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漫威200亿票房缔造者?
2019-06-01 14:37

谁是漫威200亿票房缔造者?

作者|李然 编辑|张庆宁


1967年,以色列青年艾克·帕慕特坐船跨越大西洋来到纽约。


他那年24岁,刚参加完著名的“六日战争”。以色列仅用六天,从埃及、约旦和叙利亚手里夺下6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包括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以及耶路撒冷旧城。


艾克·帕慕特没有沉醉于对军队生活的回忆。他怀揣着兜里仅有的250美元,背井离乡,希望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开始新生活。


一口浓重的以色列口音,没有读过大学。很长一段时间,他不得不混迹于布鲁克林街头,不是在犹太墓地打杂赚小费,就是在叫卖玩具和美容产品。


如果他有先见之明,这个野心勃勃的以色列年轻人当时或许会留意街角的报摊,找找那年刚出版的第一本《钢铁侠》漫画。


几十年后,《钢铁侠》托尼·斯塔克这个角色将和他产生最关键的人生交集。


2008年,钢铁侠从阿富汗战场的山洞中走出,开创了史无前例的漫威电影宇宙,11年后又在《复仇者联盟4》中光荣牺牲,完成使命。


截至2019年5月27日,《复联4》公映满一月,全球票房超过26.8亿美元,仅次于影史第一的《阿凡达》,至此,漫威电影总票房突破200亿美元,羡煞整个好莱坞。


走出“六日战争”50年后,帕慕特成为美国举足轻重的媒体大亨。他不仅巧妙地把濒临破产的漫威收入囊中,还与迪士尼周旋达成40亿美元的交易。


另外,他还是白宫的座上宾。


这位白手起家的犹太富商甚少抛头露面,不接受媒体采访,不参加首映活动,公开的照片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如果不是因为多年好友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外界还不会知道70多岁的帕慕特现在长什么样。


2017年帕慕特受刚上任的特朗普邀请乘“空军一号”抵达首都华盛顿,留下了难得的近照


《福布斯》2019年亿万富豪榜上,帕慕特(Isaac "Ike" Perlmutter)排名全球第452位,身价已达490亿美元。随着未来更多漫威漫画改编的电影问世,他的财富还会继续增长。


当然,他并不是漫威唯一一位关键先生。


渔翁得利


进入80年代,在异国打拼多年的帕慕特终于挖到第一桶金。


他成立了一家名为Odd Lot的公司,专门购入上一年滞销没人要的过季玩具,转手以1美元一个的价格卖出。


帕慕特很快从这门类似“一元店”的生意里赚到了钱。尝到甜头后,他迷上了抄底经营不善的公司,先后买下了玩具娃娃生产商、剃须刀生产商,甚至一度打算收购一家连锁药店。


上世纪80年的艾萨克·帕慕特,很长一段时间这是他唯一公开的照片


一直到1990年,他和漫威终于产生交集。


这一年,帕慕特低价买下经营不善的玩具公司Toy Biz。他本意是整顿后大干一番,收购后却发现:公司玩具销售明明一蹶不振,还在向一家名为漫威的公司每年固定支付几百万美元的授权费,因为很多玩具采用了漫威的漫画角色。


向来量入为出的帕慕特对这笔开支非常不满。他找到了漫威当时的老板罗纳德·佩雷尔曼(Ronald Perelman),希望取消Toy Biz之前的合同。


授权合同未能取消,但双方达成“以钱换股”的新交易,帕慕特让出Toy Biz将近一半的股份给漫威,自己也进入漫威董事会。这笔交易让他省下了每年支付漫威的大笔现金。


这场交易后来让Toy Biz卷入漫威的破产风波。


和当时的帕慕特一样,佩雷尔曼对漫威并没有感情,他只是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把粉丝收藏漫画的热情变现——当时还是前互联网时代,网络游戏产业尚未诞生,青少年们把满腔热情和零花钱全都投入到漫画收藏上,一本漫画可以出N个版本的封面。


1991年,佩雷尔曼将漫威运作上市,并接连推动并购,希望抬高手中漫威股份价值,而后套现离场。


然而接下来几年,美国漫画销量和漫威市值同步大缩水。到1995年,漫威已经深陷债务危机,股价从高峰期的30多美金跌到两三块美金。1996年,佩雷尔曼申请对漫威进行破产保护。


