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Twitter起死回生

Twitter起死回生

头图来自:东方IC;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乱翻书(ID:luanbooks);作者:朱星宇;监制:潘乱


2015年4月28日美东时间下午3点7分,金融初创公司Selerity的爬虫系统监控到investor.twitterinc.com网站下更新了一份新的PDF文档,这条更新触发了爬虫系统的下载和识别机制,系统很快识别出这是Twitter即将在1小时后公布的Q1季报。


Selerity的自动发布系统启动,Twitter账户@Selerity自动发布了4条推,分别包含了Twitter的营收、月活、移动月活和每股营收数据,而这些数据统统不及市场的最低预期。


一切都在1分钟内发生。


这几条信息被嗅觉灵敏的交易员注意到,5分钟后Twitter股票开始狂泄,下跌到6%时股票暂时停止交易了几分钟。


纽交所确认Selerity的信息来源真实后又放开了交易,20分钟后股价下跌超过20%,20分钟内Twitter被4条Tweet干掉了80亿美元市值。


主持人需要实时盯着断崖式下跌的Twitter股价


事后的调查证明,这场事故的锅要甩在纳斯达克头上——Twitter的投资者关系网站由纳斯达克代理运营,而纳斯达克没有在下午4点而是提前了一个小时上传财报,Twitter原本预定在收盘后发布季报并召开财报会议,这也符合通常情况:让投资者睡上一觉,充分消化新闻后第二天再开始交易。


对于Twitter而言,这场事故仅仅只是大崩溃的开始。


1Q15季报的数据揭开了Twitter的遮羞布,过去5个季度超过90%的高营收增长背后并没有良性的用户增长和产品迭代支撑,Twitter原来并不是投资者心目中良性增长正在爬坡的公司,美好故事破灭了。


投资者的攻击使得CEO科斯托罗忍无可忍宣布两周内离职,无奈的董事会只能找来创始人杰克·多西接手烂摊子,并捏着鼻子答应杰克同时担任Twitter和他创立的Square两家公司CEO的要求。 


2014年前Twitter的用户增长速度是Facebook的两倍


杰克也未能一举扭转公司颓势,业务数据停滞不前,股价跌至巅峰时的三分之一。迫于投资者压力,公司在2016年筹备出售,但最终无人竞价。


Salesforce在传出有兴趣竞价的当天股价下跌5%,而CEO宣布不会对Twitter发起收购邀约后上涨5%,Twitter成为市场心目中负资产,“Twitter已死”的论调在媒体上蔓延


前微博战略总监朱时雨曾在文章中点评到:Twitter的各项指标均在下降通道中...看不到重新恢复增长的可能性。


Twitter的问题在于用户增长这个驱动因素油灯枯尽之前,其他指标已经快见顶了...唯一可以依赖的用户规模,由于公司的内斗和产品的保守,错过了几次可以人群泛化的机会,导致最后变成一个受众群体狭窄的产品。


但在被判定“Twitter已死”的两年后,事情在发生变化。


在17Q4首次盈利后,Twitter的营收开始恢复增长并屡次超越预期;虽然月活用户大盘没有变化,但日活和用户时长都重启增长,18Q2市值反超微博,重新拿回社交媒体的扛把子地位。


有趣的是,在社交媒体赛道国内外的两大产品微博和Twitter,都先后成为极少数在失去用户后能够重新获得用户,并且能够以有意义的方式重启增长的社交产品。


微博依靠用户下沉、短视频和网红的崛起重启增长,那么Twitter是如何起死回生的?



1.从“社交网络”到“新闻”,为什么说“Twitter已死”?


从2015年至今,Twitter披露的月活用户数据一直维持在3亿出头,4年累计增长了3000万月活用户,之前超过30%的同比增长一下子被砍到0。


在15-17年间更加糟糕的是,Twitter的用户时长在持续下跌,在16年9月-17年9月顶峰时用户时长同比下跌超过40%。


平台为了维持营收疯狂提升Ad load,通过大量填充广告拉动收入,但在17年的前三个季度仍然出现了营收的同比下降。


用户不仅不增长了,而老用户在加速离开,更多的转向Facebook、Instagram和YouTube等其他产品。用户数下降和活跃度的同时下降对于任何互联网产品都是致命的,绝大部分产品在这个阶段都逐渐走向消失。


Twitter的月活用户数据


那又为什么说Twitter活过来了?


