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对冲基金的“秘密武器”:私家侦探

对冲基金的“秘密武器”:私家侦探

Photo by Craig Whitehead on Unsplash,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作者陶旖洁,文中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Peter Barakett的手机突然响起了丧心病狂的铃声。这是2004年,他正在夏威夷开开心心地度蜜月。


来电的是一名亿万富翁投资者的律师,他在一家新型科技公司上投了数百万美元,而这家公司的所有者突然失联:电话不接,邮件不回。


“Peter,你能找到他吗?”


当然可以。Peter Barakett在电话里开了个价,爬起来在电脑上草拟了一份合同。


拿着从当地银行里提出来的委托费用,Peter Barakett雇了几个私人侦探,启动了调查。结果显示,他们要找的那个人,有14个假名,当时正顶着其中的一个在美国蹲监狱。这个人还在法国被判有罪,在加拿大被起诉证券欺诈。


亿万富翁从监狱里拿回了自己的投资,尽职调查公司Due Diligence Consulting也因此诞生。“我们的理念很简单:尽可能地全面调查,按时提交报告,公平对待,尊重他人。”


当然,私家侦探的成本不会低。Due Diligence Consulting的费用在每小时200-500美元不等,单次费用不低于1000美元。不过,就像律师收费差别很大一样,每小时只要50美元的私家侦探也是有的。


Peter Barakett出于保密义务并不披露客户信息,但Daniel S. Loeb管理约170亿美元资金的对冲基金Third Point据称是其客户之一。Due Diligence Consulting自己的介绍则是,他们的客户包括“财富500强公司,家族办公室,对冲基金,会计师事务所”。


“我们对客户的信息严格保密,绝对不会透露客户的姓名,或是提供任何可以让人猜到客户是谁的信息。如果我们为Y工作,我们不会说我们在为X工作,我们只会拒绝评价。”美国调查研究机构Blue Heron Research Partners的首席合规官称。


除了Third Point被指是Due Diligence公司的客户以外,美国亿万富翁Paul Singer的专门从事不良债务收购的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也曾经传出雇佣私家侦探的消息。不过,Elliott Management也拒绝对此作出回应。


一、对冲基金的私家侦探情结


雇佣私家侦探在投资界不是什么新鲜事。有的时候,这是为了双保险,确保自己的钱不会打水漂,有的时候,投资人想要补全拼图,再决定要不要投资。


好险!好险!


你可能无法想象,侦探们打探出的都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Due Diligence的Peter Barakett提到,他们曾经收到一项委托,一个家族办公室计划向一家美国大型资管公司投资。但经过调查,他们吃惊地发现,这家资管公司的总裁曾经因为盗窃艺术品而被捕两次,但因为诉讼时效到期没有被起诉。


此人直至今日还管理着20亿美元的资产,Peter Barakett提到,警方第二次就盗窃问题上门问询此人时,甚至在他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一幅被盗的画作。提出委托的家族办公室大吃一惊,Peter Barakett称,他们最后放弃了投资意愿。


CNN曾经报道称,一名退休后转为私家侦探的前FBI雇员,在调查一家阿根廷手机初创企业时,他发现这家公司的创始人虽然说,自己从一个“富裕的银行业相关的家族成员”那里获得了初始资金,但他事实上是从一个毒品集团那里拿到钱的。


委托调查的私募股权公司大吃一惊,一些人极其失望,但合规人员欣喜若狂,他们避免了一笔危险的投资,逃过一劫。


“我们的任务,是帮助客户了解他们可能投资、正在考虑投资、或是准备购买的公司,的内部文化。”Blue Heron Research Partners首席合规官如此描述他们的工作。“他们(客户)可能想要了解销售的文化,可能想要了解金融圈的文化,也可能想深入了解管理层人员。”


不喜欢CEO?查他!


对冲基金Third Point的创始人Daniel Loeb曾经查出,当时雅虎的CEO Scott Thompson简历造假——他在简历上称自己获得了美国斯通希尔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和会计学士学位,但事实上,他只有会计学位。在Scott Thompson离校四年后,即1983年,他的母校才开始颁发计算机科学学位。


Daniel Loeb据称在这一过程中动用了私家侦探。当时Third Point持有雅虎5.8%的股份,而且Daniel Loeb与Scott Thompson意见极其不合,前者一直想要把后者赶走。


消息到手后,Daniel Loeb即刻向雅虎董事会发了一封公开信,认为Scott Thompson不具备计算机科学学位,“降低了他作为技术专家的可信度”“反映出CEO品行不佳”“雅虎的投资者需要一名值得信赖的CEO”。


