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互联网浪潮退去,我们成为泡沫

互联网浪潮退去,我们成为泡沫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Q报道(ID:GQREPORT),作者:于蒙,编辑:靳锦,插画:橘且,运营编辑:佟通通,微信编辑:尹维安,头图来自:UNsplash


去年冬天开始,互联网开始了一场裁员潮。我们采访了三位在那段时间失去工作的人。他们处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但都在互联网行情好的时候进入行业,很少预料到行业会经历快速变化。因此有人变得保守,有人重新思考自己的职业乃至人生选择,而有的人觉得,自己没办法拥有更好的生活,也是一种人生。裁员给他们的职业生涯强行按下暂停键,但跳出惯性轨道之后的思考值得倾听。


一、J,男,22岁,用户增长 


“我希望我每天工作时间一直有事干,千万别闲着。只要工作是忙不完的,我就觉得我还可以,公司还可以。”


失业之前,我一直觉得北漂也不过如此。第一次在A公司被裁,我疯狂改简历找工作,海投两天,约了10家面试。有一天我面试回来,拿着简历坐公交车,窗外北京冬天的景色好像和我之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我女朋友说,你被裁员的那天才是你真正北漂的开始


我去年刚毕业,至今不到一年,已经第三次失业。第一家公司战略调整,我被“优化”;第二家公司虽然稳定,却有大型国企的痼疾;第三家公司因为政策风险,整个就要倒闭了。


最近我刚刚确定了第四家公司,签合同前我问了很多人,在脉脉、知乎、微博翻了很多资料,我要知道到底有没有人说这个公司会凉,或者有没有人说这个公司因为不赚钱就把人裁掉。


这次找工作时,我排第一位的要求是稳定,一定要稳定。面试的时候有人问我对公司的期待,我也是这么说的,我可不想再换了。我女朋友今年毕业,我们异地了快两年,本来就快团聚了,可我频繁地换工作让她担心。她说,如果你再不稳定下来,那我也就不去北京了


我从大四开始在A公司做社群运营实习生,三个月后拿到转正offer,第二年六月转正,一切都很顺利。我的本科学校很一般,同学毕业后挣3000块钱工资就很开心,我告诉导师和同学我工资8000,他们都震惊了。而且公司包三餐,租房只要一千多,我花钱一直很大手大脚,1000块钱的东西也是说买就买,换手机耳机不用考虑,也用花呗和信用卡分期。但频繁的失业让我感到恐惧,最近我的淘宝和京东从来没打开过,除了吃饭没有任何花销。


我甚至考虑过屈服,去家里安排的单位工作。专业对口,朝九晚五,赚六七千块钱,肉眼可见地晋升路径,还能吃住在亲戚家里。一切都很好,但是想想就觉得很丢人。别人会说,这孩子本来多硬气,说自己在北京干,最后不还得靠家里。我不想认怂。


我的同学都不能理解我,我眼中的屈服在他们眼中是最自然的选择。他们一个去了家里安排的单位,一个是家里安排的工作还包吃住,赚的钱都是自己的零花。我说我换了几份工作,他们开玩笑说你很厉害啊,去一家倒闭一家。他们不知道没有单位给你发工资了是什么感觉,原来每个月都能期待的银行短信,突然有一天就停了,账户里的钱只会少不会多,这挺让人抓狂的。


去年12月初我还在A公司,其实听到了一些裁员的风声,但始终觉得不会是我。我负责用户增长,要确定活动主题,写文案做海报,在微信上分发,用户扫码进群后进行维护、转化。后来我换了工作才知道,这应该是一个团队20个人做的工作,但当时全都是我一个刚毕业的人来负责。


从实习到入职的一年多,A公司疯狂招人,我的工号是900多,当时公司500人。我走的时候,新工号2400多,公司有1600多人,扩张了两倍多。我父母原来根本不知道什么互联网公司,后来也开始关注,打电话很兴奋地跟我说你们公司又融资了,好几亿美元。


但扩张并不意味着能赚到钱,从我一个人负责20个人的工作就能看出来,公司想迅速做大,但并不知道该怎么把事情做好。等到检验投入产出的时候,我们就成了浪费资源的人,整条业务线,从运营到产品到技术都被砍掉了。和我一起入职的一个女生是人大的本硕连读,也没能幸免。


