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枪、逆风、变革:谁是中国快递之王
2019-03-20 09:18

交枪、逆风、变革:谁是中国快递之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衣公子的剑(ID:yigongzidejian),作者:衣公子(基金经理、财经作家)。


01 交枪


2006年,马云就退休了。把总裁的位置让给卫哲,不久后再次复出。


2013年,杭州黄龙,淘宝十周年晚会,这一次,马云单膝下跪,深情款款,对披着雨衣只想早点回家的4万来宾说道:“48岁以前工作就是我的生活,48岁以后生活就是我的工作,以后就拜托大家了。”他宣称将辞去集团CEO,让位陆兆禧。抬头,任杭城的雨拍打在脸上,对马教主的不舍化作滚滚热泪。不知是不是因为,念念不忘处,必有回响,2018年马老师再次给了世人告别他的机会。


2018年9月,马云再次高调退休,这一次辞去董事局主席,让位张勇。


衣公子提醒,凡是总结马云告别马云的文章都要保存好,因为每过几年,改一改就能再用一次。前有刘备三顾茅庐,后有马云三辞阿里,都是一段佳话。


从淘宝问世,物流一直就是马云心头的痛。2013年,菜鸟成立的时候,阿里让圆通申通这帮快递弟兄们入伙,一起搞建设。小弟们满腹狐疑:什么意思?我们帮你建设一家快递公司,再把自己竞争死?弟兄们的活是糙了点,可是淘宝的今天也是老乡几个鞍前马后打下的天下!


马老师亲自出面安定军心:菜鸟永远不做快递。手指一摇,下巴一抬,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谁好意思不捧个场?再之后,马云说的是,这是我的最后一次商业冒险;菜鸟只做快递企业不愿意做的事,我们是服务快递企业。接连便是难懂的话。


当年咸亨酒店里,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菜鸟成立现场气氛一样快活,但是阿里可不狼狈。涨红了脸、青筋条条绽出都是申通们的事,强颜欢笑、忍辱负重下,快递兄弟签下了自己企业的终点。


五年来,菜鸟保持着刻意的低调。但是其物流帝国的轮廓还是一点点浮出水面,仓储、干线运输、物流地产以及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逐渐被纳入版图。菜鸟尽最大可能的宣传自己不是快递公司,而是数据公司;不是快递公司,而是快递平台。如果丢掉文字游戏的业务术语,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形容菜鸟网络的模式,大概是这样。


通过大数据分析,在最合理的位置拿地,建门店、中转站、仓库。寄件人下单后,系统发现附近有一名圆通快递员,便安排他上门取件。系统计算得知,把这个包裹安置在15点中通发往石家庄的一车货物上,既有空间又有时效。达到石家庄后,系统鉴别出申通的快递员正好要去附近送货,就让他带上这个包裹。一切都是最高效的,完美!


衣公子实在不喜欢阿里的偷换概念。快递业务的核心竞争力是筹划仓储、设计运输、提升效率。你把核心做了还不叫“做快递”,难道只有跑腿儿才是做快递?作为劳动人民的衣公子不答应!


十多年前,阿里还不是巨头,而是那个要屠杀恶龙的勇士。马云每天用“大象是踩不死蚂蚁的”来鼓舞士气。面对ebay坚持向卖家征收2%~3%的服务费,杰克一拍胸脯,淘宝再免费三年!终于,eBay中国办公楼对面树起了淘宝的广告牌,“鲨鱼在长江里是打不过鳄鱼的”。 不过,鲨鱼刚刚败走长江,鳄鱼就收起了自己的眼泪。2011年10月,淘宝商城毫无征兆发布新规,主题两个字“涨价”。淘宝一贯的强硬态度,彻底激怒了无助的中小卖家。诉苦无果后,全国各地的淘宝卖家愤怒围堵淘宝杭州总部,史称“十月围城”。


