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数字化转型的魔幻与现实
特别策划2019-05-14 22:12

东北数字化转型的魔幻与现实

东北一家屠宰场里,五十来岁的屠宰师傅挪了一下劳保工作靴,把袖套上的猪油往皮革防护服上蹭了蹭,手里握着尖刀,不耐烦地瞪着旁边的年轻人。


放心,这不是一个黑道故事。年轻人名叫小丁,此时他的背包里装着顶级配置的电脑,却无处施展,因为他正拿着可追溯系统的终端,手把手地教屠宰师傅学会给猪肉戳针、打码、扫描等一套重复动作。


学新东西会耽误工时,屠宰师傅大多不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因此小丁所在的公司每个月要补贴给师傅三五百块钱。小丁来到这个长春郊区的屠宰场也已经好几天了,而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一个多月。


这不是影视剧里的场景,这就是吉林省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监管平台建设过程中发生的事情。为了让畜牧业最基层的一线工人熟悉这套系统,在一线把数据采集上来,程序员们选择在这里提供全程技术服务和驻场服务。



值得庆幸的是,故事的结局是美好的。经过设备的更新和手把手的培训,屠宰场老板发现他的肉在市场上的流通越来越顺利。因此当小丁和他的同事离开这里的时候,受到了师傅们的热情款待。


东北屠宰师傅和程序员共同为大数据项目努力,这在寻常人看来有一种魔幻现实主义的色彩,实际上却是整个中国数字化转型浪潮下的必然现象。


吉林省是农业大省,同时也在积极寻求自己的数字化转型之道。在4月28日的“吉林・选择不凡华为云城市峰会2019”上,吉林省发改委领导介绍了《“数字吉林”建设规划》。其中包括工业互联网、数字农业、智慧城市等多个项目被列为重点目标。而畜产品可追溯平台建设过程中老师傅与程序员的故事恰好是吉林省数字化转型的一个缩影,代表着东北省份数字化转型中的传统与机遇。


屠宰场“宰”出来的大数据


吉林省算是数字化转型起步较早的省份。早在1991年长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成立时就逐步启动了数字化进程。


那时候长春高新区里兴起了森祥、嘉诚、吉大正元、鸿达等一批软件开发公司,请留意他们的名字,因为这些公司日后会成长为吉林省数字化转型的中坚力量。而我们的故事里他们的角色也会陆续出现。


吉林是农业大省,畜牧业的产值又在农业中占到将近七成。民以食为天,畜牧业,尤其是畜业肉类产品的安全是头等大事。因此在整个吉林的数字化转型中,畜业产品的质量安全追溯平台建设被提上日程。


然而,谈何容易。


畜产品包括了养殖、屠宰、加工、运输、批发零售多个环节。以前,省农业部门只能管到养殖这一个环节,现在屠宰加工的监管也划归农业部门之后,才算是有了可靠的抓手。但这还不是真正的困难。真正的困难在于怎么让一线从业者真正理解可追溯平台对于农业数字化转型的意义。


什么是一线?养殖户、收猪人、屠宰场、肉摊肉店。这些是在格子间里点外卖的白领们基本不会接触到的职业,却是千家万户每天能安心吃饭的保证。


但是你如果跟这些人去讲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不好意思,听不懂。


尤其一些一线从业者是在这一行干了几十年的行家里手。他们会认为,我收了半辈子猪,从来没出过事儿,在当地也是有名有号的人物。你一个学电脑的,突然跟我说要上平台,要监测数据?又费时又费力,是不是对咱不放心咋的?


从业人员不理解,技术推不下去,政策难执行。怎么办?一线的问题只有到一线来解决。


这边,是工作人员反复向养殖户和屠宰企业解释畜产品可追溯平台能够帮他们降低风险,提高质量,提高品牌效应,提升收益,一头猪的成本只增加7分钱,却有这么多的好处。


另一边是进行项目开发的信息化与信息管理研究中心、吉林省森祥科技有限公司挑选了一家试点企业,专门派出团队全程驻场服务。于是就有了文章一开始看到的那一幕。


穿着格子衫的程序员小伙子和套着皮革防护服的屠宰师傅一起忍受着屠宰场里的生猪肉味儿。在屠宰车间里往半扇半扇的白条猪身上戳印记,贴条码,扫描。屠宰师傅普遍是五十岁左右的当地大爷,学东西慢,眼神儿也差。程序员们不得不把原先准备的手机终端全换成平板终端,然后调成最大字体,再手把手地教,直到学会。



