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生物入侵的黑名单里居然还有它
2019-04-19 19:20

万万没想到,生物入侵的黑名单里居然还有它

头图来自:东方IC,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学大院(ID:kexuedayuan),作者: 陈安国、戴爱梅


说到生物入侵,你可能首先想到大名鼎鼎的紫茎泽兰:


紫茎泽兰,原产于中美洲的墨西哥和哥斯达黎加 (图片来源:horseDVM.com)


如今已经摆上餐桌的小龙虾:


小龙虾,曾经的入侵生物现在已经成为夜宵盛宴 (图片来源:必应图库)


池塘里探头探脑的巴西龟:


巴西龟,自打来到中国,就变成了各个池塘中最常见的乌龟,没有之一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但是,有一个你万万想不到的小动物,它虽然看似遍布祖国等大江南北,但早些年也是“偷渡”的“惯犯”。


它就是家栖鼠类。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我国有200多种啮齿目(Rodentia)动物,大多数为野生,益、害皆有[1],其中家栖鼠共7种,实是啮齿类中的“坏分子”。家栖鼠是“与人伴生型”种类,依赖人造环境,好栖息在居民点、房舍中,也会进入周围园圃和农田。


它们对建筑物、室内物品、家禽家畜、庭院果蔬及大田作物都会造成损害;又因其密切接触居民,既骚扰人日常生活,携带多种病菌更威胁大众健康和生命安全,所以危害性特大,达到人人喊打的地步。


大凡生理生态适应性强的物种,一旦闯入新地域,由于缺乏对应的天敌和人为防治制约,很容易超越土著物种而猖獗。新疆以前没有家栖大鼠,如今它们已经暗中潜入,乘隙猛发,已对当地农业、养殖业造成很大危害。


治理鼠害,刻不容缓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曾经 唯有小鼠“称霸”新疆


前方高能预警!



图1,小家鼠Mus musculs(图片来源:引自郭永旺等[2]及《鼠害治理》)


我国的家栖鼠,分布广、危害大的主要家栖害鼠有褐家鼠、黄胸鼠、屋顶鼠(又称黑家鼠)和小家鼠等4种。


小家鼠(图1)为小鼠属Mus,体长小于10厘米,体重仅30克左右,遍布全国各地。


另3种都是大鼠属Rattus,体长一般为20~25厘米左右,体重300克、200克左右,是家栖鼠类中的大个子。


褐家鼠(图2)从海南到黑龙江,南北皆分布;黄胸鼠(图3)原先分布长江以南地区,后隨气候变暖,已北扩至黄河流域陕-甘-宁-晋一带;屋顶鼠(图4)是泊来种,早先由外轮带入,起初见于沿海沿江港口城市,后逐渐扩散,星星点点散布在南方各省区、辽宁及京、沪等市。但直至上世纪60年代以前,全新疆都没有这3种主要家栖大鼠分布[3,4]


前方高能!


图2,褐家鼠Rattus norvegicus(图片来源:郭永旺等[2]及本所李波摄)


图3,黄胸鼠Rattus tanezumi(图片来源:广东省植保所冯志勇研究员提供)


图4,屋顶鼠(黑家鼠)Rattus rattus(图片来源:必应图库)


新疆处欧亚大陆腹地,具强烈的大陆性气候,干燥、严寒、酷暑,四周大部分被高山包围,或有荒漠阻挡,对外源家栖鼠种形成地理隔离,所以历史上当地虽有适应干寒气候的野生鼠类约60种,但家栖鼠仅有小家鼠1种。小家鼠广布南北疆,数量很多,曾多次暴发成灾[3]


初次入侵 铩羽而归


1963年兰新铁路全线通车。随之,内地2种家栖大鼠暗藏在车厢夹层、管道及货物中被陆续夹带进疆。这些鼠在列车停靠时潜入车站,到铁路沿线车站货场及居民点栖息。可是天时对其不利,初次闯荡江湖就遭遇挫折。


褐家鼠是相继在哈密车站、乌鲁木齐西站货场和吐鲁番车站货场及其邻近居民建筑物内发现的。它们定居后能繁殖。在较潮湿、食物丰富的地方,可形成较大种群。1979年秋吐鲁番火车站片区投毒饵灭鼠,在一个84平米地窖中即拣到褐家鼠尸体94只及2只活乳鼠。


