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文化”的失意时刻?
2019-05-24 07:33

“笑文化”的失意时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骨朵,头图来自:东方IC


5月21日晚18点18分,开心麻花发布了在新三板终止挂牌的公告。继3月开心麻花发出拟向新三板申请终止挂牌的公告后,外界对于这个横跨舞台剧、影视剧、艺人经纪等业务领域的新生代种子选手的猜测没有停止过,如今终于尘埃落定。



跟许多A股影视公司相似,开心麻花披露的2018年财报显示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但是净利润却有下滑,并且降幅达71.76%。


不过较为乐观的是,开心麻花对外界透露,摘除新三板或许更利于开心麻花的后续融资(据红星新闻),并且“不排除未来会有上市的计划”(据21世纪经济新闻)


外界对开心麻花此次事件的关注主要来源于两方面:从2017年开始,影视公司的新三板撤退潮;开心麻花本身的经营状况,后续会呈现怎么走向,在大环境里占据什么位置。毫无疑问,开心麻花和一众撤离新三板的企业,有一个共同的原因是:难融资


而作为在近些年“异军突起”,跨界影响到影视行业的舞台剧头部企业,开心麻花希望把“快乐和智慧拧成麻花送给观众”,它的开心秘诀为它打开了受众市场,扩大了经营规模,更重要的是,获得了更多的收益,品牌美誉度更加稳固。


话剧《李茶的姑妈》


2015年开心麻花制作出品了电影《夏洛特烦恼》,成为2015年国产电影领域的最大黑马,取得了14.44亿元的票房成绩。此后陆续出品的《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在票房上持续攀升,到了《李茶的姑妈》时却票房和口碑双双失利,票房6.04亿,豆瓣评分4.6。


抛开新三板撤退潮和钱的问题,开心麻花并不是唯一在扩大业务规模时遇到瓶颈的“笑文化”企业。


一、开心麻花:红黑皆是艺人经纪


在外界看来,开心麻花最好的作品是和斯立文化共同出品的电影《驴得水》,这部带有荒诞幽默色彩的作品显然和开心麻花的风格不太一样。而开心麻花对于自家艺人沈腾、马丽的依赖较重,可以发现,沈腾主演的电影,在口碑和票房上都不会太差。


今年3月,由艾伦主演的《人间·喜剧》上映。这部作品并非开心麻花出品,但是正是因为有“艾伦”二字出现在演员表里,很多观众认为其是开心麻花系电影、选择购票走进电影院。可惜的是,这部作品的口碑并不高。


开心麻花从《羞羞的铁拳》时期便开始了减弱沈腾在电影作品里的比重,艾伦正是在那一时期开始挑大梁,成为开心麻花的又一个代表人物。有这样的光环加持,《人间·喜剧》的口碑反噬被不少观众算在了开心麻花头上。而从开心麻花涉足电影开始,其作品口碑呈现出了持续下降趋势,也许最好的成绩出自沈腾再出山的《羞羞的铁拳》,票房25.47亿,为几部作品中的最高,豆瓣评分6.9分,不算糟糕。



上文提到开心麻花在2018财年净利润同比下降71.76%,其实主要不是受影视板块的影响,该板块营业收入达3.4亿元,虽然相比同期下降了23.97%。


实际上开心麻花营收的最主要影响,来自艺人经纪板块


如今,开心麻花签约的艺人超过200位,而招股书里曾提到,开心麻花艺人运营的策略是鼓励艺人“往外走”,参与非开心麻花主导或参投的项目。在2018年财报中可以看到,开心麻花支付给给沈腾、马丽全资公司的采购费用,共计1.71亿。


开心麻花在解释2018财年净利润减少的原因时表示,主要是因为影视及衍生业务毛利的减少,而经营成本的增加则是因为经纪业务规模的增加。


而在2018财年,开心麻花艺人经纪总计收入为2.91亿元,同比增长约214%。这样的数字甚至高过一些上市影视公司的艺人经纪板块收入。但是,在去年就有的毛利较低问题在今年继续出现,并且进一步恶化,根据财报,仅经纪业务方面的支出本达到2.75亿元,也就是说,扣除经营成本,艺人经纪业务的净利润不到2000万。


