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辛辛苦苦爬到食物链顶端为了啥?吃塑料?
2019-08-22 15:59

我们辛辛苦苦爬到食物链顶端为了啥?吃塑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宋田夫,题图来自:东方IC


上周,有两条微博热搜低调上线又下线,细心的你可能留意到了,它们都指向了一个很眼熟的名词——“微塑料”。


落基山和北极都发现了微塑料的踪影 


是的,科学家又发现微塑料了。研究人员在美国落基山国家公园采集雨水,90%的样本里出现了各种颜色的塑料纤维;北极地区的积雪里,也检出了相当数量的塑料微粒。


研究人员在雨水样品里发现的塑料纤维 | USGS


无论是北极还是落基山脉,听上去还都是万里之外的事情,但是近十几年来,科学家已经在地球的各个犄角旮旯都发现了微塑料的影子。它们可能就在你喝的瓶装水里,你吃的海鲜饭里,甚至在你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里。


太长不看:


1.从北极雪到自来水,微塑料真的已经无处不在了;


2.微塑料的来源非常多,洗衣服的过程会产生微塑料,你用的磨砂膏里也有微塑料;3.微塑料对人体的危害还无法精准评估,但它的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4.想解决微塑料难题,垃圾分类很有帮助,但这些还远远不够。


人类便便里也有微塑料了!


微塑料,指的是直径小于5毫米的塑料碎片。它们能出现在北极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其实毫不意外。微塑料颗粒可以随着江河进入海洋,跟着洋流环游,也可以凭借强风助力,实现超长距离的迁移。不管是地下水里还是大洋底部,科学家都发现了它们的踪影。


研究表明,塑料微粒可以乘着气流到达了相当偏远的地方——比如法国的比利牛斯山脉地区 | arstechnica.com


你可能觉得山川湖泊里的微塑料远在天边,但它们真的已经无孔不入地钻进我们的生活当中了。


你呼吸的空气里可能有微塑料。在人类活动密集的地区,空气中存在高浓度的悬浮微塑料。它们来自衣服、轮胎或者其他塑料制品的磨损,焚烧塑料垃圾也不可避免地会让微塑料逃逸进大气里。


你吃的海鲜里可能有微塑料。海水中充满了微塑料颗粒,它们很容易就可以迁移到海洋生物体内,沿着食物链逐步迁移,最后轮到了食物链顶端的我们。对人类而言,吃进微塑料是难以避免的事。据估计,一个经常吃贝类的人一年可能摄取超过1万个微塑料。


浮游动物体内的微塑料 | 参考文献


就算不吃海鲜,类似的命运也难以避免。有研究在不同来源的盐、自来水和瓶装水里检出了塑料颗粒,如果瓶装水中的微塑料来自塑料水瓶,那其他塑料包装的食物可能也会有相同的问题。


类似的发现层出不穷,但最让人最闹心的,还是科学家在人类的便便里发现微塑料的踪迹。2018年,维也纳医科大学的胃肠病学家公布了一项研究。他们研究了八名志愿者的粪便样本,结果无一例外都发现了微塑料颗粒。取样前他们的伙食和一般人类差不多,只是口香糖、海鲜、瓶装水以及用塑料包装的食物。


这下没法心存侥幸了,微塑料真的是无处不在了。


这么多的微塑料是从哪来的呢?


微塑料的主要来源是塑料垃圾。现在,人类每年都会生产数亿吨的塑料垃圾,它们被填埋、焚烧或者直接丢弃。据估计,光是漂浮在海面上的塑料碎片,就有5万亿件之多。


马尔代夫海上漂流的塑料垃圾 | 图虫创意


很多塑料垃圾是直接暴露在阳光下的,在紫外线的照射下,塑料表面会慢慢老化。这时,只需要一点点外力,就可以把那些微小的塑料碎片剥离下来。潮汐和海浪不断冲刷着海岸,离开时也没忘记带走微塑料。


动物也被迫为这一过程出了力。当它们在在废旧渔网中挣扎时,或是咀嚼者颜色鲜艳的塑料袋时,或是简单地穿过阻挡在前路上的塑料森林时,都可能会让更多的微塑料进入海水里。


海洋动物被塑料垃圾折磨的同时,也会产生微塑料 | nationalgeographic.com


更多的塑料垃圾出现在陆地上,比如垃圾填埋场。在被塑料包围的环境中,蚯蚓、螨虫或者善于挖掘的动物的每一次行动,都可能让土壤里的微塑料颗粒更丰富一点。


而我们人类的生产活动,更是为微塑料的产生推波助澜,哪怕是简单洗一件衣服,都可以产生1900根微纤维,这些塑料微纤维排进下水道,流进了污水厂,聚集在污水厂的活性污泥里,最终被填埋或者制成肥料,进入了土壤。


