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2019-05-21 17:04

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近期,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列入实体名单,与此同时,谷歌等公司暂停部分服务。面对恶劣的外部环境,5月21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华为总部接受国内媒体群访回应外界关注。


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华为在一年前就受到美国实体管制。他强调华为的5G是不会受影响,在5G技术方面,别人两三年肯定追不上华为。他同时强调,在5G上,华为做到了前列,但是整体国家而言,我们和美国差距很大。


5G究竟是什么,它会给中国甚至世界通信产业格局带来哪些变化?华为在5G方面的真实发展水平究竟如何?本文与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的对话,或许可以给你答案。


作者:邬贺铨,头图来源:东方IC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中国为何没有抢发5G商用首秀?


马腾:


您能不能用非常简洁的话,给我们描述一下什么是5G?


邬贺铨:


5G是新一代的宽带移动通信技术,它和前几代有什么不同呢?1G到4G基本上是面向个人的:1G使我们可以不用固定电话,手持电话即可通话,但还不能完全覆盖。2G走到哪里都可以打电话。3G不仅能打电话,还可以上网了。4G有了更好的应用,可以选择视频,像微信也是因为4G起来了才发展这么快。


5G不仅仅是面向消费者的应用,它是面向智慧城市、车联网和产业的应用。有人说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会扩展到更多的应用。


【背景】


2019年4月,美国最大电信运营商Verizon在芝加哥和明尼阿波利斯发布了5G超宽带网络,号称全球首个可搭载智能手机使用的5G商用移动服务网。从目前看到的试用结果看,这一5G网络的处女秀似乎出师不利。


CNET的编辑称,她用摩托罗拉的Moto Z3手机,在Verizon 5G节点附近使用5G网络,这次体验让她“心情沮丧”、“困惑不解”、“完全疯了”。


另外一位编辑表示,Speedtest网络测试结果显示,有时5G的数据速度达到了Verizon承诺的600兆比特/秒(Mbps)以上,有时接近200Mbps,还有时手机上显示是5G网络,运行起来就像用4G。


The Verge的编辑表示,他在芝加哥整个城市找到5G网络覆盖“非常困难”,信号“相当少”。


视频 | 美韩抢5G第一商用国“大打出手”,中国悄然布局


马腾:


前段时间5G在美国进行了商用“处女秀”,前线编辑反应了三个令人不快的地方,您怎么看5G商用处女首秀?


邬贺铨:


美国5G采用的是高频段,6、7赫兹以上的频段,也叫毫米波频段。毫米波传输的距离是受限的,就是比较短,而且会受到一些树叶、建筑物的影响。


马腾:


听上去很娇气,是吗?


邬贺铨:


对,很娇气。如果说布的点没有很好的优化的话,有些地方信号收得并不好。而且本身因为它传输距离短,除非你的基站做得比较密,否则你可能稍微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就收不到信号。


马腾:


媒体一直在争论,关于5G商用,我们是边走边用呢,还是相对成熟之后再大规模铺开。


邬贺铨:


整体来看,5G应该今年能达到商用的水平,但并不意味着条件完备了。Verizon为什么会抢呢?有一个说法是,韩国人知道Verizon要准备商用了,韩国人把原来计划开通5G的时间提前了两天,赶在美国之前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大家都想抢世界上第一个。当然韩国第一批使用5G的只有6个用户,是它认为的明星用户,手机终端还没来得及。韩国也好、美国的Verizon也好,都在抢先,但实际上整个产业成熟还需要一点时间。


马腾:


为什么要抢先?


邬贺铨:


有宣传上的好处啊。你看我最先开发5G业务了,马上要放5G手机了,希望同一个地区的其它运营商的用户转到我这里来,这样我就可以扩大市场、增加影响。


马腾:


中国为什么没有去抢这个首秀?


邬贺铨:


对于5G,中国是希望成为世界上最先使用商用5G的国家之一。在3G、4G阶段,中国的商用牌照比发达国家晚了好几年才放。所谓要作为世界上第一批使用5G商用的国家,并没有说是非要第一个。实际上我们在北京、杭州、广州一些地方也做了一些5G的试验,但只是预商用的试验,并没有叫商用的试验。实际上试验的情况不一定比美国或韩国所谓商用的状态差,但是我们仍然认为还需要等待,基站的布放需要比较多,能够达到一定范围的无缝覆盖。我们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结果呢?第一终端要比较便宜,不能说上万块钱,那老百姓用不起。第二也不能只有一两个品种,否则用户没有选择。现在韩国和美国所谓的商用终端品种只有一种,太单一了,用户体验并不那么好。


马腾:


您觉得中国哪个区域或者哪个城市有可能率先进行5G商用?


