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华人富豪:恨不得买菜都要穿晚礼服
2019-08-19 18:30

印尼华人富豪:恨不得买菜都要穿晚礼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劳拉申 ,原标题:《印尼华人家族的土豪程度你想象不到》,题图来自原文


尤其是中年女性,浓妆艳抹、画夸张的妆容、穿最奢华的礼服,都是司空见惯的。


最近有一部在好莱坞大热的全亚裔电影《Crazy Rich Asians》(《摘金奇缘》),在美国创造了票房纪录。



故事讲述美籍华人女孩瑞秋,跟新加坡富豪男友回新加坡参加朋友婚礼,引发了一系列风波,最后征服刁蛮婆婆,嫁入豪门的故事。


这部“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电影,在中国票房平平,剧情设定的“夸张”与“玛丽苏”与中国人对印尼华人的惯性认知不符,遭到许多观影者的质疑:


剧情将主角锁定为印尼/新加坡华人家族,“印尼华人”是谁,他们真的那么富有吗?


电影将美籍华人ABC,设定为被第三世界东南亚华人瞧不起的灰姑娘,这样合适吗?


男主角明明是个混血,为啥成了传统华人世家的公子,这剧情符合现实吗?


这些矛盾和文化分歧,倒十分有趣,不禁让我想就这些问题给大家讲讲“印尼华人”这个话题。借这部电影,我想分享一些个人经历和有趣的小事,让大家了解一个我们熟悉又陌生的群体:印尼华人。


家族成员分布世界各地、资产国际化


电影一开头,华人豪门就把伦敦百年著名酒店买下来,公子是混血,在纽约生活,家族坐落在新加坡,表兄在香港做生意,表妹在上海买奢侈品,妹夫在深圳搞投资创业,家族成员的分布国际化、资产遍布世界各地。


作者想通过这个情节表达家大业大的特点,但这个情节一点也不夸张,是很真实的。



电影中富豪家族的继承人Nick是个混血,作为“东方犹太人”的印尼华人,几个世纪的跨种族婚姻与国际化移民,造成其家族成员许多混血。


融合中、西、东南亚为一体的混血,在东南亚华人中并不少见


事实上,印尼华人家族的国际化、跨国化、多文化特色由来已久,特别是富有的大族,都具有这种分散世界各地、形式离散而精神凝聚的特点,被学者称为“东方犹太人”。


在新加坡工作期间,我认识了一位印尼华人朋友,一个非常漂亮的华人女生,但容貌又不全是华人的样子,带有一点峇峇娘惹的混血血统。


她来自一个富裕的印尼华人家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家族构成:


父母来自印尼巨港,在巨港和雅加达投资房地产生意,在雅加达和巨港的住宅均为在东南亚称为Bungalow”的花园别墅。


1998年印尼发生排华暴乱,举家迁徙到新加坡,而新加坡也有她的家族成员可以投靠,几位姨舅表亲很早就在新加坡生活。她在新加坡读小学到高中,大学留学纽约。


她有个哥哥,很早就去了美国,在美国娶了美国白人妻子,还在印尼举办了一场结合印尼和华人文化为一体的峇峇娘惹式婚礼,随后和妻子定居加州,生了一个美丽的混血女儿。


这位美丽的女生在新加坡工作时候认识了一位来自牛津大学的英国男子,随后结婚,他们在雅加达的印尼大学教过书,后来移居巴巴多斯岛,生了两个混血宝宝。


她的表姐嫁了一位法国男子,定居新加坡,其他堂兄妹等一部分定居美国。她的家族成员频繁在印尼、新加坡、美国三国移动,三国均是自己的家。


在家族成员婚礼上,成员来自多国籍、多种族、跨文化,操持多种语言,年长一辈在家庭中讲闽南语和印尼方言,年轻一代完全是英文教育,思维非常西化,印尼语已经淡忘,中文更是完全不会。



如果这个华人女生的家族故事只算普通富裕人家,那么更富有的大亨,国际化程度有多高呢?


美国《华尔街日报》曾报道了移居新加坡的几大外国富豪,其中一位印尼华人亿万富翁Frank Cintamani经营奢侈品行业,拥有私人飞机。


家族成员分布于印尼、新加坡、澳洲、日本和美国,在日本京都、加州比弗利山、新加坡武吉知马富人区、澳洲珀斯、雅加达和伦敦等地拥有数个私人房产和商业地产。常年在这些不同的“家”之间飞来飞去,可谓世界各地皆为家。



定居新加坡的印尼华人富豪Frank Cintamani及其家族产业,经营亚洲奢侈品和房地产,身份神秘,据说是印尼苏哈托政权嫡系




新加坡作为印尼华人据点,新加坡富人≈印尼华人?


