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正在崛起的智能“哏都”
2019-06-15 11:23

天津,正在崛起的智能“哏都”

作者 | 张磊    

来源 | 蓝媒汇

头图丨2017年1月,天津南市食品街津味美食展区的煎饼果子 ©视觉中国


2012年的夏天,天津下了一场超大暴雨,很多道路都严重积水。大雨刚停,天津人就给出了一拨万万没想到的操作——乌龟充气船、大白鹅船、自制木筏、大木盆、红澡盆等各色船只被得意洋洋地开了出来,甚至还有人开出了一艘摩托艇。


那场雨之后,天津有了一个叫“哏都”的昵称。


七年之后的2019年4月,天津滨海新区官宣,周大福金融中心昵称确定,叫“津沽棒”。朋友圈和微博乐翻天,有人评论,“给一座大楼起名津沽棒,这个城市到底有多哏儿?”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座城市还有一座大楼,叫做“独角兽大厦”。


除了哏儿,这里还是大运载火箭制造基地、民航大飞机制造基地、环渤海最大石化基地。天津的众创空间数量达到全国前列,专业众创空间数量达到全国第二,一度被称为“众创空间之都”。最新数据显示,天津的智能制造业正在全球范围内崛起……


一个“哏都”,明显概括不了天津。


1


5月下旬,第三届世界智能大会在天津召开,成为天津一年一度的盛事。


其实近几个月以来,天津上过好几次热搜。前有外交部推介,后有“津沽棒”定名,紧跟着就是智能大会。作为智能科技领域全球首个大型高端交流平台,“世界智能大会”天津已经在举办了三次,并且每一次都是盛况空前。



天津为什么集中力量办智能大会?因为互联网被抢了先。


一线的互联网大佬中,没有一个是来自天津。原创在天津的互联网公司数量,和互联网公司集中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没法比,和二线互联网城市成都、南京、福州、厦门、郑州等也没办法比,在各种版本的互联网公司城市top榜上,找不到天津的踪迹。


没有原生的知名互联网公司,原生独角兽也不多。


在恒大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独角兽报告》里,88家中国独角兽企业,天津未占一席。在长城战略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里,列出中国独角兽企业有202家,其中天津占2家,一个是58同城投资的58到家,一个是团餐企业禧云国际,两家企业的实际总部都不在天津。



当然,说天津没有诞生过一家互联网公司也有点绝对,当年很多人都用的亿邮就是1999年在天津创立,可惜的是,没过多久主营公司就搬到了北京,如今亿邮仍是比较知名的企业政府邮箱系统供应商。


说一线互联网大佬没有天津人,这一点也有些“强人所难”,从全国来看,互联网大佬基本都是南方人,湖南湖北江西浙江占了几乎半壁江山,甚至一个小小的龙岩就走出了张一鸣和王兴两个巨头。严格说起来,天津也算培养了张一鸣,这位字节跳动的CEO200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软件工程专业,和母校感情不错,多次回母校演讲站台。他的室友梁汝波是字节跳动的技术高管,曾负责开发现在如日中天的抖音。


倒是在当年天津卫视的求职节目《非你莫属》里,互联网的大咖们常来聚聚,像陈欧、姚劲波、慕岩、栗浩洋等都是节目常客,甚至还请来过王兴。不过,这档节目在客观上起到的作用,是把天津的人才介绍到北京。


2


即使有大火箭、大飞机、大石化这样的强势产业支撑,天津也是着急的。


2018年初,各地开启“抢人模式”,西安甚至有了“用生命在抢人”的说法。5月,一向低调的天津高调杀入抢人大战,宣布“海河英才计划”,推出引领高层次创新人才、扶持高层次产业人才等八条新政,其中,放宽人才落户条件的新规尤为引人注目,短短时间内吸引了近百万人前来咨询,很多办事大厅门口出现了彻夜排队的情况。之后,天津更加明确了政策,不买房的话,只能进入集体户口,并且有定期审查。


