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缴税”的亚马逊又被拎出来了
原创2019-06-15 06:50

“不缴税”的亚马逊又被拎出来了

因为“不缴税”这事曾被特朗普盯上的亚马逊,最近又被总统候选人拎出来了。

 

6月13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在推特上指责。拜登在推特中说:“我对亚马逊没有任何反对意见,但任何一家赚取数十亿美元利润的公司都不应该支付比消防员和教师更低的税率。我们需要鼓励工作,而不仅仅是褒奖财富。”


 

亚马逊则觉得很冤枉。当地时间周四晚间,亚马逊在推特上回应表示,“自2016年以来,我们已经支付了26亿美元的公司税。我们赚的每一分钱都已缴税。国会制定了税收法律,鼓励企业在美国经济汇总进行再投资,我们这样做了。”

 

除了为自己“抱屈”外,亚马逊还表示,自2011年以来,亚马逊已经投资了2000亿美元,创造了30万哥美国就业机会。亚马逊认为,拜登副总统应该谴责的是税法,而不是亚马逊。

 

怎么做到的?

 

拜登的推特中附上的链接是《纽约时报》在今年四月的一篇报道,报道指出,包括亚马逊在内的科技巨头们不仅无需缴纳联邦所得税,还会获得巨额退税。

 

据美国税收和经济政策研究所(ITEP)发布于4月11日的分析报告,在已申报2018年税收的《财富》杂志美国500强企业里,有60家取得盈利的企业没有缴纳联邦所得税,这份名单包括亚马逊、通用汽车、达美航空、IBM等。这60家企业在美国的总营收达到790亿美元,但联邦所得税的平均有效税率为-5%——是的,你没看错,因为它们还获得了退税。


 

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亚马逊。如今市值超过9200亿美元的亚马逊在2018年实现了112亿美元的净利润,但是在联邦税收抵免和扣除公司高管的股权补偿后,亚马逊从政府获得了1.29亿美元的联邦退税,税率为-1%;2017年,亚马逊的净利润为56亿美元,但最终获得了1.37亿美元的退税,最终联邦税率为-2.5%。

 

那么,连续两年都没有缴纳联邦税的亚马逊是如何利用财技来合理避税的?

 

最大的功臣莫过于“股权补偿”,即用股票激励代替薪酬发放。通过给员工发放股票来代替薪酬,亚马逊可以获得等值的税收抵扣。ITEP 高级研究员 Matthew Gardner 表示,这种做法使亚马逊2018年的税收直接减少了约10亿美元,占到了该公司当年应缴联邦税总额的接近一半。

 

此外,亚马逊还需要多谢特朗普政府从2017年底开始实施的《减税和就业法案》,该法案把法定企业税率从35%降低到21%,还为企业提供包括研发抵免在内的一系列税收抵免。

 

而据普华永道发布于2018年底的“全球大型公司研发投入排名前1000榜单”,亚马逊在过去一年的研发投入高达226亿美元,排名第一。因此,研发抵免对亚马逊来说也是非常合理的。

 

除了上述两个手段外,《减税和就业法案》中还新增了“亏损抵后”——即企业当年的净经营亏损可以扣除80%的可税收入,并且可以往后无限抵扣。简单来说,就是允许企业用当年发生的亏损去抵扣未来年度的应税所得。对于亚马逊来说,最近一个亏损年度是2014年,当年亏损额为2.41亿美元。

 

“眼中钉”

 

这不是亚马逊的“0元联邦税”第一次被谴责。

 

特朗普早在2018年3月就在自己的推特上向亚马逊“开火”——

 

我早在大选前就已经向亚马逊表达了我的担忧。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他们很少或者根本不向州和地方政府缴税,但他们却使用我们的邮政系统作为他们的送货员(这给美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并使成千上万的零售商破产!

 

民主党对亚马逊也有颇多不满。除了拜登外,另一位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曾表示,她将对亚马逊的利润征税,并确保美国最大的公司缴纳的企业所得税不再为零。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表示,亚马逊不缴纳联邦税是一种“耻辱”,他还曾将贝索斯称作“贪婪的象征”。

 

政客们向亚马逊疯狂“开炮”,实际上也是表达着自己对新税法的不满。另一边,商业竞争对手也对“不缴税”的亚马逊颇有怨言。

 

今年4月,贝索斯在亚马逊股东信中对竞争对手沃尔玛提出挑战,要求对手将员工最低工资提高至每小时16美元。而沃尔玛事务执行副总裁丹·巴特勒特(Dan Bartlett)则发表推特回应贝索斯称,“嘿,那边的零售竞争者(你知道你是谁),你先纳税怎么样?”

 

对亚马逊来说,利用税法漏洞合理避税当然不违法。但问题在于——在亚马逊的市值逼近万亿美元、年利润超过百亿美元时,它该怎么说服自己的顾客、投资者和普通民众,这样做是正确的?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