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北京见义勇为者426天免罪记:我不信会让好人尝苦果

北京见义勇为者426天免罪记:我不信会让好人尝苦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谷雨实验室(ID:guyulab),作者:张倩,运营:张琳悦 ,校对:阿犁,统筹:王波,头图来自:东方IC


4月终于拿到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的翟金磊,用“委琐”来形容现在的自己——碰到事情往往选择退缩。而以前,他觉得自己还算一个“勇敢无畏有担当”的人


这是经历长达426天“待罪之身”后,留下的“后遗症”。


他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任大区经理,看着朋友圈激辩马云谈及的年轻人“996”,经常担心自己脸上的苦笑,会不小心溢出来。过去的15个月,他不仅承载着远超996的工作负荷,头上还始终悬着一顶故意伤害罪“嫌犯”的帽子。


起因是一场见义勇为行动。2017年12月13日晚十点左右,翟金磊刚刚加完班,正准备从地铁海淀黄庄站换乘4号线返家。在闸机口,他看到两个年轻女孩和一个中年男子撕扯争执。担心女孩遭受欺负,他刚上前询问制止,就被醉醺醺的男子几记拳头挥在脸上。他随后将拳头“返还”给对方脸部。


事后他从女孩处得知,她们和中年男子的争执,源于在地铁上遭遇“咸猪手”的性骚扰


2018年1月,翟金磊接到警方电话,中年男子因被诊断为左踝关节骨折,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翟金磊或将因此涉嫌“故意伤害罪”。2月1日,他被刑事拘留,随后取保候审。


对方10万元的协议赔偿诉求,他一直不肯接受,拒绝和解。案件移交检方后,在检察官协调下,赔偿金额降至3万元。心力交瘁的翟金磊一度考虑交钱,以求“免罪”。


在此期间,江苏昆山、河北涞源等地几起反杀案接连发生反转,正当防卫和见义勇为也成为“两会”热议话题。翟金磊和律师决定不妥协,静候法律“裁决”。


2019年4月3日,翟金磊拿到北京海淀区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他当时的还击行为,被定性为“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2019年4月25日,最高检召开研讨会,宣布检察官敢于、善于“不起诉”也是本事。


翟金磊决定实名出镜受访。以下内容来自他的自述。


一、我以为做完笔录,事情就结束了


我2011年由河南漯河进京“北漂”,奋斗6年后,在一家互联网公司担任大区经理。原计划2018年“五一”,要和相爱多年的大学同学完婚,生活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但这一切的轨迹,在距离2017年“平安夜”还有10天的那个冬夜十点发生了偏移。那晚,我照常结束了在公司的加班,准备从地铁海淀黄庄站,由10号线换乘4号线,返回在西苑的租住地。


就在距离换乘闸机口大约10米时,我看到前面有两个年轻女孩,在跟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理论;其中一个女孩紧紧揪住他的左臂不放,嘴里不停地怒斥什么;那个男人则奋力挣脱,胳膊甚至甩到了拉扯他的女孩身上……


一方面是他们挡住了我出站的线路,另一方面,一名成年男性和一个小姑娘撕拽拉扯,小女孩明显处于劣势。特别是我走近发现,那是两个只有十多岁的女孩,眼中都布满了惶恐,我便走上前去,想询问并制止一下。


我刚问了一句:“你干嘛呢?不要动手!”中年男子回应:“你他妈谁呀?管得着吗?”粗语伴着酒气喷出,随后几记“老拳”挥在我脸上,落点都是眼睛周围,事后淤青了好几天。我随后还击,也打在他脸上。


我的讲述,有海淀区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可以佐证:“经本院依法审查查明:2017年12月13日22时许,被不起诉人翟金磊在本市海淀区黄庄地铁站内,因见被害人王某某(男,53岁)与一名女子似有摩擦,遂上前询问。王某某先出拳连续击打翟金磊数下,随后,翟金磊挥拳击打王某某头面部予以还击……”