很多北京的互联网IT从业者也开始心思松动,毕竟这里的房子比北京便宜太多,特别是考虑到下一代能享受到的教育资源,一时间,来天津落户的人趋之若鹜。


办事大厅一度排起长队


来不及培养就引入,这是最好用的套路。大约2010年开始,天津就开启了吸引科技企业落户的操作。


无论是名义上的“落户”,还是大公司的部门落地,我们可以列一个不完全名单:搜狐视频(部分)、搜狐畅游分公司、科大讯飞(天津)、未来电视(央视国际、腾讯等投资)、腾讯天津研发与数据存储中心、58同城天津、完美世界北方研发中心、乐动卓越天津(卓越互娱)、天弘基金(余额宝)、途家网、爱奇艺、环信、E代驾、掌上先机、帮考网、货车帮、绿盟(天津分部)、渣打科营、音遇(天津)等,还有字节跳动、腾讯视频、微博的审核部门,等等。另外像滴滴、神州等很多大公司的注册也都在天津。


据说天津的开发区曾经提出过“N+1”政策,就是中国任何开发区的税收减免等优待条件无论多么优待,天津开发区都在此基础上再加一点。搜狐视频天津的研发员工也证实过这一点,天津这边的个税可以减免不少。


另一方面,就是鼓励创新创业。


从2013年开始,天津频繁出台鼓励创业和人才引进的政策,2015年12月,天津印发《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政策措施的通知》,天津市对经认定的众创空间,分级分类给予 100 万元至 500 万元的一次性财政补助,同时,设立种子基金,市财政按 30% 比例参股,不分享基金收益。2018 年,天津自贸区搭建创业创新平台,设立 10 亿元发展资金。


公开报道显示,天津众创空间数量位居全国前列,专业化众创空间数量达到全国第二。


为了吸引独角兽企业,2018年,滨海新区于家堡的华夏金融中心被打造成为“独角兽大厦”,当年已有滴滴、途家、爱奇艺、货车帮、58 到家、乐道互动等 12 家独角兽企业入驻。


这个大厦的定位是:为着力营造优质产业环境,构建“独角兽企业”聚集态势,力争发展成为京津冀地区独角兽企业快速成长地之一,形成特色鲜明的“产业地标”。天津高新区还立了一个flag:到 2020 年,培育独角兽企业不少于 20 家,潜在独角兽企业不少于 50 家,纳入独角兽种子库企业 200 家。


在吸引公司这方面,天津着实尽力了。


3


为什么重视引入、落地,还是得从北京说起。


随便拉过来一个在天津做互联网或者新媒体创业公司的人,几乎都能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半天:要么你就咬牙把公司迁到北京,要么你就眼睁睁看着年轻员工一个个离职去北京。好不容易手把手带出来新人,刚成长起来准备当做骨干员工,说走就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一位在天津创业的创始人告诉蓝媒汇,“他们(年轻人)有点机会就走了,你有什么办法?你毛线办法也没有!你能拦着他们不跟北京接触吗?”


就在十几年前年前,情形还颇有不同。天津孩子传统上比较恋家,天津的家长们也都不希望自己孩子出远门,甚至有家长出言威胁,如果孩子敢去北京上班就跳楼。有段子说,天津河西区的孩子如果去了南开区上学,就相当是跨省了,如果是去北京上学,那简直就是出国了。


六七年前,北京国安和天津泰达势同水火,两边拥趸积怨甚深,足球阵营的世仇情绪逐渐扩大。那几年,天津经常上演这样的情景——无论是不是足球比赛,哪怕是一场女排比赛,看台上都可能有一群年轻人突然站起来振臂高呼:国安xx……


这种不对付也蔓延到文玩领域,甚至两边的文玩爱好者还约过架。


然而再多爱恨情仇,再多恩恩怨怨也挡不住赤裸裸的现实。


就业前景、薪资待遇、行业氛围,北京比天津好太多,相同的岗位,北京和天津的工资能相差2-10倍。京津城际又让距离变得不成问题,每天开几十个班次,单程30分钟到北京南站,就算是双城通勤,所花时间也跟北京东城到西城的时间差不了多少。种种巨大差别都推动着天津人才向北京转移,用脚投票,这就是现实。


