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最大,球鞋最高
原创2019-05-29 15:06

年轻最大,球鞋最高

本文首发于虎嗅年轻内容公众号“难逃一吸”(ID:huxiu4youth)。在这里,我们呈现当下年轻人的面貌、故事和态度。



虎嗅年轻组Sneake Con 之行视频小记


“I wore my sneakers, but I’m not a sneak”

我穿球鞋,但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


—— Run-DMC,《My Adidas》 1986


5月18日,多云天空下的上海西岸艺术中心被一种欲扬先抑的气氛环绕,年轻人们从四面八方向同一个方向涌来,自觉排成数列长队。他们有的结伴而来,但总体而言彼此陌生,一种默契在地面流动,他们会在低头玩手机或者聊天中,不自觉地用余光扫过周围人穿的鞋:“倒钩”、丝绸扣碎或者是Yeezy 700……一眼识别同类或者show some respect,无需过多交流。



这是全球最大的球鞋展 Sneaker Con 首次来到上海时我看到的景象。如果不是Sneaker Con(以下简称SC)在中国大陆落地,即使你此前对二手球鞋市场的火热已有所了解,也很难如此直接地感受到如今国内年轻人球鞋圈子的具体规模。


今年1月,潮流媒体网站Highsnobiety 公布的一份二手球鞋行业报告显示,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或已达到 60亿美元,而更多增长机会,就在中国。4年前,球鞋转卖交易网站 StockX.com 统计的二手球鞋市场规模为 12 亿美元,这几年该产业的增速可想而知。


5月17、18、19日,首次来到中国大陆的 Sneaker Con 连续开展 3日 ,共迎来了2万多名观众,他们穿着自己最引以为豪的鞋,来看别人最引以为豪的鞋。“嚯,还没发售的狠货”、“这人鞋和我一样”、“那人穿的那双现在起码5600了”……诸如此类的内心活动虽未曾言说,但直白如弹幕飘在年轻人们的头顶。


    

这是一批青春成长期恰逢球鞋文化成长期的年轻人,90后、95后、00后,他们在个性、兴趣形成的重要时期,遇上了正是走在上坡路的篮球运动、滑板运动、说唱音乐、街头文化,这些众多形成潮流文化的原生力量在全球化、大众化的过程中,不断交错碰撞,最终以球鞋为具体形式之一沉淀下来,成为当今青年文化的实体之一。


10年前,YuMing Wu, Alan Vinogradov 和 Barris Vinogradov三位在纽约的 Sneaker head 因为一次“手抖”的相遇,直接促成了Sneaker Con 的诞生——YuMing Wu在自己创立的网站sneakernews.com上无意间访问了一个错误链接,这个错误的链接让YuMing Wu进入了Vinogradov兄弟的eBay球鞋店铺,并且被他们的球鞋所吸引。


通过邮件的联系,他们发现彼此的工作室仅相隔3个街区,出于对球鞋共同的热爱,他们决定举办一个关于球鞋的活动,就这样,第一届 SC 在纽约时代广场一家喜剧俱乐部开了起来,20个摊位,600多位参会者,这就是一切刚开始时的样子。


随后 SC 不断扩大规模、造访更多城市,同持续吸引球鞋文化最核心部分的代表人物来到活动现场, NBA 球星 Kevin Durant 、Dwyane Wade 、Ray Allen,人气 Rapper Lil Yachty ,东岸说唱大佬、街头文化代表人物 Fat Joe 以及华人Rapper 欧阳靖(MC Jin)都曾为 SC 站台,SC 在 Sneaker 中的权威地位和影响力如此奠定下来。


2017年, SC 首次进入亚洲,选择香港作为首站,在香港被台风袭卷的情况下,SC 迎来了 6400 多位观众,很多鞋头从大陆、日本和菲律宾等地赶来,要的就是“鞋鞋相吸”的连接感。


到了这一次 SC 上海站,从主办方前期票务销售的情况看,18日单日票和18、19的双日票在临近活动举办前已是一票难求,一些在球鞋市场上玩惯了“转售”的年轻人们开始在微博上加价转售门票。


而踏进SC现场的一刻,你就会立刻被卷入某个方向的人潮,紧跟前面人的脚步往前挪,摩肩接踵成了一个写实的词汇,不过在这里有一点不同,大家会注意不踩彼此的鞋。


SC 上海会场分成3个独立的区域。B1球鞋交易区是Sneaker 们此行的重点,购买、互通有无倒是第二位的,很多人主要是来看看那些自己买不到的鞋。


甚至,没能到现场的年轻人也为 SC 上出现的珍品牵动心弦,有个男孩在我的朋友圈 评论:“昨天有一套 Rainbow Pack Sample,不知道收摊了没?“


B2 和 B3,是大家熟悉的国际街头品牌展区,今年我们看到几个国产运动品牌也加入进来,安踏的漫威联名系列、匹克的态极都有观众驻足。


B3 的舞台区,则是一个大型追星现场,除了能见到 SC 几位创始人、国外知名鞋头外,还有白敬亭、周汤豪这样的娱乐明星,李娜、郭艾伦、马布里的登场令现场一度需要限流进入。大咖当然是 SC 提升影响力的重要途径,但无论对于 SC 还是 Sneaker 来说,球鞋始终是最重要的部分。