当时,漫威董事会中还有“华尔街狼王”卡尔·伊坎(Carl Icahn),他对佩雷尔曼未经董事会就提出破产保护申请的做法非常不满,两人在法庭内外撕得不可开交。


罗纳德·佩雷尔曼和卡尔·伊坎


眼看自己的玩具公司也可能被漫威的破产拖累,帕慕特向漫威债权人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案:合并漫威和Toy Biz,由他来掌管。


正是Toy Biz的另一位股东阿维·阿拉德(Avi Arad)让帕慕特相信,不能放弃漫威。


战友携手


阿维·阿拉德(Avi Arad)不仅是Toy Biz的一位股东,还是小有名气的玩具设计师。


艾克·帕慕特为人低调,个性古怪。阿维·阿拉德则恰恰相反:个性外向,喜欢穿皮衣、戴棒球帽,爱好骑哈雷摩托车,对漫画角色如数家珍。


阿维·阿拉德


两个人存在关键的共同点:都是以色列人,19岁时也参与了“六日战争”,并且英勇负伤。


正是因为阿拉德极力说服,帕慕特才认识到,漫威手上还有很多值钱的漫画角色。事实上,漫威破产申请消息一传出,华纳、米高梅、索尼等好莱坞片厂全都找了过来。


面对债权人,阿拉德极力强调漫威角色的潜在价值——“光是蜘蛛侠就价值10亿美元。”


在漫威债权人的支持下,1998年底,这两位以色列移民将Toy Biz并入漫威。帕慕特是漫威最大的股东,阿拉德则被委任负责成立不久的子公司漫威影业(Marvel Studios),担任CEO。


为了尽快卸掉债务压力,他们将旗下最受欢迎的蜘蛛侠和相关角色,以“1000万美元一部电影+额外5%的收益分成”的代价卖给索尼。索尼只需保证每五年半发行一部蜘蛛侠电影,就可以一直拥有这些角色的电影拍摄权。(详情请见《毒液来了:资本让好莱坞风水轮流转》)


在他眼中,把角色版权卖给好莱坞已经是“一箭双雕”的生意:既可以向出价高的买家开个大价钱,还可以借着电影的人气卖出更多玩具。


2002年问世的《蜘蛛侠》


这笔交易让帕慕特追悔莫及。


2002年,索尼拍摄的《蜘蛛侠》问世,全球票房达到8.2亿美元,远超华纳此前拍摄的任何一部《蝙蝠侠》和《超人》,证明漫威角色拥有超高人气。


好莱坞公司很快一拥而上,纷纷投拍了手里获授权的漫威角色IP。


福斯的力度最大,2000年先于索尼推出《X战警》,2003年推出的《X战警2》更上一层楼,此外还投拍了《神奇四侠》《艾丽卡》《超胆侠》;环球找来李安拍摄《绿巨人》;狮门拍摄了《惩罚者》。


这些都远不及《蜘蛛侠》的票房。


阿拉德作为漫威影业的一把手,参与了这一时期几乎所有的漫威电影。当然,他和帕慕特却开心不起来。


分道扬镳


帕慕特不开心的原因在于钱。


《蜘蛛侠》三部曲票房总计近25亿美元,仅第一部就让索尼赚了4个多亿美元,但按照合同只需支付漫威区区两千多万美元。


2003年,漫威一纸诉状将索尼告上法庭,声称后者不正当地劫取商品收益,要求获得5000万美元赔偿。索尼妥协,并将电影的所有衍生品销售权益都让给漫威。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漫威的收入并不掌握在自己手里。虽然每当《蜘蛛侠》《X战警》电影大卖后,漫威的玩具销售就会增长。但电影拍摄与否、进度如何、上映日期完全由好莱坞说了算。


福斯曾将《X战警》从原定的圣诞档提前到暑期,搞得漫威措手不及——漫威原计划X战警的玩具要到年底才出街,配合电影上映的档期。


算上各类前传、外传、重启,《X战警》是福斯最赚钱的IP


和帕慕特不同,阿拉德不开心则是因为:好莱坞根本不懂漫威。


1998年的《刀锋战士》开始,阿拉德参与了好莱坞所有根据漫威漫画改编的电影。接触越多,他越意识到:好莱坞高管并不了解漫威漫画,他们只是觉得自己不能错过。


尽管已经问世的漫威电影项目有赚有赔,好莱坞公司并没有停下脚步——狮门在开发《黑寡妇》,米拉麦克斯计划拍《奇异博士》,福斯、新线先后动过拍《钢铁侠》的主意,甚至汤姆·克鲁斯一度表示感兴趣。


