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中国女生变“Easy”?
2019-07-19 08:26

谁让中国女生变“Easy”?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叁里河(ID:Sanlihe1),作者:吴锦清,头图来自电影《已是香港明日》


英国BBC今年计划播出一部名为《和拉姆生活在一起》的情景喜剧。剧中有个中国奶奶,被塑造成了一个无聊、成天吐痰、抱着幸运饼干不撒手的老赖。


这个形象瞬间引起华裔抗议,认为这是对中国奶奶的刻板印象。很多华裔网友发起话题#Real Asian Granny#,分享自己奶奶的真实故事,希望打破外国人对中国奶奶的偏见。


想要消除一种已经存在的刻板印象极其不易;相反,想要助长却容易得多,特别是对更受关注的年轻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


外国人对中国女生“Cheap”的印象很普遍。在YouTube上随便一搜,外国男人炫耀自己泡中国妹子的视频就有很多。前两年甚至有外国男子失业后到中国,先后与200多名中国女孩交往,把女孩不雅照放到网络上,并推出“如何快速追到中国女孩”的课程。


对亚洲女性痴迷的外国男性实际上不在少数。有个词叫做“Yellow Fever”,本意是“黄热病”,后来特指部分外国人对亚洲女性非常明显的性偏好,甚至是狂热。这些外国男性只与亚洲女性约会、结婚,为此还诞生了不少帮外国男人找中国妻子的婚恋网站。


一些在国外学习生活的中国女性曾表示,一开始自己还为能和高大帅气的白人男性约会而沾沾自喜,认为Yellow Fever是种优势,最后却突然发现,他们喜欢的并不是自己这个人,而是自己的亚裔身份。


虽然Yellow Fever这个词出现时间不长,但这样的痴迷由来已久。


早在13世纪马可波罗沿着丝绸之路旅行开始,亚洲女性便在文字和艺术作品中呈现出浓郁的神秘感和异域色彩,吸引着外国男性。


伴随着欧洲各国以及美国在亚洲的殖民入侵,越来越多的外国男性在殖民地“猎美”。亚洲女性,就是他们的战利品。


1887年,小说《菊子夫人》风靡欧洲。小说讲述的就是法国海军军官为了排遣寂寞,在日本长崎以租婚的形式,找了一位临时老婆菊子的故事。在书里,菊子卑微顺从,如同提线木偶,在与法国军官分别时还在数从他那得到的报酬。这样顺从忠贞的亚洲女性,既给了外国男人绝对掌控的快感,极大满足了虚荣心,又对最终抛弃她们毫无负罪感。


由此而来的改编作品《蝴蝶夫人》、《西贡小姐》进一步描述了外国人对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每年世界巡演,足以说明这个题材多受欢迎,对亚洲女性“柔顺附属品”的刻板印象也在一次次演出中不断加深。


上世纪90年代开始,改革开放程度加深,国内外交流加剧。见识过外国人的富裕和优越生活,很多人都希望得到绿卡,就逐渐形成了与老外谈恋爱结婚的现象。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希望找老外当对象,另一方面,外国男性的Yellow Fever愈演愈烈,几乎对中国女生来者不拒,就逐渐变成了老外很容易泡到中国妹子,他们对中国妹子的印象也就成为了“Easy girl”。


SupChina上,记者Yajun Zhang分享了自己与白人丈夫的故事,并引发了关于“中国女孩是不是Easy Girl?”讨论。


有网友认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白人男性跟许多中国女孩约会很常见。很多中国女生认为跟白人男性在一起,有种身份上的优越感。





当然,也有网友虽然不否认中国妹子确实与外国男生约会,但理由却早跟过去不同。


他们认为,如果外国男生喜欢有魅力有智慧的中国女生,也要很努力才能追到。虽然仍有中国女生和外国男生约会,但为了钱或绿卡之类的理由早就过时了。中国女性自己就是家庭的中流砥柱。现在她们和白人男性约会,更多的是出于好奇,或者因为和外国男生在一起更有趣。




过去欧美和亚洲经济发展不平等,亚洲女性更多地为了社会地位、金钱、绿卡去追逐外国男性。但随着经济实力的提升和平权思想的发展,国外国内政治正确都使得女性话语权和选择权提升了,中国妹子和外国男性的跨国恋爱、婚姻早不能用旧一套标准来衡量。


