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那些翻车的首富们
2019-08-08 19:47

2019年那些翻车的首富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格隆汇(ID:hkstocks),作者:区块链007,标题图来自东方IC


2019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日历刚翻到8月初,已经有一大波“首富”们变成了“首负”。


若干年后,当许多财经媒体回首往事的时候,我希望人们记得2019年翻车的那些首富们。


1. 辞职的80后云南首富赵宁 


8月5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因身体原因,赵宁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赵宁辞去上述职务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赵宁生于1981年,今年38岁,其实正当盛年。


他是典型的富二代总裁,其父赵兴龙曾于2007年以27亿财富成为当年的云南首富。2017年,赵宁以70亿元的身家成为新的云南首富。


一门父子两首富,赵家人在云南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人物。


赵兴龙祖籍江苏徐州,18岁入藏从军,退伍后在云南接触到翡翠原石交易,遂成“赌石大王”。



云南翡翠是玉中上品,价格不菲,但开采出来的原石被一层风化皮包裹着,只有切开原石,才能知道内里究竟价值几何。在云南,赌石被称为“一刀生,一刀死”,很多人的身家性命都维系在那一块石头上,原石切开的那一瞬间,既有可能是黄金万两,也有可能是倾家荡产。


有媒体曾报道说,赵兴龙赌石几十年,人生几度大起大落。


原石交易拼的是眼光、胆量、心理和运气,但久赌无胜家,再精明的赌徒,到头来都会在暴亏之下沦为尘埃。为了避免这个宿命,2005年兴龙实业借壳湖北多佳股份登陆A股,之后更名为东方金钰。


作为“中国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在A股并无对标公司,因而被各路资本疯狂追捧。从2005年低点到2015年牛市顶点,东方金钰涨幅60多倍。


2016年赵兴龙辞职,赵宁成为东方金钰董事长。这位80后董事长毕业于瑞士,上任不久就曾表示,希望未来将公司做到百亿美元市值。



今天,东方金钰市值44亿元人民币出头,按照最新汇率,市值相当于6.3亿美金左右。赵宁依然年轻,只是他不想继续玩了,所谓百亿美元市值的远大理想,就当他从来没有说过吧。


今年1月18日,东方金钰因信批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当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到与“东方金钰”相关案件共计30余起,其中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赵兴龙、王瑛琰、赵宁名下银行账户内无存款、无机动车登记信息,暂无财产可供执行。深圳中院甚至在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中,对赵宁作出限制消费的决定。


云南首富啊,你的钱,都去哪儿了呢?


东方金钰的账上没有钱。一季报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当时账上现金只有653万元左右,负债94.51亿元,流动负债就有71.82亿元,东方金钰早已严重资不抵债。


为了扭转局面,赵宁是努力过的。春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东方金钰公告称,赵宁、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100%的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


但是中国蓝田是什么公司?瞿兆玉是什么人?真当上交所都是吃素的?


2月10日,星期天。A股还没开市,东方金钰就收到了一份措辞相当严厉的问询函,直指收购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包括决策程序、资金来源、履约能力等等。最后在全网一片炮轰之下,赵宁苦心积虑弄出来的方案翻车了。


赵宁都死心了,唯有二级市场的一帮散户们不相信。有人说,东方金钰保险箱里还有价值近90亿元的翡翠原石存货呢,只要把这些石头卖了,债务问题就能基本得到解决,股价就能重新涨上去!这种场景和当年赵兴龙在云南玉石场子里赌生死的场景别无二致。


所谓上市公司,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块待赌的原石。


2. 拿不出分红款的河南首富朱文臣


7月19日,医药白马股辅仁药业说,它拿不出6000万元的分红款。散户们都乐了:“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幽默,这是冷笑话吧?”


散户们这么想是有理由的。早些时候,辅仁药业的一季报里还显示,公司货币资金还有18.16亿元,这才4个月的功夫,钱就没了,这叫别人怎么信?