虽然月活不涨了,但Twitter的日活从17年底恢复增长,甚至在最近的19Q1季度出现了加速增长的趋势,用户时长也在同期扭转颓势,从2017年10月起用户时长开始正向,并呈现了同比50%以上的增长趋势。


Twitter的日活和美国用户时长


从产品角度出发,Twitter最大改变在于自身定位的明确:从“社交网络”到“新闻”,既然难以获取新用户,那就转向更多的满足忠实老用户,与之相匹配的实时战略和视频战略成为核心。


大的目标明确后,产品发展的方向清晰,迭代速度加快。


从2006年诞生到2016年的10年间,Twitter很难讲清楚自己是什么。


140字的发文限制和下拉无限刷新的信息流确实开业界之先,但形式背后的内核,Twitter到底是一个社交网络/媒体还是其他这个问题一直不清晰,既认为自己可以做Facebook成为熟人之间的沟通工具,又在新闻/KOL上不断发展,结果上呈现一片混乱。


就像同样是短视频的表达形式,我们绝对不会认为抖音和快手是一样的产品,抖音追求内容消费效率快手追求普通创作者的普惠,在同样的短视频形式背后发展出完全不一样的用户、互动和氛围。


Twitter也需要回答这个问题,我是谁?我要往哪里去?


标志性的转变发生在2016年4月:Twitter在Apple Store上把自己从“社交”分类调整至“新闻”分类,跳出Facebook全家桶(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Messenger)的包围圈,并在同期的股东信中宣布了Twitter的实时战略(Live Strategy)


我们正在关注Twitter做的最棒的一点:实时性(live),Twitter是实时的:实时评论,实时连接,实时对话。


无论是突发新闻、娱乐、体育还是日常话题,了解和观看实时事件是了解Twitter威力的最快方式。


Twitter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第二个屏幕”,我们相信我们可以成为正在发生一切的“第一个屏幕”。


通过这样做,我们相信将维护地球上最棒的相互联系的用户群体,一起关注事件,并能够实时交谈。这是Twitter近10年来所提供的,也是我们未来将继续推动的。


这段话中有两个值得关注的点:


专注新闻/娱乐/体育等实时信息的获取和互动:之前Twitter曾经有过做Facebook的念想,上市公开信中的愿景是“让每个人都能即时地、不受阻碍地制造和分享信息”,然而随着Twitter错过Instagram以及Snapchat的蓬勃发展,用户记录分享自己状态的阵地已经转移。


Twitter的长处在于用户围绕热门事件进行的实时评论、互动,Twitter明确自身的定位:既然做不了Facebook,那就好好做自己擅长的。


从“第二块屏幕”到“第一块屏幕”:Twitter之前一直是“第二块屏幕”的定位,即用户在电视上/PC(第一块屏幕)上看到新闻热点,然后再来到手机Twitter(第二块屏幕)上进行讨论,不把控内容来源,只提供讨论平台。


而在明确Live定位后,Twitter希望用户在应用里完成内容获取和讨论的闭环,用户在Twitter看新闻/体育赛事后直接进行讨论,或者一边看一边讨论。从这点出发,就能理解Twitter后续大量签新闻\体育直播版权,甚至跟专业机构合作自制内容的举措。


“新闻”定位的确立恰逢行业机遇:特朗普当选带来的新闻行业大繁荣以及Facebook在新闻上的后撤。


Facebook曾在新闻上做了很多动作,2015年强化Trending趋势入口,增强实时新闻搜索功能。


Instant Articles功能使得媒体文章转发至Facebook后可以直接显示文章概要,点击链接后无需跳转可以直接阅读,但这一功能也卡住了媒体的广告收入,媒体十分抗拒。


后续Facebook持续面临虚假新闻、干扰大选等负面困扰,在新闻上开始后撤,NewsFeed推荐算法转向提升好友互动和本地信息权重,新闻遭到降权。


2016年,实时战略宣布的同时,Twitter进行了一项重大产品改动:在Twitter Timeline中引入算法推荐,将10年来以时间逆序排列的信息流转变为算法排列,通过深度学习算法为用户推荐“你可能错过的推文”,将用户的目光更多的聚集在平台上的热门事件和热门讨论。


算法推荐的变革后,视频化战略开始落地,Twitter开始在平台上大量引进新闻/体育视频内容。


例如在17年TwitterNewFront销售会议上,公司宣布同BuzzFeed合作创建一个时事新闻节目,每天早上在Twitter上现场直播;同Vox Media合作一个Circuit Breaker的现场节目;签约WNBA,在平台上直播20场常规赛... 