这些角色会不会被毁掉?漫威名气渐长,越来越多人要来插上一脚。


“一会是这个CEO,一会是那个CFO,我需要跟太多人打交道了。所有人都想拍电影,连办公室扫地的都想读剧本。”阿拉德最近向Deadline回忆。


夹在越发复杂的漫威和本就复杂的好莱坞公司之间,阿拉德倍受折磨。


以蜘蛛侠为例,蜘蛛侠能不能抽烟?能不能喝酒?能不能文身?什么时候可以不是处男?必须得是白人?


这些设定细节经常能让漫威和索尼的两班人马吵上半天,索尼干脆成立了专门的委员会,定期处理与漫威相关的问题。


比如,为了让金刚狼在《X战警》里保留标志性的两侧尖角发型,阿拉德不得不向福斯多番争取,最终才得以保留。



阿拉德名义上是制片人,多数时候好莱坞只把他当做漫威派来的顾问。


2006年,阿拉德辞去漫威所有职务,卖掉了手里价值超过5000万美元的漫威股票,开办了自己的制片公司Avi Arad Productions。


锱铢必较


阿拉德早在2003年就向帕慕特提过建议:漫威应该自己投拍电影。他提出了一个片单,包括雷神、美国队长等角色,当场遭到否决。


不只阿拉德。后来被任命为漫威影业首席运营官的大卫·梅塞尔(David Maisel)也向帕慕特提议,并拿出自己的一份片单。


帕慕特再一次否决,但不如上一次坚定。梅塞尔半哄半骗地说服了他,让他相信自己可以找到金主出资。


漫威影业时任COO大卫·梅塞尔和漫威漫画创始人斯坦·李


经过一年多努力,梅塞尔从美林银行拿到5.25亿美元的贷款授信。只要电影维持在PG13、单部耗资在1.65亿美元左右,漫威可以随便上马任何想拍的电影。


而且,漫威不需要从自己账上掏出一分钱,也不用出让任何玩具销售的收益,还可以从每部电影的总收益中拿走5%。


按照这么有利的条件,估算下来漫威最不济也能赚个一两亿美元,一旦票房大爆,那就是10亿美元+的生意。


帕慕特依然不满意,作为典型的风险厌恶型投资者,他继续通过下属向美林银行施压。他最担心一件事:如果电影最后赔了,银行会不会要求漫威用资产还贷?


最终,美林银行开出的条件几乎是“零风险”:如果漫威的电影亏了,美林银行只会拿走这些角色的电影版权,漫威的漫画和玩具生意完全不会受影响。换言之,漫威的新业务如果最后砸了,全部都由美林银行买单。


帕慕特的抠门本性在好莱坞无人不晓。



入主漫威不久,帕慕特提出要把创始人斯坦·李的薪酬砍掉一半,认为他配不上100万美元的年薪,后来在阿拉德的争取下,只砍到80万美元。


内容层面也逃不过他的审视。


《钢铁侠》开场,托尼·斯塔克在武装警卫队的护送下遭到袭击,场景里本来计划使用10辆军用悍马。帕慕特大手一挥:太贵了,用三辆就行。最终成片,确实只出现了三辆军用悍马。


帕慕特不仅管控着大项目的支出,连细节的日常开支也不放过。


他会把一张废纸撕成八块,做成便签本。就连漫威被迪士尼收购后搬家时,帕慕特也否决了重新购买办公工具的预算,他让员工把旧沙发搬到新办公室继续用。


有人见过他对员工大吼:“为什么要买新铅笔?你手头那支明明还有两寸啊!”


