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2 13:12

作为野生动物摄影师,我亲眼见证着一个个物种的消亡

造就第440位讲者 肖戈

国际摄影师联盟(IUP)执行主席


大家好,我是一名职业的野生动物摄影师,我平常的工作就是在世界各地的野生动物保护区拍摄野生动物。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种海洋中非常可爱的小动物——格陵兰小海豹。



在2014年的时候,德国久负盛名的野生动物摄影师Gunther给我写了两封邮件,说现在很多欧洲的职业摄影师,都向往着去往加拿大的玛德琳岛拍摄每年春季新出生的小海豹。而在所有的海豹当中,当属从出生到入水都是浑身雪白的格陵兰小海豹最为招人喜爱。


于是在2015年,我便和Gunther约好,准备在当年的春季同去拍摄这种号称全世界最萌的野生动物。


小海豹撒娇求抚摸


小海豹从出生到入水大概只有15天。在这段时间里,它们只能依靠吸食母乳获得营养,从刚出生的十几斤一直长到七十多公斤,之后它就将与海豹妈妈一起游向海洋的深处,我们便再难寻觅它们的踪迹。


所以,在2015年3月28日,在小海豹出生的前夕,我和Gunther提前到达玛德琳岛,着手准备拍摄的相关事宜。



刚到岛上时暴雪纷飞,但我和我同事们的情绪都非常高涨,还兴奋地在我们即将乘坐的工作直升机前合影。


当我们回到酒店等待晚餐的时候,在餐厅碰到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海洋生物摄影师Paul Nicklen,他与我们聊起了去年拍摄格陵兰小海豹的经历。他略显无奈地表示,去年的这个时候他在酒店被暴雪困了一个月。


由于小海豹只会在北冰洋的浮冰层上产仔,必须通过乘坐直升机飞去它们的出生地,才能有机会一睹其真容。但直升机无法在极端恶劣的天气下起飞,Paul拍摄小海豹的计划也只能被无限期搁置了。



隔着餐厅略带雾气的玻璃,酒店外风雪呼啸,一想到Paul的经历,我和拍摄团队初来时高涨的热情一下就被扑灭了。


果不其然,大雪整整持续了三天,这一下就耗去了一半的拍摄计划时间。我们在酒店如坐针毡,煎熬地期盼着放晴。


谢天谢地,第四天的清晨,当光线刚刚穿透了大气云层,我便和Gunther来到直升机前等待出发。因为我们清楚,若想要拍摄野生动物,必定需要美丽的光影,而清晨的光线势必是最好的。



我们终于要拍摄这个世界上最漂亮、最可爱的野生动物啦!乘坐在直升机上的我们往下远眺,可以看见冰层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白点,这些就是刚刚产下的海豹小崽。


因为白色皮毛的原因,它们在冰层上并不显眼,只能通过晨曦投射出的阴影轮廓来依稀判别。



刚出生的小海豹还不能下水,只能成群结队趴在浮冰上,等待每日海豹妈妈的喂养。我们的直升机刚一落地,海豹妈妈们就警惕地钻入了浮冰和海洋交界处的换气孔遁逃,只留下小海豹们独自在冰层上。


小海豹们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对人类毫无戒心,在我们直升机的周围游游荡荡、怡然自得。小海豹们也会把自己埋在冰层之中,探出萌萌的、溜圆的乌黑眼眸,展示它们松软的雪白毛发。


正当我准备掏出相机捕捉这个美好时刻,Gunther提醒我说:“肖戈,你该换上广角镜头。”其实这是有些不可思议的,大家都知道,拍摄野生动物一般都会使用长焦镜头,因为你无法与老虎狮子等猛兽如此靠近。


而在拍摄格陵兰小海豹的过程中,我发现甚至可以无限接近它们,通过16-35广角镜头来呈现小海豹的更多可爱细节。



但拍着拍着我就发现了另一个问题,因为小海豹比较矮小,尽管我已经蹲下拍摄,但俯视视角的出片我仍然感觉很不满意,我很难捕捉到小海豹最极致的表情和动作。这时又是Gunther提醒我说:“你可以尽可能放低身姿,与小海豹保持平视角度。”