根据2017Q1的股东信,Twitter同200余家优质内容合作伙伴合作,通过直播和视频形式提供体育、娱乐、新闻和政治内容,并为广告主提供广泛的覆盖面和优质内容。


Twitter后续还拿下了NBA、NFL、MLB等著名体育赛事的转播/直播权,并同Bloomberg、Buzzfeed等新闻频道建立广泛合作。


实时互动的强化拉升了用户活跃,视频的兴起也使得广告主增加平台支出。目前Twitter的视频广告收入超过一半,对于广告主而言视频推广可以节省超过50%的成本。


方向和战略明晰后,一度停滞的产品迭代加快了速度,重点放在稳固自身“第二屏”内容互动地位、聚焦新闻+体育等“第一屏”内容供给、提升用户对内容的消费效率和对话参与上:


增强内容获取实时性:在信息流上方增加Happening Now模块并持续优化,对通知栏进行丰富和优化,改善Explore中的话题模块


增加内容消费的效率:视频时间戳、书签、事件通用技术框架、视频直播流


增强用户互动:放宽推文字数限制至280字,评论区设计和直播讨论优化


持续改善平台环境,清理垃圾账户及不当内容


Twitter的Happening now功能聚焦实时热点


知名科技评论者Ben Thompsen在文章中评论到:Twitter最终停止关注他没办法成为的一切——包括他没办法获取的用户——开始花费更多的精力改善本质,并满足忠诚用户的需求。


2.上线反垃圾系统


Twitter上的喷子、恶意评论和人身攻击一度达到令人难以忍受的程度,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地域歧视、仇恨言论甚至各种暴力威胁群魔乱舞,ISIS的极端言论和斩首视频在Twitter上流传。


Twitter上的KOL由于严重的语言暴力从平台流失,进而加剧了普通用户的离开


而Twitter在长时间内没有采取措施管控平台环境。


Twitter早期标榜自身是“言论自由阵线”,联合创始人比兹曾回应投诉称“Twitter只是一个通讯工具,而不是内容的调节者,不擅长判断用户之间的内容纠纷”。


杰克·多西回归Twitter后,平台环境和内容安全问题终于被摆上台面,作为公司的年度战略之一得到重视。


从2016年起Twitter开始采取更新社区规则、引入算法识别和人工审核等方式规范平台,减少垃圾账号和低质量内容。


2018年Twitter对平台审核进行了大幅度改版,平台将不仅仅审核你发布的推文内容,还将评估用户的行为方式:是不是跟一些恶意账号互动频繁?


用户一旦表现出恶意行为,推文权重将被大幅降低:平台不会阻止你表达意见,只是停止其他人看到这个意见。


平台还通过优化算法提升审核能力,2018Q1收购Smyte帮助平台通过机器学习删除不当内容,后续通过引入更多的深度学习模型,目前38%的恶意信息已经由算法识别。


Twitter在今年1季度财报会议上骄傲的宣称:公司终于开始摆脱内容审核的沉重负担。


对垃圾账号和低质量内容的清理影响了平台的月活数据:从2018年初开始平台的月活数据不断下降,但结果上提升了用户参与,日活用户和用户时长不断提升。


对垃圾账号的清理还曾引起过特朗普的吐槽,今年4月份特朗普闭门会见Twitter高管一行时还专门抱怨了自己推特粉丝减少了30万,杰克·多西发布公开声明宣称这是正常清理僵尸粉的行动。


说起来特朗普应该感谢Twitter环境清理行动让他的“推特治国”更加舒心:平台规则清理了大量特朗普推文下的恶意评论,夸特朗普的基本都被留下来了。


这条没被封的评论讽刺的比较委婉


3.关键催化剂:“推特治国”特朗普


 公司和产品发展过程中,某些催化因素的作用往往并不在预期内,但起到的作用往往大幅出乎预料;


比如小红书在《创造101》和《偶像练习生》的投放带来了10倍的用户,18年春节期间的全国人民大串联7天内提升了抖音千万日活。对于产品而言,练好基本功很重要,能够把握住催化剂也很重要。