反客为主


2009年,迪士尼以40亿美元收购漫威的消息一出,震惊整个好莱坞。


所有人都知道,帕慕特对好莱坞一直没什么好感,觉得后者抽成太高。漫威最开始找到派拉蒙发行电影,派拉蒙按照行规要拿10%的收益作为发行费,帕慕特硬是把这个数字压到8%。



但面对迪士尼掌门人罗伯特·艾格(Robert "Bob" Iger),帕慕特却另眼相看。


2005年,54岁的艾格接下乱摊子,升任迪士尼CEO。艾格一口整齐的白牙,人前永远衣装笔挺。从私立大学毕业后他加入ABC,短暂做过ABC体育频道主播,后来在ABC内部稳步晋升。


1994年时,艾格坐稳ABC管理层的位置,并在次年迪士尼收购ABC的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很快在迪士尼内部如鱼得水。


在迪士尼内部修炼多年,艾格当上CEO后颇有远见,将品牌建设和系列大片(Franchise)作为重中之重。很快在2006年,迪士尼大手笔以74亿美元买下了乔布斯创建的皮克斯。


依靠个人魅力,艾格也借此修复了乔布斯和迪士尼之间的关系。


迪士尼现任CEO罗伯特·艾格和已故的乔布斯


摆在艾格面前的挑战是:帕慕特比乔布斯还要难搞。


双方下属勾兑整整一年多,艾格终于和帕慕特见上面。为表诚意,艾格携妻特意飞抵纽约登门拜访,并与帕慕特夫妇共进晚宴。


帕慕特虽然放下戒备,但还是不放心。他联系上乔布斯,还好乔布斯给帕慕特吃了颗定心丸:“(艾格)人不错,言出必行”。



通过这笔40亿美元的交易,帕慕特拿到8000万美元的现金,并成为了迪士尼最大的个人股东之一。


即便漫威成为了迪士尼子公司,但帕慕特继续对迪士尼的高管们指手画脚。帕慕特定居在佛罗里达的棕榈滩,紧邻着好友特朗普的海湖庄园,迪士尼总部则在西海岸的加州,高管们经常天没亮就接到他从东海岸打来的电话。


甚至每一部漫威电影的预算,都要经过帕慕特批准。


事后证明,漫威40亿美元卖得太便宜了。可以对比的是,迪士尼花了74亿美元买下皮克斯,但漫威的电影远比皮克斯的动画成功。


漫威的电影不仅赚得多,也更省钱。在艾格接掌迪士尼时,外界普遍将迪士尼看作一家动画厂牌,最成功的真人大片系列是改编自迪士尼乐园项目的《加勒比海盗》。


《加勒比海盗》成功后连拍五部,主演约翰尼·德普和金牌制片人布鲁克海默每部续集都会涨价。到了第四部《加勒比海盗》时,德普的要价已经高达5600万美元。


相比之下,漫威电影的演员简直可以说是“友情出演”。



据《好莱坞报道者》披露,克里斯·埃文斯接下美国队长一角时,漫威只开出100万美元左右的片酬。雷神扮演者克里斯·海姆斯沃斯片酬更低,第一部仅拿到15万美元。斯佳丽·约翰逊在《钢铁侠2》中首次出现黑寡妇,只拿到了25万美元。


这些演员直到电影大卖后分红时才得到补偿。


对于漫威的价值,艾格看得很清楚。迪士尼的动画家喻户晓,播放渠道、线下乐园、衍生品体系早已经建立起来,但当时迪士尼的产品受众主要是儿童,尤其是小女孩,缺少能吸引男孩的产品。


平步青云


此时真正让漫威电影大获成功的功臣,刚刚冒头。


2008年《钢铁侠》片尾长长的字幕滚完后,出现一个彩蛋:神盾局局长尼克·弗瑞潜入钢铁侠家中,对钢铁侠说:你以为你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英雄吗?


这段不到一分钟的剧情,为后续的《美国队长》《雷神》等片都埋下伏笔,并且开创了一个新玩法: 让所有漫威角色存在于同一个电影宇宙中。


提出这个伟大设想的,正是漫威影业总裁凯文·费奇(Kevin Feige)。


凯文·费奇是个标准的流行文化宅,痴迷于《星球大战》《星际迷航》,也是漫威的忠实粉丝。跟随偶像乔治·卢卡斯的脚步,他大学选择了以电影专业闻名的南加大,之后前往好莱坞,开始给制片人做助理打杂。


