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继续看香港电影好了
2019-08-10 17:12

那就继续看香港电影好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枪稿(ID:QiangGaooooo),文:三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张家辉在《使徒行者2》红毯上这样介绍自己:“大家好,我是渣渣辉。”


都9102年了,古天乐还在坚持每天写博客,记录见闻和感想。


他们给病毒级的网游拍广告,每年演好几部看起来差不多的电影。但是,他们的脸却从来不让我们厌烦。


从60后看到00后,这就是港星的魅力,这就是港片的魔力。


周三上画,当日票房1.7亿,《使徒行者2》创下了港产动作片的新纪录。


加上七月的《扫毒2》,周五开映票房也达到了1.2亿(最终票房13亿)。一前一后的两个佳绩足以说明,30年前就制霸过全国录像厅的金牌老字号——“香港枪战片”,终于在正版时代拿回了它应得的票钱。



曾在录像厅看的枪战,如今也能在大银幕前看过瘾了。


01


最近三五年,每年都有几部正港风味的时装动作片如期而至。今年除了《扫毒2》《使徒行者2》,《反贪风暴4》也表现不错,拿下了8亿票房,即便是口碑不佳的《追龙2》,也有3亿入账。


而且无一例外,它们都是续集,是IP的再开发。港片取名爽利,片名即主题,杂糅反腐、缉毒、赌博、卧底、黑帮等热点,虽然还是新瓶装旧酒,但是动作利落、场面火爆,又总能在情与理两难全的主题上搞些新意思,再加上有型有款的几大男星,每每戳到观众的嗨点。


文伟鸿导演(左)的剧版《使徒行者》在2014年大爆,两年后便有了同名电影系列


不过,惯于审时度势的港片,其北上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2003年后,内地电影市场爆发性成长,UME、百老汇两大港产院线带起了内地多厅影院的狂飙突进,然而,同时期的港片却并未跟着水涨船高,除了常胜的周星驰和成龙之外,即便是《无间道》《窃听风云》等名作,只能说是叫好而不叫座。


与之相反,具有强烈本土色彩的青春疼痛、通俗喜剧、都市爱情片风生水起,《小时代》《失恋33天》《北京遇上西雅图》《夏洛特烦恼》等先后爆款。2012年,国产喜剧里程碑《泰囧》突破10亿大关,最终报收12.67亿,问鼎年度票房榜冠军,而制作品质明显更加精良的《寒战》,却只拿到了《泰囧》的一个零头。


其实不要说港产动作片,就是好莱坞A级大片,在《前任3》《寻龙诀》之流面前,都要甘拜下风。所以,本土话题之于本土市场的价值,尤其对“增量观众”的吸引力,由此可见一斑。


《失恋33天》《泰囧》《小时代》《夏洛特烦恼》分别是2011、2012、2013、2015年的现象级国产电影。


02


不过,一方面是话题和情怀效应的不断衰减,另一方面则是内地电影工作者不争气。本土爆款变得越来越难、越来越少。


青春片痴迷于堕胎和劈腿,喜剧片大多数都笑不动,武侠片、战争片、民国片这些曾经的卖座类型又日渐式微。于是,美国大片和香港枪战片(又名时装动作片、警匪片、英雄片、黑帮片等等),逐渐找回了自己的中流砥柱位置。2017年,《极限特工3》和《生化危机6》这两部好莱坞A-级电影、以及2018年港片《无双》都以超10亿票房收官,就是证明。


当然,从2014年徐克的《智取威虎山》开始,香港导演及动作导演主导的内地军事动作片更是蔚为大观,《湄公河行动》、《战狼2》和《红海行动》堪称一种华语电影的新现象。


2011~2018重点港片票房及口碑一览。观众们越来越爱看港片了。(数据来自©猫眼电影专业版)


03


今天已经很少再有如《一念无明》等被统计为进口片(即龙标下的那个“进”字号)的纯港产电影了,而大多数所谓的“港片”,如《窃听风云》《无双》《使徒行者》等等,实则都是内港合拍片,但是它们毕竟承接了那个黄金时代的香港电影风格和风骨,仍然有浓得化不开的港味。


这类从40年前就在内地成为一种特殊语汇的“香港片”,九成以上是动作片,到了今天,更基本被“时装动作片”所承包。枪林弹雨、拳拳到肉,兵与匪斗智斗勇,总是有一股飒爽生猛的江湖气。


吴镇宇曾凭借《无间道2》的倪永孝一角圈粉无数,倪家父子台词“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正是“江湖规矩”的最佳概括。


这个江湖,根子浸淫在中华文化里,又被胡金铨、张彻、吴宇森、徐克、杜琪峰用光影说了几十年,留下了忠孝难全、为国为民、除暴安良、快意恩仇、儿女情长等等一系列灿烂意向。即便到了时装片,从《英雄本色》开始,也不过是侠客放下了剑,拿起了枪。


江湖事,总归是恩仇情义。香港电影,总归是拿兄弟义气做文章,正如好莱坞大片的永恒主题是家庭。


刘备在关羽死后不听劝阻,执意伐吴,为兄弟报仇雪恨,致使大败——义结金兰的鼻祖为“兄弟情”定了调:哪怕尽负天下,也愿为你肝脑涂地。在张彻和吴宇森的电影世界里,这是不容亵渎的永恒主题,忠孝、家国、情理之争,由此渐次展开。