我像是坐上一架火箭,飞速升空,可惜的是我没挤进头部载人航天器,在一级二级三级火箭相继脱落的时候我就掉下去了。


于是我想找一家已经稳定下来的大公司,去了国内大型教育公司旗下的B机构。但很快我就发现这里有种和互联网公司迥然不同的氛围。办公区很大,但三个人共用两个工位,白天还拉着窗帘。第一天上班,主管就向我吐槽了其他每个员工,说他们都不行,就看我还不错,让我和他一条心。我和同事一起吃午饭,主管知道了很严肃地找我谈话,说,我觉得那个圈子不适合你,请你以后不要跟他们一起吃饭。后来我发现他私下拉拢了每一个人。


本来为了找棵大树好乘凉,工资降1000我都忍了,谁知道碰上这样的人。不到一个月我就受不了了,提了离职,去了做在线教育的C公司。


在C公司入职第二周的周五晚上11点,总监突然宣布,大家明天都不用来上班了,过个周末吧(C公司是六天工作日)。周一我带着休完假的轻松来上班,主管突然把我叫过去告诉我,公司要凉了。后来我知道教育部发了通知,不允许老师使用微信和QQ留作业,而我们公司的产品恰恰就是让老师在线留作业。几天后我的主管和总监都离职了。


现在我在D公司,工作刚刚开始。我和几个大学同学有个小群,一天晚上六点半,我刚吃完晚饭溜达回工位,正准备开始晚上的工作,有人在群里说了句,我刚下班,你们还有人和我一样加班吗?这个同学平时五点半下班。我说我9点下班,那时候他们可能都准备洗洗睡了。


最近很多人讨论996,我觉得在北京的互联网公司,不能说996正常吧,反正995是正常的。这几个月来我面试过的公司基本全部都是996,他们不会直接说,上来先问你,能接受加班吗?


颠沛流离了几个月,我现在觉得能加班是好事,有活干说明公司还能活下去。我刚入职一周,没什么工作,闲下来唯一的感觉就是害怕,恨不得冲进老板办公室让他给我找点事做。有一天晚上八点半,老板说你赶紧回家吧,你家远,我说还有点早啊,最后还是磨蹭到九点才走。


我希望我每天工作时间一直有事干,千万别闲着。经历裁员后我经常反思自己,我这个状态是不是不符合公司的要求?是不是我还不够好?公司会不会又要把我裁了?永远处在惶恐之中,只有忙起来的时候好一些,只要工作是忙不完的,我就觉得我还可以,公司还可以。


 二、K,女,28岁,产品运营 


“至今我做了四份工作,都没有让我很喜欢,新的机会也并不令我动心,我工作主要就是为了薪水,还为了成为我父母眼中一百分的女儿。我始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失业后有段时间我整天在家看大熊猫直播,还专门去动物园看过几次,反正不上班了我想去哪儿就去。我站在玻璃外面,熊猫在里面打滚,旁边的人突然开始拍玻璃。有人说熊猫年纪大了不再可爱,就会被送到各个动物园去“打工”,即便是国宝也得工作,我觉得心酸,不知怎么就哭了。


我不好意思把失业的事告诉父母,怕他们对我失望。直到有一次他们说没钱了,想让我给点钱,我没办法才说了实话。他们的解决方式就是让我回老家,好像回去后一切都很容易,但他们不考虑在一个五线小城市我能做什么?互联网公司教我的技能完全用不上,我家也并没有能力给我安排一个地方躺着拿工资。


待业的几个月我开始记账,发现生活开销不可思议地大。房租一千五,吃饭将近两千——这还是很少叫外卖的情况,加上一些生活用品,还有自己交社保,总要六千块钱。原来公司包三餐,我从没发现吃的这么贵,青菜没有每斤三块钱以下的,水果没有五块钱以下的,最便宜的四块九毛八,你得在一大堆里面捡能吃的。


我们这届年轻人是和互联网平行成长的一代人,2014年行情大涨的时候我们进入这个行业,跟着浪潮起起伏伏,突然有一天浪潮退去了,我们也跟着成为泡沫


我所在的公司从2017年开始大规模拓展知识付费业务,我负责微信端小程序的运营。被裁员其实是有征兆的,我接到通知的前一个周五,有同事告诉我,我的公众号登录权限被关掉了。之前的一整周,跟我配合的同事好像都很懈怠,完全不像以前一样催方案。再往前,9、10月的时候,我们不能再招实习生,HR只说在做人力盘点。我一直没有在意。那天是周一,早上7点我就到公司写年底的活动方案,快11点的时候老板叫我,直截了当说,我估计你要看新的工作机会了。理由是公司调整,我们这部分业务整体取消。