可是推广了又如何?一些屠宰场还是狐疑。有的大屠宰场,自己本身就有可追溯系统,现在与全省联网之后,需要看到切实的效果。


别急,效果来了。近几年我国农业遭遇了口蹄疫和非洲猪瘟疫情。有的人不放心肉的来源,还有谣言说猪肉价格要大幅上涨,给一些地方的社会造成了恐慌,部分地区畜牧业损失惨重。然而吉林人买肉就可以用手机扫一扫肉摊上的二维码,在开通了畜产品质量安全可追溯平台的肉摊上查到今天吃的肉是什么品种,谁养的,哪来的,肉的来源一目了然,心里就比较踏实。吉林省的肉价不仅没有大幅波动,一些采用了可追溯体系的企业收益还提高了。


于是,畜产品可追溯体系越推越广。现在,吉林省已经建成了覆盖全省猪、牛、羊肉源90%以上的畜牧业可追溯体系。畜牧业的数字化转型初有成效。


而且,森祥科技公司的程序员们再也不用天天往屠宰场跑了,他们可以在公司里,应用大数据技术对全省每天猪、牛、羊的屠宰和收购情况进行分析。森祥科技公司现在考虑的事情是“上云”。


对于吉林省的数字化转型来说,“上云"是一个很客观的需求。一方面,大企业提供的云服务能够帮助企业节省大量的资源和精力。另一方面,通过大企业提供的平台也有机会给本地服务找到外省买家。


比如,森祥科技就选择上了华为云,节省出大量的日常运营资源,下一步就是和华为云进一步对接,把“可追溯体系”搬上华为严选市场,并通过华为云的全国渠道,将方案推向其他地区市场,实现案例的成功复制。


你看,为什么我一开头说“畜产品可追溯平台建设的过程是吉林省数字化转型的一个缩影”?因为这个数字化平台从无到有的过程像极了吉林省数字化转型的早期。


数字化转型也是从无到有,但是如果数字化转型已经有了根基,一旦遇到了高端的人才,有了合适的技术,就能实现突破性的变革。这是我们要讲的下一个故事。


卖了股票,回吉林!


高端人才和领先技术从哪里来?


在这个故事里你会了解吉林数字化转型对于人才的吸引和布局,以及高端技术应用的情况。


上一个故事是从屠宰场里的屠宰师傅和程序员开始的。而这个故事则要高端太多,是从硅谷开始的。故事的主人公是长春博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国际顶尖的异构计算科学家张立华。


什么是异构计算?它是计算机领域很前沿的技术,能够协调地使用性能、结构各异的机器来满足不同的计算需求。你可以把它理解为计算能力的指挥系统,有了它才能更好地发挥计算机和处理器的能力。异构计算技术推动了人工智能和视觉识别技术的突飞猛进。


2011年左右,长春市的领导开始接触张立华博士。当时,他在国际顶尖处理器公司英伟达担任技术高管。薪资和工作环境都十分优渥。但是“家乡的召唤”却让他毅然辞职,卖掉了手中全部的股票,只带着两个助手,回到长春开始了背水一战。


那时候别说吉林,整个中国都没多少人知道异构计算。一次张立华在母校清华大学参加学术讲座,问台下谁了解异构计算,结果五六十人的听众中只有寥寥数人举了手。


没有人,怎么办?好在长春市背靠吉林大学等学府,有较为充足的计算机人才。当时,嘉诚、吉大正元、鸿达、森祥等公司都是从吉林大学、长春理工大学等学校招收计算机毕业生,进行人才培养。


渐渐的,人才梯队成型了。可人工智能人才的薪资也水涨船高,北上广等企业对人才有相当的吸引力。博立科技是怎么克服了人才流失,最终形成了一支稳定的技术团队的?


总结成一句话就是“还是家乡好”。长春作为省会城市本身能够提供比较丰富的生活体验。同时生活压力却是北京、上海的几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房价更是天差地别。再加上吉林布局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陆续推出了一系列的高端企业和人才扶植政策。比如技术性高端人才能够得到几十万的补贴和一些福利。这让本来就安土重迁的本地团队心态也比较稳定。


当人才和技术兼备之时,就是数字化转型变革开始之际。


前面说过,吉林是数字化转型起步较早的省份。而长春则是全国仅有的两个在“智慧城市”领域有十年以上整体规划的城市之一。长春的提早规划让博立科技这样的企业有了用武之地。


