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竞技需要爱情吗?
2019-06-30 14:16

电子竞技需要爱情吗?

文 | 何润萱


“电子竞技不需要女友。”


打开《陪你到世界之巅》的豆瓣页面,热门评论乍然出现了这样的话。


作为IG在LOL全球总决赛夺冠后播出的第一部电竞剧,《陪你到世界之巅》承载了不少希望——毕竟电竞是这两年的热门话题,但影视化的内容少之又少,更别提剧集。


上述评论其实就挑明了电竞剧稀缺的一大原因:性别"冲突"。一个典型的电竞用户画像是直男,他们对浪漫不感冒,而热爱看剧的观众多为女性,她们需要言情。如何将这两种偏好捏到一起,或者干脆分而治之,这是电竞剧集化面临的难题。


毒眸发现,从目前的电竞剧来看,制作方显然选择了更靠近女性用户:《亲爱的,热爱的》(原名《蜜汁炖鱿鱼》)、《你微笑时很美》以及刚播出《陪你到世界之巅》,都是有言情含量的IP。观众的反馈证明了这种倾向是有效的:《陪你到世界之巅》在播出17天后,单平台流量达到10.9亿,作为一部小成本制作,这个成绩尚可。


数据来源:艺恩数据


但这也会招来铁杆电竞迷们的不满,就如开头出现的评论那样,他们认为真正的电竞充满热血和友情,恋爱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补剂。它的影视作品,自然也该“断情绝爱”。


如此不同的认知之下,我们不禁想问,电子竞技的剧集到底需不需要爱情?


电竞剧的前浪们


在影视市场,很早就有人开始做电竞题材。


但或许是时机不对,又或许是国人对于电竞的关注没有达到临界点,在毒眸统计的20余部影视作品中,几乎有一半作品因为评价人数过少而没有豆瓣评分,其中甚至包括2008年卢正雨请来SKY(李晓峰)亲自出演的《电竞之王》,后者是卫冕WCG魔兽争霸项目的世界第一人,外号“人皇”。


SKY(李晓峰)亲自出演的《电竞之王》


稍微有些水花的是2016年李晓峰和前WE成员、世界LOL冠军草莓(魏汉冬)客串演出的《电竞高校》,这部投资300万的网大在播出一周后迅速回本。但这更像是商业上的一个成功,因为前者在豆瓣上评分仅为3.8。


但是近几年来,电竞市场一直在积蓄能量。截至2017年,中国电竞市场用户规模已达3.5亿,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HS Markit的统计,全球用户观看电竞游戏视频的总时长在2016年就超过60亿个小时,中国用户观看总时长占比接近六成。


除此之外,圈层文化的兴起,街舞、嘻哈、电音等内容题材的流行,也让人们看到了垂直领域的潜力。推波助澜的还有去年的两起夺冠事件:亚运会LOL表演赛上,中国队在雅加达亚运会击败韩国队,英雄联盟S8总冠军被IG战队摘下。艾瑞此后推出了《中国电子竞技行业研究报告》,并预测电竞行业生态市场将在2020年达到375亿。《人民日报》也为电竞定调为“一代人的新兴文化符号”。上述原因让创作者们相信,电竞内容在中国具有充分长视频化的可能性。


《中国电子竞技行业研究报告》对电竞行业的预测


《陪你到世界之巅》(下称“《陪你》”)的制片方观达影视就是其中一员。


“我们没有刻意地寻找电竞类题材,只是在看青春竞技类,这个项目就正好撞到这里来了。”观达影视副总经理严俊杰告诉毒眸,他们被《陪你》的原著打动理由很简单:它讲了一个团队的奋斗故事,即便是一个不玩游戏的人,也能轻松代入。


跟前两年的《微微一笑很倾城》不同,《陪你》没有将真人游戏化,而是选择了讲人物之间的故事:电竞选手季向空是“战场欺诈师”,他头脑聪明但操作“手残”,一路历经两个战队后自己重建了新队伍,并在这期间收获了友情和爱情。


“肯定是没办法做太多的竞技内容,因为玩的人都会直接去玩游戏,不玩的人也吸引不了他们。”严俊杰告诉毒眸,在整部剧里展现最多的其实是团队成员的氛围和战队生活,这条线占据了全剧超过六成的比例。而纯游戏画面,几乎不超过十分之一,这也是观达做泛体育题材的一个方法论:比起运动本身,更注重讲人物之间的关系。


此前,观达曾出品《旋风少女》(1、2)、《浪花一朵朵》三部泛体育题材。“我们并不想鼓励年轻人花时间打游戏,而只是希望他们被职业电竞选手的奋斗和团结精神所感染。”观达影视总经理周丹说。


泛体育题材


在这种情况下,表现比赛的现场感就只能纯靠演员的手部动作展现。为了达到逼真的效果,《陪你》的演员们找LGD俱乐部的专业选手进行了手速培训——普通人可能一秒钟内按三次鼠标,职业选手可以达到四次。这自然是一种讨巧操作,因为CG特效需要高昂的成本,且容易吃力不讨好。2016年曾有一部设定在未来的剧集《电竞纪元》,剧情不错但特效五毛,结果不仅至今豆瓣未开分,还被各种吐槽。


男频还是女频?