2000年,在第一部《X战警》的片场,27岁的凯文·费奇结识了当时漫威影业CEO阿维·阿拉德。阿拉德发现这个发际线已经明显后退的年轻人跟他一样,对漫威的漫画如数家珍。


漫威影业总裁凯文·费奇今年4月在《复联4》上海宣传活动现场,棒球帽万年不离身


凯文·费奇被阿拉德挖到漫威影业,最开始做阿拉德的助理。在得到阿拉德信任后,凯文·费奇又成为漫威影业二把手。


凯文·费奇的个性没有老板阿拉德那么张扬,这让他在漫威内部收获不少好感。当CEO阿拉德和COO梅塞尔为了漫威影业的控制权吵得不可开交时,费奇谁的队也不站,而是忙着规划如何把漫威的各个角色串联起来。


阿拉德离开后,凯文·费奇2007年成为漫威影业制片主席,也是漫威唯一的制片人,负责所有项目的开发和推进。


面对电影宇宙这个概念,漫威的大老板帕慕特颇为满意。这倒不是因为他对故事有兴趣,而是因为采用这种方式,漫威的产品生产效率大大提高:不同故事同步推进,漫威一年可以开发好几部电影,而不用像好莱坞拍三部曲的模式,每隔两三年才能拿出一部作品。


凯文·费奇逐渐又得到帕慕特信任。2009年与迪士尼交易前, 帕慕特甚至特意向凯文·费奇征询意见:“你对迪士尼怎么看?”


帕慕特后来安排凯文·费奇与迪士尼CEO艾格见面。第一次见面,他就拿出了一份详细的漫威电影规划时间表,给艾格留下深刻印象。


接下来几年,漫威电影逐步推进,到《复仇者联盟》更是迎来高潮。作为“漫威电影宇宙”的开创者,凯文·费奇在好莱坞声名鹊起。


2014年,《彭博商业周刊》做了一期凯文·费奇的特写,详细介绍了他对漫威电影的贡献,将漫威自己投拍电影、提出漫威电影宇宙等都视为凯文·费奇的功劳。文章作者在文中甚至有这样的表述——漫威的成功,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费奇。


这段话把阿拉德彻底惹毛了。


各行其道


在看到《彭博商业周刊》的文章后,阿维·阿拉德立刻向好莱坞各大媒体群发了一份公开信,称该文章作者毫无新闻职业操守。


阿拉德强调,都是因为他,漫威当初才能得到美林银行等合作伙伴的信任,并透露,当时正是他找到派拉蒙的负责人,才谈下发行合作。


阿拉德在信中甚至表示:“漫威片单完全是我一个人弄出来的,如果不是我坚持,《钢铁侠》最开始根本就不在计划之中!”


所有人都能读出他心里什么滋味:当年给自己提包的助理,如今成了整个好莱坞膜拜的对象。


离开漫威影业后,阿拉德自己成立的制片公司投拍了第一部作品《街头美少女》,投资2000万美元,票房仅有1000万美元,口碑一塌糊涂。


虽然阿拉德以“外人”的身份继续参与《钢铁侠》《无敌浩克》等漫威电影的制作,但所有人都在观望他自立门户的成绩。



2011年,索尼推出《灵魂战车2:复仇时刻》,这是Avi Arad Productions参与的第一个大制作,改编自漫威漫画。电影成本据称只有5000多万,最终全球票房1.49亿美元。


同一年凯文·费奇掌舵的《雷神》《美国队长》先后问世,两部电影全球票房加起来超过8亿美元,让阿拉德相形见绌。


阿拉德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最爱的蜘蛛侠身上。索尼2013年决定重启蜘蛛侠系列,开拍《超凡蜘蛛侠》,希望用更便宜的导演和主演,减少片酬支出。


两部《超凡蜘蛛侠》分别只收获7.5亿和7亿美元票房,落后老《蜘蛛侠》三部曲一大截。评论对新版也不感冒,因为故事和老版重复度太高。



2018年,阿拉德终于扬眉吐气。他与索尼合作的《毒液》超水平发挥,全球票房超过8.5亿美元,狠狠赚了一笔。双方已经马不停蹄又启动了《莫比乌斯》《毒液2》的拍摄计划。


更让他开心的是去年底的《蜘蛛侠:平行宇宙》。这部动画片以天马行空的表现形式赢得了评论员和观众的盛赞,在今年2月的奥斯卡上击败迪士尼、皮克斯等劲敌,拿下最佳动画长片奖。


