价两千多欧元(折合人民币一万六千元),堪比吸尘器界的玛莎拉蒂。


“我中学的时候有很多人以为我是疯子,给我和我的吸尘器起各种外号。但是我觉得我的爱好只是和别人不太一样,这不代表我就是错的。”詹姆斯说。



詹姆斯在中学时代最好的朋友麦克,也非常理解他的这个奇怪爱好:“詹姆斯喜欢吸尘器这一点没什么可值得奇怪的,就像他也没有因为我是痴迷于《星际迷航》而鄙视我一样。如果没有吸尘器,生活会比现在还要无聊。”


童年的延长线


其实,能够从自己的收藏癖中获得乐趣与动力的,远远不止纪录片中的这几个人。


2015年2月,伦敦巴比肯艺术馆(Barbican Art Center)策展人 Lydia Yee 策划的展览“华丽执迷:作为收藏家的艺术家”(Magnificent Obsessions: The Artist as Collector)里面,就汇集了众多患有收藏癖的艺术家历年收集的各式物品。


其中不仅包括了8000多件知名艺术家的私人藏品,还尽可能地还原了这些展品在各个艺术家住宅里原本的摆放方式。



策展人Lydia Yee发现,几乎每个艺术家都有一些“无用”的收藏爱好,他们收藏的内容很少出现在自己的作品中,却和他们的个人经历以及性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尽管这个展览的主题叫做“华丽执迷”,里面的大部分展品都和华丽相去甚远,但这些或有趣、或诡异、或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收藏品,真实地展示了艺术家们更加私人的兴趣以及灵感来源,让现在的我们能够近距离地了解那些艺术品瑰丽想象的源头。


“这个展览给了参观者们一个全新的观看角度。”她说,“他们不再是只能仰望大师们的杰出成果,而能够从一种更加私人与亲切的角度,按照艺术家们的方式进行思考,通过艺术家们的眼睛了解这个世界。”


彼得·布莱克是英国POP艺术的代表艺术家,他在1967年为披头士乐队设计的专辑封面更让他获得了“英国波普艺术教父”的称号。


《佩珀军士的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


布莱克的收藏千奇百怪且数量庞大,包括成套的娃娃、旧车标、玩具飞机、面具以及明信片。



“二战爆发的时候我只有7岁,我的整个童年除了鸟蛋以外几乎没有别的玩具。”布莱克说,“所以几十年后的我对很多东西都有奇怪的购买欲,收集东西对我来说更像是一种生理本能,甚至有的时候有一点病态。”


而因一系列与动物尸体相关作品而闻名的达米恩·赫斯特,他的个人风格在收藏品里则更加有迹可循。


达米恩·赫斯特作品《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


他引以为傲的收藏包括索马里狮子、秃鹫和一些昆虫标本,以及一套完整的人类头骨。



日本摄影家杉本博司以他镜头中的哲学感而享誉全球。时间、记忆、梦想以及历史常常是他摄影的主题,黑白的影像世界在宁静中震撼人心。


杉本博司摄影作品《剧院系列》


而杉本博司早年曾从事过古董艺术经纪人的工作,这段经历培养了他独特的收藏品味。他神奇的收藏品中包括早期医学绘图和50只带着血丝的玻璃义眼。



著名陶瓷艺术家艾德蒙·德瓦尔的收藏品被他命名为“一个男人的私人收藏”。“收藏是一种诗,它对物品和周围环境进行洗牌,并赋予其额外的意义。”艾德蒙如是说。



安迪·沃霍尔的收藏则展现了他本人跳脱性格的来源,他收集了一整面墙闪闪发光、形态各异的陶瓷饼干罐。


这些收藏品对于安迪·沃霍尔来说象征着舒适、家庭生活与稳定。



“在某些情况下,收集癖成为成年人延长童年的一种方式。”策展人Lydia Yee解释说:“回到童年的环境与状态里,意味着我们能够重新获得不受任何约束去创造的自由与重新理解这个世界的勇气。”


有些人的收集癖是为了弥补童年的缺失、有些人的收集癖则是沉湎于过去的美好,为什么我们总是在怀旧?为什么总是扔不掉过去的回忆?为什么没办法无牵无挂又充满希望地迈向前方?


也许我们惦念的并不是童年,而是当年那个能够因为一件玩具、一张电影票、一个笔记本就轻易感到幸福与满足的自己。


“人生总是这样艰难吗,还是只有童年如此?”


“总是如此。”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看理想©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7341.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9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