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的欧洲危机和多重焦虑
2019-04-09 15:01

Airbnb的欧洲危机和多重焦虑

文:丁甜,编辑:封成


去年初春,美国旧金山,民宿短租平台Airbnb举办了一场十周年纪念活动,大会上反复提及的一句话是:“Airbnb 要触及到每个人。”


这个“每个人”里,可能不包括欧洲人。


2019年2月10日,巴黎市政府将Airbnb告上法庭并要求对后者处以一张1250万欧元“天价罚单”。 1250万欧元的罚款,对于目前估值310亿美元的Airbnb而言,可能并不算多,但这意味着,巴黎不欢迎Airbnb,柏林、伦敦、纽约也是。


“我们的目标是通过起诉未经授权的出租行为来解决这一问题,它们破坏了巴黎一些社区的秩序”,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表示。


秩序,或许是曾经追求个性化表达与差异化定制的Airbnb所嗤之以鼻的东西,但现在却是它极速成长后不得不遵循的社会规则。


01


这不是法国第一次出手。


2017年底,法国出台租房管理新规,要求下架短租平台上不合法的房源。房主如果想把房屋放在短租平台上,如Airbnb,需要在市政厅进行登记。如此一来,当地政府可以追踪监管,查看房源是否合法。就在这一规定刚出台时,Airbnb遭遇了不小的打击,彼时,巴黎市政府标记1000多间未登记的公寓,要求 Airbnb将这些房源移除。


数据显示,作为Airbnb在全球最大的服务市场之一,在法国,Airbnb拥有50多万处房产,约1300万的住客和房东,巴黎更是Airbnb平台上排名第一的目的地。


但是这一次,不只巴黎在劫难逃。


巴塞罗那已经停止发放新的旅游住房许可证,无证运营的短租房源统统被视为违法房源,而唯一合法经营的方式是购买已经获得许可证的相关房源来经营短租。巴塞罗那委员会称,非法民宿“是投机买卖和非法经济的温床,滋扰、投诉源源不断,给当地生活造成了不良影响。” 荷兰阿姆斯特丹市正在取缔Airbnb和Booking等平台上私人出租客房的行为。根据规定,屋主一年只能通过此类平台将房间出租不超过30天,阿姆斯特丹甚至考虑禁止在某些街道经营民宿。


在柏林,房东在未经当地政府许可的情况下,若将住所超过 50% 的部分进行短期租赁,将面临最高达 10 万欧元的罚款。爱尔兰的住房部长计划为 Airbnb 的房东们制定指导意见,也就是说,他们将面临更高的税收。


危机不仅在欧洲蔓延,没有国家再是“自由”沃土。


美国各大城市也早已开始频繁针对Airbnb,调查其是否违反当地酒店、房地产法律法规。2016年10月,纽约州州长库默签署了一项法案,明确了发布短期房屋出租广告信息、非法短期出租的行为将得到1000-7500美元的罚款。之后,Airbnb选择妥协,承诺将向所在城市缴纳酒店和旅游税费。


去年10月,华盛顿特区议会初步批准了对短期租赁的限制,限制了数百名华盛顿房东短期出租第二套房,并对出租自住房中的房间和地下室进行限制。


在迈阿密、圣地亚哥等美国城市,像Airbnb、VRBO、Tripadvisor这样的短租服务都受到严格限制。虽然各地的法律规定、收费标准以及税收要求各不相同,但是对于违规行为的罚款通常都是很高的。


一份摩根士丹利的研报早就指出,Airbnb在美国和欧洲的使用率增速已经出现了放缓趋势。在大摩看来,Airbnb的品牌认知度已经快要触及天花板,与此同时,租期限制、税费限制等监管,进一步阻碍了Airbnb的增长。


欧洲市场的棘手并非针对Airbnb,它的严格不会迟到,更不会缺席。这一点,从欧盟各国与谷歌近10年不眠不休的法律战争中可见一斑。


从德国要求谷歌公布搜索算法,到欧盟要求执行“被遗忘权”,从欧洲议会多数票赞成拆分谷歌,到因“谷歌税”立法而导致谷歌新闻退出西班牙,从欧盟委员会对谷歌反垄断的处罚,再到《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 一经执行,谷歌就遭到侵犯个人隐私的指控……互联网企业在欧洲的发展步履维艰。


移动广告平台Kiip的创始人Brian Wong曾经吐槽过:


“Kiip最难发展的市场在哪里?”

