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穷”得连垃圾都要进口了
2019-07-13 07:47

挪威“穷”得连垃圾都要进口了

Photo by Red Hat Factory on Unsplash,文:付一夫  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助理、高级研究员,来源:微信公众号“苏宁财富资讯”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当无数上海人被“你是什么垃圾”的灵魂拷问搞得晕头转向之时,在地球的另一个角落里,有两个神奇的国家正在为垃圾不够用而发愁,甚至彼此之间还频频上演“垃圾争夺战”。


其中一个是瑞典,这在最近的热文《瑞典的垃圾已经不够用了》中已有所体现,不再赘述,本文我们重点讨论另一个国家——挪威。



一提到挪威,很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挪威的森林”,于文艺青年而言,是村上春树笔下的娓娓道来,对摇滚青年来说,则是披头士和伍佰歌声中的荡气回肠。


这个身居北欧、人口只有500多万的小国,连续多年被联合国评为最宜居的国家。除了风景宜人与气候温和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这个国家实在太干净了。


相信去过挪威的人都能真切地感知到,想要找到随手乱丢的垃圾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哪怕是一个废弃的塑料袋或者矿泉水瓶。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挪威人绝佳的环保意识,尤其是在垃圾分类方面,挪威的实践堪称全世界的典范,而这也造就了整个国家的清洁与美丽。


走在挪威任何一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上,随处可见的是并排摆放、至少三只的垃圾桶,分别用来回收不同类型的垃圾,包括可回收纸品类、塑料类和不可回收生活用品类。人们需要做的,是把生活垃圾分门别类地装进不同颜色的塑料袋里收集起来,比如食物垃圾对应绿色塑料袋,塑料垃圾对应蓝色塑料袋等等,而装垃圾的袋子是由市政机构免费提供的。这种方式大大提高了垃圾处理厂的分拣效率,也显著降低了垃圾处理上的各种成本。


至于灯泡、灯管、电池等需要特殊处理的垃圾,人们同样可以找到专门的垃圾箱进行投放,从而有效避免了有害物质污染当地的土壤和水源。


此外,针对塑料瓶、易拉罐等垃圾,如果不想丢弃,还可以拿到自动回收的机器处去换钱。这些机器几乎在挪威的每一个超市里都能找到,而居民在购物之时,顺便就把垃圾回收的事情做完了。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事情几乎都是民众自发完成的,完全不需要行政力量的干预或强制,这也侧面反映出挪威人环保意识的深入骨髓。


事实上,挪威人早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在接受学校的垃圾分类教育,老师会通过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方式,帮助学生掌握正确的垃圾分类知识及技能。比如,学校给每个学生发放专门指导垃圾分类的书,如果学生对有些垃圾所属的类别不甚清晰,查询书籍即可找到答案;再如,学校每周会给学生发放六种垃圾袋,鼓励他们在家里帮助父母完成垃圾分类……


正所谓“垃圾分类的普及要从娃娃抓起”,其结果便是挪威人从小就知道什么时间该扔什么垃圾,哪怕是学校里各种大型活动或者集体外出游玩结束之后,现场都找不到任何垃圾。而教育的力量也间接成就了挪威“最宜居国家”的地位。

 


除了垃圾分类做得好,挪威更“神奇”的地方是,他们居然会觉得垃圾不够用。


前些年,《纽约时报》曾报道过一则消息,称“拥有140万人口的挪威首都奥斯陆,目前面临垃圾匮乏问题,除英国、爱尔兰、瑞典外,还将考虑从美国进口垃圾”。


与此同时,挪威还因为争夺垃圾而频频炮轰瑞典,用“倾销”一词来诠释他们对于垃圾的“不正当竞争”,还抱怨瑞典的做法阻碍了自己的发展。


见过抢钱的,见过抢房的,请问谁见过抢垃圾的?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是挪威太穷了吗?恰恰相反,挪威非但不穷,还是闻名世界的富裕国家,2018年挪威的人均GDP超过8万美元,比美国的人均GDP还要高出将近2万美元,更是中国的8倍有余;此外,由于坐拥丰富的自然资源储备,挪威还位居世界十大油气出口国的行列之中。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富得流油”的国家,却居安思危地拒绝坐吃山空——他们发现了蕴藏在垃圾中的巨大潜力,认定了垃圾是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和“放错地方的资源”,同时大力发展能源科技和循环经济,积极推动城市垃圾的循环再利用。