洗衣服的过程也会产生微塑料 | 参考文献


更闹心的是,我们人类还直接生产出来一部分微塑料。你用来去角质的磨砂膏和洗面奶,里面就加了塑料微粒。


来自磨砂膏、牙膏等产品的微塑料数目也不容忽视,每年约有数千吨进入海洋 | theguardian.com


现在你已经基本了解微塑料的出身了。比起普通的塑料垃圾,它们更小更轻更容易被忽视,它们悬浮在水里和空气里,跟随着洋流和海风,终于乘风破浪,来势汹汹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塑料,越小越危险


微塑料对人类来说是一件新鲜事,近年来的研究其实并不充分,它的实际危害究竟有多大,人类自己也没谱,但它所带来的种种隐患实在不容忽视。


你可能会觉得,微塑料本质上和塑料没什么区别,性质那么稳定,即便我们吃下了肚也会随粪便排出,不一定会造成什么伤害。


可是粪便中发现的微塑料尺寸在50~500微米之间,肠胃大概是它们能去到的最深的地方,当微塑料的尺寸继续缩小到微米级,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


如果微塑料达到微米级或者更小的尺度,就可以通过肺或小肠进入血液和内脏。微塑料是不溶的,可能会沉积在血管里,对注射了微塑料的地鼠的研究表明,这些微粒可以导致血栓。


 微塑料可能会威胁器官和血液 | britannica.com


由于比表面积巨大,微粒的对有毒物质的吸附作用也很可怕。有机污染物(比如一些农药)和塑料本身有天然的亲和力,再加上塑料加工过程中还会使用对人类不太友好的化学剂,这些物质,微塑料里面都也不会缺少。


塑料颗粒进入人体内,往往还会带着表面的脏东西。它所携带的有毒物质会造成细胞坏死或凋亡,久而久之,就可能发展成炎症、组织坏死,甚至演变成癌。尼龙、涤纶等纤维是重要的工业产品,肺炎、哮喘等疾病就经常发现于塑料纤维加工厂的工人中。有研究显示,尼龙或其他纤维碎屑可能是这些职业性哮喘和肺炎的致病原因。微塑料碎片也已经在不同类型的肺癌患者的肺部发现。


微塑料对自然环境也会造成影响,但同塑料垃圾不一样,它们对环境的破坏是看不见的。微塑料从塑料垃圾上剥离下来,加快了塑料里有毒污染物的释放。此外,土壤里的微塑料可能让土壤的水分蒸发更快,造成土壤干燥。科学家猜测土壤里的微塑料可能减少植物多样性。


无解的塑料难题


人类对于微塑料的理解刚刚起步,想要一蹴而就解决这个问题,是不太现实的。不过微塑料归根结底还是从塑料转变过来的,控制微塑料污染,根本手段是控制塑料垃圾进入环境。


人类现在对于塑料处于一定的过度需求中,而且其中有约一半的塑料用来生产一次性产品了,这些用完就丢的塑料造成了极大的环境压力。作为塑料污染最严重的海域之一,地中海周边的30多个国家已经明令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


在地中海某海域内用拖网采集30分钟的微塑料样本 | 参考文献


提高塑料的回收率也意义重大,目前全球只有不到10%的塑料被回收,背后是巨大的浪费和污染。回收把塑料垃圾转化为原料,实现减量化的同时可以向上循环生产高价值产品。阿迪达斯就曾经用马尔代夫的海洋垃圾生产运动鞋和服装,一年就卖出100万双鞋。


阿迪达斯利用海洋垃圾制造的鞋子|forbes.com


作为全球塑料生产和消费的第一大国,中国面临的塑料污染挑战其实非常巨大。仅2017年一年,中国人吃外卖用掉了146 亿个餐盒和塑料袋,拆快递产生了 800 万吨垃圾,这些塑料垃圾对于环境的压力可想而知。


中国农村塑料垃圾 | 图虫创意


我国在塑料回收方面的成绩并不好,主要的原因就是垃圾分类制度还没有全面建立,大部分塑料只能和生活垃圾一起填埋,而中国的垃圾处理起步比较晚,早期的填埋场甚至都没有做防污染措施,这些塑料垃圾仍有再次进入水体、土壤的环境风险。微塑料污染控制,仍然是任重道远。


从贝克兰发明酚醛树脂开始,人类已经跟塑料打了一百多年交道了。时至今日,它们已经渗透到现代生活的各个方面,成为工业文明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何合理使用塑料,仍旧是全人类所要面临的重要难题。


我们经常用“塑料”形容那些廉价的东西,但谁也不知道要为它付出怎样昂贵的代价。


参考资料


[1]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environment/2018/10/news-plastics-microplastics-human-feces/

[2] Plastic and Human Health: A Micro Issue?

[3] It is raining plastic

[4]Occurrence, sources, human health impacts and mitigation of microplastic pollution

[5]Emergence of Nanoplastic in the Environment and Possible Impact on Human Health

[6] White and wonderful? Microplastics prevail in snow from the Alps to the Arctic

[7] Microplastic Ingestion by Zooplankton

[8] Microplastics in the oceans: the solutions lie on land

[9]Low levels of microplastics (MP) in wild mussels indicate that MP ingestion by humans is minimal compared to exposure via household fibres fallout during a meal

[10] 我国塑料垃圾和微塑料污染源头控制对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宋田夫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33