“欧洲!欧洲的法律条款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谷歌、脸书都在欧洲发展的很好,谷歌在欧洲的市场占有率甚至超过美国?”

“那是因为它们有一整个军队的律师每天在与欧洲立法斡旋!”


02


美国旧金山的那场纪念活动一个月之后,Airbnb 又在上海举办了相同主题的活动。


除了再次分享曾宣布过的全球最新战略(推出四种全新房源类型、全新房源升级、爱彼迎主题房源、超赞房东计划和全新会员奖励计划)之外,这场位于上海的活动还宣布了一项只在中国上线的新服务:“房东学院”。


两年前,Airbnb为了进军中国市场,还特地取了个中国名字——爱彼迎。



听说是从900多个候选名字中选出来的,非常不容易。要900多个选项里选出最乡土的那个,是挺不容易的。


从洋气到乡土,一位前Airbnb员工调侃:“反差产生记忆,人对极端的东西记忆最深。”


在2015年正式入华之前,Airbnb的全球扩张早就风生水起。2013年,在柏林、伦敦、柏林、巴塞罗那、哥本哈根、米兰、莫斯科、巴黎、德里、圣保罗等欧洲各地都拥有办公室的Airbnb就已经从一个美国公司彻底变成了一个全球公司。然而相比之下,他们的中国步伐却缓慢而谨小慎微。


但随着Airbnb布局五年、入华三年,幅员辽阔、人口基数巨大的中国市场成了Airbnb“家在四方”愿景中最重要的一块版图。和其他海外市场的各种不欢迎和政策限制不同,中国对Airbnb的态度特别包容,而且一开始,Airbnb在中国,几乎没有敌人。


2017年3月,就在Airbnb中国公布了其中文名“爱彼迎”一周之后,途家举行了一场大型发布会,在那场发布会上,途家宣布和蚂蚁短租、携程、艺龙、去哪儿、58 赶集、微信酒店、芝麻信用这八个平台合作。


房东只要发布一套房子,就可以在这八个平台上都看见。途家还推出了一款面向房东的管理工具,用来同时管理这八个平台的订单。当时,途家上拥有 45 万间可以出租的房源。而 Airbnb在中国只有 8 万间房源。


这一切都像极了 Uber 刚来中国的时候。一个硅谷创业明星来了,这里已经有了许多中国竞争者,但没有一个本土短租平台成为“滴滴”。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Airbnb人士都表示,Airbnb没有把任何本土企业当作竞争对手,不管是小猪短租还是途家,Airbnb的心态都很平淡。



2017年,Airbnb在中国国内房源增长率超过100%。2018 年下半年,Airbnb 中国区业务预计增长 3 倍,境内旅游市场已超过总业务量的 50%。仅去年一年,入住国内Airbnb房源的房客总人次约达330万。据此前Airbnb公布的全球战略透露,计划在2020年,把中国打造成为Airbnb全球第一大客源市场。


于是,“Airbnb Plus”房源、“房东学院”等一系列计划,落地中国,只为中国。


现在, Airbnb 有 4 个独立业务单元,其中包括了房源、体验、奢华房源,以及中国区。Airbnb 中国是除美国总部外唯一有产品和技术研发团队的地区,团队共有 200 多人。


在欧洲死亡,在中国复生。


这似乎成了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反例,羡煞Uber。但事实上,共享短租还是一个硝烟尚未燃起的行业。艾瑞咨询显示,2012年-2016年,该领域融资次数共28笔,70%为天使轮与A轮,这说明在线短租行业属于住宿行业的利基市场,处于行业的初级阶段,市场还处于教育期。而 “共享短租需要一个很长很重的思维转化的过程,需要一点点刺激观念。”当这个市场成熟以后,Airbnb会发现,一头扎进庞杂的中国市场,远比自己想象得要深。


