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需要战略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2019-05-24 18:00

互联网公司需要战略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ID:TMTphantom),作者: 怪盗团团长裴培,标题图来自东方IC


最近,怪盗团在上海,有幸与几位在顶尖互联网公司工作过的朋友吃了几次饭。按照惯例,我们天马行空地聊了很多东西,最后聚焦到一点:互联网公司,尤其是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到底需不需要战略?具体地说,它们需要设立专门的战略部门和人员吗?需要站在什么角度或层次思考战略问题呢?


先介绍一下各位吃饭者的身份:


朋友甲,曾任职于京东的战略和投资部门,现在已经离职。


朋友乙,曾任职于小米的多个部门,现在已经离职。


朋友丙,任职于Facebook的技术团队,目前正在考虑回国任职。


怪盗团:打着互联网分析师旗号的电影制片人。


怪盗团:


在京东做战略的感觉如何?


朋友甲:


说实话,京东的大政方针都是由东哥决定的,从战略到执行层面皆是如此。所以,战略部门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我们当时的主要工作,是为东哥的决策事后寻找理由。


没有什么事情是吃饭解决不了的!


怪盗团:


不是事前,而是事后?


朋友甲:


嗯,东哥在事前也不会听我们的呀。东哥的管理风格就偏向于个人决策,战略部门又能做什么呢?


怪盗团:


那么,在小米,又是如何呢?


朋友乙:


先说个有趣的事情——小米没有“战略部”,只有“参谋部”,大家一般默认它相当于其他互联网公司的“战略部”。


怪盗团:


那么小米“参谋部”跟别人的“战略部”有什么区别吗?


朋友乙:


其实,区别很大。雷军把“参谋部”当作一个职能部门。它的主要工作是为各个业务部门设置和考核KPI;如果KPI达不到,则要考察原因。至于一般人认为的“战略”,它倒是很少管。


怪盗团:


其实,想想也知道,小米的战略肯定是雷军亲自在抓吧。


朋友乙:


没错。我不在“参谋部”,而在投资部。雷军交给我们的指示是:寻找高质量、价格厚道的好产品,予以收购或投资。


怪盗团:


呃,这个指示很正确,但是缺乏细节,难以执行啊。


朋友乙:


你答对了。这就相当于让我们去找“好公司”,世界上有无数的“好公司”,太大的方向就等于没有方向。


怪盗团:


那么,Facebook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不知道这张照片里的扎克伯格到底在想什么?


朋友丙:


我在Facebook是做技术的;我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战略部门,但是可以肯定,扎克伯格的战略决策都是独立做出,要么是与极其亲密、信任的小圈子商议之后做出的。


怪盗团:


那么,扎克伯格又如何保证决策的明智呢?


朋友丙:


他很接地气,Facebook的高管都很接地气。每个星期,高管都会与员工直接对话,你有机会向扎克伯格提出任何问题、传达任何信息。我们虽然很大了,仍然是个扁平化的组织。看起来是扎克伯格一人在做决策,但是他从各种各样的地方收集了信息,还有开放的心态。


怪盗团:


对了,金山软件副总裁郭炜炜曾经说:“游戏公司不需要战略;准确的说,互联网公司都不需要战略。”你们觉得呢?


朋友丙:


部分赞同。互联网公司的生命线是执行,是从执行中寻找战略方向,而不是先确定一个战略再去执行。此外,互联网公司的核心人员往往是工程师或产品经理,而战略部门往往是从投行、咨询招人的;这两拨人的思维方式和工作作风差异太大,正常合作是有难度的。


怪盗团:


没错,在我的印象中,能够被投行、咨询人士管理好的互联网公司,也仅有腾讯了——Martin、James都是投行出身,战略规划事业群(CDG)招徕了大量投行、咨询人士,其中很多都是外籍或香港籍。放在别的互联网公司,这肯定叫做“不接地气”吧。


朋友甲:


腾讯是个奇葩。它不但有庞大的战略规划事业群,各个事业群还有自己的战略规划部。James Mitchell作为首席战略官,是真正掌握权力的。而且,它的战略规划部门还包括内部的ECM(股票资本市场)和投资研究……怪不得有人说它是一家“互联网投行”呢。


腾讯滨海大厦,很多人想参观,其实没啥可参观


朋友乙:


在很多互联网公司,战略部门其实没有真正影响战略,而更像另一个投资者关系/公关(IR/PR)部门,负责把老板的战略传达给公司内外的人,并且论证这种战略的正确性。当然,不能说“互联网公司没有战略”,应该说“互联网公司的战略部门往往没有制订战略”。


朋友丙:


对啊,战略部门的人,如果不是业务/技术出身,也很难掌握前方的真相吧。以前没有经验,工作不在一起,玩不到一起。如果能从业务/技术部门抽调骨干力量组成战略部门,情况会好很多。


朋友乙:


嘿嘿,这就是小米做的事情啊!“参谋部”有很多来自业务部门的人。效果如何暂且不论,但是这个思路是正确的。


怪盗团:


我倒是有些想法。你们知道,我特别喜欢历史和军事,最近我又看了一遍《解放》系列电影,颇有所得。


朋友甲:


嗯,像你这样同时是德军和苏军粉丝的军迷,很罕见。


怪盗团:


谁说的?不要血口喷人。


朋友甲:


你的微信头像,昨天是腓特烈大王,今天变成了朱可夫,可否跟咱们解释一下?


怪盗团:


别闹。我感觉,“总参谋部”可能比“战略部”更符合互联网公司的实际需求。在真实历史的军队里,“总参谋部”不但是一项核心竞争力,而且是军事指挥人才的集散地。


朋友乙:


继续说?