邬贺铨:


率先商用的地区实际上承担了促进产业成熟的任务,我并不认为全国一下子,无论大小城市都需要马上上5G。


现在看上去,首先是热点的城市、热点的地区会先商用,比如说北京。北京今年要迎来70周年的国庆,还有很快明年要进行冬奥会的测试赛,当然2022年要完成整个冬奥会,这些都需要有5G场景的能力展示。除了北京,上海有进口博览会,深圳、广州等热点城市率先会采用5G。


谁为5G定调,谁就掌握了技术话语权


马腾:


我们都说今年是5G元年,您觉得这是一个合适的提法吗?


邬贺铨:


5G元年这个说法不错,为什么呢?到今年,3GPP,这个5G的标准要全部完成,为这个产业发展奠定了空间,开拓了发展前景。今年虽然叫元年,但是真正5G产生回报还早呢,还在后边,5G还会给大家更多的惊喜。


【旁白】


关于5G标准的投票,它首先是技术标准话语权的体现。它是一种博弈,需要寻找各方力量的一种平衡。


为什么华为现在这么受关注,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就是它在5G方面长时间的投入,到现在基本上要到开花结果了。


很多手机厂商现在做5G手机,不是一个噱头,而是战略准备。一旦网络可行了,它就可以一下推向市场,机会总是青睐于有准备的人。


马腾:


在4G或者更早之前,标准不是统一的。现在5G时代,至少欧盟是提出来一定要统一标准,这样会节约经济或者各个方面的成本。5G标准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


邬贺铨:


移动通信是全球性的,我们希望手机不但在中国,而且到国外也能通话、上网。这里面必须有个国际标准,否则根本不能用。实际上从1G开始,1G就是好多标准,2G有GSM、CDMA,3G理论上有5种标准,实际上全世界用的是3种,美国的CDMA2000,欧洲的W-CDMA,中国有TD-SCDMA,实际中国三个运营商还用了三种。


马腾: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呢?


邬贺铨:


利益。每个国家都希望有它的利益。如果说我提的这个标准是国际标准,那么将来我这里面就有专利,就有市场保护了。


马腾:


就有话语权。


邬贺铨:


过去通信设备厂家很多,有日本、韩国、美国、欧洲,现在越来越少了,能做标准的厂家已经不多了。如果说各搞一套代价很大,5G又比较复杂,技术上比4G又提高了很多,所以干脆大家的利益一起贡献到标准上。


马腾:


5G标准是需要各方投票来产生吧?


邬贺铨:


对。基本上在3GPP的时候首先提出来5G的需求,就是我说要达到什么目的。比如平均接入带宽要100M,要比4G水平高几十倍。然后峰值速率要到20G,也要高30倍。并且提出空口无线接口的延时1毫秒,比原来减少90%。还有支持移动性,支持每小时500公里时速的高铁,现在全世界还没有。还有支持1平方公里100万个传感器联网,流量密度提高100倍,包括能耗提高100倍等等,先定一个需求。为什么当时定这个需求呢?它认为有三大应用场景:


第一大场景是增强移动宽带,它希望能支持VR和AR,8K电视。一般8K电视要求平均带宽要上到100M,另外是VR、AR希望峰值速率更高,所以定20G。


第二大场景是要支持高可靠、低延时,比如车联网希望无线接口延时不能超过1毫秒,因为高速公路上开着200公里时速的车,希望利用移动通信5G来帮助它避免碰撞,反应要很快。高可靠包括车联网、远程医疗、工业应用,希望达到99.999%的五个9的可靠性。


第三,智慧城市和工业互联网要求大连接,所谓大连接就是1平方公里范围里面能够接入100万个传感器。


所以按照这三大应用需求定了这个指标,大家就瞄准这个指标,有什么技术能做到。我们先研究有什么频率可以用,然后你提的技术方案要经过一定的仿真证明是可行的。仿真可行了,别人还要验证你是不是对的。在标准化的过程中,并不完全说谁技术最好就用谁的。


马腾:


为什么呢?


邬贺铨:


因为单项技术好,还得兼容,还有标准化的过程是个集中过程,不能所有技术都是中国提的,所以在5G标准里面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将来有专利的问题了,你用到我的专利,我也用到你的专利,那大家扯平吧。


马腾:


什么样的企业在3GPP里面会拥有投票权呢?


邬贺铨:


像华为就有。


马腾:


怎么样的标准来选的呢?