上交所不喜欢这个冷笑话,立刻发了严厉的问询函,没想到辅仁药业的回复是:“账上还剩1.27亿元。”


钱,真的没了!


清平世界,朗朗乾坤,那不翼而飞的17亿元资金去了哪里?



舆论的焦点立刻指向了辅仁药业的实控人、河南首富朱文臣。


朱文臣生于河南鹿邑,今年53岁,没有人知道他的第一桶金从何而来。2013年,他以85亿元身家蝉联河南首富时,有主流媒体采访他,当问及其第一桶金的来源时,朱文臣哈哈大笑说:“英雄不问出处。”


在他的鹿邑老家,关于他发迹的故事有很多种版本,难辨真伪。


关于朱文臣商业征途最早的正式记载是在1993年,当时他创建了河南三维药业。1995年5月,他开始筹建辅仁药业,但事情似乎不太顺利,这家公司最终成立已经是1997年的事了。


2006年,朱文臣入主*ST民丰,辅仁药业自此登陆A股,一度成为医药板块的白马股。


除此之外,2002年10月,辅仁药业集团还取得了鹿邑当地颇为知名的国有企业宋河酒厂的经营权,成立了相对独立的宋河酒业。


2002年宋河酒业市场销售额为1.27亿元,2003年至2006年,宋河酒业市场销售额分别为3.2亿元、4.3亿元、5.8亿元和6.8亿元。而2006年借壳上市的辅仁药业,其首年营收仅为1.82亿元。


有不少散户在幻想,没准宋河酒业能在辅仁药业危难之际扮演一把单骑救主的赵子龙,但其实宋河酒业的雷爆的比辅仁药业还早一些,只是外界知道的晚而已。


有媒体记者到鹿邑当地实地调查发现,宋河酒业早已停工,还欠着员工的养老保险和部分薪资一直未付。当年建厂征地,招募了一批“占地工”,目前只有这批人还在老厂挂着,每个月领272元的生活费。


今年7月30日,宋河酒业欠款2865万元未归还,郑州中院因朱文臣“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将其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资本市场让朱文臣成了河南首富,但自辅仁药业2006年借壳上市以来,12年中朱文臣从来不分红。2008年,新华社发表评论,督促上市公司进行现金分红,朱文臣才在上交所监管函要求之下,声称开始分红。


别看朱文臣在分红的时候特别抠门,但这些年拿起政府补贴的时候他从不手软。Choice数据统计显示,2012年至2015年,辅仁药业分别拿到985.4万元、691.3万元、990.74万元和828.9万元政府补贴,4年总计3496.43万元。2012年9月,辅仁药业的一家子公司收到两项政府补助,分别为284万元、500万元,但因为未及时披露,还曾被证监部门查处。


这些年来,朱文臣拿到了许多耀眼的头衔,一个企业家能拿的社会荣誉几乎都拿到了,结果现在6000万分红款拿不出来。


今年以来,朱文臣多次因未履行法律义务,被列为“被执行人”9次,被限制高消费11次。


然而,这位河南首富的钱,去哪里了呢?


当代的某些所谓的大富豪们啊,人们既不知道他们当初的钱从何处而来,也不知道他们的钱最终去了哪里。这里面到底能有多脏呢?就这么见不得光吗?


3. 就快成“老赖”的山西首富姚俊良


山西煤老板,一直是中国暴发户的形象代言人,山西最大的煤老板,非姚俊良莫属。


在今年5月发布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上,姚俊良以102.3亿元身家,继续保持山西首富的位置,但与去年相比,其财富已缩水118亿元。而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今年6月5日和6月14日,姚俊良已经两次被太原中院列为被执行人。


一代晋商首富,如今离“老赖”只有一步之遥。


姚俊良,山西太原清徐县仁义村人,上市公司美锦能源的实控人。美锦集团总资产60多亿,下属子公司有10多个,太原40%以上的煤气供应都由姚俊良旗下的企业承担。


2002年,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煤价一飞冲天山西煤业迎来了黄金十年。才几年的功夫,煤炭价格已经从2000年的129元/吨上涨至2007年的330元/吨。