不光是互联网人才,连郭德纲这种属于天津传统本土优势项目的人才也被吸走。


老郭号称三次入京,后来终于学会了用互联网思维来运营德云社,从来不打击偷录和盗版,现场欢迎录像,任由视频录音满天飞,贴标签造IP,终于把德云社做成了最大的喜剧公司之一,老郭也被评价为最懂互联网的营销高手,严格说来,这也算是天津为互联网做出的贡献。


4


对于郭德纲的出走,天津人倒是都很看得开,每年的天津省亲专场都是爆满,天津人捧场毫无隔阂,“去北京怎么了?活好就行。”


看得开,这是天性。不能走路就划船,不能吃螃蟹就吃皮皮虾,不能打麻将就“砸六家”……


开头提到的2012年的大雨,天津人“用生命来搞笑”的精神让全国人民大开眼界。据说,当时新浪天津的小编做微博推送,想用一个类似上海魔都这样的关键词,试过“乐都”“笑都”都觉得不好,最终确定“哏儿都”。由此,“哏儿都”大名不胫而走。



似乎连官方也慢慢接受了这个人设。比如,津沽棒这个逗比名字,应该就是全国第一个官方征集的地标建筑物昵称。


爱曲艺,爱逗贫,爱抬杠,不爱较真,这是天津人性格里的重要组成部分。很多天津人对这座城市没什么不满,这里交通便利,地铁发达,公共设施齐备,商业餐饮业比较繁华。一条海河穿城而过,天津人坐拥五大道、意风街、解放北路这样的民国景观,生活压力不大,高雅艺术和曲艺演出都有大量拥趸,城市治安良好,日子过得滋润。



天津人的市民气质早在2004年的《阳光的快乐生活》里就定了调子:“嘛钱不钱的,乐呵乐呵得了。”


一个坦然的操作是,2017年底,天津主动对GDP“挤水分”,这成了当时的热门话题。《天津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说:“让经济数据不含水分地增长、让老百姓的幸福感不含水分地增强,得到的是厚实的里子,这才是长久的面子。”


5


与之相对照的,是贵阳。


作为已经崛起的大数据之都,贵阳人闲散的气质和市井文化和这个城市的科技氛围反差明显。但是从2013年开始,只用了5年时间,贵阳就成了中国互联网的新贵,苹果、阿里、腾讯、华为、京东、甲骨文等高科技互联网巨头纷纷落地贵阳(贵州),几乎每一年的贵阳数博会,BAT大佬们都不会缺席。


2013年,贵阳刚开始决定构建大数据产业体系,市里已经总结了三个优势,第一,夏季凉爽,有利于服务器安置与存放。第二,地质稳定,少发地震。第三,水电资源丰富,有便宜而稳定的电力供应。这三个优势真没有忽悠,任正非就说过:“大数据放在贵州,建成运行后一年,大概可以节约上亿的电费。”


货车帮的创始人罗鹏说,在吸引创业上,贵阳的脑回路也有些不一样,一般招商引资的策略都是土地政策与免税优惠,而贵阳跟他谈的是,货车帮每发展一个用户,当地政府补贴10块钱。据说,贵阳当地的政府工作人员张罗企业落户,就像张罗自己家的事儿,罗鹏后来说,“你能感受到当地政府在跟你一起创业”,就连贵阳的出租车司机,跟外地乘客聊的也都是让他们骄傲的大数据。


这样的做法和氛围,都足够让其它省市借鉴。


像贵阳一样,作为北方的制造业重镇,天津早在N年前就根据自身优势,开始瞄准智能产业。


2015年,在天津武清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机器人峰会上,天津市科学技术委员会正式发布实施了“天津市智能制造重大科技专项”。这个项目计划3年投入1亿元经费征集智能制造重大科技项目,打造5至10家智能制造示范工厂,打造10个以上智能制造特色产业集群,智能制造产业产值超过1000亿元。


2017年,天津召开第一届世界智能大会,马云、李彦宏、柳传志到场并演讲,一时间盛况非凡。可以说,正因为有了智能大会,才得以有了一线互联网巨头重磅亮相的高光时刻。


智能大会这个点,算天津优势下的独辟蹊径。


马云在天津的演讲,似乎无心地说了一句“题外话”:“我从小到大没有考过第一名,首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知道自己当不了第一名,第二当第一名太累,第三第一名只有一个,做个二十几名其实蛮好的。”