对于Twitter而言,明确定位、聚焦核心、产品改善、环境净化等自身努力后,对平台数据拉动作用最大的催化因素要归功给特朗普的“推特治国”。


特朗普在白宫会见Twitter高层


特朗普的当选在事实上带来了美国新闻行业的繁荣,而明确新闻定位的Twitter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特朗普当选后,人们希望能看到更加权威的报道,《华盛顿邮报》等权威媒体都加大了对白宫的报道力度。


特朗普也带来了新闻行业数据的飙升,《纽约时报》在2016年Q4增加了30万数字订阅用户,订阅量同比增长10倍;《波士顿环球报》订阅量提升至过去的3倍;《MSNBC》收视率同比增长73%,黄金时段的收视率增长86%。


特朗普习惯性的怼天怼地不断为Twitter带来流量。由于跟主流媒体关系不睦,特朗普经常通过Twitter上嘲讽媒体和各家主持人,进而使得一个个媒体人成为网络红人,而媒体也会通过各种方式回怼。


特朗普执政一周年各家媒体的封面


这一切都发生在Twitter上,特朗普在Twitter上怼媒体、怼政治对手、解雇FBI局长、庆祝节日和发动贸易战。

某种意义上,特朗普极大的推进了Twitter的“第一屏”战略:以前人们在Twitter上讨论媒体新闻,现在是所有电视、报纸和新媒体都在讨论特朗普的Twitter。


围绕特朗普Twitter又衍生出媒体新闻、视频、评论等内容,在Twitter上形成多重交叉传播。


广告机构Social负责人评论:“特朗普对Twitter的影响是不可否认的,对我们国家前景有意义的对话是在Twitter上进行的。”根据估计,特朗普在Twitter上的入驻价值超过20亿美元。


对Twitter来说,遇到特朗普是真正的幸运。


4.组织文化变革


 2015年10月业绩下滑和2016年10月出售失败后,Twitter先后启动了两次大裁员,裁员比例分别达到10%和8%。


在裁员之后还不断有失去信心的员工离开,员工人数维持低位,直到2018年随着业绩扭转才开始重新扩张。


两轮裁员和大量的自愿退出后,留下来的员工是真正的“信徒”,随着公司新的战略方向确立,新的员工共同创造了更健康、敏捷、耐用的文化,走过痛苦的两年后,Twitter开始迎来新的起点。


2018年7月,Twitter CEO杰克·多西宣布公司进行彻底的重组,将按照功能重新组织,比如产品线、工程线,而不再按照产品线划分。


杰克·多西在推特上写到:“通过提高我们的耐用性、敏捷性、创造力和创业精神,以及简化我们的工作方式,我们将使得组织更加清晰,我们将作为一个团队来面临各种挑战。”


调整后Twitter组织架构


Twitter实现了从产品线到功能线的转变:


所有的技术和工程转移到工程主管Michael Montano旗下,Michael曾创立BcakType,2011年被公司收购后加入Twitter;


所有产品转移至Kayvon Beykpour旗下,负责整体产品战略和开发,Kayvon曾创立直播平台Periscope,并于2015年被Twitter收购成为视频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营收产品由Bruce Falck领导,监督Twitter广告产品的策略和执行。Bruce曾在谷歌工作8年,担任BrightRoll首席运营官,后创立Turn,2017年出售后加入Twitter;


Twitter曾经历过长期的管理混乱,创始团队、投资人和董事会之间的反复拉扯使得Twitter发展步履蹒跚。


而被董事会政变搞怕了的第三任CEO科斯托罗一直提防着下面的管理层,使得主管级别人员更迭频繁,难以维持长期稳定的产品战略。经历过一地鸡毛的Twitter终于挺了过来,组织管理不再成为公司的掣肘。


Stratechery网站评论到:Twitter的内部文化得到了显著改善,之前在组织协作上的空隙最终转化为产品用户体验的缺失,消除后者的最佳方式就是消除前者。


5.Twitter的广告营收


从2017Q4首次宣布盈利开始,Twitter的利润一直正向,主要受到两个因素驱动:营收的增长和成本费用的控制。


在营收层面,2018年营收增速24.6%,1Q19增速18.3%,超出市场预期。Twitter过去几年的关键词是视频广告和品牌广告


通过增加视频内容拓展视频广告库存,推出更多的视频广告产品(Video App Card),以及通过视频内容合作及主题内容聚合(如重点赛事)来推动视频广告需求;自动播放功能的推出提升了广告加载和互动率。