《摘金奇缘》的观众也许会疑惑,为啥这家新加坡富豪,被认为是印尼华人?事实上,新加坡与印尼华人关系由来已久,如果印尼本土是华人财富的来源地,那么新加坡就是财富保值和再投资、交易、消费的地方。


这股印尼资本流入,以1998年最为强烈,1998年苏哈托政权垮台,印尼发生严重排华事件,大量富有的印尼华人纷纷向新加坡转移资产,前往新加坡避难。新加坡是东南亚地区唯一的国际大都会,地位、影响力、金融服务与社会安全都是最好的,地理上离印尼又近,所以很多印尼华人选择新加坡作为据点。


今天的新加坡华人,很多人祖辈来自印尼,最有名的要数李光耀,他的祖母和父亲是来自印尼三宝垄的土生华人,移居新加坡。在殖民时代,新加坡作为港口,交通便利,衔接印尼和马来亚,又是一个华人聚居地,因而有许多印尼华人来此。


李光耀是一个峇峇,祖辈是印尼的土生华人



近现代,由于政治和经济原因,新加坡又成为了印尼华人保存财富和保护人身安全的据点,上文提到的那个印尼富豪Frank Cintamani就是一个例子,他现在的事业主体已经全部放在新加坡了。


《摘金奇缘》里的华人太太们,她们是新加坡华人,也可能同时是印尼华人


顶级奢华,印尼华人的日常画风


艺术家刘小东在书籍《一公分》中回忆他去印尼写生的场景,参加一名华侨举办的豪华家宴,女人顶着高高的头发,身穿妖娆旗袍,男人在一旁喝酒,是非常七十年代派对的景象。


印尼华人像是凝结在了那个时代,他们掌握经济,却不太和当地人来往。


“像生活在汪洋大海的超级游轮里,出门有车,从不在戒备紧张的街道上闲逛。”刘小东回忆,印尼华人女性喜欢穿着奢侈华服,恨不得去菜市场都要穿晚礼服的架势,这点我深有体会。


画家刘小东为印尼华人太太创作的油画


参加印尼华人的婚礼,各个都是好莱坞走红毯的架势,着装清一色的高定或大牌晚礼服,非常讲究外表。女性,尤其是中年女性,浓妆艳抹、画夸张的妆容、穿最奢华的礼服,都是司空见惯的。


许多印尼华人家庭喜欢照家族合影,去专业的摄影棚拍摄,所有人都盛装出行,拍的简直如《Vogue》杂志、《Tatler》封面一般,全明星阵容,极尽富有、高贵、奢侈之风。


印尼华人非常重视外表的表面功夫,奢侈品加身是常有的事,这与印尼当地土著对比十分明显,从外形上,将自己与当地族群区分开。无论经济地位、阶层还是种族,都有明显的分隔意识。


图为《摘金奇缘》剧照,化浓妆,穿华丽礼服,表情丰富性格外向,这很符合印尼华人女性尤其是中年女人的特征


2018年的印尼电影《牌九》,讲述印尼华人家庭和婚姻的故事,印尼华人仍然保持族群内部通婚传统,与其他族裔隔离感强,家族观念和伦理依然保持中华传统


因为历史原因,印尼华人在印尼社会备受歧视和压迫,然而经济地位上,又是占有极大优势,比当地土著富裕太多,这就让印尼华人更加抱团,群体意识非常强,也非常团结,无论家族观念还是族群抱团,都抱得很紧。


比如除夕夜,中国人是自家人在自家团圆,可对印尼华人来说则是又一场盛大宴会,每个人都要盛装走红毯一般进入大酒店,除夕夜不仅是自家一个家族过节,而是好几个家族甚至整个城市华人社区一起过。


我见过印尼苏门答腊北部城市棉兰的除夕夜,在棉兰这个印尼华人重镇,当地华人往往是整个社群一起在豪华酒店出席盛大晚装仪式,共同庆祝春节。


他们互相之间不仅是同为华人的文化身份认同,彼此家族更是商场上的合作伙伴或联姻关系,“搞关系”、“重人脉”是印尼华人能够发家致富的一大法宝,尤其是富有的中上层华人,都非常重视强强联手、团结致富。



印尼华人的婚礼,富裕家庭以联姻为主


东南亚最受瞩目的华人巨富联姻,新加坡邦典置地郭良耿之子Evan Kwee,与印尼巨富Peter Sondakh的女儿Claudia Sondakh的婚礼,2013年印尼时任总统苏西洛和夫人亲自参加


如今,网络上充斥各种时尚网红,Instagram上面许多时尚博主在网红店打卡、试穿赞助商的品牌拍大片、摆姿态,数不尽数。


而大家不妨看看印尼华人的博客。


一样是网红店、打卡地、品牌卖家秀,印尼华人博主会有什么不同?最大的不同大概是,照片里的小资咖啡厅是他们自己家的生意;奢华酒店是自家的产业;奢侈品购物中心,是自己家族企业的门店;穿在身上的名牌衣服,也是自家品牌店的货品。


他们不是身穿物品的模特,而是这些物品的开发者、制造者、股东。


就像《摘金奇缘》一开头的那家伦敦百年豪华酒店,杨太太想要的,远远不是能在酒店住一晚、成为其VIP客户,而是,要将它买下来,拥有它,成为其主宰。


受电影《疯狂有钱亚洲人》启发,2018年12月,印尼泗水的华人富豪Jusup Maruta Cayadi和妻子Clarissa Wang举办了一场“疯狂有钱泗水人”(Crazy Rich Surabayan)的婚礼,引发媒体关注




在厨房中穿着晚礼服,对印尼华人富豪来说,一点也不夸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劳拉申,原标题:《印尼华人家族的土豪程度你想象不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3
点赞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