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熊猫直播,悲壮的闹剧

熊猫直播,悲壮的闹剧

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熊猫直播凉了,而且是凉到彻骨的那种凉。


3 月 7 日晚,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兼首席运营官 COO 张菊元于公司内部工作群中发出长消息称,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情况下,熊猫直播做出了遣散员工的决定。张菊元表示,从 2017 年 5 月最后的融资消息之后,在长达 22 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 5 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张菊元这样对员工解释。


今天下午,熊猫直播官博也发博表示“工程师请逐渐断开与母星连接”:



从去年开始,熊猫就不断传出裁员、欠薪、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不过到了 10 月,张菊元在接受全天候科技采访时还表示“熊猫直播在2018年表现良好,已经基本实现盈亏平衡。同时,熊猫直播的精细化运营和商业化已经逐步落地”,他认为“虽然相比斗鱼和虎牙,熊猫直播的还有一些差距,但平台的调性明显,用户粘度较高。”


目前来看,张菊元说对了一半,用户们对于熊猫还是有感情的,在微博上评论也都是不舍之情,但所谓的“盈亏平衡”“商业化落地”并不可信。



熊猫直播的倒下,是资本、运营、管理等多方面的因素,一个在细分领域能排到第三的公司轰然倒下,难免悲壮;与此同时,熊猫直播在关闭服务器前,又上演了一出十足的“末世”闹剧。


一把好牌,如何打烂


2015《英雄联盟》四周年庆典的表演赛上,王思聪战队成员的 ID 加冠以“潘达踢威”四个字,这也宣告了熊猫 TV(后在规定下所有平台一律改为XX直播)高调入场。彼时,直播市场格局未定,还处在荒蛮期,满眼望去尽是机会。


熊猫直播的加入掀起了主播挖人大战的序幕,王思聪大手笔拉来了许多大主播加入熊猫,可以这么说,主播们的身价在几年间飞速上涨,这把火最初是由王思聪和熊猫直播点燃的。


熊猫直播曾经风光过,靠着王思聪的人脉和面子,熊猫直播曾经有过数位头部主播,游戏方面,PDD、若风、Miss 等曾经都是熊猫《英雄联盟》区的“台柱”,周二珂、刘杀鸡、09(伍声) 等也都是流量保障。而打着“泛娱乐直播平台”的熊猫,也没有把直播内容局限在游戏和户外,王思聪斥巨资签下了多位重量级女主播,如尹素婉、韩国女团 T-ara 等,也为熊猫带来了足够的关注度。


另外,王思聪的人脉和面子也为熊猫拉来了别家不具备的娱乐圈资源,陈赫、杨颖、鹿晗、林俊杰、林更新等人都曾在熊猫进行过直播,甚至就在 3 月 5 日,熊猫直播的官博还在转发演员彭昱畅的游戏直播间。



除此之外,熊猫也曾尝试推出《Hello!女神》《电竞不凡》《PandaKill》等自制节目,尤其是《PandaKill》,在 2018 年已经做到了第五季,这款由熊猫主播组成的狼人杀直播节目,兼具了娱乐性与竞技性,曾是熊猫直播的王牌节目。


游戏直播是非常烧钱的行当,直播流海量的数据,对带宽和服务器要求严格,而主播签约费与薪酬,也是可观的运营成本,也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直播行业都是处在赔钱圈地的阶段。熊猫直播在经历了风光的初创期后,逐渐弹尽粮绝——诚如张菊元所言,从 2017 年 5 月开始,熊猫直播就再没过一笔外部投资了,这对于烧钱的直播行业来说,几乎等于断了后路。也因此,若风、周淑怡等主播逐渐离开了熊猫。



而熊猫更大的问题,来自于内部。运营不力与派系斗争,让熊猫成了“有人生,没人养”的弃儿。


去年 11 月,《炉石传说》主播、iG 战队选手“囚徒”在直播中就曾透露,熊猫直播员工基本上就是“混吃等死”:


我跟他们说我想做一个开车从上海去北极,他们当时想的就是,哎哟你别播了,你就天天在家播炉石吧,你这一出去我们又得给你配专题,然后你什么时候开播,我们还得给你挂宣传片,你就播炉石...……挺好的,你看我们天天上下班我们不用考虑,对吧,我们朝九晚五的上班下班,你就天天播你的,我们也不用管。


直播是一个非常琐碎,非常依赖运营甚至人情的生意。平台方、超管需要与工会、主播保持密切的沟通与联系,不断地磨合直播内容,打理关系,这样才能实现双方共赢,而熊猫与两强(尤其是斗鱼)相比,显然有着明显的差距。


与运营相比,管理问题更致命。王思聪为熊猫注入了第一桶金,但随后 360 系进入了熊猫,也拉开了派系斗争的序幕。


娱乐资本论报道曾提到,熊猫本身管理混乱,“一个事走程序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俩月,还不定有结果。”网上也流传着一个版本,360 团队把王思聪团队架空,除了内斗什么都没做。



虽然王思聪目前依然是熊猫互娱最大的股东,但早在去年 11 月,王思聪100%持股的“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就已经对外股权出质,质权人还是 360 的公司。


随着斗鱼、虎牙两强鼎立的局面逐渐明朗,第二名以后的玩家基本上失去了再逆袭的机会,腾讯也用两笔投资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高调入局,野心勃勃,到混吃等死、派系斗争……熊猫直播亲身为外界示范了,一家赶上风口、明星老板光环加持下的创业公司,是如何一步步把牌给打烂的。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有消息表示,熊猫直播将在 3 月 8 日中午 12 点关闭服务器,不过截至发稿,熊猫直播的 Web 端及 App 均可访问,也依然有主播在兢兢业业地直播,甚至作为 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官方直播平台之一,熊猫依然在继续直播着比赛,而观众们也照常刷着“竹子”等礼物。



似乎一切看起来和平时没有太大不同,当然,如果你留意主播们的直播间名字,就会发现还在坚持的主播们,也只是为了和粉丝们告别,顺便公布下自己未来的去向与动态。



但熊猫直播只是看起来还活着,但实际上它已经死了,秀场直播板块“星颜”“星秀”已经停止访问。

另外,由于员工已基本遣散,导致当下的熊猫直播没有了管理与运营,也因此直播与弹幕出现了“群魔乱舞”,平时,攻击超管、直播开车这种被秒封的弹幕,已经不再有人处理。




弹幕中“精简版世界末日”,是一个生动而精准的形容。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直播平台这个“微型社会”会如何演变?熊猫直播完成了这出“互联网人性实验”。


不出意外,这应该是熊猫直播最后一次转播 LPL,观众们开始用最基础的礼物“竹子”疯狂刷屏,此刻,“竹子”像是末日来临前,即将失去价值的通行货币,开始被疯狂挥霍。


比离职前的员工更“放肆”的,还有倒闭平台的主播与超管,不再受平台规则束缚后,主播与超管都开始放飞自我,像极了“末日前的狂欢”。一些游戏主播开始播起了《彩虹六号》《黎明杀机》这样的被禁游戏,更有甚者,开始打起了色情擦边球,甚至直接在直播间轮播爱情动作片。




而在过去担任维持秩序角色的超管,也卸去了身上的责任,加入到了这最后的“狂欢”中:



熊猫直播倒下前,为互联网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模式研究样本”。这可能是总结行业经验之外,一个同样值得玩味的现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我不叫塞尔达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7992.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88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