Don't Step On My Sneakers

别踩我的鞋


——《Don't Step On My Sneakers》,2011,The Beatards


在B1球鞋交易区,各路鞋头、转售团队或者球鞋周边玩家会自己支起摊子,摆上代表自己最高水平的尖货,吸引观众。当然了,有些珍藏品卖家明明放上了价钱,待你上去询问才知道他并不卖,翻译一下就是“让你看看我的收藏多牛逼,没别的。”


有sneaker 自己估算,当日出现在 SC 的“最贵展位”(应该就是上文说到的 Rainbow Pack Sample那个展位)展出的鞋总价值达到1000万人民币。



我在一个摊位前正好赶上摊主展示他的珍藏,他的藏品都放在透明鞋盒中,一般情况下不许触碰,走在我前面的男生眼睛被其中一双紧紧抓住,嘴里不停地发出啧啧赞叹的声音,这显然让那位年轻的藏家很开心,“Kiss of Death初代,双签,”他小心翼翼把鞋从盒里取出来:“给你取出来看看。”我和前面的男生迅速拿出手机拍照。



在转售平台上,这双CLOT与Nike于 2006 合作的 Air Max 1最低售价已经达到了14999元,一些尺码还没有鞋源。


除了转售的珍品球鞋,B1 区域球鞋定制和球鞋周边玩家也吸引着大家的目光,现场有店家直接在现场手绘定制、涂鸦或者制作球鞋周边。




 当有人总说如今的球鞋文化浮于表面,只有供需,吸引的都是虚荣的年轻人的时候,这里坐着的嚼着泡泡糖、染着红头发、支着大花臂却在闹市中专注创作的年轻人,本身就是一种直接的反抗。在和做球鞋项链的潮流艺术家张呵呵的交流中,我明确感受到这一点。


张呵呵自己发明了一套类似于七巧板的模块,经过设计、拼接和胶水粘合,它们能组成 mini 的Nike 鞋款 ,穿上链子就是一条非常特别的手工球鞋项链。张呵呵的项链得到了Nike官方的注意,现在他与 Nike 达成了合作,在一些鞋款的发布现场,到场的Sneaker 会得到张呵呵亲手做的、与新鞋同款的项链。


图片来自张呵呵微博


当我问起张呵呵做这个周边的初衷,他的回答是,这是你拥有一双鞋的另一种方式。


他说,因为小时候爱鞋,有时候不懂事,会硬拉着妈妈去买某双喜欢的鞋,后来长大了,他意识到妈妈的妥协背后的爱和辛苦,他说,再喜欢鞋,也不是所有鞋你都买得起、买得到,我们喜欢一双鞋,完全可以通过别的方式和它产生联系。


在B1和B2区的几位私人藏家的交流中,我听到了同一种声音——即使他们收藏的方向各不相同,他们都提到一句:玩鞋和鞋的周边都是一件烧钱的事,但鞋和周边文化本身,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


视频里那个拥有贝克汉姆球鞋的男生,一直不断参与世界各地的球鞋拍卖。拍得后等待球鞋从遥远的地方寄来中国,有的时候一开箱发现球鞋已经不是拍下时的样子了,长途中气温湿度的变化很容易对球鞋造成伤害,但对他来说,承担这种风险,是做这件事的一部分。

     


到手的球鞋被他细心保存和保养,然后他会自己攒一个展览,免费展出这些珍贵的鞋,为了让观众更了解、好拍照,他会像在SC现场这样,冒险不把这些鞋子放在箱子里,观众触不触碰,全靠自觉。


那他图啥呢,“就想让大家更了解这些文化吧,”他特别诚恳地给我们说。离开他店铺的时候我才知道,他本来是学医的,现在做这些,就因为热爱。



从太原赶来的杨洋,则专注在球鞋定制和周边领域,他用十几双LBJ及鞋盒制作的「LBJ南狮头」是他的镇店之宝,这不是他第一次来 SC ,但这一次他没带别的鞋,只带来了包括南狮头在内的两个 LBJ 周边作品,”懂的人一看这些就知道我是詹迷,”杨洋的sneaker成长之路其实是大多数中国sneaker 的成长缩影,从偶像开始,以球鞋延续,直到球鞋成了他们梦想和记忆的结合体,“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我就喜欢他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鞋也是第一双 LBJ。“

     


无论是SC现场,还是真实的Sneaker 圈子,这都是一个同时充斥着浮夸和真诚的场域,有人只处在对新潮产品的消费部分,有人身怀对某种符号和精神的敬仰,只不过,球鞋是他们的共同表达形式,用任何一面去认识、概括这个圈子,都太过片面。


年轻最大,球鞋最高。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0
点赞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