在等候警察赶来的过程中,两个小女孩告诉我,她们与中年男子起摩擦,是因为他在地铁车厢里曾对她们中的一人进行过性骚扰。地铁驶入海淀黄庄站后,她们准备揪着“咸猪手”去地铁工作室报警,他则试图强闯过闸机后逃脱。


在辖区派出所做笔录过程中,我得知这两个女孩是从外地来北大外语学院进修,然后准备出国读书的学生,年龄都不到18岁,属于未成年人。她们也将遭遇地铁“咸猪手”的事发起因,告诉警察并写进了笔录。


在大庭广众之下,眼看两个小女孩被欺负,不管是谁都会出手援助,我认为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事发次日凌晨两点,我和两位女孩及其辅导员,做完笔录先后走出警局。


当天下午,我还在朋友圈分享了一篇文章,纪念刚刚去世的台湾诗人余光中,前面还特别加了注脚,“乡愁使我第一次领略到现代诗的美!”在我看来,随着笔录的完成,这件事便结束了。


△ 北京地铁10线海淀黄庄站 图 | 东方IC


二、这不简单是钱的事


2018年1月,警方的一个电话让我一下懵圈了。警察说“受害人”因为左踝关节骨折,事发当晚曾去医院就医,后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而致伤原因是我当时的“还击”。


我清楚记得,当时对方打我之后,我只向他脸部还击,为什么现在伤情出在“左踝关节”?


10万元,是警方告知的对方开出的协议赔偿“叫价”。如果交钱,意味着双方可能达成和解;如果说“NO”,我则有可能因“故意伤害罪”坐牢。


我当时非常生气,回复说:让他走法律程序起诉吧,让法院来判。


接下来的事我始料未及。我等来的不是法院传票,而是2018年2月1日的刑事拘留。当天上午,我正在公司上班,接到主办警官的电话,说要给我送调解书。我下楼后,就被带上警车,送到办案执法中心,换了囚服,戴上手铐,拍照片,然后接受审讯。


在被拘押的8小时里,我想了很多,突然发现习惯了信息时代的我们,囚禁如此难熬。我甚至想过,如果真关几年,我就在里面写写小说,肯定饿不死。


我身边的家人和朋友都很挺我,他们也不理解,怎么做好事反会惹上官司。尤其我所在的公司为我提供了一份“担保书”,它对我得以取保候审,起到了弥足珍贵的作用:


“翟金磊是我单位销售部总监,负责销售部供应链团队三十多人的管理工作,对我单位电子商务业务工作开展负有重要职责。如不在岗,会对我单位业务造成重大影响,造成严重经济损失。对其涉案,我单位担保翟金磊保持联系畅通,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相关工作,希望公安机关领导及民警同志考虑我单位情况,如非必要,不要进行人身限制。”


2018年底到今年初,案件移交到检察院后,主办检察官进行了积极的调解。我这时获悉,对方已经同意将赔偿金额“降”到3万元。被这个案件折腾得心力交瘁,我考虑拿钱求“免罪”了。


但我父母和未婚妻不同意,他们认为这不简单是钱的事。我的大姐,也开始关注并收集与我类似的见义勇为或正当防卫的案例,江苏昆山的“龙哥反杀案”和河北涞源王晓的“入室反杀案”,都先后出现反转,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


2019年“两会”期间,代表委员讨论见义勇为时,最高检的张军检察长,发出了“法不得对不法让步”的声音,全社会对此也有公论


也就是从这一刻起,我彻底打消了“服软”的念头,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和悔恨。


这相当于一场“对赌”,决定说起来容易,过起来却很煎熬,我不知道结果最终会怎样。


在长达426天的取保候审过程中,郁闷与憋屈,始终弥漫在我每天的工作与生活里,浓得化不开。最痛苦的,是每天不得不以两副面孔示人。


白天我要带领团队伙伴拼业绩,朋友圈发的都是“电商”“融资”、共享单车的未来,以及房地产走向的分析云云,力图勾勒的,是一个奋斗的“青年才俊”的人生剪影图。


我不能把我的涉罪过程告诉身边的人,更要竭力控制团队伙伴知晓我的嫌犯身份。426天里的109条朋友圈内容,几乎嗅不到我任何的“涉案”信息。甚至点滴的负面情绪流露,都会被我紧紧屏蔽掉,白天的我,阳光、干练,充满正能量。