实际上,即便仍有许多中外网友认为中国妹子容易泡,但对于“Easy”的理解已和当初不同。


但现在问题在于国内“猪队友”,不仅没能为消除对中国女性的刻板印象做贡献,反而将印象拉回到以前。


中国高校在吸引外国人来华留学上往往片面追求数量,方法也很有限,基本上以发放奖学金、放宽入学条件、给予各种优惠为主。


但最近山东大学“另辟蹊径”,鼓励为一个外国留学生配三个中国健康学伴,促进中外学生学习。在招募到的学伴里,女生占了大多数。这就让人理解为,中国女大学生“上赶”着给外国男留学生做学伴,给人多少暧昧的联想。


其实,想帮助外国留学生融入这个想法并没有错,令人不适的在于招募过程。招募表格显示,除了姓名、性别等基本信息外,学生还要填写“理想学伴的性别”、“理想学伴的性格”,在“参加学伴活动的目中”居然还有“结交外国异性友人”这一选项。种种问题设计得如同交友网站,字里行间充斥着说不出的怪异。


《山东大学“学伴项目”管理暂行规定》更是规定:参加学生自主接触交流,交流活动应遵纪守法,不得以项目为由参与政治活动和各类其它活动,不得宿舍留宿,不得影响本人正常学习和生活。


令人不适的详细表格,加上“不得宿舍留宿”、“女生”这样的关键词,很难不令人产生这样的联想——外国留学生可以通过“学伴”认识多名中国女学生,只要不触碰明面上的“高压线”,私底下做什么,都是留学生和学伴自己的事。


“学伴”制度,仿佛成了最好的掩护,难怪网友们觉得山东大学有为外国留学生提供性服务的嫌疑。


本来外国人对于中国女性的刻板印象就很严重,觉得中国女性就是“Easy girl”。山东大学这样做,无疑更让外国人觉得中国女生很好泡。对于那些目的不纯的来华男留学生,异性学伴简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先不提外国留学生对中国女生的看法,单从中国网友对山大女生的侮辱谩骂就能看出一二。山东大学这样的做法,无异于把脸凑上去给别人打。作为985高校的山东大学,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山东大学没有公平地看待女性,而是将她们当成是商品,摆在天平上,成为用来吸引外国留学生的资本。也许在相关领导眼里,女性本来就是附属品。


知乎上有个问题“为什么近来许多人批评了山东大学”,许多的山大往届毕业生忍不住对母校吐槽:行政臃肿,官僚成风,不提高师资水平只做面子工程……985高校,又身在山东这个传统教育大省,山东大学本不该这样黑料满满。


作为世界一流大学,想要提高对国际学生的吸引力,实现真正的国际化,山东大学应该做的是提升教学和科研硬实力,而不是既不展示师资力量,也不展示校园风景,反而向外国留学生传达这样一个理念——这里有年轻漂亮的中国女大学生。


年轻漂亮的中国女大学生带来的“作用”可想而知。同样是在那个知乎问题里,网友po出一张山东大学外国留学生的ins截图:几位留学生和女学伴一起参加活动,并配文“Find your girl here (在这里找到属于你的女孩) #shandong university#chineseuniversity”。不知道看了这条消息的外国人,对中国姑娘到底作何感想。


对于网友“拉皮条”的指责,山东大学觉得委屈,认为自己的出发点是好的,学生也是自愿的,我也不是国内唯一这样做的高校,凭什么矛头就对准我一家?


制度本没有错,错的是山东大学对待女学生的态度。他们更像是把女生当成了资源,当成吸引外国留学生的筹码。真正的国际化绝不是通过把女学生当成商品这样低劣的方式来实现。这种方式,只能助长外国人对于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这对女生特别是山东大学的女学生实在是很不公平。


如果连大学都在为外国男留学生接近中国女性提供巨大便利甚至提供潜规则,那中国女性还如何摆脱“Easy girl”的刻板印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叁里河(ID:Sanlihe1),作者:吴锦清,头图来自电影《已是香港明日》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0
点赞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