邬贺铨:


相当于你在那里变成一个主要贡献者了。


与高通的PK中,华为为何最终拿下3GGP SA全会主席


马腾:


今年3月,3GPP在深圳召开了第83次全体会议,在TSG SA(服务及系统)工作组的竞选中,有两方面的人选,分别是华为公司的Georg Mayer以及高通公司的Eddy Hall。经过角逐,华为公司的候选人Georg Mayer当选3GGP SA全会主席。您怎么来看待华为这次当选呢?


邬贺铨:


第一是华为公司在5G上面表现出的实力,高通在5G上面实力很强,但是高通主要做芯片。华为除了做芯片以外,还做终端、系统,所以面比高通还要宽一些。而且这个竞选的是做网络方面工作组的主席,华为这上面的实力更强。


马腾:


就是做基站这些吗?可以这么理解吗?


邬贺铨:


对,包括基站,包括系统,包括网络,华为做的产品链条比高通的长,比高通的多。当然另外一点是除了公司实力,人的能力怎么样,实际上你可以注意到华为主席不是中国人,是个外国人。


马腾:


叫Georg Mayer。


邬贺铨:


是个外国人。华为进入标准化环节是经过多年的积累,但是人家走得很早啊,位置都占上了,华为进去还是比人家晚了一点。


尽管3GPP成立的时候华为就进了,但是3GPP之前的其它标准化机构还是晚一些。华为的策略,除了培养本国的专家以外,还要看到国外的专家在参加这些标准化机构里头谁最能干,然后把他挖过来。有些本来就在一些标准化机构当主席、当报告员的,华为挖出来以后,第二年就变成华为的了。


马腾:


这是华为在走国际化的路线。


邬贺铨:


对,就是我不但利用本国专家,还想办法利用国际上的专家。


马腾:


这个可能也会让华为更多地被国际所承认。


邬贺铨:


但愿。基本上是按国际的游戏规则来走。


马腾:


这次华为候选人在3GPP里面当选为主席,意义还是蛮大的,说明华为被很多国家所认可。


邬贺铨:


当然了,一个说明华为有实力,第二是推选的代表本身也是在技术上、在标准化工作上很杰出的人。当然并不排除一点什么呢?中国企业的共同支持。


中国5G专利总数超美国


马腾:


中国的5G实力在世界的真实水平是什么样的?


邬贺铨:


中国在5G专利上的数量,总数没有统计,但是我们有一个数是写入5G标准里面的技术专利。专利分两种,一种是在标准里头,必须要用到的专利。还有一些是实现的技术诀窍,你可以躲开这个技术,换别的技术。很多公司会公布它写入5G标准里面有多少专利,在这方面华为是排第一的。在5G里面的专利,中国几大家公司加起来的专利总数是超过美国的,也是第一的。


马腾:


这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邬贺铨:


对,不只几千个。所以为什么美国不对华为开放市场,甚至动员一些盟国不对华为开放市场,安全是一种说法,实际上是觉得,我不能让你长得太快了,不能让你超过我。


马腾:


现在有一些所谓的美国盟友或者是一些国家,其实有一些松动了。日本就说不限制运营商来做选择,运营商可以选择华为,也可以不选择华为。韩国现在建5G的基站,也用了很多华为的技术,可能有2万个基站用到华为这方面的技术。您怎么看呢?


邬贺铨:


一般运营商都希望我的网络是多厂家供应,如果只应对一个厂家,将来我对它的依赖就太厉害了,它将来跟我要价就更高。


马腾:


其实这也是一个市场的原则。


邬贺铨:


对,我必须要有几家,你不卖给我,我还有它呢。互相竞争才能让我以比较便宜的价格来达到建网的目的。尽管美国在游说一些国家说不要开放市场给华为,但是很多国家还在考虑我将来有什么好处呢,我不开放给华为,我只买美国的,那最后太贵了怎么办?另外在市场上中国的公司,包括华为,总的来讲服务态度要比美国、欧洲的公司更好一点。往往运营商,包括中国国内运营商设备出故障了,希望你来维护、维修,那人家说我们休假了、我们过圣诞节了,它不来。而中国的公司,基本上……


马腾:


响应很快。


邬贺铨:


差不多是996了,没什么休息的时候了,反应很快。一些国家没有完全听从美国的这种吩咐,是因为它们也感觉到我的网络还需要有一定的自主能力,还需要能够更好地为用户提供服务。


马腾:


这其实也是一个市场的选择,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邬贺铨:


当然美国提出来安全问题,华为现在也表示你说我什么地方有问题,我改什么地方的问题。华为现在是委托英国一个公司来检测它的产品,英国公司也出了一个第三方报告。总体上认为华为的设备没有人为加一些什么安全的漏洞,但实际上可能有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是并没有想象说的华为设备藏了一些安全的陷阱。


马腾:


这个很重要,我不是人为的,是因为一些技术的缺陷。


邬贺铨:


总有一个完善的过程。但是至少华为做到什么呢?我可以比较透明的、开放的,你来检测。


马腾:


这家英国公司的说服力强吗?