怪盗团:


举个例子,苏联最高统帅部正在策划1944年夏季的主攻方向。主持会议的是最高统帅斯大林,参与决策的是朱可夫、罗科索夫斯基、科涅夫、铁木辛哥等主要方面军司令员,以及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问题描述是:主攻方向到底应该是波罗的海、乌克兰,还是白俄罗斯?在这个过程中,总参谋长的责任是什么?


图为《解放》电影剧照


朋友甲:


我想想……肯定不是直接做出决策吧?


怪盗团:


当然不是,这是最高统帅的责任。


朋友甲:


那么,是不是支持或反对其中某一种方案?


怪盗团:


也不是,这是各大方面军司令员的责任。事实上,大部分方面军司令员都希望自己承担主攻方向,所以科涅夫希望选择北乌克兰发动主攻,罗科索夫斯基希望选择白俄罗斯,等等。


朋友丙:


是不是在更高的战略层级予以支持呢?比如,西方盟国的动向,德国的仆从国的战斗意志,后方动员的程度……


怪盗团:


仍然不是。这些大战略(Grand Strategy)层面的东西,要么由外交部门负责,要么由工业或内政部门负责;它们的汇总点是最高统帅,而不是总参谋部。


朋友甲:


嗯哼,我差不多知道正确答案了。


怪盗团:


正确答案是:总参谋长首先要提供详尽的敌我信息,包括我军在各个战线的强度、对面敌军的强度、敌我双方获得增援的能力、主要战场的地形。这些信息可能是层层收集上来的,也可能是总参谋部军官下基层看到的。然后,他要负责拟定一些大致的战役计划——在白俄罗斯发动进攻需要集中多少个师,如何集中,如何欺骗敌人,预计在多少天内达到战役目标,付出的代价又是多大?一旦最高统帅拍板,决定展开白俄罗斯攻势,那么总参谋长要立即牵头制订详细的战役计划,例如“第N天,第M集团军必须抵达X地点,包围对面的Y集团军”等等。其中既包括精确的计算,也包括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


图为《解放》电影剧照


朋友乙:


那么,在计划开始执行之后,总参谋部做什么?坐在办公室里等待结果?


怪盗团:


当然不是!它必须持续跟踪计划的执行。如果执行得不好,是否需要修改计划,或者启动B计划?取得突破之后,何时投入预备队?这些决策,当然需要第一线军事主官的决策,但是总参谋部也要起很大的作用。


朋友甲:


放在互联网行业,就相当于:CEO决定要不要开一条新业务线,召集各大事业群老总、高管开会,战略部门提供详尽的前方情报,对每一种新业务线方案的优劣做全面陈述。当CEO下定决心之后,战略部门与业务部门共同制定详细的行动计划,并且监督行动的执行过程。


朋友乙:


如此说来,战略部门其实不需要去分析“大战略”层面的东西,例如“我们的公司应该更像腾讯、阿里还是谷歌”,也不需要分析特别长期的东西,例如“这个业务十年以后该如何替代”。


怪盗团:


没错,总参谋部是支持最高统帅和军事主官的职能部门,而不是所谓的“智库”。


朋友丙:


咦,如果战略部门不是互联网公司的智库,那么谁是呢?


怪盗团:


大型互联网公司还会缺乏智库吗?他们有充足的资源、灵活的体制、显赫的名声。“智库”这个角色可以由内外部的很多人、很多组织自行承担。


朋友乙:


我一直不太喜欢传统的“智库”,他们的很多观点看似新颖,其实要么假大空,要么是陈词滥调,而且都缺乏第一手资料的支持。


怪盗团:


回到“总参谋部”的话题,在历史上所有优秀的总参谋部都是以数字为导向、以第一线经验为支持的。德军总参谋部的最著名之处,就是可以估算出“史里芬计划”每天的军需状况,需要多少车皮运输;它甚至可以推算出通向前方的铁路上,每秒钟要有多少个车轮同时滚动。“史里芬计划”的框架是收起左手、用右手挥动镰刀,一句话就能说明白;可是右手挥动镰刀要花多大力气、挥多远,就是一个精确的科学话题了。


朋友甲:


可是,“史里芬计划”失败了,让德国陷入了战略死局。


怪盗团:


在大战略层面,“史里芬计划”导致了外交的失败,这一点不应由总参谋部负责。总参谋长小毛奇需要负责的,是大幅度修改原计划,导致右手挥出的镰刀未能切断对面敌军的生命线。然而,小毛奇会委屈地指出——俄军的集结比想象中更快,需要调去更多的资源应对。这仍然是他的责任!身为总参谋长,居然未能获得关于俄军动员速度的真实情报,未能在战前妥善地修改计划。如果计划没有成功的希望,还何必制订和执行?


史里芬计划与实际执行情况


朋友甲:


其实,互联网公司的战略部门如果能做到小毛奇那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朋友乙:


互联网公司需要“总参谋部”性质的战略部门,而不需要“智库”或“高级PR”性质的战略部门,更不需要替代最高统帅做决策的战略部门。


朋友丙:


为了检验怪盗团的真实水平,我们干脆推举他去负责一个互联网公司的战略吧。


怪盗团:


我只有一个要求:这家互联网公司应投资500万到我们最新的电影项目,并且提供足够的宣发协力……


朋友甲乙丙:(异口同声地)


服务员,买单!


怪盗团:


诸位,就算你们抢着买单,我上面说的话仍然有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ID:TMTphantom),作者: 怪盗团团长裴培,标题图来自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