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俩电信诈骗分子通话49分钟后,警察救了我
2019-08-01 11:19

我跟俩电信诈骗分子通话49分钟后,警察救了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Q报道(ID:GQREPORT),撰文:罗方丹,编辑:何瑫,运营编辑:佟通通,  微信编辑:尹维安,头图来自东方IC


 下午三点半,掐准大多数人午睡刚醒,头脑不太清醒的时间,一则来自非洲东南国家“马拉维”的电话打到了我手机上。



“喂?请问是L女士吗?”我刚说了声“是”,还没来得及问“您哪位”,对面的演讲便开始了。 


“我看到您5月7日在淘宝天猫商城VEROMODA旗舰店买了一件黑白样式的短裤。由于后台发现您的身份认证是大学生,系统误操作将您升级成了VEROMODA代理商。从今天开始,每个月我们会从您的银行卡中扣款500元的加盟费。”


 礼貌而没有起伏的女声像极了专业客服。通话背景声中有微弱的电流音,夹杂着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和其他“客服”相互交谈的人声。不时有嘟嘟的电话声响起,示意你对方业务繁忙。 


“相当于一年总计会扣款6000元。”女声补充说。 


听到“6000元”的我虎躯一震,立刻忘记了询问她为什么您的店铺开在马拉维。 


“那我应该怎么做?”我问。 


“您不用担心。由于这是在您不知情的情况下操作的,店铺领导已经给予高度重视。我们会给您发放388元的代金券以示补偿。但由于业务已经绑定至中国银行,现在需要您自己到中国银行确认身份信息并取消这个业务。现在我就为您转接至中国银行客服。” 


电话开始转接。动听的钢琴纯音乐响起,一个标准播音腔的男声说:欢迎您致电中国银行,现在是人工客服为您服务。 


“工号01587,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您的吗?” 


“您好,我是L,刚刚有个淘宝客服要我来这取消代理商服务。” 


“工号01587。请问您要取消什么服务?” 


“我知道你的工号了,我要取消淘宝代理商服务。” 


“不好意思,您知道我们做服务业,常年对着电话,耳朵不太好。”


 男声真诚地表示歉意。缓慢的键盘敲击声响起。十余秒后,“我查到您绑定的服务了。”他的声音依然缓慢而僵硬。 


“女士,淘宝方已经对您造成了侵权。我们中国银行会协助您办理业务取消,您可以选择投诉他们,会收到1千到1万元不等的赔偿。” 听到“1万元”的我再次虎躯一震。还有这等好事?虽然这男生显得木讷,但至少心地还挺善良,我想。 


“现在的通话,我已经帮您全程录音。稍后,我会向您绑定的支付宝发送一份电子协议。录音和文件都是具有法律效益的。您确认取消业务后,就可以提交录音,打12315申请投诉。” 


僵硬的男声现在听来温和又耐心。“记住,是12315哦。” 


我看了眼屏幕,第二个电话的地址是“法国 法兰西岛 巴黎”。现在的服务业还挺国际化呢。 


男声要求我找到安静的地方,佩戴耳机以确保录音清晰,并指示我拿出纸笔,记录获取电子协议的流程。跟随指令,我点进支付宝页面里的“资产证明”,两个戳着公章的文件示例赫然出现。男子说,稍后电子协议就会在这里收到。



地铁上,旁边围观全程的阿姨朝我挤了下眼色。“骗子,别理。”她挤弄出夸张的口型,皱着鼻子,用力地对我摇着脑袋。 


我向阿姨摆摆手,示意说:“人家是专业的,不是骗子。”


 阿姨怔住了。她的鼻子皱得更紧,眉头也皱起来,背过身去,下车,脚步飞快地走了。 


温柔男声继续指示着我,要我点进支付宝的转账功能。银行卡一栏需要输入我的手机号,转账金额填写为1元,备注填写“身份确认”。他解释说,这是在向支付宝银联中心确认你是用户本人。转账1元到自己手机号的操作令人迷惑,但它不造成任何伤害。对方已经初步攻破了我的心理防线。我按部就班地完成了操作。 


下一步指令紧接着出现了。男子说,现在请您记下一串11位的文件处理单号,这是重要数字,之后填写电子协议时需要使用。他反复向我确认了几遍。又说,稍后为您办理协议的是上海市农业银行副总经理P,你需要记下他的名字和工号,工号是5位数。


我默算了一下,两串数字相加是16位,如果之后再输入一个验证码,可能刚好就是19位。这是常见的银行卡号位数。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的电话为什么来自法国巴黎?” 


