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窝囊了一辈子的男人,是我爸
2019-06-16 15:40

这个窝囊了一辈子的男人,是我爸

作者 | 林默,微信公众号:林黑犬读西游


1


大伯又在小群里@他爹了,小白龙的白眼向上翻了翻。


作为四海龙王私密群的群主,大伯每次在小群里讲话,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果然,这次是一只猴子去东海要东西,大伯给了自己后院的一块铁,就不愿意多出了,于是他在群里@了他爸和二叔四叔,让他们一起去村委会见面,每个人都放点儿血,给猴子出点儿外挂。


他二叔南海龙王敖钦,因为长年生活在东北第四省海南,是一个热血的男纸,大怒道:“我兄弟们点起兵,拿他不是!”


“削他,大哥,咱们一起削他”。


他大伯有些慌,他是喊大家来放血的,这些人竟然要在他家打架,他赶紧给大家解释,猴子手里的那块铁是何等的大型杀伤性武器。


就在这怂与虎对峙的时刻,他爹出面说话了——“二哥不可与他动手,且只凑副披挂与他,打发他出了门,启表奏上上天,天自诛也”。


“憋动手憋动手,咱们可以一起举手告老师啊”。


他那四叔北海龙王赶紧出来排队➕1,“说的对说的对”。



于是,四叔出了一双藕丝步云履,二叔拿了一顶凤翅紫金冠,他爹出了最大头——一副锁子黄金甲。


这样众志怂怂地送瘟神之后,在他爸随了最大的份子后,后来大伯给玉帝的举报信是怎么写的?


“南海龙战战兢兢,西海龙凄凄惨惨,北海龙缩首归降。臣敖广舒身下拜,献神珍之铁棒,凤翅之金冠,与那锁子甲、步云履,以礼送出”。


当街卖惨的都是他爸和二叔四叔,识大体又破财的都是大伯自己。


2


如果问他最欣赏的男子是谁,小白龙一定会说,是他姨夫,泾河龙王那样的男子。



如果长大以后能当个有钱人,他一定要投资拍一部《古惑龙》,以他姨夫泾河龙王为原型。


他要用电影,还原他姨夫如何靠火热的个人魅力成为龙王;如何为了保护水族兄弟们去跟袁守诚打赌,让袁守诚滚出城去;如何为了赢得赌局,私自修改了圣旨上下雨的时辰和点数,终于赢得了赌局丢了命的故事 。


泾河龙王在斩龙台上的嘶吼,是小白龙心中生命的律动,生而为龙,就该这样轰轰烈烈地活过,热血满满地去死。



等他自己被吊在天上等死的时候,小白龙终于也发出了,他姨夫那样的哀嚎。


原来那不是英雄对命运不屈的呐喊,是“我真的好想活下去”的嚎叫。


因为跟前女友赌气,他烧了龙宫里的一颗明珠。


明明是可大可小的一件事,他爸竟然写了一封举报信,告诉玉帝他忤逆,现在他被玉帝吊打三百,过两天就要上斩龙台。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毕竟他也是有一些背景的人,一个穿一身白纱的人出现在了他面前,自我介绍叫观音,说可以饶他一条命,只要他愿意跟着去取经,当个脚夫。


穿着一身白纱出现的人,果然都是要带走你的自由的,无论是不是新娘。


按照电影里对他这样的叛逆少年的刻画,怎么可能同意呢?拒绝这卑微的生,迎来那壮烈的死,才是他该做的事儿。


他望着观音,没有一丝迟疑地 ,连连点头,“我愿意我愿意,您快把我救下来吧,我愿意去取经啊,能有机会跟您这一派学习我开心死了”。


观音摘下了他脖子上的明珠,杨柳枝蘸出甘露,锯角退鳞,他变成了一个专车司机。



3


当专车司机的日子最怕啥?


答:遇见一起混过江湖的朋友。


比碰到昔日好友还可怕的是碰到谁 ?


答:碰到前女友。


他真的碰到了,在碧波潭,万圣公主正依偎在那九头虫身边。


嫁了创业新贵的前女友在马路上一抬头,“呦,小白龙,是你啊,你怎么在开车啊”



全天下的倒霉事儿都被自己碰到了。


看着日子风生水起的前女友,小白龙觉得,即使没能投胎成泾河龙王的儿子 ,如果能投胎到万圣龙王门下也是不错的。


虽然不够血性,但是开明啊,万圣龙王听了九头虫偷金光寺舍利的创业计划,觉得太棒了,于是天使投资了这位女婿,帮忙下了一场血雨,现在舍利就在龙宫里闪闪发光了。


他不赞成女儿躺在家族事业上无所作为,于是万圣公主去偷了王母的九叶灵芝,用来温养她老公偷来的舍利。


自己不过是烧了一颗珠子就被爸爸举报了,看看人家的爸爸,鼓励孩子去偷养珠子的装备。


多么整整齐齐的一家人。


在这位足够开明的父亲的领导下,他们的故事结局也整整齐齐,万圣龙王、九头虫、龙子、龙孙,每一个人的血都染红了碧波潭。


4


那些吃饱了撑的解读西游的人说,他爸是个心机婊,举报小白龙就是为了给他在取经团队里弄个位置。


他心里明白,他爸举报他,就是为了举报他。


他虽然有个不大不小的官职,却这一辈子胆小怕事,一个醉汉拎着酒瓶子,一只猴子拿块铁,他都绕着人家走。


大伯就是看穿了他怂,所以在甩锅和汇报工作的时候,都没少占他的便宜。


所有规则,他都把红线拉低三寸更进一步严格要求自己,所以他举报了自己。


他不敢有一丝越界,不敢有一丝侥幸,他小心翼翼,他畏畏缩缩,他窝窝囊囊。


5


碧波潭被龙血染红的时候,小白龙吸了吸鼻子,那味道,真熟悉啊。


当年他姨夫的血滴在斩龙台时,也是这样的味道。


混杂的还有哭声,是他姨,以及他姨夫留下了九个孩子。


他们该怎么生活呢?


他们投奔了他爸。


“九个孩子的奶粉钱,九个孩子的学区房,给九个孩子安排工作、买婚房的工作”的系统性工作,降临到了他爹西海龙王的生活里。


一起降临的,还有他妈半辈子的抱怨和白眼。这也无所谓,反正他爸是那样窝囊的男人。


他爸第一时间就听出了大哥的心思,摸摸那套自己珍藏的锁子黄金甲,说一声吃亏是福,这句他自慰了一生的台词。


他爸第一时间决定写举报信,朝着他妈喊,“你看看万圣龙王一家都是什么人,不能把这把火烧向全家人”。



他爸一生没什么血性,却边输血给这个庞大的家庭,边庇佑了全家没流血。


在西海龙王家长大的孩子,后来的生活是这样的——


第一个小黄龙,现居淮渎;第二个小骊龙,现住济渎;第三个青背龙,占了江渎;第四个赤髯龙,镇守河渎;第五个徒劳龙,与佛祖司钟;第六个稳兽龙,与神宫镇脊;第七个敬仲龙,与玉帝守擎天华表;第八个蜃龙,在大家兄处,砥据太岳。


唯一一个彰显出了泾河龙王血性的老九鼍龙,在黑水河为妖,因为要吃唐僧肉,被西海龙宫的储君敖摩昂收了。


哦,对了,还有一位当过专车司机,在化龙池里回复龙形,盘绕在大雷音寺的擎天华表柱上的,八部天龙广力菩萨。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7
点赞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