于是,民众的日常供电与生活供暖之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源自垃圾的变废为宝,对于“用垃圾烧热的水来淋浴”之类的剧情,挪威也早已见怪不怪。


不过这样也有“小烦恼”,那就是挪威对于垃圾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有数据显示,整个北欧每年大约会生产1.5亿吨的垃圾,而挪威对于垃圾的需求已经达到每年7亿吨以上,换言之,整个北欧土地上一年产出的所有垃圾,也就只够挪威用三个月的。


所以挪威才会想方设法、不遗余力地从海外进口大量垃圾。有意思的是,挪威从英国进口数万吨的生活垃圾,都是英国付的费,因为英国觉得付费出口垃圾的成本要低于自己处理垃圾的支出,对挪威来说,既捞到了垃圾“资源”又得到了钱,于双方而言,堪称是皆大欢喜的双赢局面。

 


不仅如此,挪威政府还通过立法、税收和经济政策等多种手段促进垃圾的循环利用,并形成了成熟的垃圾循环利用体系。参考驻挪威经商参处发布的研究报告,我们可以从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实践中窥探一斑。


奥斯陆的垃圾循环利用由市政府卫生部门与能源部门协同负责,奥斯陆市卫生机构(Oslo Sanitation Department,REN)负责指导垃圾分类,管理垃圾回收站点和垃圾回收公司、奥斯陆垃圾能源化机构(Waste-to-energy Agency,EGE)则负责对回收垃圾进行处理,将垃圾安全有效地转化为环境友好型的绿色能源。而“垃圾分类→垃圾回收→循环利用→能源转化及生物处理”这一流程,也构成了整个城市的垃圾循环利用体系(参见下图)

 


具体而言,垃圾分类是垃圾循环利用的起点和基础。在此之后,垃圾回收是又一重要环节,该项工作由REN授权的民营回收公司负责,回收公司平均每天派出128辆垃圾回收车到各个回收点收取垃圾,同时向企业和工厂提供有偿的上门回收服务。


不同种类的垃圾将被运送至不同的垃圾处理厂后,会做进一步分拣,借助专业的光学分拣设备来识别并分离出不同颜色的垃圾袋,在此基础上做循环利用。其中,食物垃圾将用于制造沼气和生物肥料;塑料制品、纸制品、一般金属和玻璃制品等都将重复利用生产再生产品;含有重金属等有害物质的电器、电池和工业垃圾进行无害化处理后重复利用或填埋;其余垃圾残余则经过金属提取后予以高温焚化。


上述流程过后,剩下的垃圾还会进行最后的能源转化和生物处理,主要用于四个方面:


其一,利用高温焚烧垃圾所产生的热量加热热水管道为居民提供区域供暖;


其二,用高温焚烧产生的水蒸汽以及填埋垃圾产生的沼气发电;


其三,利用食物垃圾和污水厂污泥厌氧发酵产生的沼气生产生物燃料用于公共交通;


其四,利用食物垃圾生产固体或液态的生物肥料。


奥斯陆的垃圾循环利用体系,充分体现了经济、能源与环境“三位一体”的可持续发展理念,也是挪威在推动节能减排与循环经济发展中的一个缩影。这些不仅让挪威正在逐步减少对化石能源的依赖,还为其他国家做出了绝佳表率。

 


挪威的实践值得我们学习。


眼下,我国正在经历新一轮垃圾分类运动,而7月1日正式开始实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更是被称为“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并大有向全国其他城市蔓延之势。不少人振奋无比,似乎“垃圾围城”困境的冲破就在不久的将来。


然而,我们必须要清楚:垃圾分类仅为庞大的垃圾处理过程中的一个环节;更何况,循环利用才是垃圾处理的核心,而背后的技术研发与循环利用体系建设,皆非一朝一夕就能炼成的。


数据可以说明问题。中科院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我国城市生活垃圾的回收利用率仅有15%左右,而挪威则是常年高于40%。


所以,做好垃圾分类只是开始,却不是最终,我们的垃圾处理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倘若未来的某一天,我们能够构筑出像挪威这般美好的景象,那么一切的付出与阵痛,便都是值得的。


参考文献:《“变废为宝”的绿色产业——挪威的垃圾处理与循环利用》,驻挪威经商参处,2013年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9
点赞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