博立科技就凭借国际领先的异构计算技术,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方向,参与了吉林省在体育、工业、医疗、教育各个领域的数字化、智能化变革。



以体育产业来说,吉林是冰雪运动强省,吉林省体育局引入博立的视觉识别技术,研发了冰上运动智能训练系统。将会在2022北京冬奥会前实现对花样滑冰和速度滑冰的智能辅助分析,研究运动员的动作,运动损伤的防范等项目。全方位提高冰上运动的效率和训练水平。


这个技术还得到了国家体育总局冰上运动管理中心的积极推动,让人工智能技术实现传统体育的现代化和智能化,为2022北京冬奥会运动员助力。到时候,吉林的技术将成为国家的荣誉。


类似的技术也可以应用在网联汽车领域。吉林的工业龙头企业,一汽集团就将应用博立科技的智能计算与分析技术实现车联网数据的实时读取,三维场景还原与分析,通过还原车况,来真正洞察用户,提升用户的个性化体验,拓展数字化业务。


而技术本身也在不断进化。博立也在积极“上云”。并在华为云城市峰会吉林站前夕达成合作,应用ModelArts人工智能开发平台,同时进一步拓展博立自身产品“智擎”人工智能云平台的功能,进行海量数据预处理及半自动化标注、大规模分布式训练、自动化模型生成等操作。“上云”之后顶尖科技公司能大大提升在技术研发和应用落地方面的效率,推动更多的传统产业进行数字化转型。


你看,一旦走过了数字化转型早期,人才、技术、场景相对丰富之后,结合云服务,吉林的科技企业就会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既然“上云”是东北数字化转型的必由之路,那东北的企业“上云”会遇到哪些问题和需求?


黑土地的云上三问


第一个问题是“本地化”


东北老工业基地有许多大型制造业企业。比如一汽汽车集团,它作为先进的汽车制造企业已经具备了封闭成熟的科技体系和相当的数字化能力,外来者很难直接介入。一汽集团旗下多达50个职能部门和41家各类公司,从集团党群工作部到天津动力总成工厂全都面临数字化转型。


如此体量巨大和具有高度复杂性的客户,只有靠侦察兵“短兵相接”才能把集团内部的条块、部门的需求吃透。然后再有针对性地,对集团整体和具体业务需求制定数字化转型策略。


但是如果云服务提供商没有全国性的服务体系,没在低线甚至全国三四线城市实地打过仗,无法给出本地化的策略,还真解不了东北数字化转型的燃眉之急。


第二个问题是“可靠度”


可靠性需求体现在刚性需求和软实力两个方面。刚性需求就是云服务的稳定性。还是以汽车制造业举例,目前先进的智能汽车制造工厂(如长春一汽工厂和沈阳宝马工厂)一般都能达到两分钟左右下线一台新车,满负荷开动一天能生产数千辆整车。这样的节奏和流程要求云服务和人工智能服务对于整条生产线冲压、焊接、涂装、总装、检验各个环节有高度的匹配性和协调性,绝对不允许因为软件的问题影响生产精度和进度。


刚性需求的另一个角度就是企业的信息安全。东北人重义,我重要的东西放在你那儿,这是对你的信任,而你也要相应的给我一个承诺。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谁都不希望自己跟朋友私下聊天时提到的东西转眼间又出现在我的购物推荐里。这就要求科技巨头在硬实力之外还拥有靠得住的软实力。目前,只有华为云公开承诺“上不碰软件,下不碰底层,不做股权投资”。在一众云服务科技企业中显得比较坦诚老实。


可靠性的问题对于东北的数字化转型而言是基于客观和主观两方面的现实需求。解决了可靠性的问题,才能让东北的企业放得下心,上得去云。


第三个问题是“前瞻性”


在“吉林・选择不凡 华为云城市峰会”上,吉林省领导强调了《“数字吉林”规划》要“一个蓝图干到底”。这就要求云服务提供上本身要有一定的前瞻性。最好是具有全球视野,能把世界各地的优秀经验变成吉林省数字化转型的助力。



十八年前,正是长春高新技术园区的超前布局才有了吉林省科技产业珍贵的星星之火。未来,在数字化转型的道路上,吉林省更需要一个具有前瞻性的伙伴携手同行。


总而言之,吉林省的数字化转型之路在东北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吉林省的数字化转型横跨农业、工业和社会多个产业,是农民、企业家、科学家共同的故事。同样,经历了初创期与发展期的东北科技产业也期待借助数字化转型的助力,从黑土地迈向云端。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9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