今天的四通一达们可不会围城了,他们只会乖乖交出自己的股份。3月13日申通以46.65亿转让阿里的股份,连溢价都没收。


申通交枪的意义颇有象征意义,这家从浙江桐庐走出的企业,连同他的创始人聂云飞被称为中国快递的鼻祖,在1993年播下了整个通达系的种子。往后,申通的创业元老詹际盛出走创办天天快递。坐镇申通慈溪、创始人的弟弟聂腾云创办韵达快递。申通最早的财务张小娟撺掇自己的丈夫喻渭蛟创办圆通快递。聂云飞不幸车祸罹难后,妻子陈小英和哥哥陈德军扛起申通前进的旗帜。后来中通的创始人赖海松又是陈德军的同学。凭借将加盟制推向极致,通达系走上快速扩张的道路,却也饱受中央地方利益冲突、执行力差、质量难统一的困扰。


然而真正让通达系迈向人生高峰的力量来自桐庐县东北80公里以外的一家企业。


2005年,圆通老板娘张小娟向丈夫喻渭蛟抱怨自己腊月十五在一个叫做淘宝的网站上买的皮大衣,等到年三十还没有送到。当喻渭蛟询问什么是淘宝时,命运已经悄悄转动列车的轨道。


2005年,淘宝要求降价提速,马云给出的价格是12元。同样的运单,邮政22元,顺丰20元。做一单不赚钱,还要倒贴钱,闻者没有不咋舌的。喻渭蛟率先相信了这个规模换效益的生意,和马云达成了协议,两只温暖的手紧紧握住的一刹那,剧本已经写好。


通达这群老乡们只能跟进。这些年跟着阿里爸爸确实赚到了钱,从小镇青年到坐拥百亿市值。奈何,成也阿里,败也阿里。严重依赖电商件的通达们,这些年是被别人抓着命根子长大的。趁着资本市场热情高,赶紧卖了吧。果然,入股的消息一出来,喜提两个涨停板。


市场的确多傻缺,终究也有清醒的。既然除了顺从阿里,你别无选择。那么菜鸟平台芙蓉出水之日,就是通达快递历史画上句号之时。一个如此强大的平台,大家就安心按照平台算法派件接单、派送就行,管你什么通什么达,再也不会有任何差别,都是菜鸟的人力外包公司。


02逆风 


通往未来的船,已经起锚,准备远行,阿里在渡口伸开双臂热情地招呼大家上船。


申通们又岂是不知道,美丽的说辞裹不住这艘邮轮残酷的目的地。只是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


要说拼搏,中国民营快递真的是从血泊里爬出来的。直到2009年新邮政法出台前,所有的民营快递都是“黑快递”,被邮政和公安猫捉老鼠、锁车罚款是家常便饭。桐庐帮统一华东的战役堪称血腥,尤其上海的价格战惨烈无比,杀起价来,真是把自己往死里砍,几毛钱的利润甚至每单亏损也杀红了眼抢着做。市井之中,为了抢夺市场,擦枪走火、群架砸店也是时有发生。


王卫敏了抿嘴,顺丰决定不上船了。


1993年,马云还是真的老师,为了维系自己创业的海博翻译社不倒闭,背着蛇皮袋去广州进货。在马云进货的正南40公里处,22岁的王卫凭着借来的10万创立顺丰速运。这家快递公司,因为自己的灰色制服,得名“老鼠会”,桐庐帮经历的杀伐,一样没少挨。2003年,马云赴香港约见王卫。正和申通圆通以命相搏的王卫没顾上见马云。


王卫酷爱户外极限运动。顺丰从邮政夹缝中崛起,后来强势收权废除早期的加盟制。顺丰一步步做大过程中,买飞机、坚持高端市场、善待员工,每一样都可以看出王卫的意志和胸怀。屈于人下,绝无可能。


申通特意赶在顺丰发布年报之前官宣阿里入股的消息。上周的一头一尾映衬快递诸侯们的一场仪式。


2018年度,顺丰控股实现营业收入909亿元,同比增长27.6%,但是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仅仅45.56亿元,同比还下降4.57%。