2018年,共享住宿行业年市场交易总额达165亿元,相较2017年增长37.5%;参与者人数达到1.3亿人,其中服务提供者人数超过400万人。还有一个重要特点是,加速向二三线城市下沉。小猪短租等本土企业在拓展非一线城市渠道,借助流量明星向市场渗透的能力开始显现,根据小猪平台数据显示,一些热门的三四线城市订单量呈现爆发式增长,其中丽江增幅达650%,秦皇岛增幅达600%。



“中国市场很复杂,在美国只要按规则就可以打到鹿、小兔子,在中国你有可能打到一头熊,你也有可能什么都打不到。” Airbnb人士说。


03


当然,Airbnb要面对的问题或许不仅仅是政府的监管,即使他们的慢节奏在中国市场找到了快增长,但是随着IPO消息的风雨欲来,Airbnb高管对上市日期却始终讳莫如深,我们看到了共享短租巨头的多重焦虑。


2月8日,Airbnb宣布认命Fred Reid为全球交通业务负责人。交通负责人,这意味着Airbnb的出行业务将加速落地。而从Airbnb发布的新闻通稿中可以看出,其野心不光是飞机票业务甚至航空业务,也包括地面交通。


外界对Airbnb内部孵化机票预订业务的猜测已经持续两年多时间,Airbnb联合创始人、首席战略官兼中国区主席Nathan Blecharczyk在2018年接受《财经》专访时曾说:“我们现在还没这项业务,但我确定未来一定会做,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做得不一样。”



3月8日左右,Airbnb宣布收购酒店预订平台HotelTonight的消息传出,目前相关收购协议已经签署,而HotelTonight最近一次获得3700万美元融资时的估值为4.63亿美元。此次收购,正是Airbnb希望加强对酒店业务的渗透,进一步推动其业务拓展至短期房屋租赁领域之外。


据DoNews 4月1日消息,继上个月收购HotelTonight之后,Airbnb又确认对印度酒店预订初创企业OYO进行了E轮投资。Airbnb并没有披露其对OYO的投资细节,不过,据一家美国科技媒体引述知情人士表示,价格在1.5亿美元到2亿美元之间。


进军出行领域、推出酒店业务、甚至向OTA转型,Airbnb在焦虑什么?


原来,“看不惯”Airbnb的不止是各国政府。2017年《纽约时报》曾发布了一篇报道,其中提到,一些房东抱怨道,“自己像是给Airbnb打工的员工,既要当前台又要当后勤,还得忍受一些租客的无礼行为。”为此,Airbnb也曾作出努力拉拢房东,呼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更改规定,允许房东合法持有其股份。


对于租客来说,这些年Airbnb的风评也并没有好到那里去。“有些人也质疑,究竟是温馨模糊的‘归属感’吸引大家使用Airbnb,还是大家只是想找便宜的住宿。”莉·盖勒格在《Airbnb创业生存法则》中曾这样写到。


Airbnb曾经有一个很酷的品牌故事,房东分享出自己多余的居住空间,有偿提供给房客居住,与千篇一律的酒店相比,更能让房客体验真正的本地生活。归属、人情、温度,这在2014年被提升为一个更大的愿景,Airbnb想让全世界的人都感受到“家在四方”(belong anywhere)。


但渐渐地,“人突然变太多了,质量也参差不齐。”一位中国房东说,以前的 Airbnb 更像是一个精品社区,也正如 Airbnb 在房东中宣传的:我们想要 100 个人为我们疯狂,而不是 1000 个人有一点点喜欢我们。”但现在已经有些变味。


换句话说,Airbnb不酷了。思考一个问题,你在Airbnb上,真的在与本地房东共享空间吗?