当领导的目标很庞大,现实能力却很弱的时候,公司一般会采取疯狂招聘的策略,通过人力扩张来博取资本市场的红利。这家公司就是如此,为了进军知识付费产业,几个月间招聘二三百人,单从我之前所在的在线教育机构就挖走了五个人。那时产业已经是一片红海,整个公司又不具备狼性拼搏的氛围,一年后到了检验收成的时候,发现就算人再多,收的果实还和原来一样。这就开始裁员了。


我无可反驳,我带的两个应届毕业生,实习刚转正,也被裁了。一切都很迅速,让人来不及发酵情绪,下午出了公文,HR找我谈赔偿,让我签字,然后我被催着交了电脑,收拾东西打车回家。


北漂前几年的时候,我收入稳定,家里的电视机、冰箱、洗衣机都是我买的,逢年过节还能给家里寄不少钱。我父母觉得祖坟冒青烟了,很骄傲。最近他们发现不过如此,我闺女也就是找个地方打打工,工作还说没就没了,他们开始想让我回到他们身边,方便照顾家里。


我父母的观念是我应该为家里多做贡献。我有个哥哥,父母当时想再生个儿子,结果生了女儿。我从小跟着养父母生活,中学才回家。我总是不知不觉想要讨好他们。我爸说家里水质不好,想要个净水器,我就用裁员的赔偿金在网上买了。我哥当时有稳定收入,但我知道我父母更希望我来买。


春节我在家呆了几个星期,他们催我结婚,给我安排相亲,经常说,别人要是相中你了,你就不要挑了。有一次他们甚至给我介绍了一个有房有车、但高中都没上过的人。我震惊了,之前累积的愤怒突然爆发出来,我第一次跟我妈说,你不要做梦了!


这句话是对我妈说,可能也是对我自己说。我之前一直活在别人的期待里,工作中也是这样,我总不能坚持自己,别人想让我做什么,或者我感到别人希望我做什么,我就会去做。


刚入职的时候我是营销岗位,我本身也对营销更感兴趣,但因为团队没有做新媒体的人,我就去做了新媒体,后来因为没有人做用户增长,我就又去做增长,然后又去做了产品运营。每次研发同事告诉我排期满了,我完全不敢争取,立即调整自己的方案——要不把小程序做得简单一些?


找工作的过程也不顺利,刚开始我自己投了二三十份简历,只有一个面试。招聘网站和APP也没有更新,总是那些职位,还有一些公司比如我的前东家,一边在大批裁员,一边仍在招聘,实际上发过去的简历都是石沉大海。


我的前东家据说开始直接辞退员工,不付赔偿金。前同事来安慰我说,比起他们你多幸运啊。我很奇怪,只能说惨和更惨吧,我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现在大家的要求越来越低,最开始加班是特例,后来985、996变成常态,现在好像被裁也不怎么惨了,起码有赔偿金呢。


只有一种招聘最积极,每天都给我发岗位信息,“我们需要——真正的豪宅专家——下一个梦想合伙人是你吗?”还有不那么高端的,链家、麦田房产、大都会人寿、华夏人寿、友邦保险,他们似乎永远缺人。传统行业兴旺发达,说不定我哪天真去卖豪宅,一个月挣上个十几万。


至今我做了四份工作,都没有让我很喜欢,新的机会也并不令我动心,我工作主要就是为了薪水,还为了成为我父母眼中一百分的女儿。我始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我害怕自己的人生会陷入循环,在任何一个公司都当很勤劳的小白鼠,外强中干的小白鼠,一生都在为了别人而踩轮子。


我在思考我的兴趣到底是什么,但还没有结果。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只满足别人的期待终究没有用。我不再做梦了,这也算是裁员带给我的一点收获吧。


三、S,男,34岁,课程开发 


“如果让我去选的话,我也会把我裁了。”


失业后,我和一群自然爱好者去挖化石。车停在门头沟一座山脚下,我们走了一百多米到一个小石坡上。他们很认真,带着小锤子和书,对着石头敲敲打打,看到植物化石还要翻开书去查询、分析。