Scott Thompson后来为简历造假道歉,上任不足4个月的他,在“学历门”事件爆发不到两周后,黯然离职。


你的投资人可能在看你不顺眼时,派人去查你的老底哦(上图为Daniel Loeb)


另一名对冲基金大佬Paul Singer的Elliott基金也有类似的经验。《财富》称,攻击目标对象的身边人是Elliott常有的做法,Elliott至少三次将攻击对象的子女牵扯进来,而负责去做这件事情的,正是私家侦探。


例如,2017年1月,Elliott公开要求解雇航空制造商Arconic首席执行官Klaus Kleinfeld,因后者在任期间Arconic股票回报低企,而CEO本人却享受高薪。


Arconic拒绝炒掉CEO,Elliott和管理层的矛盾就此爆发。四个月后,Elliott声称收到了一封来自Klaus Kleinfeld的示威信件,并称该信件“读起来像是在威胁、甚至有恐吓勒索的意味”,就像是送上“放有血淋淋手指的盒子”。在Elliott方面的庞大压力下,不到一周后,Klaus Kleinfeld就辞职了。


但是据《财富》的报道,Elliott一直在进行暗中行动,施压Klaus Kleinfeld,最后让他主动出现“非受迫性失误”,顺利赶走这名CEO。当时,两名自称私家侦探的人找上了Klaus Kleinfeld纽约的邻居,调查Kleinfeld家里的“吵闹聚会”;Kleinfeld的朋友、同事乃至公司董事,也都发现身边有可疑的人出现。


一对住在Kleinfeld家附近的夫妇,曾被陌生人尾随至一家餐厅,然后走上前来说有意和克莱因菲尔德一同投资,但先要问几个问题。最糟糕的是,Kleinfeld在哈佛商学院读书的女儿,在校园里被人找上,要和她成为Facebook上的好友,还向她的朋友打听她的家庭情况。


也有人说“不”


除了逮捕记录、学历造假、虚假陈述等,私家侦探有时候也会发现一些较为隐私的信息。Peter Barakett的公司曾经发现一名上市公司的高管,在不相邻的两个州分别有不同的妻儿家庭;而另一名律师雇佣的侦探发现,一名寻求成为委托人所在公司董事会的对冲基金经理,有一个妻子并不知道的私生子。


对冲基金非常需要这些情报。公司可能会因为某人藏着私生子,而拒绝接纳他为公司董事;一个重婚或是有盗窃史的人,或许不是交托大笔资金的好对象。


但也有一些人坚决不使用私家侦探。合规管理公司K2 Intelligence的首席运营官、首席法务官Robert Brenner就认为,人们还是有权享有一些私人空间,“尤其是在商业社会中,那些无罪的人们。”


最重要的是,尽管愿意公开自己的工作内容、为私家侦探洗清污名的正直从业者比比皆是,仍然无法保证这一行里面没有肮脏、非法、无下限的状况。Elliott不择手段的风格就令人不齿,对冲基金ValueAct的首席执行官Jeff Ubben就非常对Elliott不屑,公开表示这是霸凌。


二、私家侦探的一天


(注:此节内容纯属虚构,参考纽约私家侦探公司Diligentia Group的博客)


7:30-8:30


Johnson习惯早起。每天七点半,他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前。


头一个小时里,Johnson处理一些常规的工作,例如回复邮件,检查账单和税单,银行流水,寄送发票等。


一名私家侦探和他的办公室,来源:Business Insider


8:30 处理一桩企业委托


委托方希望调查参与某项目的员工是否接触竞争对手公司,将己方消息透露给对面。Johnson通知办公室准备去蹲点。他还叮嘱了手下,换身衣服再去,你不知道在车里要待多久,舒服最重要。


举着烟斗拿着放大镜戴着鸭舌帽的,是柯南道尔笔下的主人公,不是现实生活中的侦探。


这位福尔摩斯,一看你就会暴露


这种蹲点一天要持续数小时,通常要几个工作日才能拿到料。不过如果客户要求私家侦探进行监视,通常他们要有九成九的把握,确定能拿到证据。


(为了方便叙述,我们假设这名跑腿员工运气不错)


相关人员接洽竞争公司人员的照片和视频到手了,资料交回到Johnson手上,他拷贝了一份,发给了客户。


离婚、监视和讨薪仍然是私家侦探工作的一部分,但Johnson这种做了十几年的“老人”,已经不用再亲自从事这些工作了。如前所述,这是新入行的小朋友们做的事情,需要一个两三个人的团队来完成一项委托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10:00 接到一通委托电话