尽管收入上不能比肩,但是中通快递2018年录得净利润为43.88亿元,同比增长38.9%。“只差顺丰2个亿,超越行业老大指日可待”中通可以喊上一整年。


不妨看看顺丰为什么利润下降。速运物流收入896.77亿元,同比增长27.01%。对比国家邮政局统计的整个快递服务行业2018年度业务收入增长21.8%,顺丰明显跑赢市场。再看快递件单价,快递行业平均单价由2004年的28.8元下降到2014年的14.7元,再下降到2018年12元~13元的水平。三通一达的大量电商件已经杀到6元~7元的水平。对比之下,2018年度顺丰快递业务单件均价23.18元,在整个行业价格战愈加剧烈的背景下,顺丰单件价和往年相比不但没有降价,而且略微上升。


单价溢价明显,业务量增长跑赢市场,顺丰依旧在快递领域称王,利润下降的原因也水落石出,新业务严重亏损。


快递行业向来泾渭分明。三通一达拥抱阿里,分食电商件。顺丰速运,在商务件一家独大。


在众所周知的经济背景之下,商务件客户中价格敏感者流失;电商件对于快递业务增量贡献大,尤其是拼多多的崛起,不过即便王卫很早投资拼多多,这个五环外的增量显然并不是顺丰的菜。


手握161亿现金的顺丰岂能坐以待毙。顺丰2018年的投资和布局中,列举几个比较重要的。3月收购广东新邦成立“顺心捷达”同城快运品牌。8月联合美国夏晖成立新夏晖,顺丰作为控股股东,意图利用美国夏晖在冷链供应链上的领导地位,巩固优势。


10月和德国邮政敦豪集团(DPDHL)达成战略合作,发力高质量物流服务,继续深耕自己优势的商务物流领域。另外,3月顺丰领投美国知名科技货代公司Flexport C+轮,企图改造对全球万亿美元规模的传统货代行业来一场改造。


来源:顺丰控股2018年年报


顺丰收入结构的确改善了,时效和经济业务由占比96.29%压缩到81.1%,快运、冷运获得高速成长,但是何时盈利遥遥无期。连同那场已经失败的电商实验,顺丰以放弃短期利润为代价,搏一个未来。面对来势汹汹、步步紧逼的菜鸟,顺丰在既定的高端+高冷路线上疾奔。从DHL的合作到鄂州机场获批建设,都是为了做好整套供应链,企图趁新来者菜鸟立足不稳,半渡而击之。


不过顺丰还得逆风飞一会。冷风扑面,和阿里的往事历历在目。尤其是那个被誉为兵家必争之地的快递最后一公里——“丰巢项目”。


2017年,当菜鸟向顺丰发出调取丰巢全部数据的要求,顺丰选择强势回应。双方停止接口,直接开撕。


舆论一边倒地站在顺丰这边,毕竟天下苦阿里久矣。刘强东、美团王慧文、腾讯云、网易丁磊不光第一时间在微博站队,而且拿出实际行动——京东、美团接入丰巢。腾讯为顺丰做云,高调主打数据安全。网易严选全面升级和顺丰的合作,当然这并不妨碍丁磊在年底又偷偷把顺丰换成了京东快递。


阿里和顺丰在快递上的对峙再一次明确。2018年7月申通、韵达转让自己原本的丰巢股权,同一时间,通达系抱团注资菜鸟旗下的浙江驿栈。至此通达全部退出丰巢,顺丰成为控股股东。快递江湖划下一条清晰的楚河汉界。


03 变革


终于,男人安慰中西方女孩的语言统一了:dear,you need cry/有你的快递——姑娘,为了你的快递,这群亿万身家的中年男人要拼了!


一切都是源于马老师的那句承诺“中国任何地方快递24小时必达、全球72小时必达”“物流成本占GDP比重由15%下降到5%以下”。


这些年,双11的快递量年年翻番,但是物流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对于双11超级峰值的处理能力大幅提升,秘诀在哪里?


