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元年“夭折”
2019-03-27 08:32

偶像元年“夭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南风,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上周四,《以团之名》进行了决赛录制,男团“新风暴”和选手赵品霖出道,但热度与去年NINE PERCENT和火箭少女101(以下简称“NPC”和“火箭少女”)出道时截然不同,甚至比不上节目开播时被全网调侃“快乐源泉”的盛况。


无独有偶,同期开播的《青春有你》同样遭遇了“雷声大雨点小”的尴尬。节目开播前每一位练习生和背后经纪公司的曝光都万众瞩目,有热门选手一夜之间拥有了三十几个站子,但节目开播至今却没有任何选手出圈,节目本身在圈外也已经掀不起多少涟漪。



这实在不像是偶像市场会有的境遇。遥望去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蔡徐坤和杨超越一夜顶流挤爆热搜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多家经纪公司估值水涨船高,还有公司顺利拿到了不菲的融资。因这两档节目热播,2018年也被冠以“偶像元年”的称誉,但万万没想到第二年便无人问津,重蹈了绝大多数本土偶像团体“出道即巅峰”的覆辙。


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背后,必然危机四伏。两档节目的成功让关乎偶像产业的每一方都变得疯狂起来,公司急于招人,资本急于下注,平台急于推出新节目,一切都太仓促了。


随着《以团之名》和《青春有你》热度凉下来,偶像产业终于回归平静,这场大起大落因为历时之短看起来像极了一出闹剧,但或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借此机会,所有人都得到了喘息和反思的时间,而偶像产业非常需要理性发展。


运营乱象


和说唱、街舞等已经自成体系的产业不同,中国的偶像市场一直以来都是不成熟的,前者的发展程度能够支撑起一档大热综艺带来的强曝光,但偶像产业全然不是这样。去年以前,中国并没有练习生文化,自然也没有打歌节目和团综的生存土壤,经纪公司甚至都不能给练习生们提供一个成熟的培养方案,头部公司如乐华娱乐会选择送练习生去韩国接受培训。



一切的改变始于两档综艺,因为很多人此前并没有看好这两档节目,所以经纪公司也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NPC和火箭少女出道后,因为合约问题,乐华娱乐、麦锐娱乐等公司和平台方以及运营公司发生过不少摩擦,这对处于萌芽期的偶像市场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NPC从一开始就没有解决好归属问题,这让原定的运营公司爱豆世纪在后续操作上显得十分乏力。去年5月18日,粉丝们写了一封《致爱豆世纪书》,细数公司的失职:NINE PERCENT成团42天,无正式媒体见面会;无成员杂志专访;无官方团体应援物、应援色;无除粉丝见面会之外的公开合体;无团综;无合宿;无新歌。


直到今天,NPC仍然保持着“单飞不解散”的状态。成团初期举办几场粉丝见面会后,团员合体次数屈指可数;爱奇艺出品的《hi 室友》《小姐姐的花店》《青春的花路》等节目虽有不少NPC成员参与,但这些更像传统意义上的真人秀,并非宣传偶像特质的团综。粉丝们提出的偶像团体应有的运营规划,大部分至今未实现。


从运营成果上看,火箭少女要好一些,经过短时间扯皮后,腾讯视频和经纪公司达成一致,火箭少女由平台方安排的公司哇唧唧哇运营。在公司安排下,她们非常及时的出了专辑、开了演唱会,也上了团综。不过在运营细节上,哇唧唧哇同样遭到了粉丝不满。



去年10月20日本应该是火箭少女的首场演唱会,但前一天,经纪公司哇唧唧哇通知因为场地原因,演唱会取消,变成了没有表演节目的粉丝见面会。而在现场,粉丝发现竟然连椅子都没有 ,只能全程站着,完全看不到舞台,导致整场活动混乱不堪。结束后,愤怒的粉丝集体大喊:“哇唧唧哇倒闭了!”


类似的不满涉及到镜头分配、资源大小等各个维度,参与的人一多,上热搜便时有发生,团队成军不到一年,粉丝间的battle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与此同时,经纪公司在偶像管理上也并不严谨。NPC成员小鬼和火箭少女成员杨超越都因私德问题被主流舆论关注,并且小鬼的恋爱和杨超越的吐痰等行为都有实锤,这样的“出圈”对上升期偶像而言堪称降维打击。


NPC和火箭少女是完全靠粉丝们爆肝投票真金白银选出来的,但他们在成团后的发展上乱象频出,事与愿违。这不但消耗了粉丝们的信念和节目品牌价值,也伤害了本就脆弱的偶像市场。


大众情绪反噬


《青春有你》和《以团之名》归根结底是要推出偶像,而在主流认知里,偶像=流量。两个节目归于无声,某种程度上也是大众对流量抵触情绪的反噬。


从大环境上看,无论是归国四子还是杨洋等本土偶像,都在去年遭遇了事业滑铁卢。鹿晗恋爱、吴亦凡新歌刷榜、杨洋转型之作《武动乾坤》口碑收视双扑街······种种现象表明,大众对流量的容忍度已经到了极限,他们正处于最危险的时候。