只有晚上躺在床上,孑身面对自己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仍是那个正在候审、前途未卜的“嫌犯”。种种不平与不解,一股脑儿地涌出,让我难以入眠。


△ 图 | 东方IC


三、受到郁闷憋屈的不只我一个


我最想不通的是,这三十年的人生哲学一直教导我的,是凡事有因才有果,有始才有终,可将我裹挟而入的“故意伤害罪”案件,却是一起“无因果”的“无头案”。


我为什么会卷入此案?我和两个女孩又是什么关系?“受害人”曾对两个女孩做了什么?之后又对我做了什么?甚或再早之前,他曾有过何种身份背景……我认为这些都是本案绕不开的问题。


但,偏偏,这些问题通通都被起诉意见书“过滤”掉了,其中只有不到三行字的成因描述:“经依法侦查查明,2017年12月13日21时许,犯罪嫌疑人翟金磊在海淀区黄庄地铁站10号线内,因琐事与被害人王某某发生纠纷,后双方互殴,翟金磊将王某某打伤,王某某伤情为轻伤一级。”


“琐事”与“互殴”,这两个词为我的刑案定性,我真心接受不了。我自认为是个稳重的人,上一次和人打架应该是上初中的时候。我和素不相识的王某某何来的“琐事摩擦”?如果不是他先伸“咸猪手”性骚扰在前,后又“挥老拳”锤我脸施暴继后,我怎么会与他发生所谓的“互殴”?


得知了其他一些类似案件后,我才发现竟然有那么多与我一样的人,都被法律视为了“坏人”。律师给我分析说,是我们的立法与执法出现了问题,是不问前因、只看结果的“割裂式”定性,让好人饱尝了“苦果”。


再不发声,我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2018年8月29日,我第一次在朋友圈分享了“相关”新闻——《社会纹身男拿刀砍人,结果被对方夺走反杀!他防卫过当了吗?》,并且做了点评:“立法司法的滞后于公民意识,大陆法系是很难通过判例推动的,需要反复付出重大代价,才会有一点点改变。”


在前面我还特别加了一句:“多转一转,就是帮他。”在我心里,我知道自己这个“他”用的是泛指,帮夺刀反杀龙哥的于海明,其实就是在帮我自己。


后来我发现,因为那次“咸猪手”而起的官司,受到郁闷憋屈的不只我一个,


那两个以羸弱之躯反抗性骚扰的未成年小女孩,受到的打击其实并不比我小。


被“咸猪手”骚扰的小施(化名),在事发两个月后告诉我:“这件事情之后我害怕极了,经常一个人不敢出学校,松琳(化名)也很害怕,离开了北京。剩下我一个人就更加害怕,也不敢告诉父母。2017年12月13日那天晚上我问警察,我要告王某某性骚扰,警察说证据很难找到。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像王某某这样的坏人就可以逍遥法外,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反而生活在恐惧不安当中?”


事发初期的一段时期内,因为觉得自己没做错事,肯定会得到一个公正,我对警方的调查一直很配合。


2018年2月被取保后,我和小施见了一面,她为我提供了一份完整的事发经过证明:


事发当晚十点左右,她和同学松琳观影后,乘10号线地铁返校。“在地铁座位上,我感觉到一个手在摸我的屁股,我往旁边挪了挪,离旁边中年男子远一点。没想到我的退让不仅没有换来王某某的收敛,隔了一会又进一步伸进我衣服里摸我,我当即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和我一起的同学松琳问我怎么了,我就告诉她被旁边中年男子骚扰了。松琳就和王某某理论,王某某不承认。到了地铁海淀黄庄,松琳就抓着王某某袖子,我们三人去找地铁工作人员报警。”