而由于这种鼠喜欢湿润的生境,当地气候过于干旱,抑制其自然扩散,直至1980年代调查,在远离这些火车站的城镇尚未见到褐家鼠的踪迹[3,4]


黄胸鼠也是在乌鲁木齐及哈密火车站周边被查到的,它们主要栖息在车站附近货场、食堂和民舍里[4]。这种鼠原产亚热带地区,喜欢温暖的地方,无奈新疆冬季冰天雪地,是个极寒之地,它潜伏在建筑物内虽然能勉强生存,但增殖很艰难。


现在黄胸鼠仍然主要在乌鲁木齐车站及哈密农舍地区勉强维持小种群,捕获数量不多。


总的看,这两种鼠在上世纪下叶首轮由东线入侵是“受挫”的。当时新疆经济尚未发达,鼠能获得的食住行等生活资源匮乏,不足以消弥严酷的气候对其制约,加之防治及时,它们受困于兰新铁路沿线若干车站的小片居民区,未能顺利拓展鼠国疆土。


物流业发展 竟也带来了鼠辈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快速繁荣,各省区间物资交流频繁,新疆境内公路四通八达,铁路迈过吐鲁番-乌鲁木齐贯通南北、东西,并延伸出国门直达欧洲,先前阻挡家栖大鼠入境的天然屏障已然突破。


同时,人口增加、村镇扩展、农田连结成片、粮果蔬产品充裕、畜禽养殖业发展,家栖鼠进来就可获得前所未有的生活资源,而人们却疏于防范。于是,它们得以由西线入侵并悄然兴起。


据监测,褐家鼠是1997年开始,随着的铁路及货物的运输,经阿拉山口零星传入博州;2011年在博乐市城郊区已可零星捕获褐家鼠,2013年起在博州迅速繁殖,2018年在博乐市、温泉县哈镇等地区,褐家鼠已占家栖鼠种比例60%以上,在农舍、养鸡场其比例更达90%,夹捕率高达50%。有农户在养鸡场夜里2个小时就徒手抓获近30只褐家鼠。


夏秋季,褐家鼠也进入农田为害,起初仅能偶尔捕获,后来就可捕获相当数量:例如2015年5~10月在博乐市小营盘镇玉米地,用铁夹捕获324只鼠,其中小家鼠250只、灰仓鼠11只,褐家鼠63只,已占二成。


前方高能预警



图5,新疆博乐市捕获的褐家鼠(A左)和屋顶鼠

(A右-腹面、B-背面)(图片来源:2015年,戴爱梅摄)


屋顶鼠可能在本世纪初也就随物流潜进博州。它多在畜禽养殖场和农民的鸡舍、鸽棚上方栖息,与褐家鼠混生危害,两鼠的体躯差不多大(图5-A),起初民众未能辨识。


首次得到确认的是2015 年8月20日在阿热勒托海牧场鸡舍捕获的孕鼠(图5,A右与B),此后其他村镇也注意到有这种“黑老鼠”栖息为害,2017年5-9月便在多地陆续捕获其雌雄成体、亚成体和幼体,并曾打死一整窝6只鼠,表明屋顶鼠也已经在此落地生根了[5]


屋顶鼠入侵很可能是经由汽车运输。首获屋顶鼠的那个牧场就紧邻公路,常年有来往于新疆内外(四川、广东、山东)运饲料、肥料及木材的车队经过,其他各村镇养鸡场的饲料也多是由内地运入,都难免裹带进该鼠并任其饱食。


加之,如今新疆冬季,广大农户在家中、鸡舍及牲畜大棚都采用供暖及保温设备,这就消解了严寒的制约,使得屋顶鼠能就地安全越冬、繁殖孳生。


打家劫舍 无恶不作


因社会经济繁荣,本世纪西线落地的2种家鼠,不再像当年由东线入侵会受困火车站狭窄地片,现今它们能得到充足的栖居、食物和迁移条件,因此可以顺利地繁殖和扩散。


在博州地区,褐家鼠短短几年就由东部阿拉山口扩展到西部温泉县粮食主产区。近年,克拉玛依市的农户也反映褐家鼠多起来。同时,该鼠还借助铁路乘列车进入南疆,现在喀什、和田等地区褐家鼠夹捕率也已高达20%~50%(作者注:鼠密度用“夹日捕获率”检测,某种鼠在一地区的夹捕率普遍高于30%时,表明其种群数量已达或已趋 “暴发”水平)。褐家鼠现已在这些地区压过小家鼠,升为农舍优势鼠种,它们流窜于房舍和农田,猖獗为害各种粮食、瓜果和农田作物(例见图6~图10)