2006年,美锦能源借壳上市,姚俊良以40.3亿元身家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名41位,斩获“山西首富”的名号。然而这高光时刻转瞬即逝,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全球煤炭需求疲软,煤价连跌,又遭逢山西煤矿安全生产事故多发,煤业受到了巨大冲击。


2015年,美锦能源亏损3.64亿元。为了融资,姚俊良开始质押股票,截至2019年一季度,美锦集团已经质押了99.99%的股票。而2015-2017年,美锦集团参股山西盛能、国锦煤电、美锦扬州等5家公司,这些公司均因欠债问题被列为失信公司。


2018年,美锦集团连连遭遇黑天鹅。1月里,因国锦煤电到期的相关债务未能清偿,持股49%的美锦集团被要求履行连带担保责任,涉及金额过亿,而国锦煤电在2017年已经连续3次登陆失信被执行人榜单。4月里,美锦集团卷入金桃园煤焦化集团债务纠纷案,又被要求承担5856.65万元债务的连带保证责任。


面对困局,姚家人正在谋求转型。姚俊良的儿子姚锦龙从2017年开始涉足氢能源产业,2017年底,美锦能源收购了佛山飞驰汽车的部分股权。据说这家飞驰汽车具备5000辆氢能源客车的年生产能力,氢能源物流车产量国内第二。


4. 600万货款都还不上的重庆首富尹明善


姚俊良家族还指望着新能源汽车能成为姚家救命的稻草,殊不知重庆首富尹明善自打做了新能源汽车之后,现在连600万都拿不出来了。


7月29日,万安科技把力帆股份的一家子公司给告了,原因是对方拖欠的600多万元的货款迟迟未付。


按常理,600多万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不能算很大的一笔钱,但万安科技心里苦,公司市值都快撑不住30亿了,这600多万虽然不多,却也能顶全公司几顿饭钱的。然而力帆股份的心里又何尝不苦呢?力帆股份的市值也只有40亿出头了!


力帆股份掌门人、重庆首富尹明善万万没有想到,他现在要被这区区600万元给难死,然而他现在是真的拿不出来。


力帆是重庆的知名企业,尹明善把力帆市值一度做到100亿。但是现在,股价腰斩,供应商、经销商、金融租赁公司都来催债,一天24小时夺命连环call,把他弄得狼狈不堪。


力帆以前是做摩托车的,自2004年开始做了汽车,2007年开始又做了新能源汽车,算是很早就切入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企业。但是,力帆虽然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你看看现在街上有几辆力帆的新能源车在跑?


2016年,力帆因2395辆车不符合新能源汽车申报条件却骗补1.14亿元,被财政部点名。


力帆的困境由来已久。在2017年度股东会上,尹明善表示会处置闲置资产还债。他说“比如南岸区上新街的土地,土地闲置差不多已经10年了,厂房一直空着,我们想办法处理,正在跟南岸区政府商量。还有力帆摩托车工厂的土地,万科对我们闲置的土地也有兴趣。” 


主业渐渐衰颓,只好卖房卖地卖股权来还债了。



这里顺便一提,地产并不是什么世外桃源,今年上半年破产的中国房地产企业已经有270多家了。世人都喜欢往鲜花着锦处去看,衰草孤坟处没几个人愿意去扫一眼,所以房企的死根本没有多少人关心。


5. 结语


今年翻车的首富们远不止这几个人。还有宁夏首富贾天将、青海首富肖永明等等,现在都还在“渡劫”呢。天雷滚滚,此刻也不知道还有多少首富正在暴风雨中裸奔。


首富们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吃瓜群众们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那么,他们的楼为什么会塌得这么快呢?


若干年后,希望后来者们能从中总结出一些经验教训,以避免时下正在发生的事情在未来重演。


但是我们不宜对这件事过于乐观。从以往的经验看,历史给人类留下的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来不吸取教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格隆汇(ID:hkstocks),作者:区块链007,标题图来自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0
点赞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