阿维·阿拉德带着蜘蛛侠帽子登上奥斯卡领奖台


这是20多年来所有漫威电影都未曾享受过的待遇,首次拿下奥斯卡作品类奖。此前漫威自己的《复仇者联盟》系列、索尼的《蜘蛛侠》系列、福斯的《X战警》系列尽管都提名过奥斯卡,但集中在技术类奖项。


在离开漫威13年后,阿维·阿拉德居然为漫威挣得了最高殊荣。


星辰大海


其实,凯文·费奇今年差一点也登上奥斯卡的领奖台。


在掌门人罗伯特·艾格的支持下,迪士尼全力公关,将《黑豹》送入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名单,最终输给《绿皮书》。


《黑豹》拿下七项奥斯卡提名,最终得到3个技术奖


漫威电影票房滚雪球般不断膨胀,凯文·费奇在迪士尼的地位越来越高。


2015年,迪士尼突然做出决定,凯文·费奇不再由帕慕特管理,改为直接向迪士尼影业主席汇报工作。


好莱坞的媒体爆料,称凯文·费奇早就对帕慕特可怕的控制欲感到不满,以辞职作为威胁,向迪士尼掌门人艾格告状。最终迪士尼选择站在凯文·费奇这边。


让凯文·费奇头疼的还有漫威创意委员会。这个集团层面的组织对漫画、电影、电视三类创作进行直接管理,由帕慕特控制。


在迪士尼高层的支持下,漫威被迫解散创意委员会。这样一来,帕慕特彻底失去对创作环节插手的机会,凯文·费奇彻底挣脱了这位抠门老板的束缚。


漫威在题材选择上得以放开手脚。去年先是第一部黑人超级英雄电影《黑豹》大获成功,第一部漫威女性超级英雄片《惊奇队长》全球票房超过11亿美元,两部电影的续集都已提上日程。


拖欠了很多年的《黑寡妇》单人电影终于定档明年上映。黑寡妇的版权很多年前就已经回到漫威手里,但帕慕特一直认为主打女性的电影卖不了钱,漫威不得不将黑寡妇的故事硬生生塞到《钢铁侠2》《美国队长2》《复仇者联盟2》等其他电影里。


虽然失去了对漫威电影的干预权,70多岁的帕慕特依然控制着漫威的玩具和电视剧生意。但和很多富人一样,年纪越大,他对政治越感兴趣。


2017年初特朗普一上任,就邀请帕慕特受邀前往白宫商讨退伍军人的保障问题。公开捐款记录显示,帕慕特夫妇为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共计投入500多万美元,是第五大支持者。


在特朗普心目中,这位多年老友不仅仅是美国“最杰出的生意人之一”,还适合担任美国政府退伍军人事务部的顾问。帕慕特每天都要发邮件跟进事务进展,退伍军人事务部不胜其烦。


2017年特朗普签署一项退伍军人法案时,特意邀请漫威老板艾萨克·帕慕特到场


凯文·费奇和迪士尼高层倒是乐见其成:帕慕特忙着操心政治事务,没工夫来插手漫威的创作。


除了电影,接下来会在流媒体Disney+上线的漫威网剧也将是凯文·费奇负责。迪士尼最近宣布《洛基》《旺达幻视》《猎鹰和冬兵》等多部漫威网剧未来几年问世。


支持民主党的罗伯特·艾格认真考虑过竞选美国总统,他原本2018年合同到期后就打算辞任迪士尼CEO。为了挽留他,迪士尼董事会开出一年6000多万美元的高薪。


真正留住艾格的或许是更重要的事业目标:带领迪士尼完成像流媒体转型。


默多克2017年突然宣布出售21世纪福克斯,为迪士尼在流媒体时代对抗竞争提供了绝佳的机会——迪士尼在巩固家庭向内容的同时,也终于有机会拓展成人向的内容。


在今年成功完成对21世纪福克斯的收购后,迪士尼的市值增长至2400亿美元以上,而头号流媒体Netflix的市值目前不到1600亿美元。


如果能在流媒体这块广阔天地里站稳脚跟,迪士尼当年为漫威付出的40亿美元,会更值钱。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