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书”,图书行业最大的毒瘤之一
2019-08-15 14:37

“武汉书”,图书行业最大的毒瘤之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做書(ID:zuoshu2013),原标题《“武汉书”不是一本书,是这个行业最大的毒瘤之一》,作者:乐晗,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每一个市场、每一类图书的存在都有它的合理性。但有一类书,它披着出版物的外衣,内容粗制滥造,在毒害着整个出版产业。


此前,做書写过一篇《在拼多多,毒害出版业的不只是盗版书》,今天我就来谈谈,火遍拼多多和抖音的《口才三绝》《为人三会》《修心三不》是个什么来历?


同样是四大名著,定价80和定价200的,你会怎么选?消费者会思考:为什么不能买一套价格更低,看上去印刷也不错的版本。反正故事也差不多,孙悟空并没有多打一个妖怪,贾宝玉也没能娶了林黛玉。



什么是“武汉书”?


“武汉书”的出现刚好满足了一部分用户追求低价和方便的需求。


什么是“武汉书”?这是图书电商圈这几年一个不成文的叫法,是图书电商在打假过程中对于合法但品质低劣的童书的一种称呼。


为什么是“武汉”?这是因为许多劣质书的生产和发行会选择在武汉做,因为武汉地处中心区域,物流成本低,适合最早的低质童书的运转。时间久了,电商同僚们谈起劣质书籍就会称之为“武汉书”。


从编辑的角度来说,“武汉书”就是跟风书、编攒书、低质公版书、劣质书等等。什么书火做什么、什么书卖得好就仿什么,只要成本足够低。


有关“武汉书”的案例近年层出不穷:最早的《不抱怨的世界》畅销后,《不抱怨的员工》《不抱怨的老板》开始抢占市场;儿童版四大名著市场上至少有过上千个版本;爆火的《口才三绝》《鬼谷子》等等,在淘宝天猫有无数版本。


还有很多书的标题直接使用抖音同款——《你不努力,没人能给你想要的生活》《你若不勇敢,谁替你坚强》《所有的努力,只为遇见更好的自己》《将来的你,一定感谢现在拼命的自己》《不要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自己》等等。


举一个童书的例子,海润阳光应该是比较早做幼儿视觉卡片图书的公司,他们的代表作品有《黑白卡》《宝宝视觉激发卡》等,他们还将“黑白卡”注册了商标。


但是你在淘宝或拼多多搜索看看,“黑白卡”到底有多少个版本、哪些是非法印刷的童书?洞洞书《猜猜我是谁》火了之后,多少家电商跟着自己也做了相似的书?跟风的同款童书又出现了多少?电商介入出版,很有可能是图书电商的下一个转折。



“武汉书”的出现满足了很多用户的需求——比如便宜,同样的价格,可以给不识字的孩子多买几册图画书,撕破也不心疼;比如方便,很多80、90后小时候的故事,比如《小马过河》《乌鸦喝水》,父母一次性可以买到所有故事,而比较正规的出版公司也不会出版这些书。


我们也尝试过深挖过这些书的出版社,其实还是集中在一些地方小社——反正也没有好选题,而和生产劣质书的书商“合作”,至少会有稳定的收益。


对于劣质书的书商们来说,简单的一笔稿费就可以直接买断版权,甚至是不需要花钱的免费内容,跟风借鉴如同吃饭睡觉。至于TA们如何能顺利出版,出版后又如何能成为年销百万的畅销书?这大概只有一个答案:市场需要。


追究出版社好像没有意义——毕竟出版社也需要在出版行业生存下去,市场对消费者需求的引导才是关键。


是图书电商滋养了“武汉书”吗?


说起2019年的畅销书,出版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评估标准。但是在电商人的眼里,今年最畅销的,当数《口才三绝》《为人三会》《修心三不》这套书。根据接近这家公司的人透漏的消息,出版这套书的公司月纯利润至少三百万(道听途说,只做参考)。   


还有年初同样是从抖音爆火的《鬼谷子》《九型人格》《墨菲定律》《人性的弱点》等等。



一时间电商从京东、当当、天猫,直接杀入短视频平台,经过近一年的沉淀,图书已经坐稳抖音最能带量的品类之一。


图书行业基本是从去年开始进入短视频平台,给出的一个产品的引流成本每人每单不低于40元,而目前为止,书商的引流成本已经上涨了70%甚至更高。


因为一些短视频平台只能支持货到付款,所以所有货品在成本核算时,需要计算的是双倍物流费用,用来覆盖可能存在的退货成本。


如此计算下来,在短视频平台推荐一套定价100元的书,成本运作比较好的,至少也需要70多元,再加上书本身的成本按20%计算,商家的售价不能低于90元,超出的部分才是最终的利润(部分商家,切勿以偏概全)


