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3 11:35

医药没有中医、西医之分,只是传统与现代的区别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发言者: Evangelos Tatsis(中国科学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研究组长),采访:李莹,翻译:于波


造就:为什么会选择来中国研究中草药植物?


Evangelos Tatsis:我和我的课题组研究的是植物的生物化学。我们想要解决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植物如何产生具有药性的化合物。在我们看来,中国传统医学和世界上其他传统医学用处极大,能帮助我们发现可用于现代药物的目标化合物。


造就:你了解过《神农本草经》和《本草纲目》等重要类书籍吗?


Evangelos Tatsis:我觉得那些古籍十分神奇,有一些古籍拥有上千年的历史,其中蕴含了非常重要的知识和经验,比如怎么制备草药并用它们治疗不同疾病。当然,那些古籍不是十分清楚疾病的机制。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非常感兴趣。


造就:你如何看待屠呦呦教授的成果?


Evangelos Tatsis:屠呦呦教授的故事令人惊叹,让所有人着迷。


但屠呦呦教授研究的不是传统医学,她只是参考中国传统医学,从1500年前的古籍中寻找线索。她希望找到一种抗疟药物,利用活性分子来治疗疟疾。


正如大家所知,她发现了青蒿素。青蒿素现在已经成为治疗疟疾的现代药物。这十分了不起。但她不是研究中国传统医学,而是根据中国传统医学发现了一种现代药物。



我认为,医学没有中医和西医之分,只有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之分。因为世界上的每个地方都有基于植物、矿物或其他某些自然资源的传统医学。


不过,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希望确保用来治病的药物可以真正治好患者,而不会导致其他问题。


一般来说,传统医学是基于经验和观察,不是基于纯粹的硬核科学数据。而现代医学更讲究证据,采取很多措施来把控质量,确保给患者服用的药物能够发挥疗效,而不会导致其他问题。


造就:为什么不论中西药,都会出现耐药性的问题?


Evangelos Tatsis:我们所说的耐药性主要是指微生物的耐药性。疟疾和肺结核等疾病都是由细菌或病毒引起的。耐药性确实存在,因为它是生命机理的一部分,是细菌和微生物形成的抵抗机制,以便更好地适应环境。


耐药性与传统医学或现代医学并无关系,根据中国传统医学发现的青蒿素就是例子。据报道,疟原虫开始对青蒿素产生耐药性的案例已经大量出现。所以说,耐药性更多地与微生物有关。


我们使用的药物不管是基于中国传统医学、其他传统医学还是现代医学,迟早都会出现耐药性问题。



造就:传统的医学是否有可取之处?


Evangelos Tatsis:是的,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那些是可供借鉴的传统医学知识。过去的人没有现代的这些药物可用,而如今某些地方的人依然如此。面对疟疾、肺结核和更加复杂的疾病,挖掘传统医学的智慧结晶,可以帮助我们利用天然资源开发新药。


造就:如果延续传统医学的话,应该解决的关键问题是什么?


Evangelos Tatsis:我觉得,现在需要的是找到更有效的方法,利用包括中医在内的传统医学知识来研发新药,应对新的挑战。我们的方法是,从植物身上找到可合成潜在新药的基因,并利用合成生物学技术大量制造这些基因,加快从实验室到临床试验的进程。我觉得这就是很多人眼中医药的未来。


造就:您目前正在从事的相关科研方向是什么?


Evangelos Tatsis:我们目前有几个项目。在今天的演讲(后期会推送全文)中,我将展示一些研究成果。例如,我们在研究一种名为半枝莲的传统中草药,从中发现了一些具有药性的特殊分子。


目前,半枝莲在中国被作为化疗的辅助药物。使用这种草药的好处是可以降低转移癌的风险。


我们现在试图找到产生那种化合物的基因和酶,将之植入酵母。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培养酵母,制造出那种化合物,然后进行测试,看看对不同类型的转移癌有何治疗效果。


造就:这个过程具体是如何实现的?


Evangelos Tatsis:植物中的酶促进化学转化,产生那些分子。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将空气中的二氧化碳转化为葡萄糖,然后又利用葡萄糖产生很多不同的化合物。这个过程有点复杂,涉及许多化学步骤。


植物拥有合成不同分子的特殊能力。那些遗传信息非常重要,但我们不是利用植物来大量制造那些化合物,至少我的方法不是这样。而是提取遗传信息,确认生物化学过程,接着把这个过程植入酵母或细菌等微生物,在酵母或微生物中产生那些分子,然后进行分离。


我们不是通过培育植物来制造少量的药物,而是在工厂中利用微生物来生产药物。


造就:在这些科研过程中会遇上哪些难题?


Evangelos Tatsis:会遇到些问题,因为我们研究的是植物。我们需要栽培植物,有时必须找到合适的种子,分类学有些时候并不是最好的方法。


另一个问题是如何找到参与合成的基因,分析我们的研究结果,确保我们在实验室中得到的结果就是我们想要的。可以说每天都会遇到诸如此类的问题,但这在科学研究中非常正常。


造就:未来的药剂可能会有什么样的革新?


Evangelos Tatsis:关于药剂学,我们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研究,比如我们如何利用现有药物,如何开发未来药物,它们在人体内如何起效等等。


我觉得,在这方面可以做得更好,但我认为这可能需要政府和行业的投资。不得不说,就长期投资科学技术而言,中国政府堪称表率。所以我相信,迟早会出现根据中国传统医学开发出现代药物的例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发言者: Evangelos Tatsis(中国科学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研究组长),采访:李莹,翻译:于波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
点赞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