视频成为促使广告主增加平台支出的主要因素,目前Twitter视频广告收入超过一半。


侧重服务Top100广告主,主要营收来自于品牌广告。


Twitter向来在效果广告上表现不佳,ROI相比Google和Facebook没有明显竞争力,但对于品牌广告主拥有独特的价值。


近两年Twitter和Snap这对难兄难弟的境遇有点像,由于Facebook全家桶的挤压和自身问题用户增长都遇到瓶颈,而在广告上又打不过Facebook和Google庞大销售网络、精准用户数据提供给广告主的高ROI。


但去年起两者的财务数字都有不错的改观,很大一部分要感谢品牌广告主的预算的线上迁移,而对品牌广告主而言ROI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展现在每一个人面前。


Twitter和Snap提供的有意义但也更模糊的价值是:帮助品牌广告主成为当前事件的一部分,时代精神的创造者,跟新世代在一起。


在另一层面Twitter和Snap都要感谢Instagram Stories和YouTube的大力商业化:对广告主进行了强力的教育,告诉他们视频广告的效果和意义,而广告主制作视频广告素材的成本又很高,视频都拍出来了不如到其他平台也投放投放。


Twitter和Snap承接了大平台的溢出效应,而两个平台广告价格没有收到效果广告主的哄抬,因此价格还很便宜。从结果上拉动了两个平台还不错的营收增长。


目前Twitter的新方向是,提升广告技术,发力效果广告:


Twitter广告负责人Matthew Derella在接受Information采访时表示,目前Twitter已经通过机器学习技术优化广告效果提高点击率,Q1增长达到27%;


从业者Corben表示目前Twitter正在亚太地区针对中小客户持续发力,Twitter为中小客户推出自助产品,提高效率。


在费用层面,Twitter的毛利相比两年前提升7%,而费用下降了13%,提升了20%的利润率:


剥离亏损严重的广告重定位平台TellApart,该公司在2015年Q1财报会议上被宣布并购,大的背景是Twitter营收和用户增速降低,管理层需要好的故事接力增长,但实质上贡献了大量亏损。


裁员压缩了管理成本,对研发成本、市场成本进行控制,后续控制公司人员规模的平稳增长。


最后看看Twitter营收公式的驱动因素。Twitter的营收分成两块,广告营收占86%,数据营收占14%,对于广告营收,Twitter官方会披露两个数据:


Ad Engagement即广告互动量,Cost Per Engagement(CPE)是每次互动价格。近两年Twitter的策略从压低CPE同时扩大广告互动量,转向维持CPE一定的同时扩大广告互动量。



Ad Engagement = DAU × 人均Feed × Ad load × CTR,YoY+23%


DAU稳步上涨,2019Q1相较上季度增长800万日活用户,YoY+11.7%,近两年来最高;


人均Feed对应人均时长,受到产品改善及特朗普因素等影响处在正向区间;


Ad load,虽然过去几年在持续提升,但在Q1财报会议CFO内德·西格尔回答关于Ad load的问题时称,目前的Twitter仍是需求限制而不是供给限制,表明Ad load仍有提升空间;


CTR,受益于视频化和算法优化等因素持续上升;


从Q1数据来看,DAU的提升成为Ad Engagement的最大驱动因素,而人均Feed、Ad load和CTR数据都有上行空间,但可能存在天花板;


CPE = CPM/CTR,YoY-4%


根据财报会议,Twitter目前CPM基本保持平稳,主要靠CTR的提升驱动CPE的下降;


CPE-4%的略微波动也反映出CTR的目前提升空间不大;


1Q15-1Q19 Twitter的CPE、Ad Engagement和广告营收


4年过去,用户增长终于重新成为Twitter最大的增长驱动因素,“Twitter已死”的论调可以画上暂时的句号。


6.Twitter起死回生


Twitter通过明确定位,深挖存量用户价值,依靠独特定位获取广告主关注,同时内部组织管理优化,产品加速迭代升级,管控平台氛围,内功修炼到位后遇到特朗普“推特治国”催化剂。


用户增长已经重新成为Twitter的增长驱动因素,Twitter未死,Twitter正在重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乱翻书(ID:luanbooks);作者:朱星宇;监制:潘乱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乱翻书©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3040.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14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