在公开资料中,开心麻花表明未来发展的愿景是成为一家“综合重度垂直喜剧内容娱乐公司”,在演艺和影业两大主营业务板块上发力,内容矩阵涵盖音乐剧、喜剧电影、网络剧、栏目剧,其他业务包括艺人经纪、娱乐营销。


以多业务板块共同发展为愿景,围绕喜剧创作为核心,但显然开心麻花的经营计划,被艺人经纪业务拖了后腿。而马丽和沈腾“淡出”开心麻花出品的影视作品,不可避免地对其营收造成了影响,后梯队的艺人却暂时无法挑大梁。


沈腾、马丽


幸好,开心麻花的根本业务——演出经纪,依然保持着强劲的经营能力,影视板块成功打出招牌也连带话剧演出业务增强了品牌效应。


在开心麻花进军影视板块的那一刻起,所选择的跨界之路即是转型之路,它在试图成为更强大的集合体,但是不太顺利的“多条脚走路”模式,显然还需要再摸索和进化。


二、笑果文化:内容、人才,年轻态背后的难题


无独有偶,2016年凭借一档《吐槽大会》名声大噪,迅速抢占年轻喜剧赛道的笑果文化,进入2019年后,也开始尝试在内容上进行新一轮的扩张。


在两个月前的上海,这家在网综领域里探索了4年的年轻公司,举办了“笑果文化2019尝鲜发布会”,会上笑果文化CEO贺晓曦表示,未来公司将和摩登天空合作,打造集美食、喜剧、音乐为一体的新地标场景。显而易见,笑果文化并对线下产业依旧抱有热情,在未来它仍然是笑果文化布局中的重要一环。



在这场聚会上,笑果文化释放出的另外一个消息就是,公司开始试水网剧制作产业。并在会上推出两个喜剧作品项目,一个是青春励志剧《欢迎下榻好莱坞》,还有一个就是情景喜剧《约会规则》。两部含有喜剧基因的网络剧,是笑果文化探索新商业模式和新动作。


从喜剧综艺制作公司,到网络剧制作的尝试,一直以来试图推广喜剧文化,打造线上线下两种喜剧内容形态,完善喜剧产业链条发展的笑果文化,如今在策略上的考虑,也相比以往更谨慎了些。



毕竟捆绑在大众评判体系的语言类文化综艺,依靠着观众的笑声和掌声赚钱,笑果文化试图通过《吐槽大会》《SNL周六夜现场》等喜剧综艺,推动整个产业链发展,本身就是场冒险


首先在内容上,曾经的《吐槽大会》虽然在节目播放量等方面仍然占据优势,但口碑上已经出现了一些不友好的声音,网友的反馈声中不乏“没有以前犀利”、“太安全”等质疑。这些声音不仅仅出现在《吐槽大会》一档节目中,包括《脱口秀大会》也有这样的观众反馈,从以往的“犀利”到现在流水线生产之后,笑果文化在语言类综艺上面临着困局。


这困局背后,一方面是观众对喜剧生态节目的强需求,一方面则是监管部门对语言类综艺的严加管控;再者喜剧内容模式化生产的同时,观众的笑点变高了,在互联网速度的催化下,观众对喜剧内容产品愈发挑剔;而自从《中国有嘻哈》之后,剧情式真人秀综艺要比采取老旧模式的棚内语言综艺,对观众更有吸引力;这也就引出了第三个问题:人才困境。


可以说,内容流水化生产之后,带来的副作用是不可低估的。一方面是大IP难易被放手,创新不易,一方面就是人才的急剧消耗。


无论是脱口秀、相声还是小品综艺,笑文化对编剧和表演艺人的需求严苛。笑果文化的诸多表演艺人里,李诞和池子自然是最大的一块金字招牌,笼罩在他们身上的“网红IP”效应明显,他们的言行被当代年轻人追捧,一句“人间不值得”背后的孤独系人生哲学,在青年群体中影响不可谓不大。