邬贺铨:


美国人信不信是另外一回事,华为至少表现了这个态度,你说我什么地方有问题,我就改进什么问题。


视频 |世界第一,中国5G专利总数远超美国


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马腾:


中国现在说起5G方面的专利也好、技术也好,首先提到的就是华为,只有这么一家企业是不是太少了?


邬贺铨:


华为不但在中国,在国际上做得也很好,不然美国人也不会感到有威胁了、有挑战了。原来中兴也是不错的,但是相对而言中兴的规模比华为要小得多。华为开始芯片用的是高通的,当然自己也在做,最后做成了自己的芯片也能比高通的水平不差。


马腾:


就是在芯片这件事情上没有受制于人。


邬贺铨:


当然华为跟我说,现在产能还不足,因为投片是在中国台湾的台积电,苹果是台积电的第一大客户,然后有高通。原来并不那么看重华为,所以排产的时候并不把华为排在最前面,也就是说产能还是有所限的。当然华为现在产量、需求量也比较大了,当然重视一点。但是能生产7个纳米工艺的公司代工线很少。


马腾:


中国大陆有吗?


邬贺铨:


中国大陆目前最好的水平是中芯国际,稳定生产的是28纳米,14纳米现在已经可以了。和真正最先进的水平比还差了两代,而这种代工线大概300到500亿美元,也就是说这个代工线也是资金密集和技术密集的,也是很难的。当然生产线的装备基本上也都是美国、欧洲、日本等等。


虽然说5G,以华为为代表的企业发展得不错,但是最底层的东西还不能说我们就那么好。即便不考虑底层,要做芯片也没那么容易。中兴在手机芯片上面,自己的微电子芯片做得并不好,所以自己的终端也没有怎么用自己的芯片。不能进入良性循环,那你就很难发展了。


国内原来还有其他的企业也做,但是现在看来资金投入、技术跟上的差距还是比较大。原来展讯(隶属于紫光集团)做手机芯片不错,但是这两年也不怎么好了。这里面一个是你舍得投入,华为认准了,舍得投入,另外是自身有终端、有系统,可以很好地验证芯片,这比展讯要更强一些,所以在这一点上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培养出一个这样的公司就不容易。当然我们希望更多,但是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中国芯片水平差距一时半会补不回来


马腾:


改革开放四十年,这四十年的发展芯片始终是一个瓶颈。这四十年来,从芯片的角度来看,我们有什么值得反思的地方吗?


邬贺铨:


原来我们虽然也知道通信计算机,但是并没有把它提到作为国家的核心竞争力的高度来认识,也没有看到芯片有这么大的作用、核心作用,所以当时没有下决心大投入。


另一方面,当年我们基本上是靠引进,设备整个都是买来的,何必自己做芯片呢?到做到现在你跟别人差不多了,你就发现别人不卖给你芯片了。一定意义上你拿到全球化供应链这个好处,也丧失了自己独立开发的意愿。


马腾:


对,其实是走捷径了。


邬贺铨:


你对它有依赖了。但是中兴事件使我们想到,这个还是不能依赖的,你才发现芯片有这么大的差距。实际上五六年前我们芯片进口就已经成为全国第一大进口量了。


马腾:


那个时候都还没有引起各方面的关注?


邬贺铨:


2017年进口芯片2600亿美元,进口原油1600亿美元,差1000亿了。一直以来我们觉得能买到,何必自己做呢?而且自己做着做着发现挺难的。


马腾:


就算知难而退了?


邬贺铨:


对。而且我们现在所谓华为做得不错,那是在芯片设计,实际上设计用的工具软件还是国外的。芯片加工,现在我们国内最好的生产线中芯国际的水平比发达国家晚两代。即便如此,中芯国际生产线上的装备全都是国外的。这方面的差距可不是一时半时能补回来。


马腾:


你怎么来看华为在芯片方面的长时间的坚定的投入?


邬贺铨:


现在华为之所以能够比较快推出5G的终端,甚至折叠手机,有赖于芯片技术的支持。


马腾:


长期的积累?