这几年的双11造势,阿里总是温柔提醒:大家记得先把想要的商品加入购物车,过了零点再下单。部分原因就藏在这里。


当全国买家提前一周陆续装购物车,阿里就会即时计算,并提醒卖家在仓库之间提前调货。你没有下单,但是商品却已经提前上路,配置到离你最接近的仓库。


用数据改造物流,以自营商品为主的京东做得更早更好。因此,京东物流和顺丰速运同样强大,却强在不同之处。


基于大数据下的未来可以很可怕。也许,快递员会先敲门,问你怎么还不下单。


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在创业之初卖米,用小本子记录每家买米的情况,定期计算哪家的米快吃光了,就及时送米上门。“经营之神”的成功之道,如今正在通过数据无限制地放大。


当然,鉴于快递行业60%~70%的成本是人力,无人技术的普及也是重大利好。工业园区内,运输环境比民用无人驾驶简单很多,技术层面早就可以突飞猛进。但是考虑就业替代等社会稳定因素,技术的前进速度开始遇到人为的控制。


不过科技对于物流的改造潜力已经足够阿里出手。怪不得马云说可以投资1000亿,如果不够,再投几千亿,甚至把阿里巴巴可以有的投资绝大部门投向物流。


申通当然不是阿里第一次出手。2015年,阿里联手云峰基金投资圆通,拿下股权约11%;2018年5月,菜鸟投资中通快递13.8亿美元,持股约10%。在此之前,阿里巴巴已经是百世集团第一大股东。算上,海尔的日日顺、心怡、全峰,以及阿里通过苏宁控制的天天快递、巨资拿下的饿了么,阿里的物流网越来越密,盖天罩下。


刘强东在接受采访时说过:“说得好听点就是提升这几个快递公司效率,说得难听一点,最后几家快递公司大部分利润都会被菜鸟物流给吸走。”那时候的大强子,还是白手起家的少年才俊,风华正茂,不知妻美,紧身西装勒得衣公子都看得心疼,但是说话实诚接地气。不过此时距离他在明尼苏达喝光十几瓶红酒、解开自己的拉链,只剩下300多天的时间了。


阿里的核心是商业。所有的投资都是战略投资,服务于阿里的战略目标。对比之下,腾讯的本质是流量公司,微信的超级流量需要各种各样的应用场景变现,腾讯只需要作为流量提供者抽成,所以多是财务投资。


想一想马老师变革中国商业的雄心壮志,还真不是这群粗糙汉子能够肩负的。多年来顺丰坚持在自己的年报中放上邮政局的快递投诉统计,来彰显自己的质量。得意洋洋的神情,完全不照顾阿里的感受。看看阿里小弟们的位置,你让阿里怎么把他们放在自己的未来里?


来源:顺丰控股2018年年报


菜鸟网络CEO童文红和副总裁万霖均坦承,菜鸟网络如果会遇到什么发展瓶颈,那就是能否得到合作伙伴长久、稳定的信任。


信任是阿里的价值观吗?你去问问五年前的滴滴程维和三年前的美团王兴。阿里的价值观明明是相信和服从。所以,菜鸟推出直营业务新配盟试水,自然是顺理成章。


2012年马云高调投资快递,选择了星晨急,不过后者很快变成一坨屎,救都来不及。也许当时马老师就知道,这帮乌合之众靠不住,迟早要自己撸起袖子干。


更何况五年来陆陆续续的投资已有千亿。京东2007年开始自建物流,2013年初有成效,树立口碑也就花去区区20余亿美元。


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8年12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中,统计行业前8大巨头市场占有率的指数CR8为81.2,同比提升2.5。行业集中度再一次提升。在美国,更为集中,前5大占据95%的份额。巨头称王,赢者通吃。


继互联网、高铁网之后,物流网会成为下一张承接中国产业升级、生活剧变的基础设施。破壳而出卸掉伪装的菜鸟会更加卖力的扑腾翅膀,顺丰逆风也肯定想杀出一条血路。悲观的人总是正确,乐观的人总是成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衣公子的剑(ID:yigongzidejian),作者:衣公子(基金经理、财经作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5
点赞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