屋顶鼠主要在养殖场和农户的鸡舍、鸽棚和猪圈里栖息,常和褐家鼠一起盗食鸡猪饲料,啃食小鸡、幼鸽。它们住在房屋顶部,活动敏捷,攀爬力强,有很强的“新物回避”习性,鼠笼、鼠夹、粘鼠胶板都很难捉住它。该鼠在博州也已肆意繁殖,数量一直在增加。


图6,玉米在大田遭褐家鼠盗食 (图片来源:戴爱梅、刘哓辉摄,2018年)


图7,玉米在碾场遭褐家鼠盗食 (图片来源:戴爱梅、刘哓辉摄,2018年)


图8,西瓜遭褐家鼠盗食(图片来源:戴爱梅摄,2018年)


图9,油葵遭褐家鼠盗食(图片来源:戴爱梅摄,2018年)


图10,农业部派遣相关负责人和专家(全国农技推广服务中心副处长鼠害专家郭永旺、自治区植保站站长钟艳龙、中国农业大学鼠害专家王登教授)带领自治区和地州植保干部赴南疆考察鼠害情况 (图片来源:戴爱梅摄,2018年)


两大鼠猖獗 紧急围剿是关键


3种家栖大鼠先后乘火车、汽车潜入新疆,发展态势有差别。黄胸鼠适应力较弱,受制于新疆的严寒气候,未能大展江湖版图。褐家鼠和屋顶鼠适应性都强,恰遇现在新疆经济繁荣,可谓赶上了好时候,物资丰富、物流发达、冬季室内加暖,食、住、行三方面都有利,它们得以大肆增殖。


屋顶鼠基本局限在建筑物内,主要危害家禽家畜。褐家鼠屋内农田通吃,它繁殖力、攻击力和活动性都超强,仅几年就压过小家鼠,在新疆的鼠帝国占据了绝对优势,成为新崛起的鼠中霸王。


新物种一旦适应下来,就很容易猖獗。一则缺乏对应的天敌制约,二则人为防治往往跟不上。


这2种家鼠体大、聪敏,原先防治小家鼠的方法难奏效,例如小型鼠夹适合捕小鼠,农田用围栏陷阱(TBS)技术也对小鼠很有效,对付褐家鼠就常被逃脱;屋顶鼠警惕性和抗药性更强,尤其难灭。小家鼠是土著物种,但个体纤小,在抢占栖所、食物等方面都敌不过这2种大鼠,自身还会遭它们杀食。于是,两大压一小,褐家鼠乘势猛增,屋顶鼠也暗自孳生。


图11,围栏陷阱系统(TBS)结构示意图(图片来源:引自郭永旺等[2]


褐家鼠是世界头号大害鼠,1980年代曾在长江流域南北大暴发,连续数年危害农工商各业,造成重大损失。更须警惕:褐家鼠和屋顶鼠都是鼠疫等烈性病疫的主要宿主!全世界3次鼠疫大流行,发生在上世纪初叶的第三次流行死亡1500万人,检测到传播元凶就是屋顶鼠和褐家鼠。


所以,这两种鼠入疆繁殖乃是鼠防领域严重事态,必须将其歼灭在进一步适应和向更多地区扩散之前。好在褐家鼠对常用的抗凝血灭鼠剂都很敏感,它们又很贪食,可以组织民众进行全片区投毒饵围歼,再广设“毒饵盒”作日常控制。


灭鼠,贵在立即行动!


参考文献:

[1] 陈安国,一,“鼠”事知多少;二,给鼠摆功求保护.科学新语林,中园科学院网络化传播平台,2013,10,12和15.

[2] 郭永旺 邵振润 (主编),中国农区鼠害发生与防控图谱.中国农业出版社,2010,北京.

[3] 马勇等,新疆北部地区啮齿动物的分类和分布.科学出版社,1987,北京.

[4] 王思博等,新疆啮齿动物志.新疆人民出版社,1983,乌鲁木齐.

[5] 戴爱梅等,屋顶鼠首次在新疆发现.动物学杂志,2018,53(4):671-672.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学大院(ID:kexuedayuan),作者: 陈安国,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所;戴爱梅,新疆博州农业技术推广中心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