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女富豪何巧女“获救”记
2019-08-07 20:00

慈善女富豪何巧女“获救”记

题图来自东方IC,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金台资本组(ID:jtzbz1),记者:谢玮,原标题为《昔日慈善女富豪何巧女“获救”记:东方园林变身“国企”|曾在PPP“狂飙突进”》


8月5日晚间,东方园林(002310.SZ)发布公告称,朝汇鑫及一致行动人盈润汇民基金,获得东方园林10%的股份及26.8%的表决权。公司实际控制人由何巧女、唐凯变为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东方园林此次权益变动完成后,将成为朝阳区国资中心下属首家A股上市公司。


一纸公告宣告了东方园林控制权的“易主”,也让东方园林一年多来命运的“跌宕起伏”可以平静一段时间了。


控制权易主,何巧女仍是第二大股东


被称为“A股园林第一股”的东方园林是一只明星股票。东方园林创立于1992年,2009年登陆中小板。其董事长何巧女来自浙江武义,还曾因15亿美元慈善计划,准备拯救濒危动物,被外界称为“中国女性慈善第一人”。


8月5日,东方园林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拟向朝阳区国资中心全资子公司朝汇鑫转让公司控股权。何巧女将其持有的目标公司134273101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股份(占目标公司总股本的 5%)转让给朝汇鑫,并将451157617股公司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 16.8%)对应的表决权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朝汇鑫。根据公告,转让价格为5.90 元/股,股份转让价款共计7.92亿元。


本次权益变动后公司的控股股东为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不过,即便公司实控人发生变更,何巧女、唐凯夫妇依然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持股占比21.33%。


东方园林方面也公告称,权益变动完成后,不会导致公司经营管理层的重大变化,保持公司经营管理团队稳定,保持企业原有经营机制和团队的活力和效率,提高抗风险能力。生态环保领域国有资源和民营机制的优势互补,能帮助公司较好应对市场和金融环境的变化,实现公司健康快速发展。


根据公告,本次权益变动前,何巧女、唐凯分别持股38.39%、5.74%。权益变动后,何巧女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3.39%,拥有表决权数量的股份占总股本16.59%;唐凯持股占总股本的5.74%,拥有表决权占总股本5.74%;朝汇鑫及其一致行动人盈润汇民基金持股占总股本10%,拥有表决权占公司总股本26.80%。


“控股权的转移有利于增强公司信用,提高公司和项目融资能力,为公司提供满足自身经营发展需要的流动性支持,有助于快速恢复并提高公司造血能力。有助于集中资源帮助公司在水环境治理和工业危废处置领域逐步实现区域升级和战略升级。”东方园林方面表示。


截至8月7日收盘,东方园林报收5.67元,当日下跌6.59%。历经一年多的波折后,东方园林市值已从去年高峰时的500亿元大幅缩水至155亿元,一年多蒸发超过300亿元。


“最惨发债”带来“至暗时刻”


回头来看,去年5月的一次发债意外失利,成为了东方园林发展的“黑天鹅”。


2018年5月21日,东方园林公告称,该公司原本计划首期发行规模不超过10亿元的公司债券,最终发行规模仅5000万元。受到债券发行遇冷影响,东方园林股价随即下挫。当日东方园林估价一度跳水跌逾9%。


时任东方园林副总裁、董秘杨丽晶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对公司十分抱有信心,她称,公司2018年第一期公司债发行不如预期,一方面是因为当前企业发债整体环境偏差,另一方面,AAA评级以下的公司债券本身流动性差。杨丽晶当时说,公司资金状况良好,已经对后续融资做好妥善安排,本次发债失利不会对后续到期债券兑付造成影响。


然而,因这次“史上最惨发债”的意外而导致股价暴跌后,东方园林的流动性问题也暴露在公众视野中,曾经的明星公司一时间“遭遇凛冬”。


东方园林曾经是A股的明星公司,从近5年业绩看,其营收呈现快速增长,2014—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6.8亿元,53.79亿元、85.63亿元、152.04亿元、132.93亿元。


东方园林对PPP项目的“大干快上”也一直备受争议。“狂飙突进”签订PPP项目,使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2014—2018年,东方园林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22%、63.83%、60.68%、67.62%,69.33%。


在去年9月召开的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上,何巧女还向央行行长易纲喊话:“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


事实上,东方园林面临的流动性困境也并非孤例。高杠杆、高速扩张一度成为陷入困境民企的共同特征。不少企业通过股权质押等方式,过度加杠杆导致资金链风险,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多方纾困资金陆续进场驰援。


东方园林也努力自救,一方面争取纾困资金,一方面主动退出了多个PPP项目。


去年8月至10月,东方园林先后与民生、兴业、广发、华夏等多家银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获得了逾60亿元的银行授信。


东方园林还得到了北京证监局的“力挺”。2018年10月17日,北京证监局的一份建议函被广泛转发。建议函显示,2018年10月16日北京证监局召集第一创业证券等23家债权人参加的集体协调会议。请东方园林的债权人谨慎采取措施。“建议各债权人从大局考虑,给予公司控股股东化解风险的时间,暂不采取强制平仓、司法冻结等措施,避免债务风险恶化影响公司稳定经营。” 


2018年11月,朝阳国资委也已出手驰援东方园林。东方园林宣布拟引入北京市朝阳区国资中心旗下盈润汇民基金为战略股东,何巧女和唐凯向其转让总股本5%的股份。


随后,东方园林顺利发行10亿元超短期融资券,并拟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向市场募资40亿元。 


不过,这些举措仍然显得杯水车薪。


今年以来,东方园林的债务压力仍然较大,其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总负债为287亿元,流动负债为249亿元,短期借款为28.65亿元。


今年4月,东方园林在银行间市场发行的、两只规模合计20亿元的超短融,还触发了投资者保护条款,后又陆续爆出了裁员、欠薪等事件。


何巧女也遭遇了“至暗时刻”,从昔日慈善女富豪变为被法院的执行人。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何巧女、唐凯夫妇在今年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2019)京03执652号,立案时间为2019年5月15日,执行金额达3.36亿元。


7月12日,东方园林公布2019上半年业绩预报,公司预计今年年上半年亏损5.5亿至7.5亿元,而去年同期是盈利6.6亿元。


PPP模式下的众生相


东方园林的“命运起伏”,也从侧面折射出近5年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的发展之路。


2014年,国家发改委发出《关于开展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指导意见》,财政部发出《关于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有关问题的通知》。当年11月,《国务院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发布,PPP在强力政策推动下正式落地。


同年,从中看到发展机遇的东方园林也开启了从市政园林向水生态治理的转型之路。


公开数据显示,2015—2018年,东方园林PPP项目累计中标额度分别为33亿元,380亿元,715.71亿元和477.53亿元,累计中标总额超过1500亿元。


窥一斑而知全豹。


与此同时,PPP模式的高歌猛进也引发了一些问题。


2017年12月开始,有关部门对PPP项目进行了大规模清理整顿。2018年9月公布的数据称,各地累计清理退库项目2148个,涉及投资额2.5万亿元。


近期,国家审计署再次发布报告,对一些PPP项目可能存在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进行警示。


经过5年多的发展,PPP模式已经进入常态化。 


政策设计者预期,推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可以帮助地方政府缓解债务压力,打破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垄断,也可让社会资本获得更大的空间。但PPP项目需要的大量资金,不但考验着地方政府的财政实力,也同时考验着社会资本的融资能力。


如今,“纾困”后的东方园林将如何发展,市场仍然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金台资本组(ID:jtzbz1),记者:谢玮,编辑:周琦,编审:姚冬琴,版式:孟凡婷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