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我们讲的是性,其实谈的是如何更好去爱”

“我们讲的是性,其实谈的是如何更好去爱”

Photo by Alejandra Quiroz on Unsplash,本文为Lens微信公号“WeLens”(ID:we-lens)授权转载。Lens 是一个致力于发现创造与美、探求生活价值、传递人性温暖的文化传播品牌。


今年年初,美国体育界曾爆出一条丑闻:美国国家体操队前队医拉里·塞纳尔被指在20年间性侵了150多名女运动员,最终被判处了175年监禁。


最初站出来爆料并指证拉里性侵的,是一位后来转行做了律师的学校体操队运动员,


拉里曾给她做过5次骨盘治疗,“每次都抚摸并触碰了我的生殖器官,一次比一次严重,我妈妈就在旁边,但他挡住了我,没让她看到。”


“出事后,我困惑又尴尬,觉得应该是自己的问题……”


但她最终决定站出来说出整件事,在接受报道时她说:


“学了这么多年法律,就是在为这天做准备。”


从受害者到最终的施加正义,很多人在她身上看到了力量。


今天要分享的,是一个类似的、中国女孩的故事。


她的网名叫做“色阿”。


15岁时,还在深圳读高一的色阿在街上遇到了暴露狂,回来和朋友吐槽,结果发现很多人都遭受过程度不同的骚扰和侵犯,但一直把痛苦藏在心里。


那之后,她“中二之火燃烧”,决定做性教育“拯救万千少女”。过程中,她被老师骂过“有病”,被父亲要求过删掉和性相关的朋友圈,还因为压力大导致抑郁症住院……


色阿对Lens聊了这一路来的故事,她看到的,和感受的。


这个21岁的女孩说:“性教育是很酷的事情……我们讲的是性,其实谈的是如何更好去爱。”


但这一切又让她非常疲惫。


下面是她对Lens的自述。


我在深圳读大三,但主要精力都放在做性教育上,经常要担心会不会挂科。疲惫是我的常态。


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做性教育。


高一的时候我遇到了暴露狂,之后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法,就觉得要去做,不然就是键盘侠了。


那是种奇奇怪怪的使命感。


“中二少女”色阿


“在宿舍吐槽暴露狂,却惹哭1/4女生” 


高一时,我在公车站遇到暴露狂,那其实已经不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人了, 回到宿舍,我当倒霉事吐槽了一下,没想到弄哭了室友。


她断断续续说出了自己初中时在公交车上被色狼贴着用下体摩擦腰部的事。当时她都躲开了,还是被拉回来继续“顶”。


我脑袋叮的一下亮了,开始和所有女性朋友说这件事,没想到弄哭了1/4,她们都遭遇过不同程度的侵犯:被保安摸、被亲戚或朋友猥亵…… 


有个朋友,小学去上学时到早了,就先到保安室等着,结果被保安强行抱住摸。但她反而有种自责的情绪:如果我没那么早去就好了。


交流之后,发现大家都是同样的反应:“原来这种事可以说出来”。


中二魂熊熊燃起,我可能可以拯救万千少女啊!


“他们都成人了,可对性的印象就只有性交” 


当时想到最好的方法就是开讲座:疯狂考据资料,上课想方案策划,放学泡杯咖啡就奔图书馆,发了数十封邮件给相关专家、机构。 


这个过程中,我也终于走出深埋的阴影——幼时先后被表哥、邻居哥哥、体育老师猥亵。


第一次做性教育讲座是在高二,结果开始前3小时突然被年级组长叫停。去找他理论,他只说了句:“你就是有病。”


我很丢脸地痛哭了一场。


我们家在潮汕,比较传统。刚上大学时我爸还说:你不准谈恋爱,要是谈我打断你的腿。


有一次我把自己写的一篇关于月经的推送转发到朋友圈,忘了分组,不到一分钟,我爸私窗说:“你快点把朋友圈那个删掉,什么东西!”


查性侵援助资料的时候,我发现书里也一定会谈及性教育。


这不是一个可以被独立解决的问题,它是整个性教育的缺失。如果环境不改变,说出来也没用。


作为教育者的老师和家长,他们自己就很缺失性教育,他们都成人了,可对性的整个印象就只有性交,觉得这个肯定不能教给小孩子。


这就是最大的误解,性教育不是性交教育,它是生命教育。


“大部分00后,遇到事情照样没法说出来” 


进入大学,几个小伙伴一起做了关于性教育的兴趣小组。但还不到3个月,我就被抑郁症打倒住院,还休学了一段时间。


花费了非常多成本,却是零回报,做讲座非常难,微信公号的阅读量怎么弄都还是几百。整个人陷入了强烈的迷茫期,不断在想:性教育到底要变成我生命中什么样的一个东西?


后来我想开了:就当做自己的事业吧!


团建,大家一起去探秘成人用品市场


被年纪组长骂“有病”一年半后,我站到了高中母校的讲座台上。


学校的传统是(上生理卫生课)把男女生分开,或者只给女生上,但我们要求男女生一起。男女孩要互相了解,这样才能避免认知空白,给他人和自己带来伤害。


用香蕉讲避孕


比如在学校里,有些恋爱经历比较丰富的女生会被同学称为“黑木耳”;小男孩稍微娘一点就会被欺负;讲月经的时候,我会说:本来这个事情不用说,但觉得男生也应该了解,月经是持续几天的,不是一个下午能“滴”完的。


我还会故意Q男生:女生痛经的时候喝热水有没有用?