当时参会的柳传志也带来了金句:“天津市手里端着白米饭,但忙着为未来的老百姓炖一锅红烧肉。”


捧得恰到好处——这次智能大会上,天津提出了以“智能制造为突破口,推动智能科技产业加快发展,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的口号,还提出了打造“天津智港”的目标。


6


智能制造一发不可收。


2018年10月,天津印发新材料、人工智能、新能源、生物医药产业三年行动计划。提出努力构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人工智能创新高地,打造“天津智港”,全面提升创新能力、综合实力和核心竞争力,加快建设全国领先的创新型城市和智能科技产业创新中心。


外交部在今年4月向全世界推介天津,“智能创新”是仅次于“协同发展”的关键词。



挤水分之后,天津的统计数据终于向好。2019年第一季度GDP统计显示,天津GDP总量突破5000亿,增速大幅提升。


天津市统计局负责人这样表述:“智能制造经过近几年的培育,迎来了黄金发展期,在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智能制造业企业的占比接近20%,其增加值占比接近30%,拉动全市工业增加值增长了2个百分点。新能源汽车、平衡车、医疗仪器设备及器械、服务机器人等新产品产量快速增长,分别增长22.7倍、84.2%、70.9%、47.2%。”


还有足够吹一拨的排名。2019年5月13日,中国日报网报道,在《2019世界智能制造中心城市潜力榜》中,天津位列全球50强榜单第十名,在发展潜力上超越法国巴黎和德国柏林。与中国城市相比,在榜单中仅仅落后于上海、深圳、苏州这样的科技和制造业强城,潜力值超越北京。



智能制造产业结构方面,天津以84.89%居全球第一,显著高于样本平均值75.2%。在政府扶持力度方面,天津则排名全球第二,仅次于深圳。


不光是数据面。人脸识别、水下智能机器人、视觉防火系统、无人机、量子通信都在布局,包括做无人机飞控系统的一飞智控,水下无人机的深之蓝,通用工业机器人研发的清研同创,研发阿童木机器人辰星自动化,以及国产减速机的707所等等,都是智能制造业内的知名企业。去年年底,新松也和天津签约,成立天津新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并落户在天津港保税区,将建立以工业机器人为主导的大型研发生产基地。



天津清研同创综合计划部李振华告诉蓝媒汇公号,天津对智能制造领域的政策支持和政府投入的力度明显加大,好多外面的资金也都进来了,这是业内能够明显感知的变化,如果是天津本地生产的机器人销往外地,天津还有30%的价格补贴。天津本身的工业基础很好,还有很多研究机构,众多理工类大学解决了大部分的用人问题,“海河英才政策也挺管用,我们招了不少外地毕业生。”


李振华还特别提到,天津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有很多高水平的技术工人,他们有高水平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这些老师傅们对于民企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技术骨干,“工匠精神指的就是这些人”。


对于企业来说,除了政策优惠和扶持,还有一个利好就是天津高校云集,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津医科大学等都开设了人工智能学院或开展相关研究,毕业生多且质量优,有很好的产学研氛围。


张一鸣在南开大学演讲时说到为什么选择来天津上学,总结了四点:


“首先,必须是一所著名的综合性大学,不要像中科大那样,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供求关系不平衡,找女朋友难度太大;其次,必须要靠海,是因为我喜欢吃海鲜;第三,不能离家近,免得父母总找到宿舍楼下来;第四,冬天要会下雪,我是福建人,确实没见过雪。


几个维度综合起来就是:一个冬天会下雪的,有很多漂亮女生的,滨海大都市……”


无论如何,天津已经错过了互联网这块肉,智能制造业这锅红烧肉,不会再错过了。


参考文章:


蓝洞商业:《贵州,互联网正在这里发生高原反应》

IT桔子:《在天津,有一座等待独角兽的独角兽大厦》

恒大研究院:《中国独角兽报告》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2
点赞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