《使徒1》中,张家辉和古天乐饰演的好友尽管反目,但最后张还是为救兄弟牺牲了自己。


到了新时代港片,这些元素仍然熠熠生辉。《扫毒》中刘青云要在活古天乐还是活张家辉的两难选择里割舍其一,《使徒行者2》里吴镇宇则要在在私情与大义的绝境前做出艰难抉择。即便是《湄公河行动》《战狼2》,这些典型戏剧化设定,也仍然是核心驱动力。


江湖是对中央集权秩序的僭越,承载着乌托邦式的幻梦。行走江湖,文明世界的法则失灵,人人必皈依宗教信仰般的“义气”。这种灰色的秩序,是由对现实的不满衍生出的抱团取暖式的自我保护,是渴望被拯救的浪漫。


两人孤军奋战,直升机施救困难,阿Sir无奈之下选择放弃营救,以保全飞机上的搜查证据。


江湖需要英雄,需要救世主,“兄弟”便为除暴安良而生。可这显然与当下的现实及价值导向不符。法治社会下,盗亦有道、劫富济贫、亦正亦邪的草莽理想家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吴宇森在《喋血双雄》中,借小庄之口感叹:“我们已经不适合这个江湖,我们太念旧了。”


不过香港电影人总是念旧的,他们仍然把兄弟情打造成了一种华人与生俱来的精神寄托。


两人后来走向不同的人生轨迹,直至与儿时的兄弟相认时,才真正找到自我。


04


从武侠片,到功夫片,再到后来的枪战、飙车,精妙的动作设计是港片的灵魂,也是自《黑客帝国》开始,香港影坛向世界影坛输出的核心竞争力。


久负盛名的成家班、袁家班不用多说,这些年扛起动作大旗的,除了台前的甄子丹,还有一个幕后的钱嘉乐,随着新一代港产动作片的升级换代,钱家班在拳脚往来之外,又加入了追车、爆破等新项目,比之荷里活同行,也是毫不逊色。


钱嘉乐14岁跟着哥哥钱小豪入行,跑龙套,演配角,当武师,创立“钱家班”。许多香港演员都是草根出身,一步一个脚印打天下。


《车手》《风暴》《寒战》系列和《使徒行者》系列,他都送上了很有新意的动作场面设计,不但追求够燃够爆,其动静结合的节奏变化、干脆而繁复的场面调度,和吴宇森早年的英雄片相比,已经完全是两个世界了。


《车手》里,郭晓冬饰演的劫犯似乎与车融为一体,在小巷、停车场里隐匿,敌明我暗,罪犯就这样无声地掌控全局,而这“藏”也契合了角色本身的沉默寡言,动作戏本身已经在叙事。而在《使徒2》的结尾高潮部分,正反两方在西班牙奔牛节上连环追车连环炸,发了疯的牛群和满屏的荷尔蒙交相辉映,算得上又是一个港片的新高光。


拍出在狂奔的牛群里追车的真实感,只有借助当代的高科技辅助手段才能实现。


05


钱嘉乐也不是新人了,古天乐、刘德华、周润发、梁家辉、张家辉、吴镇宇、刘青云也不是。


可是他们仍然奋斗在一线,仍然为了那口江湖气、那份兄弟情搏命。从青年演到中年、老年,他们居然不腻,我们也居然不厌。


港男是一种神奇的存在,岁月仿佛对他们手下留情。年轻时,大家各有风华,三四十年后,人过不惑,可每一道皱纹里,都是故事的一个章节。


30年前是小鲜肉,现在是风度翩翩的老戏骨。


2011年,古天乐偶遇李若彤,感慨:“十六年了,姑姑还是姑姑,过儿已经老了。”这种千帆阅尽又保持感性的中年大叔演动作片里的少年义气最要命。


拿几位最具代表性的老帅哥来说,周润发温润如玉,年轻时风头无两,63岁出演《无双》,依然能当芳心纵火犯。而劳模古天乐被帅拖累,年复一年三四部的高产量简直让人肃然起敬;七料影帝张家辉大器晚成,虽然拍广告当导演让他沦为笑柄,可是一旦演起戏来,人人要竖大拇哥。


认真工作的渣渣辉是敬业、专业的香港演员代表。


此外,刘青云的稳、梁家辉的全、吴镇宇的颠、黄秋生的狂,一样能让人疯魔。他们深沉而轻狂,老辣而天真,不多不少,千人千面。相比起来,香港女星芳华不再,新一代更是青黄不接。在满屏荷尔蒙的港片里,只有他们,没有她们。


曾经最辉煌的香港电影时代,吴宇森式的时装片和徐克式的古装片,完全分庭抗礼,再加上赌片、笑片、咸片,花团锦簇、群星璀璨。不过,如今时过境迁,只剩了时装动作片和古天乐们还在坚守、还在前行。


重重负累之下,港式动作片慢慢重整起了旗鼓,在这也不能拍那也不能拍的大背景下,唯有它们能炸中环高楼、能在旺角飙车、能让匪徒有良心、能让警察也冲动,我们感谢这“过火癫狂”的香火能传下来,一如Beyond所唱的,“不想你别去”。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9
点赞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