来电人是一名律师,他们在上个月的一场活动中互换了名片。这名律师的合伙人最近为儿子的事情烦恼,他担心儿子的医生过度使用药物。律师希望Johnson帮忙调查这名医生的历史,查看是否有不良行医记录。


Johnson欣然接下了委托,调查“人”是私家侦探最家常便饭的工作,例如寻找亲生父母,对入职员工的背景调查,对商业合伙人的背景调查等。不过私家侦探有最低服务金额的要求,太鸡毛蒜皮的小事可能不用动用牛刀。有些时候,尽职调查公司会聘请原记者,他们的调查能力足以覆盖小型委托。


Johnson每个月都会接到几个电话,希望他帮忙监听,不过这往往是违法的。他还不时被要求闯入住宅,甚至窃取纳税文件,这当然也是违法的。


了解一个人很容易


合法的渠道有很多很多。可以先从社交网站和招聘网站入手,通常这两个地方就可以获得完整的学历、工作和社交信息。搜索引擎也是重要的途径,调查对象可能出现在各种报章杂志自媒体的报道中。如果不依赖互联网,从住址入手,甚至翻翻垃圾,都是了解一个人的好方法。


有时候,Johnson也会假装自己是招聘员工的HR,在“假装”招聘的过程中,不经意地问出一些他实际上想要知道的信息。不过这一招有时候不太好使,对于警惕性比较强的对象,他们并不会轻易回答问题。


18:00-21:00 天伦之乐


这是每天Johnson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的时间。自由的工作时间,让他几乎参与了子女最重要的所有瞬间。羡慕吗?


21:00-23:00 继续工作


别急着羡慕。把孩子们送上床之后,Johnson又开始处理业务。他们也有普通的文书工作要做,还要饱受纠正语法之苦。


私家侦探的工作时间并不固定,忙起来的时候,每周能工作80个小时。但是通常来说,要持续数月之久的委托少之又少。Johnson通常能在两周内完成客户交代的任务。


这不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有时候朝五晚九,有时候两手甩甩。不过,Johnson每年有35个周末都在加班(每年共52个周末),整体的工作时间要比普通工薪族多得多。


Johnson这样的私家侦探虽然看起来“很贵”,但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私家侦探,有一个实用的消息网络,知道去哪里找证据(凭借侦探执照,他们可以接触大量不免费开放的数据库,他们对搜索引擎的使用也要比一般人高级得多),怎么不被发现地跟踪,怎么拍到有用的照片。


最重要的是,他们还会通过收集到的蛛丝马迹,作出下一步行动甚至结论的判断。不过多数情况下,私家侦探反馈的基本都是原始情报。


三、成为一名私家侦探


在美国,私家侦探是合法合规的,是“持证”上岗的。他们或许没有学历要求,但需要考到私家侦探执照。在成为一名私家侦探之前,他们可能来自各行各业。多数人有法律雇佣背景,许多美国私家侦探曾是州或地方警察,也有来自FBI的,甚至还有出身军方的。


他们必须是诚实的好公民,过往的任何诉讼记录都要披露,但并不要求他们没有犯罪记录。在美国的一些州,需要有其他的执照才能进行一些调查。


中国的私家侦探稍显特殊。1993年,公安部发布了《关于禁止开设“私人侦探所”性质的民间机构的通知》,禁止开办“私家侦探”性质的民间机构。不过,2002年底,当时的工商总局商标局调整了商标分类注册的范围,新增允许注册类别包括提供私人保镖、侦探公司等安全服务,但仍未允许颁发营业执照。


端木宏峪,原名蔡承彦,上海公安局刑事侦察处原处长,1992年创办中国第一家私家侦探机构“上海社会安全咨询调查事务所”


目前,中国国内存在一些合法的民间调查公司。人民日报社主管的《大地》杂志曾报道称,他们或者帮助委托人寻找伴侣出轨证据(这是最多的委托),或者负责商务调查取证(与美国对冲基金的委托类似),甚至配合法院和公安机关的工作,协助探查侵权假冒商品、提供刑事调查取证服务。《大地》的报道提到,私家侦探“相当一部分有过当兵或当警察的历史”。


环球网2010年的报道提到,调查经历长达10年的业内人士称,国内私家调查从业者在20万左右。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作者陶旖洁,文中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华尔街见闻©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3196.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11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