所以,在短视频平台上,定价一定要足够高,售价才可以足够高;成本一定要足够低,最终利润才可以足够多。


短视频平台目前图书的销售,主要采取的经营方式是个人的货到付款模式(据说未来会开放),用户除了部分直接在平台下单外,还是会回到电商平台完成交易闭环。


图书电商领域的两个寡头当当和京东,整体用户人群素质较高。当当和京东平台也曾有过类似的推广低价图书的行为,但是效果并不理想。


劣质书们最后还是会回到这些电商平台上。


整个行业都在质疑劣质书在“劣币驱逐良币”,天猫也推出了“特价区”来与拼多多竞争,这是一种自保行为——平台的运营者,必须保证自身平台货品的全面发展,但是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助长了劣质图书的发展。


充斥着劣质图书的电商平台,如何保护优质的内容?


在拼多多搜索畅销童书绘本《我爸爸》《猜猜我有多爱你》、畅销经管类图书《原则》《枢纽》、文学类畅销书《活着》时,展现结果却是大量的售价比正版书印刷成本还低的盗版书,这多少让人哭笑不得,笔者随机查看了部分商家的经营证照,居然有不少来自沭阳等盗版集散地的书商。所以电商平台到底是在助力劣质书,还是在助力盗版书?


显然,平台无法获得优质货源,却可以靠着“武汉书”打一场翻身仗,何乐而不为?


出版业应该如何应对“武汉书”的入侵?


“武汉书”的出版趋势很难扭转,可能的解决方式有三种:


出版印刷质量分级


目前国内出版印刷没有明确标准,以童书为例,我们无法区分盗版、“武汉书”、优质书在印刷工艺上的区别。可能用盗版书纸稍微差一些,但是一样还是会使用各种工艺,甚至盗版的工艺可能更多。



出版社在指责电商平台盗版的同时,往往声称盗版图书油墨差,影响孩子健康;切纸锋利,容易划伤手等。


但是从实际情况看,再好的纸,可能未必比所谓的差纸好很多,消费者是很难进行区分的。


想要明确让消费者选择品质更好的图书,最好的办法,就是出版行业内采取印刷质量分级制度。分级定价,交给消费者自己选择。


品牌分级


根据内容质量做品牌分级,京东、天猫、甚至拼多多都有这样的做法。行业内人现在做的品牌都是出版社自己的“意淫”,觉得自己是个品牌、有调性,但是实际消费者并无感知。


品质出版商,有更多实力选择更好的作者,选择更好的印刷质量。不会随意让自己的品牌“掉价”。


只有推动所有电商平台共同推进品牌分级、推广出版品牌,未来的图书行业才有可能在消费者心中有区分度——有人就是喜欢买国际品牌贵妇面霜,有人更青睐国民药妆。


国家干涉限价销售


这个呼声在行业内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如果国家出台相关规定,图书必须限制活动折扣。那么今天的各大电商平台的乱象就可以解决,京东、当当无法压榨出版商利润,就会有更多出版商把精力放在内容生产上。同样的价格,盗版也拼不过正版。


“武汉书”也同样,价格会让消费者学会选择——可能他还是会购买,但是起码会知道——这可能不是更好的选择。


很多编辑、读书人一直在说这几年没有好书,因为内容受限、书号缩减……等等,但是却有人一批又一批地抄袭、跟风、出版“武汉书”。


从业多年,我很清楚“武汉书”是无法彻底杜绝的。我们无法阻拦规模较小的“地方出版社”与劣质书商合作,也无法阻拦读者购买劣质书籍。我们无法告诉每一个人,哪些书是原创的,哪些书是跟风的,哪些书是更好的,哪些书是“劣质”的。这常常让我觉得很绝望。


我们都希望这个行业更健康、良性。出版商们追逐利益的同时,可以更尊重原创、尊重版权,也可以更及时地维护作者、维护自己的权益。如果出版方自己都无动于衷,任由劣质书的书商们抄袭、侵害自己的图书,那么事情只会越来越糟。


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以上,一个图书电商从业者的肺腑之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做書(ID:zuoshu2013),原标题《“武汉书”不是一本书,是这个行业最大的毒瘤之一》,作者:乐晗,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8
点赞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