作为《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里的最强流量,蔡徐坤和杨超越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并没能打破大众的刻板印象,反而让抵触之风愈演愈烈。因为二人粉丝属性不但恰恰相反,而且都遭到了另一属性的高度差评。


蔡徐坤的粉丝以年轻女性为主,但在直男聚集地虎扑发起的一轮明星口碑投票活动中,以85.7%的差评率成为收获差评最多的男艺人。杨超越的粉丝则以直男居多,在虎扑评选的最受欢迎女艺人中,杨超越位列第9,不过以女性用户为主的豆瓣鹅组评选的最讨厌女星TOP20中,她排在第三位。


物极必反。因为二人是从同类型节目出道的,粉丝口碑的割裂导致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对节目及其代表的偶像市场都有诸多不满。


粉丝是整个偶像产业中发展最为成熟的一环,粉丝经济也是独立存在的一个产业,借由偶像元年的东风,饭圈文化也开始有出圈的苗头,但每次出圈都是因为“丑闻”。从蔡徐坤用染黑发当福利,到最近的“潘长江不识蔡徐坤”,粉丝在蔡徐坤口碑恶化中都起了关键作用,所谓“一粉顶十黑”,大抵如此。



杨超越则是成也锦鲤,败也锦鲤。她的出道有很多运气成分加持,人们将她奉为锦鲤是希望行大运。但锦鲤的反面说法是“才不配位”,长时间的曝光中,人们发现杨超越的收获远远大于付出,这显然不能让认同“越努力,越优秀”和“越努力,越幸运”价值观的大多数人满意。


这期间,来自官方的认可,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2018年年底,影响中国年度人物盛典上,杨超越获得“年度演艺人物”奖项,主办方《中国新闻周刊》给杨超越的颁奖词是:“这个年轻女孩身上折射出一个时代普通人的奇迹与梦想”。和她一同获奖的,是《我不是药神》的导演文牧野和国乒教练刘国梁等人。


2019年1月18日,NBA官方发出新春贺岁宣传片,宣布蔡徐坤成为首位中国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受邀与安特托昆博、利拉德和克莱·汤普森3位高人气NBA球员联袂亮相。


两份来自官方盖章的“证书”将杨超越和蔡徐坤拉到舆论的风口浪尖被万人群嘲,大众的容忍度被消磨殆尽。很多偶像因“反骨”而被粉丝青睐,大众同样也会对偶像产生“反骨”。




供给不足的选手和不再简单粗暴的赛制


除了来自社会层面的施压,偶像元年还遭受着市场的质疑。


去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分别做了男女偶像,因为此前多年都没有过类似事件,高达200位练习生的一次性供给成为各大经纪公司不能承受之痛。两档节目下来,市场上的优质练习生已经被充分开采挖掘。


今年《青春有你》《以团之名》和即将开播的《创造营2019》都要做男偶像,一名练习生从稚嫩到成熟要经过至少18个月的前期培训,当前的偶像市场显然不能供给300名练习生的节目需求,这必然会导致选手质量下降。去年参加《偶像练习生》的董岩磊只练习了20多天,而且“董岩磊们”是极少数,今年出现了只练习十几天的选手,练习时长在半年以内的更是大有人在。


选手是该类节目能否出圈的关键元素,他们质量的普遍下降,在《青春有你》《以团之名》没能延续偶像元年的辉煌中占据重要位置。



此外,去年因为完全依靠粉丝花钱投票,引起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广电总局随之出台了新一轮“限秀令”,坚决遏止节目过度娱乐化和宣扬拜金享乐、急功近利等错误倾向。政策高压下,今年的3档节目在赛制上做了不小改动。


《青春有你》在成团上,选手需要完成公益活动、艺术专业和大众认可三个方向的考核。刚刚录完的《以团之名》一下推出了两个/支偶像,一个是全场分数最高的团队“新风暴”,另一个是个人榜第一名赵品霖。另有消息称,《创造营2019》是训练营模式,没有淘汰概念,投票通道永远都有101人,但是每轮参加公演表演的人通过投票排位确定。


当观众失去对偶像出道的主导权,他们的参与感和积极性也会随之降低,进而导致节目很难出圈。《创造101》成团夜创造了两个“爆”的微博热搜,《以团之名》的成团夜连前5都没挤进去。



《偶像练习生》大火后,去年悦享会上,爱奇艺宣布将在今年推出两季《偶像练习生》,各大经纪公司和影视公司纷纷招兵买马,加码偶像产业的布局,所有人都卯足了劲儿准备分一杯羹。


殊不知,市场其实还没做好出圈的准备,慌乱之下,一切被推到大众面前的东西都显得诚意不足,经过短短一年便草率收场。所谓的“偶像元年”或许和《流浪地球》开启的“科幻元年”一样,只是个噱头罢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南风,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4
点赞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