我苦笑说我不可能在雪地上爬吧,那我可追不上海豹的速度。Gunther说你不用爬,你趴在那里,小海豹们自己会过来找你的。


我将信将疑的架好机器,把身体贴近冰层,还没等我放平身体,十多只小海豹们就啪啪啪全部朝我爬了过来,它们先是嗅了嗅我的相机,又嗅了嗅我。


由于每年3月底在北冰洋的浮冰上会产下接近60万只的小海豹,数量如此庞大的海豹群,只能通过嗅觉来互相确认关系。所以当小海豹们发现我并不是它们的母亲之后,就都一脸失望地离开了,在离我不远处的冰层上开始翻滚、嬉闹,摆出各种非常萌的姿态。



开头我也提到过,格陵兰小海豹在出生的15天内要靠吸收母乳长60多公斤。实际上,在我后面连续拍摄的三天时间里,我就看着它们一天长一个样子。今天我一看,哎呀,怎么脸又圆了一圈呀!明天我一看,哎呀,这个“腰围”怎么又大了几寸啊!


除了生长速度特别快,格陵兰小海豹还要在出生的15天内换下它们纯白的胎毛,变成和他们父母一样的灰黑色保护色,来在大海中逃避天敌的猎杀。


当我们拍摄的时候,海豹妈妈们都非常紧张地在远处的冰窟窿盯着我们,因为当时的气温是零下30多度,所以它们只要一从海面下探出脑袋,胡须就会瞬间结冰。



如此萌动人心的格陵兰小海豹,在北极地区、在加拿大的生存现状是怎么样的呢?其实早在几十年前,小海豹们就面临着严苛的生存挑战。


加拿大有一个传统的娱乐项目就是捕杀小海豹,小海豹在出生到下水的这十多天内,身体是发育不完全的,它们的脑袋就鸡蛋壳一样脆,人类为了避免浪费子弹,也为了保持皮毛完整的美观,就会直接用棒球棍朝着小海豹的脑袋上砸去,只需一击就可以击杀。


人类会剥去小海豹洁白无暇的皮毛来制作裘皮大衣、帽子、靴子,来贩卖给欧洲的达官贵人,供他们炫耀攀比。所以,欧洲一度是加拿大小海豹皮毛的主要市场,每年被棒球棍击杀的小海豹以数十万计。



而随着社会的进步和人类意识的觉醒,越来越多的呼声表示要保护环境,保护野生动物,更多的人也对这种残忍的猎杀行为表示反感。


欧美开始命令禁止从加拿大进口这些海豹皮毛制成的服装,很多渔业公司也从几千人变成百八十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转变。


我还记得,在加拿大政府因为欧美市场的断绝,把目光投向中国,最终在中国环保人士和民众的一致反对下拒绝了这项贸易。



近年来,小海豹的数量开始逐年攀升,但其他的海洋动物是否都如小海豹一般幸运呢?


其实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传统捕猎活动,比如日本的捕鲸文化。在我十多年的摄影经历中,我亲眼见证着一个又一个物种的消亡。去年WWF给出了一个很权威的数据,在过去44年中,全球的野生动植物的物种已经消失了60%,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如同上面这张照片中,海豹母子在一块眺望远方,落日的云层掩映在它们身上的美好画面,而不是像Paul Nicklen拍摄的这只快要饿死的北极熊。



法律是很难去快速帮助到这些北极熊的,因为它们没有食物。


在全球变暖趋势愈发严峻的今天,北冰洋的冰层已经无法连结,北极熊们无法通过冰层穿越海洋进行捕猎进食,这对它们来说是致命的。



在动物保护这一块,我对我们国家的做法还是比较认同的。我也是中科院的特约摄影师,曾经在白马雪山拍摄过滇金丝猴,也在神农架拍摄过川金丝猴,这两个都是我们中国的“国宝”。



但在每年的冬季,大雪封山,金丝猴们无法自主寻找到可以过冬的食物,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它们将无法生存。我们政府在这一块也投入了很多的人力和物力,让这些珍贵的物种能够保留下来。


世界上的每个国家和地区都面临着不同的野生动保护问题,在保护野生动物生态的过程中,我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其中,拯救我们的邻居、拯救我们的朋友,谢谢大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