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康美药业299亿财务造假背后

康美药业299亿财务造假背后

对于康美药业来说,另一只靴子终于落地了,与此同时,这支曾拥有千亿市值的医药类白马股也在缓缓倒塌。


第一只靴子的落地时间是去年12月28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康美药业立案调查。


4月29日晚间,A股昔日的医药类白马股康美药业披露了2018年年度报告,同时发布公告更正其2017年报中出现的会计差错。公告表示,公司从2018年12月28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对此进行了自查,在2018年之前,营业收入、营业成本、费用及款项收付方面存在账实不符的情况。



对于2017年的年报,“财务错误”主要有以下几点:


1. 由于公司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以及确认业务款项时的会计处理存在错误,造成应收账款少计6.41亿元,存货少计195.46亿元,在建工程少计6.32亿元;


2. 由于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造成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


3. 在确认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时存在错误,造成营业收入多计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76.62亿元;


4. 在核算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存在错误,造成销售费用少计4.97亿元,财务费用少计2.28亿元。


后面还有由于“会计处理存在错误”而多计的诸多类别的现金项目,其中,单个项目最高多计了103亿元。


“核算账户资金”可以多算出近300亿,“营业收入”多计近90亿元……一份年报中就有高达14个“会计错误”,投资者的惊诧感恐怕不是康美药业甩锅给财务就可以消除的。


和令人震惊的“会计错误”一同发布的还有其董秘辞职及变更证券事务代表的公告——公告显示,邱锡伟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


4月30日,康美药业开盘即跌停,下跌1.06元,报9.54元。


千亿白马股的倒塌


康美药业成立于1997年,业务包括药品生产、研发及药品、医疗器械营销,是一家大型医药企业。就在去年5月,其市值触及最高点1283.36亿元,业绩报告也是相当好看,从2006年起便保持着净利润两位数的高增长态势,是当之无愧的A股医药类白马股。


但2018年10月,有媒体发文质疑康美药业货币现金高、存贷比例双高以及大股东股票质押等问题。随后,康美药业股价出现连续下跌——股价从10月9日的21.88元,最低跌到了11月30日的10.34元,短期内股价与市值腰斩,对于一向被市场热捧的白马股来说十分少见。


12月底,康美药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根据《证券法》第193条规定,上市公司信披违法违规情形主要包括:


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具体情况如虚增利润、未依法披露重大诉讼、未依法披露关联关系和关联交易、重大资产重组财务造假、欺诈发行等。


除了业绩上埋的长期雷,更为棘手的是康美药业陷入的“行贿门”。


2019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四川省阆中市市委原书记蒋建平受贿罪一审”的刑事判决书显示,2010~2011年,蒋建平利用担任阆中市市委副书记等职务便利,在招商引资广东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过程中,非法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马某(即康美药业创始人,马兴田)所送现金20万港元。马某在证言中表示,行贿目的是公司在阆中投资,需要处理好关系,项目才能顺利进行。


马兴田


据媒体的公开报道,这已经是康美药业第五次卷入行贿事件了。在十五年的时间跨度中,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曾分别向广东省内的市领导、证监会监管发行部门和广东省食药监局的干部行贿,所求事项除了与公司有关以外,还为自己参选人大代表谋求帮助。


2000年~2012年,李量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康美药业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约694万元。


2004年~2011年,马兴田曾行贿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共计港币500万元。


2000年~2014年,马兴田行贿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涉及金额港币200万元、人民币60万元。


2014年~2015年,原任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利用职务便利,为康美药业谋取利益,先后3次收受康美药业董事长及副总经理贿送的现金,共计港币30万元。


尽管证监会最终的调查报告还未公布,但在如今已经确定的“会计错误”面前,康美药业恐难以逃过行政处罚。若根据最终处罚决定中认定的事实触及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康美药业的股票将被推到退市悬崖边缘。


中国的“安达信”


除了康美药业本身外,在这起财务造假事件中,压力更大的是为康美出具审计意见的会计师事务所——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从2001年上市以来,一直是正中珠江为康美药业的年报出具审计意见。


对于康美药业发布的2018年报,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是“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意即,审计人员对于被审计单位年报的反映持有所保留的审计意见,主要原因有三点:


一是证监会立案调查影响:由于该立案调查尚未有结论性意见或决定,无法确定立案调查结果对康美药业 2018 年度财务报表整体的影响程度;


二是关联资金往来:审计机构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导致无法确定康美药业在财务报表中对关联方提供资金发生额及余额的准确性,以及对关联方资金往来的可回收性作出合理估计。


三是下属子公司部分在建工程项目存在财务资料不完整。


但是,在出现重大“会计错误”的2017年年报中,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是“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下方还附带着公司负责人、会计负责人们的声明,称保证年报中的财务报告真实、准确、完整。



如今回看,不免觉得讽刺——在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背后,站着中国的“安达信”。


安达信原为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后卷入美国安然公司的财务丑闻中,最终破产倒闭。从1985年起,安达信就为安然做审计,除了内部审计外,还提供咨询和外部审计服务。2001年10月,安然公司被发现在1997~2000年间,足足虚报了5.47亿美元利润——当时的安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公司之一,曾名列《财富》杂志“美国500强”中的第七名。


昔日的安然公司总部


作为负责审计工作的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不仅没有发现安然财务报表中的漏洞,其休斯敦事务所还从10月23日开始的两个星期中销毁了数千页安然公司的文件,直到11月8日收到SEC的传票后才停止销毁文件。


2002年3月,美国司法部以“妨碍司法公正”对安达信提起刑事诉讼,最终安达信被判罚款50万美元,并被禁止在5年内从事业务。而为逃避株连,安达信的海外公司纷纷“出逃”,寻求并入其他四家大型会计师事务所。


尽管在2005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3年前对安达信所作的有罪判决,认为原陪审团作出的庭审说明太过含糊,当年对安达信“妨碍司法公正”的裁决是不恰当的。但当年的能源巨擘已因财务造假而轰然倒地,会计师事务所里的“五大”也变成了“四大”,整个社会与投资者的信心亦因此受到重挫。


“安然事件”给美国社会留下的最重要遗产是直接促进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的出台。这一法案严厉打击公司造假行为,在“改进公司内部治理结构”和“强化审计师的独立性”两个方向上建立了多项准则。


如今,在高达300亿的“会计错误”面前,瑟瑟发抖的投资者们很难不去担忧,在A股市场上是否还存在着这样的“安然”、这样的“安达信”?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9

支持一下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