以北京为例,从平台上供选择的房源类型来看,北京有近6成的房源是整租房。这意味着,至少在这6成的房源里,入住房客并不会跟房东共享居住空间。


而职业房东中拥有“超赞房东”称号的比例超过普通房东,回复速度也明显比较快,但是整体平均得分要比普通房东略低些。所谓职业房东,其实多是拥有2-5套在租房源的小房东,有点像是酒店旅馆业的家庭作坊,尽管没有规模化但也确实是在进行商业运作。


澳大利亚人Murray Cox就公开表示,他发现Airbnb上的房源大多是整栋房屋和公寓(flats),其中许多是永久租赁的。“这些数据打破了家庭住房共享的神话,突显出商业经营者正以牺牲居民的宝贵住房为代价,将其投资的房产变成非法酒店(hotel)。允许业主将自己的房产转换成酒店,正在将一座城市变成度假者的游乐场。”


“过度旅游”、“社区被破坏”,“住房压力升高”,此外,短租房客的很多行为均引发了当地居民的反感,包括通宵派对或者造成车位紧张。这些都正是欧洲市民对Airbnb的警惕原因。


04


而租客对于隐私和安全担忧,更是不绝于耳。


2018年年底,一篇《Airbnb爱彼迎,一个能让你命丧异国的平台》在朋友圈刷屏,作者讲述了自己在韩国的一次Airbnb订房遭遇,真实房源与照片极度不符,甚至让人胆战心惊,而爱彼迎的客服在6小时内没有任何有效回复,主人公一个人在首尔零下十几度的山坡上、拖着28寸的大行李箱找酒店,硬着头皮花了平时3倍的价格、订到了一家2000多人民币一晚的酒店。


(图片来自微信公众号YangFanJame)


后来回到家一查,网络上关于airbnb平台的差评铺天盖地。


除了房源照片和实物照片差距大之外,停电等设备故障、谜一样的定价、房东临时加价、房东临时退订、不合理的退订赔付政策、平台客服极其低下的沟通解决效率和服务态度……甚至还有去年的民宿内安装针孔摄像头事件,这些让人极度失望、恐惧的入住体验和客户服务,统统想让人在原地卸载APP的同时,宣布与民宿这种一不小心就是地狱难度的出游方式决裂。


Airbnb原本所宣传倡导的民宿,其空间形态与酒店迥异。住客之所以在民宿里体验到了类似于“家”的亲密感,是因为民宿本身即是由家改装而来。并且通过与主人的交流,住客将自己独特的情感和经验投入到民宿空间中,将其变为了“场所”(具有认同感(identical),能产生人与人关系(relational)和历史性的(historical))。


一旦旅行结束,回归原来的生活,他回想起在旅行地住过的民宿、遇到的人、吃过的美食……这一切都会在记忆的作用下将抽象的空间变为独特的“场所”。这是传统酒店所没有的。


这也是共享经济的初心,为漂泊无定的现代人在流动社会中重新通过经验锚定自己、占有空间提供了机会。


但是作为一门生意,Airbnb显然在职业化的扩张道路上有些迷茫,精品化与商业化往往不可兼得,旅游的个性化与规模的标准化更是难以调和。而初心,是那个渐行渐远渐无书的品牌故事,被从 Pixar 挖来的动画制作人定格成一幅一幅画的剧情影片,裱在斗室之内,供人观赏。



当下,作为全球酒店业的“狙击手”,Airbnb似乎已经成为众矢之的。各国政府收紧绳索,诸多限制;而民众对其也是毁誉参半,愈发不信任。


1月16日,Airbnb发布了一份内部信,回顾了2018年的成绩。内部信显示,Airbnb连续第二年实现了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EBITDA)盈利。 连续两年的盈利,意味着Airbnb离上市又近了一步。


去年,与Airbnb同时期传出IPO消息的还有备受瞩目的美国第二大网约车公司Lyft。3月29日,Lyft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股价高开跳水,收盘涨逾8%,网约车第一股,市值高达222亿美元。但未过多久,Lyft就逆市大跌近12%,跌破了72美元的发行价。上市第一周,就因做空者众多成为“借入成本最高的”美股。


对于Airbnb来说,要上市的这颗心,也悬着呢。


对于行业巨头来说,共享短租无战事吗? Airbnb的战争,恐怕既在颛臾,又在萧墙之内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