“走到换乘10号线的换乘口,王某某看快到地铁安检口了,就想挣脱逃跑。王某某挣脱时力量非常大,差点把松琳拉倒,胳膊也甩在松琳身上。这一切发生得非常快,我害怕极了,也不敢上去帮松琳拉王某某……”


关于我介入之后的情况,小施的说法和我的陈述一致,而且地铁都有监控录像。


这次见面时我还安慰小施,“你不用担心,我有工作有收入,咱们肯定会赢,对方会为自己的错负责。”


△ 图 | 东方IC


四、“待罪之人”还原到“清誉之身”


“涉罪候审”的426天里,我有过两次特别低迷的时候。一次是在2018年春节期间,我决定把计划中的结婚取消了。我和未婚妻谈恋爱7年了,虽然她坚持按计划完婚,但我害怕,如果我遭遇牢狱之灾,就把她给害了。做出决定之后,我突然觉得无比伤感,整个春节都特别颓废。


第二次是在2019年春节。我突然就联系不上小施和松琳了,微信被拉黑,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这个还活着的“江歌”,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寒心。


我不知道两个小女孩有没有给爸妈讲她们在外遇到的困境和危险,不知道她们有没有提到过我。我只是在内心期盼,春节时能收到来自她们本人的音信,哪怕只是一句惯常的问候,也会给我莫大的宽慰和鼓励。而且,如果后续的官司还需要她们来作证,她们的“消失”会不会导致我无法“自证清白”?


四月初,得到检方的不予起诉通知书,我“清誉”挽回,有媒体想采访当事女生事发经过,我拨通了小施的电话,她当即就挂断了。之后记者需要和她们核对相关信息,依然是无法联系,我彻底被屏蔽于她们的生活之外


在426天的煎熬中,不管是对立案定性的懵圈,还是对咸猪手“受害人”的愤懑,我都只会消沉一阵子,很快就会被忙碌的工作所消弭。被铐走讯问时,我没有落泪;拿到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时,我没有哽咽。


从某种角度看,她们为对方的“无意识助攻”,对我造成了最大的伤害。以怨报德,是什么引领了人们做出这样的选择?


她们只是两个碰到过伤害和恐惧的未成年女孩,我不知道她们后来又遭遇了什么压力而屏蔽帮助过她们的人,我甚至也不愿过度谴责她们,我感到的只是无比的酸楚与钝痛。


今年清明小长假来临前,我接到了海淀区检察院的电话,没有告诉我结果,只让我尽快过去一趟。


头顶“犯罪嫌疑人”帽子,在取保候审状态中“捱日子”的我,心怀忐忑地去了检察院。接过检察官手中文件的瞬间,仅扫了一眼标题,我就确认那正是自己期盼多日、一度甚至放弃希望的法律文书——“不起诉决定书”。


捧着长达三页的文件,我来回翻看的就是最后那五行字:“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翟金磊为了使本人的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采取了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之规定,系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决定对翟金磊不起诉。”


△ 图 | 受访者供图


虽然由“待罪之人”,还原到“清誉之身”,理清官司后,我还是决定远离这块“寒心之地”,我搬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工作、居住


想到此事给我留下的“后遗症”,我立马想到了“委琐”一词。我之前还算是个勇敢无畏有担当的人,什么事情只要自己认为是对的,就一定会坚持。而出事后,一旦遇到有不同意见或者有很大阻碍的事,我往往会选择退缩。


只有一件事,我不想再拖延而是要马上就办,就是把本该去年“五一”举行的婚礼,在今年金秋“补上”,给爱人和家人一个交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谷雨实验室(ID:guyulab),作者:张倩,运营:张琳悦 ,校对:阿犁,统筹:王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谷雨实验室©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97502.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97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