尽管《陪你》里的恋爱戏份不到四成,但期待看到电竞选手们PK的部分观众还是觉得太多了:这是不是披着电竞剧外衣的偶像剧?为什么总是在秀恩爱?为什么35集的戏里,比赛只有不到5集?


除了上述铺垫人物关系的理由之外,周丹还给出了另一个原因:这部剧要照顾是更多的非专业观众,而后者又以女性居多,所以要平衡热血和情感。


“女主角有一条独立的事业线,且这条事业线也是围绕电竞展开的,故事里大概70%是电竞,30%是恋爱,所以也并不存在刻意谈情说爱。”


故事里大概70%是电竞,30%是恋爱


这也是市面上已有的电竞剧一贯的操作:相比硬核男频,制作方们要更倾向女频。


这更像是电竞剧现阶段的一个“自然选择”。粗放地来看,电竞行业拥有大量男性用户,做男频剧是有市场的,但从游戏用户导到剧集用户,链条实在太长了。


“我打游戏的主要目的是什么?爽,消耗时间。谁拿冠军,关我什么事?关心这些的是粉丝,但粉丝的消费能力相对有限,当他有限的钱消耗在游戏本身,他还有多少消费能力来关注这个剧?这就是转化。”


耐飞联席CEO、兔子洞文化创始人卢梵溪从两年前就开始琢磨电竞剧的男频化,甚至为此打了两年王者荣耀。除了上述转化链条的问题外,他认为男性受众对于这类改编的还原度、情节、特效要求还非常高,因此改编的“性价比”就不那么高。


相较之下,他认为女性观众是分散型消费者,且审美更加集中,只要有某个点击中她们就能构成观剧的理由,“比方说品相、服装、玩法、情感上有了的话,即便是不完整的剧情和简单的人设也比较容易接受。”


这与市面上倾向女频的思路一致。严俊杰告诉毒眸,《陪你》一开始就清晰定位的是女性向+励志向,因此除了女主角的自我成长线,还有不少少女心的设计。比如初遇时女主角被拦腰抱,两人一起逛迪士尼、在天台放烟花,约会的地方是一间粉红色的奶茶店等等。


而据毒眸翻阅广电总局备案公示,尚未播出的《亲爱的,热爱的》也能基本断定是一个女性向题材。


《亲爱的,热爱的》备案公示表


这或许能回答豆瓣上对于打电竞还谈恋爱的吐槽——在一个更倾向于女频的市场,恋爱是一种硬需求。


毒眸注意到,电竞题材现阶段的女频化或许还另有一个隐秘原因:这类剧通常男性角色较多,满足了女性观众们磕CP、搞同人的需求。这种需求又会反向刺激市场从女性的视角来生产内容。


以《全职高手》为例,因为人设完整、时间线长(原著经历了十个赛季),拥有海量的同人创作,它在著名网易LOFTER上的同名话题浏览量超过4.1亿,热门CP五花八门:韩叶、韩张、叶蓝、伞修、双花、叶黄,女性粉丝甚至成立了一个“第十区”(主角叶修崛起的赛区)同人论坛。


《全职高手》在LOFTER上的同名话题浏览量超过4.1亿


《陪你》的弹幕也证实了这一点:相比女一和女二,观众们对于男配裴熙、林逸轩和季向空的CP更感兴趣。不到一个月,B站已经有了关于裴熙和季向空的同人CUT,底下各种CP粉都在嗷嗷待哺地求产粮。而随着观看人数增多,几位男配之间的CP也拥有了自己的姓名。


“裴熙的部分我们做了一些加强,让他和季向空有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严俊杰告诉毒眸,有那么一点官方“同人”的手笔。



一个复合类型


回到标题,如果从现实生活去寻找答案,电子竞技当然需要爱情。


对于职业电竞选手来说,除了外界的荣光,日常其实充斥着枯燥的大量训练。在李晓峰尚未成名前,他每天的训练时长平均10个小时,甚至可能18个小时,经常练到“拿起鼠标眼睛模糊,大脑无意识,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东西”。在这种高负荷状态下,如果没有身边人的支持,很难走下去。而恋爱正是他们的一大精神动力。