很多大人都不知道!处女膜的多种形态,


不“落红”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我还会特意打扮成Rapper的样子,坐在讲台桌子上,让小孩觉得性教育这件事挺酷的。但我平时不是这样,我喜欢套身睡衣就上街了。


讲座中故意扮酷的色阿


讲座完了小孩围过来,会有些奇怪的问题,比如说男生能不能吃避孕药?还有的会等到旁边没人了再过来问,一般是比较难受的受侵害事件,问我可不可以听。


我们接触的大部分是00后,你平时想象他们很开放,接触信息很多,但遇到这样的事情,照样还是没有人可以说出来。


在公众号后台,我遇到过一个因为遭受性侵几乎自杀的女生。其实只要和她说一句“你没有错”,情况就会好转很多,但十几年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和她说。


最后,女孩发来了一句:“谢谢,我会好好生活的。”


“愿你能自由去爱”


做性教育,会发现中国(在性观念上)已经出现了断层:先锋的超先锋,不懂的就真不懂,双方之间不停在对骂。我希望站在中间。


女扮男装讲解如何防色狼


最近女生要不要穿紧身裤讨论很热烈,我们课程中有一部分,就是“如果我有施害的想法怎么办?”这是很多男生的point:他不知道这其实没错。人或多或少都会有邪恶的想法,只要不付诸实践就好。


如果知道该怎么去纾解,或者可以和异性平等地聊,那时候就不会用穿或者不穿(紧身裤)来给别人贴(荡妇或圣女的)标签。


色阿的新文身


前一阵,我把“May you be free to love”(愿你能自由去爱)文在了腿上,


谈性教育,是为了教大家怎么更好去爱,性教育不止是性生理教育。性教育中有“关系”的概念,亲密关系和性关系,这之中的沟通和决策,它其实就关于我们要怎样去爱。


TED x 深圳大学现场演讲,色阿的公司现在转型成了社会企业。


我看过一句话:当一件事情你做的是对的,一定会有人推着你走。


我们的这个环境,需要行动派,一个问题首先要被看到,才能被开始讨论。


英国法律规定,孩子从5岁起就要强制接受性教育;在日本,从小学到高中,专门的性知识课本一应俱全;在韩国,孩子每年要在学校接受15小时性教育,但因为不满学校带有性别偏见的教育,有家长把孩子送去参加性教育“补习班”……


相比之下,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针对30所中国初中做过一次比较全面的性教育调查,结果发现中国学校中的性教育现状并不太乐观。


比如在学校里,性教育基本是“人人管,无人管”,被强塞在某些课程中;再比如孩子们对身体变化的知识很敏感,延伸性知识则所知甚少。


报告首先引述了一些中国学者所做的调查,比如:


  • 15~19 岁的学生在首次性行为时没有采取避孕措施的比例高达 59.9%;

  • 15~24 岁年轻女性中有 21.3%的人曾经怀孕——怀过孕的年轻女性中90.9%的经历过流产;

  • 每年中国有 1300 万人流产,其中一半以上是 25 岁以下的女性;

    ……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份报告显示:学校性教育目前较多关注青春期生理发育、HIV/AIDS 和性传播感染、友谊和人际关系主题,但对暴力、性权利、性和性别多元、社会情感技能、大众媒介与性、避孕和流产等话题的关注相对较少。


具体而言:


  • 只有 31.07% 的学生知道“女性来月经后首次性行为就可能怀孕”;

  • 不足 10% 的学生知道“月经周期中哪段时间发生性行为最容易怀孕”;

  • 有约60%的学生知道男用安全套和口服避孕药,只有约三分之一的学生知道女用安全套;

  • 超过四分之一的学生表示他们未听说过任何避孕方法;

  • 近30%的学生不知道去哪里获取安全套;

  • 仅 21% 的学生认为“如果发生性行为,我确信每次都能坚持使用安全套”;

    ……


在性别角色、婚姻与性权利问题上,普遍没有建立平等意识。女生比男生做得更好一些,但对婚前性行为方面,女生较男生更为保守。总体来看:


  • 约一半(52.02%)的学生同意“对于和谁结婚以及何时结婚,女孩应有发言权”,其中,只有45.57%的男生同意此观点;

  • 不到一半的学生(45.39%)明确反对“一个女人不能拒绝和她的丈夫发生性关系”;

  • 很大一部分学生(42.69%)对同性之间的性行为持负面态度;

  • 大约四分之一的学生对于婚前性行为持接纳态度;

  • 56.68% 的男生和 72.23% 的女生同意“在任何情况下,丈夫都不应该打妻子”的说法;

    ……


报告同时调查了教师在这些问题上的观点。结果表明;


  • 大多数教师对同性恋和婚前性行为持保守观点;

  • 超过三分之二的教师对“与同性别的人发生性行为是错误的”这种观点表示同意或者不确定;

  • 只有三分之一的教师同意“如果双方相爱并且使用了保护措施预防怀孕和性传播感染,则发生婚前性行为没有什么错”的观点;

    ……


调查还发现:


超过一半(57.62%)从事性教育的教师从未接受过任何性教育的师资培训,无论是入职前还是在职期间。只有 2.65% 的教师同时接受过在职和职前培训。


在家庭里,类似的缺失可能更严重,很多观念在华人世界里根深蒂固。


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讲过这么件事:女儿在餐桌上说:“我们家好像什么家教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而妈妈回答说:“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准备的)。”


这样的缺席最后造成了无法抹平的悲剧。


性教育是发展教育,也是终身教育。


无需置疑,它需要家庭、学校和社会的不断关注和投入。


本文为Lens微信公号“WeLens”(ID:we-lens)授权转载。采访:mint,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Lens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3598.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73

支持一下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