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的“政治不正确”和“政治正确”
2019-05-10 07:47

高考的“政治不正确”和“政治正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叁里河(ID:Sanlihe1),作者:大文,封面:东方IC


4月28日,深圳家长圈疯传富源学校力压深圳四大重点中学,被质疑存在高考移民问题。29日,深圳教育局迅速在官微上连发两条声明做出回应,已成立专项工作小组,正在进行调查。


5月7日,广东省教育厅厅长景李虎对近日舆论热议的深圳富源“高考移民”事件作出回应。景李虎称,要做好高考移民清退工作,如果高考后被查出违规获取高考资格的,考生取消成绩,相关教育局和学校要被严肃问责。


两个星期时间,中间还隔了四天的五一假期,堪称是“深圳速度”了。


可以作为比较的是,贵州省招生考试院也刚刚通报了3起“高考移民”事件的处理结果,通报表示库某某、和某某、刘某某分别在2018年10月29日、2019年1月14日、2019年2月21日,被清华、复旦、北外开除学籍。


“高考移民”并不是一个新词汇,比如多年以来,新疆一直是全国“高考移民”的重灾区。自2012年至2016年,新疆5年查处高考移民600余人。其中,录取后由高校取消学籍的有130余人,而毕业后由所在学校收回已发学历证书的有5人。相比之下,“发现违规就取消成绩”处理的方式还是相当严厉的


而且广东省招办的调门体现出了“严紧硬”,要求各级切实提高站位,凡出现瞒报、错报、漏报或者治理“高考移民”工作不力者,将予以严肃追责和问责。


一向以“移民友好”著称的广东,一向标榜“来了就是深圳人”的鹏城,为什么使出如此霹雳手段?要知道,事发之后深圳市教育局的第一次回应是:“富源学校在深圳市申请高考报名的学生均符合广东省高考报名资格。”


在普遍的印象中,河南是全国高考竞争最激烈的省。除了庞大的考生基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河南只有一所211,而高考招生又有本地倾向,因此为了上名校,河南考生只能挤破头考去外省抢名额。


实际上,虽然广东的情况比起河南要好一些。目前四所211大学分别是中山大学、暨南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华南师范大学,但比起北京、上海,江苏这个数量就太低了。


广东的一本上线率近几年徘徊在11%左右,比河南的9.5%好不了多少,都在竞争的第一阶梯队伍中。


其中一个原因是广东2016年开放异地高考政策,广东当地学生的录取压力逐年递增。高考人数一直紧追河南、山东两个高考大省排在第三,并在2018年超过了山东排在了第二。


本来就僧多粥少,再带上衡水中学来薅羊毛,深圳家长焉能不怒?


在今年4月底全深圳市高三年级第二次模拟考试成绩单中,富源中学的成绩远超深圳当地知名的四大公立高中,前10名11个席位中占了6席,比深圳中学还多了3个。而近几年富源中学的中考招生分数线只有300多分,比深圳中学低了100多分。


图片源自网络


这样的提升速度,难免让人产生疑惑。随后,深圳市有关部门也证实,富源学校进入此次“二模”前100名的学生中,有10余名学生均从河北衡水第一中学转入。


2016年11月,富源中学与衡水中学开展合作办学,成立了衡水中学深圳市富源分校。两校之间通过互派管理干部、互派任课教师、联合招收新生、共同设计课程计划、联手举办教研活动,进行深入教学合作。


但这并不是富源快速“逆袭”的主要原因。学生家长称,富源学校成绩快速“逆袭”的办法有两个:一方面从河北挖尖子生入广东户籍,在深圳高考;另一方面招广东的孩子,学籍挂在富源,送去衡水上课,再回深圳高考。


“衡水模式”近年来已经人人喊打了。


从衡水中学与河北衡水当地一家企业合办民办高中衡水第一中学开始,衡水中学已在全国多省设立了十余所分校。2017年,衡水也在浙江平湖扎下了根,只是浙江并没有十分欢迎这个“清北输送机”的到来。多个浙江省内知名高中对“友校”翻起了白眼,包括杭二和镇海中学的校长。


“他是个应试教育的典型,他眼睛里只有分数没有人。跟我们浙江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理念不符合,他们认为是先进,我们认为是落后的,我们浙江不需要这样的学。”浙江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方洪峰表示。


富源中学的做法是否合规,新落户考生有没有在本地高考的权利,这些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在“素质教育”大省,用“应试教育”的模式去挖墙脚,显然是一种“政治不正确”。


同样是高考成绩突飞猛进,人民日报在2017年的文章《郸城农家娃上大学的多》中,就讲到了“5年里,这所学校有152人考入北大、清华”。平均每年30人左右能上清北,这样的优秀成绩甚至超过了大部分长三角地区的超级中学。


郸城县是河南省内仅有的几个不通高速公路的穷县。过去最出名的是当今“女排第一人”朱婷。


2013年朱婷带领中国队横扫世青赛的时候。教育部发布了《关于2013年扩大实施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的通知》。北大也在这一年首次公布农村生源比例,之后是清华北大两校的“筑梦”和“自强”计划,拿出2%的招生指标面向贫困县招生。


目前“专项招生计划”共三种,国家专项计划、地方专项计划和高校专项计划。2017年仅国家专项计划招生人数就达6.3万人,且有逐年增加之势。


“郸城一高作为一所农村高中,能考上这么多清华、北大生,除先进的教学理念、科学的教学体系、精当的备考方案外,根本上说还是得益于国家的有关政策和县委、县政府创造的良好办学条件和环境。”郸城县教体局长刘现营说。


除了国家政策的支持,郸城一高的崛起也与该县在教育方面的投入很大有关。


2012年至2017年,郸城县用于教育的投入占财政支出的30%以上,高于河南省平均水平12个百分点。2015年至2017年,该县累计投入6亿多元,每年招录不少于300名教师充实到农村学校,且农村教师绩效工资比县城高出8%。


而且,郸城一中已经形成了一把手亲自抓教育的“政治规矩”和农村重视教育的良好风气。已经出现了连片的“大学生村”,每年向各级高校输送两位数的毕业生。


教育质量提升带来了经济效应,学校也就吸引了周边县市的学生前来就读,同时也有已经走出去的家长把孩子特地转回老家读书。学校好了,生源自然就流了过来。聚集效应,也让这个县级高中的升学率越来越好。


地方领导留言板


今年出炉的农村专项成绩单,郸城一高又独占鳌头,37名清华北大的录取率已经力压老牌的省实验中学和郑州一中,在河南省内俨然是一所新的超级中学。虽然目前已经有关于郸城一高违规招收外地区学生借读,扰乱正常的招生秩序的举报。


但是和高考移民不同,高等教育向农村倾斜是一种“政治正确”,不是外来的和尚,而是手心手背的问题。也许当农村的高等教育问题已经普遍得到解决之后,农村专项计划的不均衡或者农村学生身份的认定问题,才能进入我们的视野。


所以说,高考从来都不只是“教育问题”,也不是靠市场可以解决的,只有成为“政治问题”之后,才能得到快速有力的解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