活动的高潮是他们在山石上看到一个三叶虫的化石,虽然挖不出来,但他们特别开心。我当时不太能理解那种开心。对我来说化石是什么、甚至挖到挖不到都无所谓。那里是个地质带,有很多碎石头,我就扒拉扒拉,捡到一块给他们看,他们说你想留的话就留着吧,要是不想留的话,扔了也没啥。


我觉得我的生活也差不多是这样,想过就过,不想过的话,推倒重来也没啥。我毕业十二年,换了六份工作,之前几次都是换了领域从头开始。我进入现在这个领域刚刚三年,我就把自己当成刚毕业三年的人,你不能要求一个毕业三年的人做到别人毕业十二年的成就吧?


所以裁员对我来说真的没什么影响,失业几个月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如果有钱的话,我才不去上班。在北欧,人人都有失业保险,如果你失业了,靠保险金就能活下去,吃喝不愁,甚至能勉强买个苹果手机,我现在想想那种日子挺好的。我也没有什么理想的工作,理想的工作就是不工作。我的梦想是当房东,最好我在北京有一栋楼,当房东收租。


但现实情况是我没房,也没保险金,我还得自己交社保,一个月两千块钱。3月28号,失业三个多月后,我终于拿到一个offer,同时那天我也得到消息,我投的P2P爆雷了。我的大部分存款都在里面。剩下的一小部分存款在另外一家P2P公司,今年六月到期,还不知道能不能取出来。


如果能取出来,也许我就能体会到那些博物爱好者挖到化石的开心。但现在如果用我的经验做类比,那种开心更像是——我一直点外卖,一共就那么几家店,某一次突然出来一家新店,我一试还挺好吃的。还有除夕那天,外卖运费涨到10块钱,但美团外卖竟然有饭店在做活动,免运费。我点了干锅土豆片、外婆菜炒肉、水煮肉片,优惠完只花了41.9元。


我今年没回家,也没告诉家里我失业了。我34岁了,父母对我永远只有一句话,什么时候结婚?我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结婚?至今为止我的两次感情,一次追了许久没追上,一次网恋刚奔现就结束了。


我其实明白为什么我被裁。我当时的工作是课程开发,需要利用自己的资源联系各领域的老师,设计制作知识付费课程,再上架到公司的平台。我不认识外面的牛人、大咖,一整年也没做出什么新课,只好联系其他平台,把他们的课程转移到我们的平台。于是我大部分时间都在认真地做机械化的事务,上传文档、音频、视频,改格式、排版。如果让我去选的话,我也会把我裁了。


话虽这么说,我其实是个认真工作的人,我身边的人也都认为我努力上进。虽然我对工作没什么热情,可正常的工作任务还是会完成。如果没有裁员,我肯定会一直在这家公司干下去。即便在得知被裁员的那一刻,我脑子里也不是生气之类的情绪,而是想着我正在写的文案怎么办,要找谁来接手做。


相比那些大的未来的问题,我更在意眼前的现实的事情,比如被裁那天晚上我和前同事约了晚餐,那我要怎么坐车过去?怎么向对方解释裁员的事?职业发展、人生规划什么的,现在想也没有用,只要它目前不构成问题嘛,我就先不去管它。


我有时候会觉得我不配拥有特别好的那种人生。我是高度近视,从幼儿园开始戴眼镜,现在两只眼睛都一千多度,我还特别容易生病。我爸妈总说我长大干不了体力活怎么办啊,他们觉得我唯一可能的出路都被堵死了。后来我高考时也没人告诉我怎么报学校,我看华中科技大学的介绍写着是全中国最大的大学,感觉还挺厉害,就报了。结果发现它最大,是因为它把旁边的森林公园给包进去了。


我觉得我无法掌控我的生活,所以我很愿意看别人是怎么过的。那些博物爱好者是我从没见过的一群人,他们活得很认真。有人能把上下班路上的所有植物都认出来,然后画成笔记出书,有人为了做实验在北京挖个池子建生态圈,有人拿着自己种的南瓜来送给大家。他们似乎活在过去,从来不谈什么增长啊用户啊痛点啊。他们能为了一块石头而真心的高兴,我很羡慕他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Q报道(ID:GQREPORT),作者:于蒙,编辑:靳锦,插画:橘且,运营编辑:佟通通,微信编辑:尹维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GQ报道©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99056.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9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