“您知道,我们银行经常做跨境服务……” 


话音未落,我的手机响了。系统提示对方身份为“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公安局给我打电话了。” 


“您千万不要接!您知道您刚刚向银联中心进行了身份确认操作,这是特殊操作下正常的反应。公安局会觉得您是不法分子在冒充用户。您如果接了,还要被带去线下调查。很麻烦的!挂断,快挂断。”男子头一次说话这么利索。 


我挂断了电话。五条内容相似的短信立刻如三峡大坝开闸般涌入了我的手机:“北京市公安局提示:您刚才接到了疑似诈骗电话,不要给对方转账汇款。若已转账请及时报警!”“您可能接到了冒充银行、网购的客服电话。请提高警惕!”



“哥,公安局给我发短信了,说你冒充银行客服。”我几乎要笑出声来。


 “您看,我这么专业,怎么会冒充?我已经联系上级领导马上去跟警方解释了。这是误会,我在帮助您维……”


男声被打断了。我再拨过去想聊聊时,发现手机已经宣告停机。


 两个电话都是越洋电话。我充了两百元话费后,发现还是无法开机。我心如死灰。得,合着我接电话那一刻起,就已经上套了:他们竟然是来骗话费的!此时我的心情仿佛刚看完《调音师》:里面的男主从一开始便设计好骗局,观众还自以为聪明地乐乎着听他讲完了整部电影。



手机铃声却在此时突然响起。电话那头,是充满磁性的京片子:“别充话费了。我是海淀警察,是我给你停的机。”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给你发那么多短信了,还打呢?我看你就差汇款了。”


我像被批评的二年级小朋友般点头称是,连连道谢,心里不禁赞叹道:人民警察为人民。 


趁着新鲜劲儿没过,我赶紧将此事发在朋友圈。马上有五位朋友赶来表示共鸣:他们最近先后接到了来自ONLY、VEROMODA等商家的电话。有的刚刚聊了二十分钟,便被一旁围观的母亲抢过电话骂了回去;有的被骗走卡里仅有的800元,不知如何维权;有的体验了略有不同的开头,对方冒充客服做用户调查,清楚地说出了订单商品和价格,好在自己以“越洋电话费太贵”为由及时挂断。




 四川男孩刘一伊的经历则尤其离奇。在同样一个周三下午,他收到来自姐姐的一封邮件:我的QQ被盗了,加我新QQ。加上QQ后,姐姐立即向他发起了视频通话。 


视频中,姐姐却不说话,用文字向他交流。“一伊呀,姐姐有个朋友的爸爸在南京做手术,得了肝癌,需要钱。我现在在新加坡玩呢,不方便转账。你帮我中转一下好不好?”一伊回想,此时的姐姐确实正在新加坡旅行。 


不一会儿,一条短信发到了他的手机上:跨国转账8000元,已成功。姐姐说钱已经到账了,但略有延迟。这时,一位男士打来电话,正是那位“父亲得了肝癌的朋友”。他告诉一伊,事情属实。 


卡里只有1300元的一伊急忙转了账,又向爸爸打电话求助。电话里,爸爸正搓着麻将,气不打一处来:“你肯定被骗啦!”一伊十分笃定地说:“没被骗。”正在新加坡购物的姐姐打来电话时,他才恍然大悟。“你对姐姐太好了。怎么找你要钱你就给?”两年后,一伊还记得亲戚笑着说的这句话。他仍然不知道,姐姐的视频和行程是如何轻易泄露的。



一位朋友听罢后感慨,“好像我们每个人,都曾和诈骗擦肩而过。” 


五年前,我外公走了两里地,买来三盒玉米和淀粉制作的“天然神药”,花光了荷包里仅剩的五百元钱,我笑话了他。三年前,我爸被传销组织哄骗,投入了十万块钱,我无情地嘲讽了他。现在,在和诈骗团伙亲密沟通49分钟后,我终于听懂了他们的故事。 


看着发笑的我,外公有些不好意思:“啊呀,不笑了。谁还没有个犯傻的时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Q报道(ID:GQREPORT),撰文:罗方丹,编辑:何瑫,运营编辑:佟通通,  微信编辑:尹维安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0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