李晓峰


FPX俱乐部的韩援中单Doinb的妻子糖小幽原本也是DNF的职业选手,为了Doinb转到幕后。她曾在微博上透露,为了看男友的比赛,自己经常一个从太仓坐两小时的车到上海,比赛完了Doinb回基地、她独自回家,两人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一段时间内,她一年见不到男友10次,但场内举着那个“每把都C MVP”灯牌的忠实粉丝也是她。



Doinb给女朋友比爱心


“电竞是一项团队运动,它不仅需要成员的陪伴,也需要恋人的陪伴。我们真实接触到的职业电竞选手,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赛场上他们放空一切全力以赴,但生活中同样需要友情、爱情的陪伴去支撑他完成这个梦想。”


在周丹看到的Ti7(DOTA2国际邀请赛)的纪录片里,就有中国队员输了比赛后女朋友陪在身边给予鼓励的片段。她认为,影视化的作品,需要保留这些情感“支撑”。


但相比爱情这么具体的话题,一直在尝试的卢梵溪思考更多的是,电竞这样的一个庞大市场,为什么影视化作品会这么少?


根据上文提到的艾瑞报告,2020年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将超过1000亿,这比电影市场的基本盘高出67%。但正如毒眸在开篇盘点的那样,即便是把这10年间所有的电影、网大、剧集加起来,作品也不会超过50部。因此,在卢梵溪看来,“电竞剧”这个概念还需要讨论,因为它尚未形成一个真正的品类。


“就像做电影,如果就出一个戈达尔,那不叫新浪潮,出了戈达尔、特吕弗这些‘骑手’,同时又出了一堆包括左岸派‘阿仑·雷乃’这样一批人,才叫新浪潮。”


为什么呢?


他自己倒是也思考出了一个模糊答案:行业壁垒高,电竞的人做电竞,影视的人做影视。


这的确是事实。一位某知名游戏的前高级策划则告诉毒眸,在2016年曾有不少编剧拿着本子来找到腾讯,但彼时因为电竞还没纳入亚运会,公司态度保守就没有跟进, “现在游戏项目的人应该不后悔,视频和商务那边就不知道了。”


即便是像香蕉影业这样与IG战队有血缘的公司,在电竞题材的开发上也略有踌躇。


“首先要解决,电竞影视的核心是什么?怎么用画面表达电竞场面?从技术层面和艺术层面,我们还在思考。”香蕉影业执行总裁韦翔东曾与王思聪探讨电竞影视化的可能性,但根据这两年的片单来看,他们还没有能落地的项目。


《全职高手》用了动作捕捉技术


而对于做影视的人来说,也普遍觉得电竞太难了,无从下手。一位正在开发相关题材的业内人士很坦诚地承认:自己并不太懂,做的内容更像是有个电竞的“壳”。在讨论中,还有一位平台的高层告诉毒眸,电竞题材虽然在被正名的路上,但业内仍然担心有过审的风险。他的第一反应是:这题材能做吗?


基于这种现状,卢梵溪告诉毒眸,现在的电竞剧还谈不上是真正的行业剧,更像一个被附加在其他剧种上的标签,“它一定是复合类型,不会只讲竞技。它会打上励志、热血、爱情、魔幻、特效诸如此类的标签,在这种情况下,它是有巨大的空间的。”


市场证明了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就在上个月,由耀客传媒、企鹅影视、腾讯影业等出品的《穿越火线》已经在深圳开机,该剧讲述两个年轻人在一张游戏地图中跨时空相遇,从互相怀疑到彼此信任,各自帮助对方成长的故事。不像那些“前浪”,这一次他们做的是超级剧集,想玩把大的。而不变的是,这又是大家所熟悉的热血配方。


鹿晗、吴磊主演的网剧《穿越火线》


卢梵溪前两年曾拿过电竞的IP去找平台方,不太有悬念,他被拒绝了。但他觉得,虽然品类尚未建立,但从业者还是得拍下去,就像曾经的网剧一样,需要时间建立行业标准。


“回过头去看类似网游的IP,你要是做得不像了,网友会骂。你做得特别像,外面的观众也会骂,因为可能看不懂。这个过程中你不要怕争议,要持续做。只有持续做,大家才能慢慢的找到感觉。”


这其实也很像电竞的发展史:一开始它刚进入中国,玩家们被认为是网瘾少年,没受过多少好脸色;之后电竞俱乐部成立,游戏厂商发力,人们意识到这大概是门生意;再后来多个城市落地了电竞俱乐部场馆,中国队亚运会夺冠,大众终于开始试着接受它也是个堂堂正正的竞技项目。


电竞是否需要爱情,这可能取决于它在行业内影视化的阶段,但我们确信一点:电竞的成长需要时间,它的影视化自然也需要时间。如果我们有足够的耐心,也许这些作品真的会跟中国队一样,在某日登上“世界之巅”。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4
点赞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