也正是如此,去李诞化也似乎在悄然进行中,喜剧人才的持续输出是笑果文化最要紧的事情。在《吐槽大会》最新一季中,李诞已经不再常出现,笑果开始推新人出圈,但他们的表现风格远不及李诞和池子,笑果文化没能再造一个李诞。


李诞自己也开始出现了不适应,去年他加盟综艺节目《奇葩说》,无论节目老粉还是普通观众对李诞在节目中的表现,并没有给他打上高分,反而一些不合时宜的讲话和浅显的观点,遭到大家的反对。去年“李诞喝酒”等一系列新闻也让他本人遭遇到信任危机。


可以说,借助喜剧综艺一炮而红,依靠李诞池子等脱口秀艺人,在线下实体和线上综艺上试图协同发展的笑果文化,靠得是综艺内容和艺人品牌快速占据年轻赛道。但在监管压力加剧,观察类综艺、剧情式青年文化类综艺占据新一轮主场,靠着《吐槽大会》等语言IP综艺生存的笑果文化,危机一直存在。


三、德云社:江湖义气意难平


同为国内最具人气的喜剧团队,德云社近来也不太平


5月月初,德云社成员吴鹤臣患病后,家人为其众筹100万治病,被扒出有房有车引争议。紧接着德云社流量担当张云雷因“砸挂”地震灾区的言论被推上风口浪尖,尽管第一时间出面道歉,仍然不能平息众怒,演出被官方叫停。在一片争议声中,德云社掌舵人郭德纲本人也没能幸免,被网友扒出早年拿烈士当段子调侃的视频。屡屡登上热搜的德云社,从风头无两的气势中再度沦陷进道德的旋涡里。


“物忌全胜,事忌全美,人忌全盛”,在张云雷人微博下,郭德纲曾留下这样一句话,一语成谶。



近两年,在娱乐圈走南闯北多年后,郭德纲寻找到捧角儿的门道,凭借综艺节目连续捧红不少弟子。“偶像派相声”的崛起,让相声形成圈层文化,也被裹挟进了粉丝文化之中。这个逐渐走向鼎盛的相声帝国,相声已经不再是其唯一的产业支柱。品尝到流量的滋味后,同样的,也没能逃脱被流量反噬的命运。


从弟子殴打记者到多位成员出走,再到如今戳中大众神经的敏感言论,屡屡走上风口浪尖的德云社,面临着一轮又一轮的道德审视,而最受外界质疑的是其运营管理模式。


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游走,尽管已经采用合同制约束员工,德云社成立20年来一直沿用传统帮会、家族运营的模式进行运作。在师徒关系结构背后,走的传统班社的路子,内部利益、资源如何协调是门学问,而这种传统班社制度是否适合市场经济,也至今存疑。


坚守自己的传统,不上市、不寻求更理性的运作模式,高度倚赖掌舵者郭德纲,德云社商业触角伸到了各行各业,面临的风险也越来越大。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模式推动着德云社的前进脚步,也限制着德云社的商业发展,尤其离开了郭德纲最为熟悉的相声领域,在扩张影视版图上,德云社短板尽显。


与纯现代化内容娱乐公司开心麻花不同,同样是喜剧产业、同样是线下模式,德云社频频涉足影视综艺,没有推出类似《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的代表作,最终成绩也都不尽人意。


德云社成员参演的电影,除2019年于谦参演的《老师·好》(并非德云社投资拍摄)豆瓣评分6.8分之外,其余成员参演电影豆瓣评分均未过5分。德云社投资拍摄的电影,境况更是惨淡。2017年德云社投入2亿进军影视,请来憨豆先生坐镇的电影《欢乐喜剧人》,票房仅6684.7万,电影《祖宗十九代》获2018“最令人失望影片”奖。而此前的郭德纲自导自演的电影《三笑之才子佳人》票房仅796.1万,截至目前,不论电影还是电视剧,德云社至今还没有出品一部真正的高票房佳作。



相比于开心麻花,在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下,一直拒绝用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与理念进行运营的德云社,仍旧危机四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骨朵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