邬贺铨:


现在芯片已经成为核心竞争力了,所以真正的通信设备公司一般来讲都要做。当然有些公司可能觉得投资太大了,它要等一下再做,但是实际上只有自己能完成终端芯片的设计公司,才能说能够保证它的产品的竞争力。


我可以跟你说,我看过华为做的终端了,在前年年底华为的终端做成一个小柜子那么大。


马腾:


那么大?


邬贺铨:


没有自己的芯片啊,做成一个小柜子,去年年初大概是一个暖瓶那么大。


马腾:


那也很大,一个暖瓶。


邬贺铨:


去年年中是一个大的保温杯那么大,去年年底是一个小的保温杯那么大。你可以看到在没有专用芯片之前,这个终端是很大的。但是已经不断地在变小,现在才变成手上可以拿的那么大。这个过程是一个不断优化,另外是有一个等待标准的完善过程。


马腾:


华为是个民营企业,是不是也是彰显了民营企业在技术发展过程中的一种推动力?


邬贺铨:


当然我们强调国有企业是我们的主力,这是不错的,主要在于一些什么呢?目前在一些垄断资源的领域,国有企业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包括一些需要很大投入的自主产业。


但是在一些竞争性比较强的领域,民营企业的优势更大。华为多年来就实行了人才战略,而且以服务至上、市场第一等等,不是说国有企业学不了,而是说机制根本跟不上。华为确实是按人的能力来给予足够的待遇,国有企业就很难突破这一点,我们工资总额包干、工资总额限制等等,还有国有企业背负了很大一部分离退休的员工了,这些也不能放到市场。民营企业本身的机制比较灵活,当然也并不一定说所有民营企业都那么好,华为是民营企业里面杰出的代表,在这上面把民营企业的优势、机制用到极致了。


这不是一天的工夫,它是经过了这么多年,而且很早就瞄准了海外市场、国际化。所以我认为这值得更多的民营企业来学习,当然也包括国有企业学习。


畅想5G未来,万物互联终将实现


【旁白】


5G最大的意义是工业互联网,它会改造传统企业。传统企业拥抱互联网之后会带来颠覆性的革命,释放出来的生产力太恐怖了。


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到了下半场,也就是说工业物联网的时代。5G带给我们的变化,无论是带给个人的变化,还是带给产业的变化,都应该是革命性的一种变化。相对于4G时代来说,5G时代应该是一个全新的时代,是一个很炫酷的时代。


马腾:


5G带来一个非常大的革新,就是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跟消费互联网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不能用消费互联网的模式去看待工业互联网。请邬院士跟我们聊一下,消费互联网的模式是一个什么样的模式?


邬贺铨:


消费互联网呢,像中国面向差不多10亿以上的人,虽然说人有这么多,但是它是共性的。它的终端是手机、PC有限的种类,基本上门槛很低,谁都会用,这是它一个特点。工业互联网面对的设备各种各样,生产线上的设备不是谁都可以去用的。


消费互联网它可以是什么呢?它的模式一般来讲,圈用户、赚流量、赚人气。工业互联网它不能这样做,你说你免费,不可能。你说你圈什么用户,每一个用户都不一样。所以它的商业模式不一样,很难直接见效果。可是很多传统工业企业传感器都很少,前面的数据比较少,没有数据做什么工业大脑?没有来源,所以也做不了。我们很多工业企业还没有完成数字化、网络化阶段,所以更谈不到智能化。


马腾:


数字化的基础建设还没有做好。


邬贺铨:


所以这要有一个过程。但无论如何,这对中国来讲是一个机遇,因为我们现在正面临一个转型,要从高速度发展到高质量发展,要解决过去靠劳动力的红利、靠土地和资源的红利,这种发展方式必须要转变。走信息化的路,确实是一个方向。


马腾:


我看到一个资料说在5G这个网络下,工业物联网在2035年的收入会占到整个5G商用的80%,这么一个比例。


邬贺铨:


这是工信部苗圩部长说的。因为基本上现在从5G来讲它有三大应用场景。有人估计2035年增强移动宽带大概4.4万亿美元,高可靠、低时延4.3万亿美元,大连接3.6万亿美元,那么三者都跟工业互联网有关的。所以说面向消费是20%,面向产业是80%。但这个不是5G刚开始的时候,5G刚开始的时候基本上还是面向消费为主,还是宽带为主。大概到2035年吧应该说80%面向工业,这个估计不算高。


作者:邬贺铨,头图来源: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